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秦天喊道,接著,他的身形快速的閃爍了起來,並且隨著他的遊走,居然多了兩尊和他一模一樣的男子。

一時間,東蒙一方的五尊主宰居然無法辨別出三尊哪一尊才是秦天。

不錯,秦天施展出了《真理幻身》。

「殺!」

三個秦天齊齊爆喝,打出真理拳第四重,然後一模一樣的意境出現,並凝聚出三枚真理果實。

「怎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東蒙一方的五尊頂級主宰都有些發懵,完全鬧不清哪道攻擊是真,哪道攻擊是假,或者說全是真的攻擊。

「機會來了!」

這時,秦天的真身動了,來到那尊帝將身後,再次打出真理拳第四重。

「噗噗噗!」

對方比殺戮君王還要弱上半籌,所以,他根本就擋不住秦天的攻擊,身軀被瞬間打成血霧,也在這一刻,另外四人擊潰了秦天的幻身。

明知上當卻已經無法挽留同伴。

一擊得手,秦天並沒有和另外四尊頂級主宰硬碰硬,其實他如果施展出第五重真理拳,他應該可以擊敗他們。

但他不想暴露得太多。

「殺!」

秦天再次展開真理幻身,闖入人群。

「噗噗噗!」

足足有三尊普通的主宰被打爆成血霧。

「該死!」

四尊頂級主宰都被激怒,追殺而至,可惜,秦天又讓兩尊幻身模擬出攻擊氣息迎向他們。

兩尊幻身擋住了他們四人一秒。

但秦天卻利用這一秒,又打爆三尊東蒙一方的主宰。

見到秦天這般威猛,西鴻一方的主宰士氣大振,加快了攻擊,倒是東蒙一方的主宰都變得警惕起來,不敢完全放開手腳。

「秦天,有本事就別逃!」

東蒙一方的一尊**惱怒吼道。

「切!」

秦天嗤笑:「你有種就和我單挑,以五打一,還好意思讓我別逃!」

見到秦天真拖住了五尊頂級主宰,天羅**、地煞**、以及西鴻一方的天網與青嫚帝將等人都實力爆發,瘋狂的擊殺東蒙一方的主宰。

因此,在極短的時間內,東蒙一方就有二十多尊主宰被打爆,加上秦天打爆的七人,超過三十尊。

「刷!」

秦天再次製造出兩個幻身去抵擋那四名頂尖主宰。

不過,接連上了兩次當,他們不願意上當了,其中兩人直奔秦天的「真身」,另外兩人則截住了幻身。

「爆!」

可就在這時,一尊幻身爆發了,直接將稍弱的那尊天王給一拳打爆。

然後他就撲向另外尊天王。

「該死,又上當了!」

直奔秦天真身而去的兩尊**立馬回援。

可秦天身形一晃就消失,沖入人群,又將三尊主宰給打爆。

一時間,秦天在擂台上興風作浪,並將東蒙一方的頂尖主宰的精力都牽制住,但偏偏他們拿他沒有任何的辦法,主要是他幻身假假真真,讓他們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不到二十個呼吸。

