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碰!

最後一次相碰,兩人都紛紛倒退,張風的目光流轉,似是在想怎樣才能殺掉眼前的人。

獨孤逍遙沒有動作,冷靜的注視著張風。

嗖!

快,非常快,只見張風的身體瞬間化為一縷青煙鑽到獨孤逍遙的體內,根本不能抵擋。

「冥族最詭異的便是精神攻擊,無形無影,即便是連身體也能化為無形的精神力量,不知道蕭白能不能撐過去。」

一片空白的世界里,一黑一白兩道身影遙空相對。

吼!

沙啞的吼聲從黑影口中傳出,那聲波好似水紋一樣在空間中蕩漾。

啊~~~

白色身影的臉上頓時露出痛苦的表情,一道聲音就有如此威力,這完全是精神層次的攻擊,冥族在天生就有優越性。

吒!

哞!

龍圖騰 ?????

一道道聲音從黑影口中喊出,白影臉上卻是越來越痛苦,似是隨時都將支持不住。

「還是讓我們幫幫你吧!」

「一世魂力竟然這麼弱小!」

「快點成長吧!」

「竟敢冒犯我等威嚴,該殺!」

「殺!」

「殺!」

「殺!」

「殺!」

??????

八道蕭殺聲響徹在這片空間里,無情的向黑影襲去。

噗!

即便是冥族強大的精神攻擊都沒有那幾道喝聲的威力大,那是不容侵犯的威勢,天生的王者。

只見那道黑影頓時萎靡了下去,身影變得越來越淡。

「竟然沒有死,有些古怪!」

「已經叛離,成了那一方的人!」

「不能留,殺!」

「??????」

「你們都給我滾回去!」那道白色身影終於開口了,對著空曠的四周大喊道。

空間沉寂了許久。

「對啊! 拐個老婆當總裁 。」

「你的事我們不再插手。」

「我們都已逝去,你依然是你自己。」

??????

??????

場中央,獨孤逍遙慢慢睜開雙眼。


「發生了什麼?」獨孤逍遙喃喃自語,一段空白出現在腦中,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嗚嗚~~~~

一股黑色的氣息從獨孤逍遙的體內流出,黑氣聚為一團化為一個臉色慘白的男子,明顯受了重創,但是他那雙看著獨孤逍遙的眼神絲毫未變,誓要殺死對方。

呼!

看著失去行動的張風,獨孤逍遙深深吸了一口氣,他也不想與張風生死相向。

唰!

就在這時,一道冷芒突然襲來,竟然有人在這個時候襲殺獨孤逍遙,眾人剛鬆懈下來的心神又緊繃起來。

「給我滾開!」獨孤逍遙大喝,出手沒有一絲留情,一扇古樸的巨門瞬間壓向那道身影。

從朝陽聖地回來時獨孤逍遙就感覺一個人跟在自己的身後,但是他並沒有感覺出那是誰的氣息,沒想到今天他終於出手了。

轟!

在這片天地里,獨孤逍遙就是神,不可侵犯,那人直接被鎮壓在石門之下。

那是一個男子,渾身泛著魔氣,半張臉都已被毀掉,給人一股陰森的感覺。

「王軒!」獨孤逍遙驚訝的叫道,不知他怎麼變成這幅樣子。

「神功魔練!」不遠處的歐陽雷輕輕道。

朝陽聖地三大神訣,三才訣、天雷訣,還有最後一大神訣,不應該說是神訣,應該叫做魔訣,因為他要將神訣魔練,便是逆習,逆亂陰陽,不成功便成仁,看如今王軒這個狀態似是失敗了。

「蕭白!我要殺了你。」王軒嘶吼,就像一條瘋狗。

對此,獨孤逍遙沒有絲毫的憐憫,手捏劍印,對著王軒便是砍去。

「小友,可否留他一命。」一道縹緲的聲音傳來,將獨孤逍遙的攻擊化為無形,但他並沒有攻擊獨孤逍遙。

「他也算我朝陽聖地的最後一顆火種了!」

「王長生,你還沒死!」歐陽雷驚道,竟然是朝陽聖地的太上長老,他已經不知消失了多少年了,沒想到還沒有隕落。

「你還沒死我怎麼捨得先走。」略帶蒼老的聲音又響起。

「小友,可否!」

「只要以後他不再對我出手。」獨孤逍遙輕輕道,根本沒把王軒看在眼裡,不過一隻蒼蠅總在眼前飛也是心煩。

「我明白!」

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壓在石門之下的王軒凌空攝走便沉寂了下去,四周又變得安靜許多。

