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知道自己妹子並不傻葉回也就放心了,她掛了電話對著劉淑萍聳了聳肩。

「春妮知道你侄女這個情敵呢。」

劉淑萍:「……」

她當初果然就不應該答應,結果現在弄得裡外不是人。

大年夜要守歲,葉回吃過十二點的餃子就準備回去睡覺,被紀老太太纏了一整天,她真有些累了。

凌晨,紀凡並沒有再打電話過來。

部隊里也在過年,有文工團去軍區慰問演出,他和陸明磊帶著手下的官兵看完節目就張羅著包餃子。

等他忙活完都已經凌晨一點多,他和陸明磊難得的開了一瓶白酒,兩人一小盅一小盅的抿著。

「新的一年,我要做爸爸,你爭取可以做個新郎官。」

紀凡端著酒盅跟陸明磊碰了一下,這句祝福直接說到了陸明磊的心坎上,他笑眯眯的端著酒盅一飲而盡。

「我之前真沒想過有一天我也會有結婚的衝動和想法。」

他仔細的回憶過,他和韓小雅私下裡的接觸真的並不多。

有她在的時候,大半時間都有葉回在,他們其實總像是葉回和紀凡二人的附屬品。

可也許就是這樣的『同病相憐』,他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心裡就多了一道影子。

「所以說你傻。」

作為一個知道嬌嬌軟軟的小媳婦有多好吃的過來人,紀凡這嘚瑟的神情和語氣讓陸明磊很想將酒潑在他的臉上。

「你明天要去你爸那裡嗎?」

「要過去看看,初二咱們就要恢復訓練,我明天還準備去城裡給葉子買點東西。」

兩人絮絮的商量著僅有的一天假期應該怎麼過,紀凡要給葉回買小禮物,陸明磊也想給韓小雅送東西。

「葉子讓你年後回去,說小雅想你了。」

說起這個紀凡就想到掛電話前葉回那不甘不願的語氣。

活脫脫的像是他在逼她說假話!

想他而已啊,這還需要說假話嗎?

舉著酒盅一口悶下去,紀凡的心情因著這份回憶分外的不美好。

廣城的冬天,沒有落雪,也沒有北風呼嘯,就是走在操場上說話間都看不到白色的霧氣。

總覺得天還沒開始冷,但冬天就已經要過去。

兩人繞著操場一圈一圈的跑著,用著專屬於他們的方式來迎接新年。 大年初一,紀家跟陸家的差別就立馬體現出來。

吃過早飯,前來紀家拜年的人就一波接著一波,紀紅軍身為長子,就差一直站在門口接待來人。

葉回倒不至於被這種陣勢嚇到,就是每進來一波人,就明裡暗裡的打量她一番,讓她特別的受不了。

她那太過敏銳的感知並沒有因為懷孕就有所消減,這樣被人當猴子看,勝利上的不適應讓她有些坐不住。

「不要覺得不自在,她們想看就讓她們看,身為紀家的媳婦一定要學會從容淡定。」

紀老太太拍著葉回的手背語重心長,葉回:「……」

從容淡定和當猴子完全是兩碼事好嗎?

前一天才被劉淑萍刷過存在感的劉曉倩跟著父母來了紀家。

她看著坐在紀老太太身邊的葉回,想也不想的就要往過沖,被劉淑萍趕緊一把拉住。

這個小祖宗可給她省省心吧,葉回的兇殘……那可都是真的啊!

「二姑,你幹嘛拉住我,我又不幹嘛,就是過去問問而已。」

劉曉倩的視線都不離葉回,劉淑萍又哪裡敢放手。

「我昨天幫你問過口風了,這事跟葉回還有她妹沒關係,你真要是不甘心就去找梁平之,把力氣用在她們姐妹身上沒必要。」

「怎麼就沒必要!要不是徐春妮那個小狐狸精,梁平之會被勾的魂都沒了?哼,就知道有什麼姐姐就有什麼妹妹。」

當初紀凡瘋魔一樣的追在葉回身後,為了她還不惜得罪好多人家,她們在背後議論的時候就頗多不齒。

紀凡再好,她沒看上也無所謂就當是看熱鬧了,但梁平之不同,這是她心心念念想要嫁的人!

怎麼就被一個鄉下土妞搶走了!

