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秦天忍不住大笑,他終於找到了延續壽命的辦法。

隨即,他將賬戶內的錢都捐了出去,獲得差不多三滴功德金液,服下后,他的壽命差不多增加了一年,加上之前的一年,也就是說,他可以活到二十四歲。

憑空多了兩年的壽命,他修鍊到仙人的把握更大了。

不過,這功德金液的效果也越來越差,滴一滴足足增加了半年壽命,接著,服用了四滴也就增加了一年半。

南江事了,秦天吃過午飯就向鄭玉森提出要回江城。

鄭玉森挽留,秦天笑著告訴對方,他還是學生,需要上課。

「小天,我已經決定將公司搬回江北!」鄭玉森道。

「挺好的!」

秦天點點頭。

「爸,媽還在江城,我過去陪她!」鄭薇薇道。

「也好!」

鄭玉森當然不會拒絕,當然,他也希望自家女兒能藉助這次機會和秦天搞好關係。

在秦天和鄭薇薇離開江陽時,尹家、陳家遭遇重大變故的事情已經傳開,而且有傳言,這件事是因為紅星安保公司而起。

一時間,那些和紅星安保解除了合同的公司和富豪都有些人心惶惶。

因此,在短短半日,那些解約的公司老總以及富豪,紛紛登門道歉,並表示願意提高價格和紅星安保重新簽訂協議。

這一幕,讓紅星安保的員工看得目瞪口呆,搖搖欲墜的公司居然在短短一日扭轉乾坤,這戲法怎麼變的?

