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眼角的餘光看見了湯蓉蓉,「蓉蓉你不是有了文聰的孩子嗎?你去跟文聰說說,說不定他就會心軟,然後就答應幫我們想辦法呢!」

不是她不想去,而是她根本就沒懷孕,他們就是欺騙兩邊的家長而已。

所以,就算是她去求情,那她也不會讓殷文聰答應幫忙的。

已經明知道了答案,湯蓉蓉也不好再去。

不過她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爸媽出事。

朱志寬看著湯蓉蓉,他不出聲,心裡很明白,湯蓉蓉去了,根本就沒用處,除非就是唐小芯去,那才會有用。

等等,他好像想起了一顆棋子了。

要是那邊出事的話,說不定有很大轉移視線的可能性。

……

第二天,湯蓉蓉回了一趟娘家,她爸去上班了,家裡剩下柯麗蓉。

見到柯麗蓉唉聲嘆氣的樣子,湯蓉蓉心裡也不好受,她也很明白,如果他們家出點什麼事,她現在擁有的以前都會沒了,別人說不定還會往他們身上多踩幾腳。

湯蓉蓉覺得心口很悶,她出去走走。

她就在路上偶遇朱志寬,神色急急忙忙的,她好奇上去看看。

她發現朱志寬走向一家豬肉店。

仔細一看,她看見了席錦琛的妹妹席秋怡,還有宋多金。

朱志寬到底是想幹嘛?

她等了大半個鐘頭,朱志寬笑容滿面從裡面出來。

這時,朱志寬也看見她,微微頓了一下,然後朝湯蓉蓉走了過去,隨口就問她說服殷文聰了沒。

「沒有。」

得到這個答案朱志寬並沒有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問湯蓉蓉,「需要我給你想一個主意嗎?」

「什麼主意?」對湯蓉蓉來說,能一個法子,那是比什麼都還重要。

「唐小芯!」

聞言,湯蓉蓉猛然一怔,眼底閃過狐疑。

「你不是懷孕了嗎?其實你要是敢你肚子里的孩子作為賭注的話,你可以翻盤,你爸媽都可能沒事。」

「你說!」反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假的,只要她爸媽沒事,那讓她做什麼都行。

「你……」朱志寬上前,就在湯蓉蓉的耳邊說。

說完后,朱志寬退了兩步,看著眼睛發亮的湯蓉蓉,說,「看來你已經知道怎麼做了。」

「如果事情要是成功了,我一定會好好謝謝你。」

「不用謝我,我們大家都是想著平安沒事而已。」

與朱志寬分開之後,湯蓉蓉目的地很明顯,直達粵香大飯店。

唐小芯來飯店裡,也是為了鼓勵其他人心態。

安排店裡的事情后,湯蓉蓉直接就在這裡等她了。

唐小芯原本打算將湯蓉蓉忽視了,湯蓉蓉反而主動走到她面前,攔下她的去路,「我們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嗎?工作?還是什麼?」

「你想知道殷文聰為什麼投資你開飯店嗎?還將朋友介紹這邊來吃飯。」湯蓉蓉冷笑譏諷,「你該不會天真以為就是你們的廚師炒菜好吃吧!」

「我覺得是這樣。」唐小芯直覺告訴自己,湯蓉蓉接下來說的話,肯定什麼好話。

不是好話,那她自然也懶得去聽了。

「唐小芯你還會裝傻,也難怪你把殷文聰的心給牢牢抓住了。」

「湯蓉蓉!」唐小芯板著臉,「你要是想發瘋,麻煩你從這裡走出去,旁邊就是一個菜市場,你可以到那邊發瘋,我想也沒人會攔你。」

「唐小芯你真的很聰明,不但會在我面前裝死,還是把殷文聰騙得團團轉,甘心為你做任何的事情,甚至連他爸,和我爸都不救。」

「殷文聰救與不救,那不都是你們家的事嗎?你跟我一個外人說這些,你不覺得很沒意義嗎?」

「怎麼會沒有,我覺得很有意義的。」

唐小芯從湯蓉蓉的笑容里,她感覺到一股噁心,背後一涼。

「殷文聰他是喜歡你的,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上你,還有,席錦琛也是喜歡你,說實在的,唐小芯你憑什麼?你是憑什麼讓這麼多人都喜歡你。」

