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秦家人護短,愛護家人,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和沐暖暖相處。

這段時間以來,秦家每個人都小心而又笨拙的想要對沐暖暖示好。

他們總覺得虧欠了她,想要對她好。

在面對她的冷臉時,更顯得手足無措。

沐暖暖那顆冰封的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因為這群可惡又可愛的秦家男人們而悄悄破冰。

「你們準備怎麼幫我打臉?」

「我們的計劃是這樣的……」

秦川迫不及待的把計劃跟沐暖暖說了一遍,還不忘甩鍋,「暖暖,這個計劃主要是小叔想出來的,你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現在可以提出來,我們再修改。」

旁邊的秦遠氣得挑眉,作勢要拿紙巾盒丟過去。

瞧這話說的,好像他秦遠是只滿肚子壞水的腹黑老狐狸似的!

沐暖暖聽得微微挑眉,她心裡的想法和秦遠出奇的一致。

果然不愧是秦家最腹黑的老狐狸啊!

干起壞事來真是一套一套的!

這麼狠的打臉套路,怕是安寧都等不到接受法律的制裁,就被秦家的天降正義給氣死了吧?

「暖暖,你、你會回來的吧?」

這回電話那頭傳來了秦爺爺略顯蒼老的聲音。

原本沐暖暖是不想答應的。

畢竟一旦答應了,那就代表著她接受了秦家人。

可聽到秦爺爺那略帶忐忑的聲音,她都可以想象老人家眼巴巴慘兮兮的模樣。

大概是血脈天性的緣故,沐暖暖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好。」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歡呼雀躍的欣喜聲音。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中午,我們全家一起去御尊酒店打臉!」

掛了電話,秦川忙不迭的上前吹彩虹屁,「爺爺,還是您最厲害了,我們大家說半天都沒有用,您一出馬,暖暖就答應了,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秦爺爺非常得意,還記得要維持自己一家之主的人設,努力壓制住拚命上翹的嘴角,「我就早說了,我和暖暖投緣,我第一眼看到暖暖,就知道她是我親孫女!」

在李家做客的時候,他就看出來了。

李爺爺經常在他面前炫耀李沅芷這個寶貝孫女,這下子他也有孫女了!

「驚鴻明天回不回來?」秦爺爺問道。

今天全家開會,秦驚鴻就沒出現。

秦致道:「已經通知他了,臭小子沒回復消息。」

「你跟驚鴻做做思想工作,大家都是一家人,他不能對暖暖抱有敵意。」秦爺爺誤以為秦驚鴻是接受不了多了一個姐姐。

秦致點頭稱是。

一碗水不好端平,他滿心滿眼都是女兒。

對於從小就看不順眼的秦驚鴻,心情微妙又複雜。

秦驚鴻是否接受,秦致其實並不在乎。

反正秦驚鴻的想法,在他這裡無足輕重。

沐暖暖這邊接完電話,才發現李沅芷沖著她擠眉弄眼,跑去乘坐另外一輛車了。

她微微詫異,發現保姆車裡還坐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莫總監!」沐暖暖驚喜道,對上了莫承佑滿含笑意的眼睛。

莫承佑說:「看起來你明天有重要的安排?」

沐暖暖沒跟他說過自己要對付安寧的事。

不過莫承佑知道她的脾氣,雲舒受傷毀容,沐暖暖又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沐暖暖有些慚愧,都沒有告訴他,自己暗搓搓做的事情。

「你會不會覺得我做事情不折手段?」

安寧毀容了雲舒的臉,是該接受法律的嚴懲,但沐暖暖覺得這樣的懲罰遠遠不夠。

新仇舊恨,她要一次和安寧算清楚。

莫承佑微微一笑,「姜家是咎由自取,姜得志只顧眼前的利益,其他姜家人更是沒腦子。姜衍就算是個是私生子,那也是吃喝不愁衣食無憂的富二代。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想要和姜子陽爭繼承者的位置。還好姜家還有一個姜子陽,否則姜家要不了幾年就會沒落。」