而退股的三位股東也找上門來。

表示願意重新購入股份,並且還提高了三分之一的價格,但這次,鄭玉森卻拒絕了,因為紅星安保在日後必定市值大增,他怎麼會傻得將利益分給那三位背叛過他的股東。

在接下來的兩日,越來越多的公司和富豪來與紅星安保進行合作,但紅星安保的人手卻不夠了。

所以,立馬的招收新的人手,但在資金上卻又短缺起來。

不過在當日,就有銀行打電話來,表示可以低息給紅星安保貸款。

得到了銀行的支持,紅星安保變得財大氣粗起來,馬上對外新招了三百多名安保人員進行培訓。

本來已經打算將公司搬回江北的鄭玉森做出一個決定,公司總部搬到江北省,南江的公司以分部的形式存在。

離南江之行,已經是一個星期後。

這個星期,秦天都在學校老老實實的上課,增加了兩年壽命,他在修鍊上雖然沒有任何的懈怠,但也不向以前那般急迫。

值得一提的是,鄭薇薇母女都住在了秦家,因為他們別墅內的靈氣充足,短短一個星期,鄭薇薇母親身上的小病小痛都消失不見,整個人看起來都年輕了兩三歲。

同時,在秦天的指點下,父母也開始修行。

但和鄭薇薇不一樣的是,父母修的是仙道。

只要他們能修鍊到鍊氣九層,活個兩百歲都不算問題。

這日。

秦天正在教室里上課,突然,收到了一條銀行簡訊,卻是有1200億到賬。

以前,他對金錢不怎麼在乎,但現在,捐錢能獲得功德,他就比較在乎了,這1200億,是他派狐女去瑞士銀行取出他存在裡面的部分黃金鑽石等兌換而來的。

果然,沒過多久,狐女打來電話,告知他,對方已經將所有的黃金鑽石取出,但要全部出售,還需要一段時間。 有了這1200億,秦天又可以用來捐款刷壽命。

所以,當天放學回到家中,他又從賬戶里轉了三億過去。

但隨即他眉頭卻是一皺。

因為他發現,這三億轉出后,他並沒有獲得任何的功德。

「為什麼會這樣?」

秦天陷入沉思。

心中一動,他想到了老媽周小雲所在的那個慈善組織,然後從網上搜到捐款賬號,以匿名的方式轉入一百萬。

但馬上,虛空中就有絲絲功德向他身軀湧來。

頓時,秦天明白,捐款是可以繼續獲得功德的,至於他捐出的那三億之所以沒有產生功德,多半是那個慈善組織的人動了歪心,想要吃掉他的捐款,畢竟他是匿名捐贈的。

正所謂財帛動人心,三億元足以讓許多人鋌而走險。

「不過,我秦天的錢不是那麼好吃的!」

冷笑間,秦天撥通了呂無敵的號碼,然後讓他馬上派人去查查那個慈善組織。

隨後,秦天又從網上收集到數十個大大小小慈善組織的捐款賬號,差不多捐出兩億,又獲得了兩滴功德金液。

服下后,增加了差不多三個月的壽命。

雖然有些少,但秦天還是比較滿意的。

不過以後恐怕不能用捐款的方式刷取功德了,因為捐得太多,會滋長某些人的貪婪之心,這樣他不但獲不到功德,反而浪費了金錢。

三心慈善基金會。

身為基金會財務經理的阮雙江看著賬戶內出現的三億匿名捐款,眼睛隱隱發紅,上個星期,基金會突然收到數億元的匿名捐款,這使得整個基金會上下都為之震動。

要知道,三心慈善基金會只是個私人性質的慈善組織,每年募捐到的善款都沒有超過一千萬。

突然收到數億捐款,這實在太出乎眾人的想象。

而阮雙江則有種預感,那個捐款人多半還會繼續捐款,所以,在這個星期中,他一直關注著基金會的賬戶。

在今日,對方又一次捐款了,而且達到了三億。

不可否認,面對這三億捐款,他起了貪心。

想到這裡,他猛的咬牙,拿起手機,撥通了基金會副總宋長德的電話。

三心慈善基金的創建者是宋長德的大哥宋大虎,而宋長德則是他的親弟弟,同樣負責基金會的所有事務。

這些年宋長德掌管基金會,變著法子的往自己的兜里撈錢,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善款,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流入了他的私人賬戶。

上周的數億捐款,因為造成的震動太大,宋大虎也知道了,所以,宋長德無法動這筆錢。

但現在這三億,目前只有他一人知曉,如果操作得當,完全可以落入他們兩人的口袋。

半個小時后。

某間隱秘會所內,阮雙江和宋長德見面了。

當宋長德知道基金會又獲得了三億匿名捐款,他整個人都變得激動無比,雙眼中閃爍著綠油油的貪婪之光。

「宋總,你看這筆錢……該如何處理?」

阮雙江壓低聲音道。

宋長德看了眼阮雙江,微微猶豫:「全部轉出來,你得一千萬!」

聽到宋長德只給自己一千萬,阮雙江心中感到很是不滿,說道:「宋總,這筆錢太多了,如果就這麼轉出,泄露了風聲的話,再被抓住,我恐怕要坐一輩子的牢!」

頓時,宋長德面色一冷:「老阮,這些年我可沒有虧待你,這樣,你拿兩千萬!」

阮雙江搖搖頭:「宋總,我要一億,這筆錢轉出后,我恐怕在國內也待不下去了,到時候,就算被人發現,你也可以將責任推到我身上,我冒了這麼大的風險,拿一億不過份吧!」

聞言,宋長德眸光閃了閃:「老阮,你胃口太大,我再退一步,你拿五千萬!」

「不行,最少八千萬。」阮雙江神情堅決道:「宋總,機會難得,過了今晚,這三億捐款勢必會保不住秘密!」

「好,我答應你!」

宋長德咬牙道。

在阮雙江的操作下,三億善款很快就被分成數百筆轉入了不同的賬戶,再通過這些賬戶,分別轉入到了二人的海外秘密賬戶中。

「宋總,保重,我該走了!」

阮雙江起身向宋長德伸出手道。

「好,老阮,一路順風!」

宋長德伸出手和對方握了握,目送對方離去,宋長德嘴角卻浮現出一抹陰狠的笑容,對於阮雙江頂下所有罪名的屁話他是不相信的。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阮雙江失蹤,只要他失蹤了,就算事情暴露,也與他宋長德沒有任何的關係。