東蒙一方的主宰就被打爆了五十餘尊。

戰勢也成為了一面倒。

而意識到這點的東蒙一方的頂尖主宰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但他們已經無力回天。

最終,他們不但沒有擊殺秦天,反而被西鴻一方給全部淘汰,倒是西鴻一方還剩下八十五尊主宰留在擂台上。

「哈哈哈!」

某座時空中,西鴻大帝不由大笑了起來,太解氣了,這次十強主宰都將從他麾下誕生,而東蒙一方不要說前十,進入前一百的都沒有多少。

「秦天!」

東蒙大帝的目光穿過了時空,落在了秦天的身上,讓他不由打了個寒顫。

「媽的,被大人物給盯上了嗎?」

秦天暗道,而唯一會盯上他的大人物,很有可能就是東蒙大帝。

接下來,將會決出十強。

但在場的都是西鴻一方的主宰。

忽然,天羅**、地煞**飛快的交換了意見,然後與五名天王傳音還有北宮伯玉、青嫚和另外尊帝將達成協議。

「秦天,你自己下去吧!」

天羅**微笑著道,然後十人的氣息齊齊爆發,鎖定了他。

頓時,秦天臉色一變,這是典型的卸磨殺驢,過河拆橋啊。

當然,這群人都盯上了大帝筆記,所以,即使被人詬病,他們也要聯手淘汰秦天這個最大的威脅,因為他們十人沒有一個能夠戰勝秦天。

既然不能戰勝,就聯手將他淘汰好了。

「秦天,下去吧!」

青嫚開口,語氣中透著一股愧疚。

「你們認為已經吃定了我?」

秦天的語氣有些冷,還有些憤怒。

「你的確很強,我們任何一人都不是你對手,但是,我們有十人,就算你再強,也不是我們十人之敵,只要你願意下去,我可以欠你個人情如何?」

天羅**再道。

「一個人情能換多少混沌秘晶?」秦天突然問。

天羅**一愣。

秦天再道:「這樣吧,你們每人給我三千萬混沌秘晶,我就主動下去,不然,我就和你們死戰到底,雖說我不是你們十人的對手,但要拖兩三人下水還是沒有問題的!」

一時,天羅**、地煞**等人的面色都變得尤為古怪。

「三千萬太多,一千萬怎麼樣?」天羅**討價還價道。

「二千八百萬,不能再少!」

「一千五百萬,做人不能太貪心!」

「這是你們逼我要拉你們某些人下水啊!」秦天陰測測的道:「最少兩千五百萬,否則,你也不必再還價,直接出手得了!」

天羅**沉默了,與眾人一番商議,最終同意了秦天的要求。

然後秦天獲得了兩億五千萬混沌秘晶,面帶笑容的飛出了擂台。

見狀,天羅**等人都鬆了口氣。

「你是不是傻?」

秦天剛下擂台,皇普雪就傳音呵斥道。

「呵呵!」

秦天笑了笑,大帝筆記那玩意兒他還真不怎麼看重,不是他沒有野心,而是他不認為一本大帝筆記能讓人成掌控者。

他有半部真理經,他有種預感,如果他將半部真理經都參透,未必不能成為掌控者,所以,在他心中,大帝筆記完全不如兩億五千萬混沌秘晶來得實惠。 秦天主動退出,武道大會算是與他徹底沒有了關係,淪為了一個看客。

某座時空中。

西鴻大帝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了,反而有些皺眉,秦天那小子答應得太過乾脆,這讓他有些不喜,難道本座的大帝筆記還比不上兩億五千萬混沌秘晶?

在他看來,秦天就是丟了西瓜撿芝麻。

擂台上,天羅、地煞等人聯手逼退秦天後,他們又將目光對準了其他的主宰。

那些主宰也識趣,知道就算他們聯合在一起,也不可能是天羅**他們的對手,所以,也乾脆的退出比賽。

一時,擂台上就只剩下他們十人,而臨時的聯盟也宣告破裂。

「天羅**與地煞**實力最強,這次武道大會的頭名必定在他們之中誕生,所以,我們是半點機會都沒有了,不如我們聯手,將他們給淘汰,我們就有了機會!」

帝將青嫚開始暗中串聯,打算聯手對付天羅和地煞。

在場的一干頂尖主宰都不傻,知道他們要想獲得頭名,只能聯手淘汰天羅和地煞。

所以,另外八人聯合了。

但天羅和地煞的實力的確很強,即使面對八人圍攻,也沒有完全落入下風。

最終,他們二人都被淘汰了,但另外八人也有四個被打下擂台,其中包含北宮伯玉。

最後剩下四人分別為兩尊帝將,兩尊天王,青嫚乃其中之一。

然後兩尊天王聯手戰青嫚兩尊帝將。

青嫚剛才沒有被淘汰已經算僥倖,兩尊天王的實力很強,聯手之下,他們二人更加不是對手,沒過多久,青嫚與另外一尊帝將都被打下了擂台。

最後,頭名將從兩尊天王中誕生。

半個時辰后,頭名出現了,獲得頭名的乃十二天王之一的暗夜君王江天。

忽然,虛空裂開。

一名黑袍中年和紅袍中年突然在小世界的上空,正是西鴻大帝和東蒙大帝。

「參見大帝!」

兩尊大帝一現身,所有人都連忙彎身行禮。

「不必多禮!」

兩尊大帝揮揮手。

「江天,你乃這次武道大會頭名,本座曾許諾過,誰奪取這次武道大會的頭名,就賜予他一本修鍊筆記,這是本座親自書寫的修鍊筆記,拿去吧!」

話音一落,就有一本金燦燦的書籍朝江天飛去。

「多謝大帝!」

江天連忙跪下謝恩。

「東蒙兄,這武道大會乃你我兩域聯手舉辦,江天奪取頭名,你難道不獎勵一些東西?」

突然,西鴻大帝笑呵呵的朝東蒙大帝道。

「這是本座成帝前的使用的一件主宰神兵,就賜予你了!」

說話間,一柄暗黑色的長劍出現在江天面前。

「多謝東蒙大帝賜神兵!」

江天笑呵呵的道。

「武道大會已經結束,西鴻兄,本座就告辭了!」

話音一落,東蒙大帝劃開虛空一步踏入,消失不見,這次東蒙一方可說是一敗塗地,主宰賽前十名,他麾下的主宰一個都沒有撈到,實在太丟臉。

身為大帝的他也頗感臉上無光。

…………

西鴻混沌城,某座租住的府邸內。

「秦大人,我家右使大人請您前去赴宴。」

一名主宰初期上門,語氣恭敬的對秦天道。

這已經是秦天從武道大會回來的第十日,這十日間,他前往各個賭坊,兌換出了他的獎金,足足四千多萬。

這次武道大會他賺了不少。

最大的一筆是天羅地煞等人給的兩億五千萬,接著,他殺掉殺戮君王和永夜君王也獲得了兩千五百萬獎勵,其次,他還殺掉了其他的普通主宰有十餘尊,總共獎勵也有將近兩千萬。

他將《真理拳》第一重的修鍊感悟傳授給了皇普雪又獲利兩千萬,所以,憑藉這次武道大會,他足足賺取了接近三億五千萬,更讓他驚喜的是,他曾奪取了殺戮君王的儲物戒指,裡面光是混沌秘晶就有三億八千萬,還有一些其他物品,其估價也不下三億,也就是說,他這次賺了足足十億。

除此外,他還獲得了一些戰技功法,更從皇普雪那裡搞來了一部頂級功法。

至於古荒界,他是不準備回去了。

那裡沒有發展前途,賺取混沌秘晶的機會太少。

如果他沒有來參加武道大會,如何能搞到功法戰技以及這麼多的混沌秘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