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眼眸看了一眼鏡子,故作不懂的調笑著顧翰卿,也讓顧翰卿一下子著急了起來,擔心會被徐梓瑤誤會自己。

「沒有,梓瑤,我只是關心你而已,你別多想,我才不是心疼李舒愉的。」

拚命的解釋,畢竟之前徐梓瑤因為李舒愉的事情兩個人鬧過矛盾,他現在聰明的再也不會在徐梓瑤的面前談起來李舒愉了,也聽不出來其實徐梓瑤話中的意思只是開玩笑而已,很直男而熾熱的關心著徐梓。

恰好在這個時候李舒愉走了進來,將顧翰卿口中的話全部都聽了進去,站著在門口這裡不知道到底是進去還是退出。

聽到腳步聲的徐梓瑤跟顧翰卿兩個人很默契的一塊轉身看回去,當發現是李舒愉的時候,顧翰卿跟徐梓瑤兩個人頓時尷尬在原地。

彷彿是沒想到李舒愉居然會這麼巧合的出現在這裡的。

「顧翰卿,你別亂說好不好。」

尷尬的徐梓瑤不知道要說什麼,也讓顧翰卿一臉糗樣的站著在那裡,不知道如何開口暖場。

站著在門口的李舒愉深呼吸了一口氣,直接就從顧翰卿的身邊走過去,看都沒有看一眼他們兩個人,拿了文件直接就離開了這裡,獨留徐梓瑤跟顧翰卿。

看著李舒愉離開的背影后,徐梓瑤心裡有些雀躍,看了一眼還是在尷尬的顧翰卿。

「顧翰卿,你剛剛說的話估計被李舒愉全部都給聽到了,尷尬的要命,你等等去請李舒愉吃飯道歉去吧?」

突然的提議讓顧翰卿有些詫異,為什麼徐梓瑤現在這麼喜歡請人吃飯了,難道是學了秦雙的嗎?

「不要,我不想跟她吃飯,要是我突然之間請她吃飯,到時候一定會被人誤會的,而且誤會就誤會了。」

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才在徐梓瑤的身上建立起來的形象就這麼沒了。

「好吧,是這樣的,我有點事要找李舒愉幫忙,但是我暫時又不好直接開口,而去最近我還有其他事要忙,只能先讓你幫我了,我昨天邀請李舒愉吃飯就是有事要找她的。」

找了個不錯的借口,而且這個也不算是借口,只要顧翰卿答應了,接下來的計劃就容易些了。

事情只要是涉及到徐梓瑤的,顧翰卿只是想了一下,沒多久就答應了,跟之前一直想要拒絕的樣子簡直就不是同一個人說出來的。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是有什麼事要找李舒愉幫忙的嗎?你跟我說說看,說不定我也可以幫的了你。」

一想到徐梓瑤居然有事不著自己幫忙居然去找李舒愉,就覺得她是不是沒有將自己放在心上了。

「這件事你幫不了,這件事跟李舒愉有關係的,只能她才可以,你先邀請她吃飯,等過後我再告訴你計劃,你相信我。」

抿嘴,眼神恍惚,腦海中的思緒不知道飄到哪裡,祈禱著事情可以順順利利,她心裡已經有了完整的計劃,如果計劃順利的,她想,很快的就找到心中的那個答案了。 「好,那我等等就過去邀請李舒愉吃飯,要是你有事要幫忙的,記得找我,我一定會在你身邊的,記得,別什麼事都自己一個人硬扛。」

說完在徐梓瑤感動地時候離開了這裡,打算去邀請李舒愉吃飯。

「隊長,請問是有什麼事嗎?」不知道顧翰卿突然過來找自己到底是有什麼事,她到現在都還記得自己過去拿文件的時候遇到了顧翰卿跟徐梓瑤,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一直記著在自己的心裡,甚至是讓自己一瞬間覺得發現的尷尬。

站著李舒愉面前的顧翰卿咳嗽了一聲,總感覺很是尷尬,如果可以的,倒是不願意在這裡。

「嗯,是這樣的,剛剛我在跟梓瑤說話的時候不小心冒犯到你了,中午一塊去吃飯嗎?想要跟你道歉,真的很不好意思啊,如果你真的不介意,不生氣的,一定要答應跟我去吃飯,才好彌補我心裡的愧疚跟尷尬。」