面對湯蓉蓉突如其來的發瘋,唐小芯心裡當即一冷,雙眸緊盯著她看。

見她不出聲,湯蓉蓉冷道,「你不信我說的話嗎?」

「殷文聰現在不是你愛人嗎?你跑到我這裡來說這些話,湯蓉蓉,我想你腦子是有病吧!」

唐小芯打算遠離湯蓉蓉身邊,覺得今天的湯蓉蓉懷什麼目的而來。 湯蓉蓉突然一把將她手腕牢牢抓住,「不準走。」

唐小芯看她面色猙獰,立即就想到了各種可能性,她直接揮開了湯蓉蓉的手,「湯蓉蓉你要發瘋,沒人陪你,你回去找殷文聰去,或者找你爸媽去。」

「我發瘋,好呀,我就要看看到底是誰發瘋!」

湯蓉蓉突然獰笑,唐小芯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緊接著,湯蓉蓉自己直接撞到了旁邊的桌子角,然後整個飛出去了一樣,摔到在地上。

恰恰這一幕讓前來的殷建功和朱志寬看見了。

殷建功連忙跑了過來,「蓉蓉你怎麼樣了?」

「我肚子疼!我的孩子……」湯蓉蓉其實不是孩子沒了而疼,是她自己撞得桌子角太過於厲害了。

面色發白地躺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她想著自己的爸媽可能就要出事了,那眼淚很自然就掉了下來。

「爸,你說我怎麼辦?我的孩子沒有了,我的孩子……」

唐小芯目光震驚,如果這個時候她還不知道湯蓉蓉就是為了陷害自己,她也白活了。

她緊盯著躺在地上的湯蓉蓉,一會兒,身下流出了很多的血。

殷建功回頭怒瞪著唐小芯,「我孫子和蓉蓉要是出了什麼事,唐小芯你別想跑了!」

朱志寬連忙提醒,「趕緊送去醫院吧!」

殷建功和朱志寬聯手將湯蓉蓉送去醫院。

到了醫院,得到的結果自然就是孩子不保了。

殷建功當即報公咹,說唐小芯故意殺害未出生孩子,要求公咹把唐小芯拘留了。

劉金園當接到了這個電話,極其為難地看著席錦琛。

席錦琛淡淡地說,「公事公辦。」

「那小檸檬和俊哥兒怎麼辦呀!」劉金園焦急說。

「我相信小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你也想想,她好不容易生下兩個孩子,對孩子,絕對不會下手的。」

「你的意思是他們誣衊嫂子。」

「沒錯!」而且還是為了林德球的事來的。

「這一群人瘋了嗎?那一個是孩子呀!不管是什麼理由和借口,都不能用孩子的命來犧牲呀!」

席錦琛催劉金園,「你趕緊過去吧!以免讓殷建功他們覺得你們就是公私不分。」

「嗯!」

劉金園和熊富貴只能按席錦琛的話去做了。

當殷文聰聽說了這件事,他立即趕到了醫院去。

不顧殷建功和朱志寬、湯永康都在,他上去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湯蓉蓉臉上。

湯永康他們一群人一下子驚愣了,繼而反應過來,殷建功第一個怒罵他,「你瘋了?你媳婦剛剛被唐小芯害了沒孩子,你現在就這麼對她。」

湯蓉蓉對視殷文聰那雙狂怒的眼睛,她心虛地低下頭了。

而在其他人眼裡看來,湯蓉蓉就是覺得自己委屈,而選擇了不去說。

柯麗蓉也是心疼自己女兒,坐在了湯蓉蓉床沿邊,小心翼翼地摸了湯蓉蓉紅腫的面頰,那上面很清楚印著五個手指,她回頭就生氣喝斥殷文聰,「你不要以為我們湯家沒人了,你這麼當著我們的面,打我們女兒。」