通往機場的路上,阮雙江臉色漲紅,顯得頗為激動,他已經提前訂好了機票,而且還是用的另外的一個身份。

只要抵達海外,買下一座小型農場,他就能有滋有味的過上富裕的生活。

就在他的車即將轉入一個岔道時,一輛車突然飛竄而出。

「嘎吱!」

阮雙江猛的踩下剎車,但依舊是的頭部重重撞在了方向盤之上,並使得他陷入了短暫的眩暈之中。

接著,兩個壯漢飛速到來,將他從車中拖出,扔到了另外一輛車,而他的這輛車,則被一輛叉車叉到一輛大型貨櫃車內。

一個小時后,宋長德接到一個電話,對方只說了句「事情已經搞定」。

掛掉電話后,宋長德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

次日。

班主任汪超宣布了一個消息,江北省將舉辦一場高中生運動會,只要能獲得一項運動的金牌,在高考時,就能加10分,如果能獲得兩個金牌,可以加20分,如果能獲得四個金牌,可以加30分。

當然,30分已經是極限,就算獲得再多的金牌也只能加這麼多了。

這次的運動會共有二十五個項目。

學校出了規定,每個班級,最少得派人參加三個項目。

如同是普通的運動會,大伙兒都不會動心。

但獲得金牌就可以加分,要知道,在高考中哪怕只有一分的差距,都有可能改寫一個人的命運。

所以,高三一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學生選擇了報名。

「老大,你怎麼不報名?」

報名回來的趙鵬看到秦天坐在座位上沒有動靜,不由提醒道。

「我就不用了!」

秦天搖搖頭,覺醒前,他就是個學霸,覺醒前世的記憶后,他比學霸還要學霸,750分的總分,只要他願意,至少可以考745分,所以,加分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誘惑力。 就在這時,王涵走到了秦天的座位前,冷著臉問:「你為什麼不參加?」

「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單純的不想參加而已!」

秦天微笑道,他一直知道王涵對他心懷敵意,但他卻沒有放在心上。

「我看你是害怕拿不到金牌,丟臉吧!」

王涵再道,語氣中透著幾分輕蔑和譏諷。

「或許吧!」

秦天點點頭,沒有爭辯。

聞言,王涵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惱怒道:「秦天,你敢不敢和我打個賭?」

「沒興趣!」

秦天搖搖頭。

「孬種!」王涵咬牙冷笑。

頓時,秦天臉色微變:「好吧,你想怎麼賭?」

「我們就以這次的金牌數量做賭注,輸的那人直接退出江城一中如何?」王涵死死的盯著秦天,一字一頓的道。

只要秦天在,他就永遠沒有出頭的機會,大家的目光只會注視秦天這個第一,完全忽略了他這個第二。

秦天笑笑道:「沒有這個必要,大家都是同學,還是良性競爭,要不,輸的那人請全班同學吃一頓如何?」

「你是怕輸?」王涵譏笑道。

秦天實在不想和王涵糾纏,說道:「這樣吧,如果我輸,我自動退學,你輸,就請大家吃一頓如何?」

「用不著!」

王涵拒絕了秦天的好意,擺手離去。

「老大,這次是不是玩得有點大了!」趙鵬低聲問道。

「沒事,你去幫我報名,所有的項目都報!」

秦天平靜道。

很快,秦天和王涵打賭的事情就在高三一班中傳開,甚至還傳到了汪超的耳中。

不管秦天和王涵在他眼中都是水木、燕京大學的苗子,任何一個退學,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損失。

所以,第二節可下課,他連忙將秦天和王涵叫到了辦公室。

「你們啊,怎麼能打這樣的賭?」

汪超掃了眼兩眼說道,語氣中有種恨鐵不成鋼之感。

「其實我也覺得不好,我建議取消!」

秦天開口道。

見秦天改口,汪超很是滿意,再道:「不錯,你們還是學生,怎麼拿退學的事情打賭,王涵你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