一頓話說下來,也讓李舒愉覺得顧翰卿態度有些奇怪,不過也是答應了下來,畢竟她現在還是對顧翰卿有其他的打算,如果可以跟他的關係交好,自然是她願意看到的。

「好。」

答應下來的李舒愉讓顧翰卿心裡暗喜,覺得自己總算是可以幫的上徐梓瑤的忙了。

「那中午十二點下班我過來接你。」

回去自己的位置上,將李舒愉答應的事情給徐梓瑤發了信息,讓徐梓瑤心裡放心了些。

立即又給秦雙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嘴角微微上翹,自己的計劃很快就可以證實了。

「好的呀,梓瑤你可以主動邀請我,我真的是非常的高興。」

徐梓瑤發過去的信息是:中午有空一塊吃飯嗎?之前你邀請了我那麼多,我現在想要邀請回一次你。

徐梓瑤就知道秦雙一定會很爽快的就答應的,哪怕她不知道秦雙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不過她還是猜測的出來秦雙的意思。

站著在陽台的秦雙收到徐梓瑤的信息那一刻,詭異的笑了起來,他原本就想著要用其他的方法引誘徐梓瑤的,只是沒想到徐梓瑤居然會主動邀請自己,也算是自己計劃中的事情吧?

收拾了一番之後,差不多就十二點了,到達餐廳的時候,秦雙發現徐梓瑤這一次居然這麼快的就出現在這裡了,難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見面了嗎?

坐下來,秦雙在心裡猜測著徐梓瑤主動找自己到底是因為什麼事,難道是因為徐昭的事情嗎?

如果是為了這件事,那他一定要慎言,別一不小心就說錯了,到時候要是被徐梓瑤給發現了,自己的計劃就行不通了。

「梓瑤,過來是因為徐先生的事情嗎?」

試探性的詢問了一番徐梓瑤,也讓徐梓瑤正在想著如果引起秦雙的誤會怎麼辦,聽到這個,猛的點了點頭,她之前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借口呢?

「嗯,是,秦雙你知道我父親他現在怎麼了嗎?他現在在國外還好嗎?這麼久都聯繫不上他,我很擔心。」

她現在的確是很擔心徐昭,一直都沒有他的信息,而秦雙雖然說要幫忙自己,可是卻一直什麼樣什麼實質性的行動。

「嗯,你不用擔心徐先生,我已經讓在國外那邊的同事給我去調查徐先生的事情了,估計很快就會答覆的了,聽說這邊的私房菜不錯,沒想到你預約的到。」

突然之間打量起來現在這個餐廳,也讓徐梓瑤含笑了一下,這個私房菜的確是很不錯。

「嗯,是很不錯,我提前預約的了,我昨天約我們警察局的李舒愉吃飯,就是在這個餐廳的,她也說不錯呢。」

無意之中在秦雙的面前談及到李舒愉,而秦雙眼神有些微閃,心裡在猜測著徐梓瑤這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是嗎?既然好吃,等等我就要好好的試試看。」

臉上流露出來得體的笑容,也讓徐梓瑤心裡擔心了起來,難道是自己誤會了嗎?

恰好在這個時候顧翰卿跟李舒愉兩個人一塊走了進來,臉上有說有笑的,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徐梓瑤跟秦雙,直到坐下來之後,李舒愉眼神往四周掃視了一番,注意到了坐著在徐梓瑤對面的秦雙,神色一下子頓時,嘴巴微張,彷彿是非常震驚的樣子。

恰好秦雙在李舒愉看過來的那一瞬間,兩個人的眼神對上了,神情有些不自然的端起來桌面上的水喝了起來。

戴著眼鏡的秦雙神情不是很容易發現,不過坐著在他對面的徐梓瑤又怎麼可能發現不了。

特別李舒愉的神情,彷彿都是看到對方出現而詫異,徐梓瑤就知道,她的猜測沒有錯。

秦雙很有可能跟李舒愉之間是認識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方式認識而已。

「梓瑤,你也在這裡嗎?」

坐著在李舒愉對面的顧翰卿自然也看到了徐梓瑤的存在,想到了徐梓瑤之前對自己交代的話,好奇的詢問出來,讓徐梓瑤不禁覺得顧翰卿的戲也太好了吧。

「嗯,對,出來吃個飯,你們兩個人也一塊出來吃飯啊?」

徐梓瑤看了就在旁邊的李舒愉跟顧翰卿,心裡忽然想到了一個很大膽的計劃。

「反正我們都認識,要不都坐在一起好了,畢竟大家都是同事,對了,秦雙,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警局的同事,叫李舒愉。」

將李舒愉介紹給秦雙,在他們兩個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仔細的觀察著兩個人的神情,雖然有著很細微的變化,但是徐梓瑤還是注意到了。

不過秦雙是反應最快的,只是兩個人握手了一下,很快的就坐著,聽著徐梓瑤的對話,眼神漂忽看著遠處,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樣子。

「我先去上個廁所了,你們先點菜吧,我都可以的。」

說完直接就離開了這裡,徐梓瑤聰明的知道李舒愉估計就是找個借口去衛生間而已,要不然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去衛生間。