劉淑萍簡直要被她的口無遮攔嚇死,她之前怎麼不知道這個侄女什麼話都敢往出說。

她拖著人就要往偏廳走,只是她越是這幅小心謹慎的模樣,劉曉倩就越是看不上。

這個二姑在紀家呆的真是越來越膽小,不幫忙就算了,居然還幫著外人欺負她。

「二姑,你別拉我,我就是說幾句實話,哪裡不對了?」

說話聲驟然揚起,原本就不是太過寬敞到廳堂里,眾人突然間就全部靜了下來,關注的目光直白的落到了她們二人身上。

劉淑萍臉都綠了,早知道會這樣她就死都不應該應承這件事。

以紀老太太現在對葉回對看重,之後還不知道要怎麼收拾她。

她們之前的說話聲雖然不大,但禁不住兩人的目光一直往葉回身上落。

再加上她的聽力吧,比常人好上太多,於是不想聽的也幾乎是全都聽到了。

她垂著眼帘,心裡卻是在想這個劉曉倩是她處理還是留給徐春妮來處理。

以梁平之的相貌和出身,以後這種事徐春妮肯定會遇到不少,總不能碰到一個就她來幫忙解決一個。

不過葉回的想法劉曉倩全然不知,她這兩天已經被梁平之要帶徐春妮見家長的消息刺激的失去理智。

一個鄉下來的土妞居然也敢跟她搶人?

她幾次想找徐春妮的麻煩都被梁平之擋了下來,她恨不能撓死的傢伙居然被梁平之那麼寶貝,這讓她怎麼能受得了!

火氣撒不到徐春妮的頭上,她就只能把主意打到葉回這個親姐姐身上。

前一天晚上才剛剛說過這事,這會看著劉曉倩臉上憤憤的神情,紀老太太也能猜到是怎麼回事。

她拉著臉對劉淑萍擺了擺手:「帶你侄女去側屋呆著。」

別留在這丟人。

這話她沒說,做了二三十年的兒媳婦,劉淑萍也能聽明白。

她捂著劉曉倩的嘴將人往偏廳拖,劉曉倩簡直要被氣死,她還沒這麼丟臉過。

「二姑,你幹嘛拉我出來,她葉回是玻璃做的,一點都碰不得嗎?」

「你這孩子怎麼就想不明白,這事你找她沒用,你現在拉著你媽去梁家都比在這裡鬧騰強。」

劉曉倩氣悶的別過頭,當她不想去梁家嗎?

還不是她爺爺奶奶不同意,非說人家不願意就算了,強扭的瓜不甜。

「你當我不會過去嗎?徐春妮初三去梁家,我那天一定會過去的。」

就算她跟梁平之不會有結果,那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徐春妮,她得不到的誰都別想得到。

劉淑萍一整個上午都無比的心累,好不容易趕在午飯前將劉曉倩送出了大門。

按照習俗大年初一登門給長輩拜年,但沒有留在主人家吃飯的道理,所以午飯前來人就陸陸續續的離開。

紀家因為紀老爺子的威望還在,所以小輩們出去拜年的時間就定在了下午。

吃過午飯葉回看著紀紅軍帶人準備出門,就回自己屋子換了件衣服,也準備跟著一道出去走走。

紀老太太一把將她扯住:「你大著肚子別出去添亂,你這樣再把我那些老朋友給嚇著。」

常跟紀老太太有來往的都知道她看重葉回,也看重她肚子的孩子。

大過年的家家戶戶都人多吵鬧,要是一個不當心推上一把或是碰了一下,再來點什麼意外,這讓人家怎麼過年?

葉回摸了摸鼻子:「我就去梁家看看,其他人家我不下車。」

劉曉倩上午雖然沒鬧起來,但葉回還是有些擔心。

雖然在榕城和京都都已經呆了幾年,但徐春妮敏感又有些自卑的性子一直沒能徹底改了。

萬一初三那天再出點什麼事,她還真怕徐春妮以後會落下心裡陰影。

所以想來想去她還是準備先去幫她排雷,這次就先讓她學會接受這些事。

「去梁家啊,梁家有什麼好去的,你想見誰等一下我打個電話,讓他們過來就是了。」

葉回:「……」

她那點小心思不適合走這麼霸氣的路線!