「媽,我不怪他。」

殷文聰冰冷獰笑,「你不怪我?我還想你怪呢!」

聽著他咬牙切齒的話,湯蓉蓉低著頭又不出聲。

而又讓大家都以為殷文聰是在怪罪湯蓉蓉把弄沒了。

殷建功說,「這件事怪不了你們兩個人,要怪就是怪唐小芯。」

「就是,唐小芯心思也太狠毒了。」湯永康接著說。

一直不出聲的朱志寬,看見他們兩個怪罪唐小芯,要找唐小芯算賬的表情,他心裡轉著,覺得自己的計劃還不錯。

最少他們有湯永康和殷建功出面了,那他可以躲在了背後。

而唐小芯那邊出事,席錦琛那邊也會有點麻煩的。

到時案子不會讓席錦琛接手去審,那林德球就不會將他們出賣了。

想到自己可能後面會沒事,朱志寬便覺得輕鬆了不少。

「我已經報了公咹,唐小芯應該會被他們帶了過去。」

柯麗蓉說,「席錦琛就在那邊工作,而且唐小芯也跟那邊的同俧很熟,我估計他們可能會包庇唐小芯。」

「那我們現在就過去找唐小芯。」殷建功說。

湯永康也沒意見。

柯麗蓉也不放心讓殷文聰和湯蓉蓉單獨相處,於是也讓殷文聰到哌出所去。

殷文聰沒拒絕,只說了好。

聞言,湯蓉蓉鬆了口氣。

柯麗蓉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不太放心,想要親自盯著殷文聰,於是也跟他們都過去哌出所。

病房就剩下柯麗蓉一個人了。

過了一會兒,湯蓉蓉鬆了口氣,覺得自己計劃終於成功了。

然而,殷文聰陰沉著臉出現在病房。

面對他的忽然出現,當即把湯蓉蓉嚇得驚呼,「你不是已經走了嗎?」

「走了,還可以再回來。」他不過就找了個借口回來而已。

借用這一點時間,他也足夠讓湯蓉蓉後悔了。

「你想幹嘛!」湯蓉蓉雙眸警惕地盯著他,身體害怕往後退,想要遠離殷文聰。

「我想幹嘛?這不是應該問你嗎?我又碰你,你也沒懷孕,你結果就流產了?」殷文聰繼續不屑嘲諷她,「湯蓉蓉我以前是低估你了,沒想到你的戲碼這麼好。」

「我這麼做,那都是為了我們兩家,如果我們將唐小芯誣衊成功了,那不是對大家都有好處嗎?」湯蓉蓉在觸及殷文聰發狠的眼神,她又連忙說,「當然,我也知道你對唐小芯有愛意,捨不得唐小芯吃苦頭,但你也要想想我們兩個家人呀!要是出事了,對我們都不好……」

「那是對你們不好,對我,有很多好處。」殷家的一切都是由他來掌控了。

而他以後的意願和喜歡,都是可以由他自己來做主了。

他爸再也不能干涉他的事。

「你怎麼會沒好處呢?如果我爸要是沒事的話,你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仰仗他的,你說是不是。」湯蓉蓉目光一看見殷文聰又要靠近她,她又連忙蜷縮到床邊的角落去。

然而,她低估了殷文聰的內心了,他一伸手就將湯蓉蓉的頭髮給揪住,直接扯拉到他身邊來。 湯蓉蓉掙扎不開,那鑽心的頭疼,讓她差一點連氣都沒喘過來。

「殷……文聰……你有話,好好說。」湯蓉蓉心裡戰戰兢兢。

「好好說話,我是發現你聽不進去,也只要這樣跟你說話,你才會將我的話聽進去。」

「殷……文聰你不要這樣,唐小芯哪有什麼好的呀!她身邊都有了唐小芯了,你……你就算是再喜歡她,她都不會回頭喜歡你的……啊……」

殷文聰在她說出最好一個字時,他手指再次收緊,將湯蓉蓉的頭髮都已經扯掉了一把。

湯蓉蓉眼淚猛掉,很委屈又很恐懼地看著殷文聰。

「我當初是怎麼說的?我說了你不要去招惹唐小芯,讓你不要去招惹她,你還非不聽,你非要跟我作對,你知道的,跟我作對的人,我都不會讓她好過的。」

「我……我不是想跟你作對的,真的,我……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我們家的。」

「我不管你的借口再好,再動聽,你碰到了我的底線,那就只有讓你吃點苦頭了。」

「我……我……你不要,亂來,我爸媽都在,你爸也會站在我這一邊的,你不要……」

看著湯蓉蓉驚慌失措,面色發白,又跟小鳥一樣不斷顫抖,殷文聰驟然間勾起了一抹陰狠的冷笑,他手指鬆開了湯蓉蓉。

就在湯蓉蓉恐懼的眼神之中,殷文聰離開了病房。

湯蓉蓉心有餘悸,面色發白,目光一直緊盯著病緊關上的門,她很害怕,又突然之間,殷文聰出現病房,又會對她做什麼。

她一直不敢轉移視線。

哌出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