「好。」

李舒愉離開大概有三分鐘之後,秦雙也坐立難安,抱歉的看了一眼徐梓瑤。 當看到這裡,徐梓瑤就知道自己心裡所猜測的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要不然為什麼李舒愉才剛剛站起來離開沒多久,而且都還沒有回來,秦雙就跟著上去了,如果他們之間真的什麼都沒有,打算她都是不會相信的。

「怎麼了嗎?」

顧翰卿看到他們兩個人離開了,心裡正準備高興著,可是誰知道他在這個時候接收到一條信息,說有人報案。

深深地看了一眼徐梓瑤,顧翰卿隨即就離開這裡,只是一想到秦雙在這裡,他就覺得渾身不自在,總感覺他隨時都會搶走徐梓瑤一樣。

顧翰卿離開之後徐梓瑤立即站了起來,她一定要看清楚秦雙跟李舒愉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偷偷的跟著上去,而在裡面的兩個人此刻心裡並不能平靜,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會這麼巧合的遇到對方,而且這個局還是徐梓瑤組的。

他們不禁懷疑這個會不會是徐梓瑤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那說明徐梓瑤是不是已經在心裏面懷疑他們的關係了,要不然為什麼大費周章的要來組這麼一個局呢?

「你為什麼跟徐梓瑤一塊過來吃飯?」

「你為什麼要跟顧翰卿一塊過來吃飯?」

兩個人看了一眼對方,隨即不約而同的詢問出來各自想要的話題,如果聽著在別人的耳里,也許就會以為是他們各自吃醋的了。

不過他們兩個人只是想要確認一下,為什麼會跟一塊過來吃飯而已。

「就是一些原因才過來吃飯的,不知道只是巧合還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那是不是發現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了呀?」

講真的,李舒愉心裡的確是慌張起來了,只是她也知道,估計徐梓瑤真的是察覺到什麼了,估計就是想要試探而已,試探出來之後如果沒有證據也證明不了什麼。

「嗯,沒事,聽我的就可以。」

正在說著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聲腳步聲,雖然很輕,但是秦雙還是注意到了,畢竟自己的身手還是很靈敏的。

聽到聲音的秦雙不禁懷疑起來徐梓瑤,畢竟今天的這個局是徐梓瑤組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徐梓瑤對他們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懷疑。

如果是這樣,那很有可能現在在門外面的人就是徐梓瑤了。

站著在外面的徐梓瑤恰好從外面看到了李舒愉跟秦雙在一塊,正準備聽他們兩個人在談什麼事情的時候。

誰知道秦雙突然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臉茫然的看著她,彷彿是不知道徐梓瑤為什麼會在這裡一樣。

「哎,梓瑤,怎麼你也來上廁所了,難道是有什麼事嗎?」

驚訝看著徐梓瑤,而徐梓瑤總感覺怪怪的,自己才剛剛過來沒多久,秦雙這麼快就要離開了,難道是發現自己了嗎?可是她好像在秦雙的臉上看到了驚訝跟茫然呀。

「嗯,正準備過來廁所,誰知道就看到你跟李舒愉在一起了,你們怎麼在一起了啊?難道你們是認識的嗎?」

一臉含笑的看著秦雙,想要在秦雙的臉上看出來些什麼,當然徐梓瑤也沒有放過站著在那裡的李舒愉。

他們兩個人的心思太縝密了,讓她一下子根本就猜測不出來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剛剛好過來上廁所,上完廁所回來就在這裡看到秦先生了,剛剛好發現他是經常過來找你的朋友,我好奇的跟他打了招呼,誰知道我們之間有蠻多話題的,一下子聊起來了,我還有其他事打算要找秦先生幫忙呢。」

李舒愉注意到徐梓瑤對自己的打量,站到了秦雙的面前,她知道秦雙不喜歡面對這種場景,而且這種場景還是因為自己而引起來的。

看著李舒愉臉上的一臉春意,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很是好奇,難道李舒愉喜歡秦雙嗎?難道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嗯,好吧,我可以理解,畢竟秦雙事業做的不錯,你可以找他幫忙自然是可以的,不過我很好奇李舒愉你到底是有什麼事要找秦雙幫忙呀?」