「還是我去走走吧,梁雲回來了,我還沒時間見她呢。」

梁雲這次回來的晚,年二十八才到京都,只是這一次葉回要上班,又正好忙的厲害沒時間去接她。

所以兩人就約定初四再見面,不過現在不是有意外嘛,正好可以用來當借口,她也順便去看看梁雲。

一年沒見,也不知她過得如何。 葉回一旦拿定主意,就是紀老太太也拿她沒辦法。

想著如果那些人家明知道葉回有了身孕還不留意,那就是沒把她這個老太婆看在眼裡。

於是,想法一變,紀老太太就覺得放葉回出去正好可以幫她再探探威望。

葉回出門前就給梁雲打了個電話,幾人第一站就去了梁家。

雖然葉回說他們去其他人家裡的時候她可以在外面等,可她懷著孕呢,誰敢放她在車裡挨凍?

所以幾人商量了一下就準備先去梁家,將葉回丟在那邊他們再去其他人家裡。

等交好的幾家走完,再回來將她接上,正好回家吃晚飯。

葉回對這樣的安排舉雙手贊同,剛一到梁家所在的衚衕,就見著梁雲帶著梁平之守在了衚衕口。

「真沒想到你會過來,一年沒見可真是想死我了。」

梁雲想給她一個熊抱,又怕會碰到她的肚子,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抱上了葉回的胳膊。

再見面,好朋友居然要當母親了,時間對她做了什麼!

「正好在家呆著也沒事,又有點事想弄清楚就順便過來了。」

葉回說話間視線就往梁平之身上落,梁平之的額頭上立馬就鑽出一點冷汗。

她前一晚給徐春妮打完電話,徐春妮就立馬給他打了電話,想到初一一早的拜年,梁平之已經猜到葉回這是見到劉曉倩了。

他現在真是一個頭有兩個大,在他看來他跟劉曉倩之間的交情就僅限於兩家長輩交好。

他本人跟劉曉倩說過的話都很有限,怎麼就變成兩人畢業就會定下來呢。

他前一晚給徐春妮解釋的舌頭都要打結,結果好不容易將她安撫住,轉身就迎來了葉回。

他僵硬的對著葉回討好的笑著,為了下半輩子的幸福,什麼老成穩重的形象通通可以不要了。

幾人進了門,葉回跟在紀紅軍他們身後先去叫人拜年,她情況比較特殊,因著是新媳婦,梁雲的奶奶還塞給了她一個大紅包。

梁雲在家原本最受寵,葉回是她的朋友,老太太愛屋及烏,看葉回也是忍不住笑著點頭。

「回丫頭快坐,想吃什麼自己拿,千萬別客氣。」

葉回笑眯眯的點頭應下,就乖巧的聽著紀紅軍他們客套又熱絡的說著各種吉祥話。

紀紅軍方正的一張臉,表情又一向很嚴肅,這會用著跟喊口號一樣的語調給人拜年,葉回越聽越想笑。

但看屋子裡所有人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想必是都已經習慣了。

他們還有其他人家要去,在梁家呆了一小會就全都離開了,只在茶几上留了幾個精美又實在的禮盒。

紀紅軍他們一走,梁雲就很不客氣的將葉回帶到了自己在後院的屋子。

知道她來的目的,梁雲又把梁平之一併叫到了屋子裡。

葉回很是自在的給自己剝了一個橘子,當初在榕城的時候到了冬天新鮮水果在市面上就很少能看到。

就是以曹艷華的關係也只能趕在過年的時候才能弄到一點,平日里吃的都是凍蘋果凍梨之類的。

在京都這幾年每到了冬天,紀凡都會想辦法給她送去各種水果。

吃的習慣了竟已經忘了當初的日子,現在回頭想一想,她真是……腐化墮落的好迅速啊。

她津津有味的吃著橘子,吃完一個覺得不夠就繼續剝,像是來梁家就是為了吃水果一般。

她這邊一派淡然,梁平之就有些坐不住,畢竟伸頭縮頭都是一刀。

他陪著笑,在梁雲打趣的目光中,主動出聲解釋。

「大姐,那個劉曉倩到底怎麼回事我真不知道,我可以對天發誓我跟她真的一點也不熟。」

「哦?一點都不熟?她可不是這麼說的。」

葉回把橘子皮丟到垃圾袋裡,一瓣一瓣的剝著橘子上的絲絡,吃的格外認真。

梁平之求救一般的看著梁雲,梁雲雖然想要看熱鬧,又怕熱鬧看多了弟媳婦就不見了。

「我能幫平之作證,他跟劉曉倩確實不熟。」

葉回吃完最後一瓣拍了拍手,這才笑眯眯的看向姐弟二人。

「你們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又沒說劉曉倩說什麼我就信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