此時獨孤逍遙又把目光看向一旁仍在掙扎,似乎還要攻擊自己的張風。

微微嘆了一口氣,獨孤逍遙帶起張風快速的消失在眾人視線中,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書劍盟,作為抵抗異魔堅實的力量,一直受著整個大陸的關注,而今天,書劍盟正召集各路人手,準備進軍魔界,更讓無數人爭著加入,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一股蕭殺之氣。

「看,是葬血,他也回來了。」

「聽說他被血界的一位大能收為弟子,如今實力深不可測。」

「葬血……」一些認識葬血的人喃喃道,曾經西陵院的驕楚,但是如今已經沒有什麼西陵院了,而西陵院也只剩下了葬血一人。

接下來的幾天里不時有強者名宿回歸,都是曾經名滿東域的強者,還有後起之秀。

??????

傍晚時分,夕陽的斜輝照在大地之上,將地面披上了一層金沙。

書劍盟內部的一個院落里。

「你個臭小子怎麼現在才回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歐陽雷拍著獨孤逍遙的肩膀大笑道。

「那我怎麼敢,如果我不來你不得拆了我。」獨孤逍遙笑了笑。


看了看四周,有一些還略顯稚嫩的臉龐,也有一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什麼時候出發。」獨孤逍遙問道。

「明天一早。」

「看來是到了收尾的階段了。」

「不可大意,異魔的實力不容小噓,誰也不知道它們真正的實力,更何況是去它們的大本營。」歐陽雷沉聲道。

「人間界的異魔只不過是其餘幾界的投影,真正面對他們會很吃力。」

「我們所看到的異魔只是其餘幾界異魔的投影。」獨孤逍遙驚訝的道。

「相傳,遠古時期六界其實本為一體,不像如今各成一界,當時異魔入大舉侵犯,整合了大陸所有力量才將它們擊退,但是卻沒有消滅,只是有大能者將之封印起來。」

「六界中每一界都有一處終極封印地,只是人間界的封印之所到現在還沒有現世,如今出現的只是一些小封印地中的異魔,那個壓著真正大魔的封印之所還未現世。」

聽著歐陽雷的敘述,獨孤逍遙將思緒飄向遠方,一切都要看明天了。

??????


「院長,為什麼不讓我們一同前去。」在歐陽雷的身旁聚集了一群年輕學員,全都憤慨的向他問道。

「這次前去的地方過於兇險,不到天階的實力不能參與。」

「我要去,我要為家人報仇。」一個還帶著稚嫩的聲音大聲叫喊。

「對,我要為我的家人們報仇。」

「胡鬧,全都給我回去修鍊,你們還有你們的任務。」歐陽雷大聲喝道。

看著怒目的歐陽雷,一群學員全都弱弱的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歐陽雷的眼睛,雖然歐陽雷平時對學員很溫和,但是決定的事沒人能夠改變。

「老頭,挺有威嚴的嘛。」獨孤逍遙上前調笑道。

「這些都是大陸未來的種子,在他們還沒有成長起來時,不能再讓他們受到傷害了。」歐陽雷喃喃道,出奇的沒有與獨孤逍遙拌嘴。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歐陽雷道。「有好多故人知道你回來正等著你呢。」

「故人!」獨孤逍遙不由一笑,想起當初在東方學院認識的同伴,一股久違的感情湧現出來。

??????

黑木林,曾為異魔的一座小據點,但是三天前被歐陽雷帶著書劍盟一群長老給徹底摧毀;因為這裡是通往魔界最薄弱的地方。

六界相合,虛空出現了紊亂,空間移位,很多地點出現了空間扭曲,正好藉此溝通其餘幾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