表示理解的徐梓瑤點了點頭,正準備離開這裡,畢竟現在在這裡也不是方便說話的,更何況秦雙跟李舒愉在一起,她自己一個人也不安全。

「那我先回去了,你們自己聊吧。」

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之間被沉默在那裡的秦雙給叫住了。

「梓瑤,先等等。」

突然聽到秦雙聲音的徐梓瑤感覺到有些疑惑,轉身看了一眼秦雙,不知道秦雙找自己到底是有什麼事。

「怎麼了嗎?」

秦雙靠近到徐梓瑤的身邊,不管身邊李舒愉眼神嫉妒的盯著自己看,出聲挽留了徐梓瑤,讓徐梓瑤莫名的感覺到一陣詭異。

「我有點事要跟你說。」

一步一步的靠近徐梓瑤,正準備貼近徐梓瑤身邊的時候,站著在秦雙身邊的李舒愉覺得很疑惑,不知道秦雙到底是在搞什麼,為什麼什麼都沒有跟自己說。

「不了,我還有其他事要忙,就不久留了。」

雖然秦雙臉上含笑的挽留自己,但是徐梓瑤總覺得一定是有什麼事的,要不然也不會在這裡就挽留,還是在這個時候,在自己好像是發現了他們之間的關係的時候。

「別啊,梓瑤,我們難得出來吃飯,幹嘛這麼快就回去,我們先去一個地方吧,你不是想要知道徐先生的事情嗎?」

本來是打算拒絕的徐梓瑤聽到是關於徐昭的事情之後,心底放鬆了些,畢竟她現在還是要秦雙幫忙著自己養父的事情,她雖然現在在國內,但是她還是心繫擔心著養父的。

無奈的跟著秦雙來到一個地方,只是在上車的時候,她發現不僅僅是秦雙帶著她愉一塊過去,連李舒愉也跟著一塊過來了,不禁在心裏面更加的好奇他們的關係。

「到了,梓瑤,你先坐一下吧。」

看著自己到來的這一片地方,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很偏僻,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看起來彷彿是一片森林。 不知道為什麼徐梓瑤總感覺秦雙是不是故意用徐昭的事情引誘自己過來的,要不然為什麼一直都沒有跟自己談起來徐昭的事情,一直坐著在這裡,談事情需要到荒山野嶺的嗎?

不禁在心裏面罵了自己一句愚蠢,為什麼秦雙說什麼都相信了呢。

趁著在這個時候秦雙跟李舒愉走出去外面的,徐梓瑤擔心的打算通知顧翰卿,叫他過來這裡找自己,要不然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再加上秦雙他們在,自己說不定都沒有機會離開這裡的了。

「怎麼可能。」

徐梓瑤打開手機,正準備給顧翰卿發一條信息過去的時候,發現這裡居然是沒有幸好,一格都沒有,有手機就跟沒手機差不多的了。

心裡頓時有些欲哭無淚,難道自己真的是要一直在這裡嗎?

抓著手機一臉的無助,而正在另外一邊的顧翰卿從報案的地方回去到餐廳,發現徐梓瑤已經不在那裡了,還以為徐梓瑤只是回去警察局,誰知道自己開車回去到警察局,還是沒有看到徐梓瑤的身影。

心裏面頓時著急起來,還以為徐梓瑤會不會是跟著秦雙一塊出國去了,畢竟徐梓瑤一心是想著要出國的,只是自己沒有答應給她請假而已。

心裡焦急的給徐梓瑤打電話,可是電話那邊一直傳出來冰冷的女聲。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不在服務區內。」

打不通電話,顧翰卿整個人精神恍惚的坐著在車上,心裡在好奇著徐梓瑤到底去哪裡了,不是才一眨眼的時間嗎?這麼快就不見人了,而且徐梓瑤如果要是出國去,總應該跟自己說才對的啊。

心裡更加的擔心起來徐梓瑤的安危,總感覺徐梓瑤是不是出事了,要不然為什麼手機會不在服務區內呢?

正準備繼續尋找徐梓瑤的顧翰卿忽然之間想起來了自己曾經拿徐梓瑤的手機開了定位,那隻要利用手機裡面的定位系統伺服器,一定會很快的就找到徐梓瑤。

想到這個計劃之後,徐梓瑤立即就打開定位系統,找到了徐梓瑤現在的位置。

只是當看著在森林裡面的定位時,顧翰卿更加的擔心,不知道徐梓瑤為什麼會去到荒山野嶺的地方去,要知道,最快發生了這麼多的案子,每一件都是讓人難以忘記的啊,如果要是徐梓瑤真的是發生了什麼意外,他一定久一輩子都不能安心的。

「秦雙,你跟我說要談起來我父親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你可以現在就跟我說嗎?全部說清楚,而且你為什麼要選擇在這麼一個地方,連信號都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在這裡地方有一股很悶的感覺,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一直在鼻尖縈繞著,總是脫離不開來。

「我之所以會找這麼一個地方,就是為了不被其他人發現的,而且你不覺得我這個房子很好看嗎?旁邊都是森林海邊,多好看呀?難道你不覺得浪漫悠閑嗎?」

在這個寬大的屋子,就只有三個人,不可否認,秦雙說的的確是真的,這個屋子的環境很好,只是這些不是她所想要知道的。

「別扯那麼遠,跟我談我父親的事情吧?你知道的,我之所以會過來就是因為這是而已。」

秦雙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徐梓瑤過來這裡的目的,也知道徐梓瑤心裡現在在意的是這件事,要不然也引誘不了她的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