家族企業就愛固步自封,這些年姜家一直在退步。

不思進取,凈想著搞歪門邪道,難怪會逐漸沒落。

莫承佑作為豪門世家新一代里最優秀的青年才俊,這些豪門的複雜人心都看在眼裡。

「我只想利用秦家對付安寧,其實並不想認回秦家人,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做過河拆橋?」

莫承佑眼神溫柔,「你只是拿回屬於你的東西,順便為好友報仇,並沒有什麼不妥。」

戀愛給人帶上濾鏡,在莫承佑眼裡,沐暖暖不管做什麼,他都可以為她找到合理解釋。

大首長,小甜妻 沐暖暖心想:嗚嗚嗚,莫總監果然是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我要愛他一輩子!

莫承佑說:「我會吩咐酒店那邊注意好安保工作,確保你明天一切順利。」

沐暖暖想起御尊酒店是莫家的產業。

安寧選在御尊酒店舉辦婚禮,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今天的姜家張燈結綵,到處都貼上了喜字。

這幾天的姜家十分熱鬧,有不少豪門圈子的人都上門賀喜,簡直要把姜家的門檻都要踩破了。

姜家對外宣布姜衍即將大婚的消息。

一開始,大家還一頭霧水,姜家的兒子不是姜子陽嗎?

這個姜衍又是誰?

很快大家都就知道了,原來姜衍是私生子。

這本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來的消息稱,姜衍的結婚對象是秦家流落在外多年的小公主。

這下子,立刻就轟動了整個T市的豪門圈子!

秦家二十年前丟失了小公主的事情,雖說不是人盡皆知,但也算不上是什麼秘密,許多上了年紀的人都有印象。

不知情的人稍微一打聽,也就了解了。

這事在當年鬧得轟轟烈烈,稱得上是T市豪門的十大未解之謎之一。

誰也沒想到,秦家小公主二十年後現身,將會在和姜衍的婚禮上正式亮相。

這簡直要驚掉吃瓜群眾的下巴!

好奇的人紛紛前往姜家賀喜,想要吃瓜,順便一睹秦家小公主的真容。

姜家也沒有藏著掖著,大大方方的讓人看。

事情太過熱鬧,引起了八卦雜誌,新聞頭條等媒體的注意,都在競相報道這次的婚禮。

大家一看,這新娘好眼熟啊?

愛比煙花易冷 愛情如此多嬌 這不是帝凰娛樂的練習生安寧嗎?

不是應該在坐牢嗎?怎麼就要結婚了呢?

這下子,吃瓜群眾的熱情更高漲了。

為了搞清楚安寧是不是如傳聞中說的,是秦家的小公主,記者們紛紛試圖聯繫秦家。

八卦雜誌的狗仔自然是沒有辦法採訪到秦州長的,也沒有辦法在國家新聞發布會上採訪到秦外交官,也見不到向來低調的秦氏總裁。

秦驚鴻倒是能見到,不過一問這個問題他就黑臉,扔話筒。

記者們就把目光投向了秦氏傳媒的秦遠,各種現場蹲點,電話聯繫,希望能拿到第一手的採訪資料。

對於安寧到底是不是秦家丟失在外的小公主,秦遠並沒有正面回答。

他只是告訴媒體,秦家確實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小公主。

因為不想過分高調,所以只在小範圍內公布小公主的身份。

得到了這個答案,喜歡捕風捉影的狗仔立刻腦補出了一場「失散多年豪門千金,親人終於相認」的苦情大戲,對於安寧的身份深信不疑。

打死他們也不會想到,安寧膽大包天,妄圖矇混頂替秦家千金的身份。

現代科技那麼發達,秦家人認親前肯定會做血液鑒定。

只要人找到了,想要確認小公主的身份,根本一點都不難啊!

記者們拿到消息之後,馬不停蹄的又找到姜家證實。

被問及到安寧是不是秦家丟失的千金時,姜得志閃爍其詞,只說安寧的身世凄慘,從小就被收養,和姜衍情投意合,兩人共結連理。

又說姜氏接下來的許多項目,都將會和秦氏有密切的合作。

這樣似是而非的說法,給了人極大的想象空間。

記者們幾乎馬上就肯定了安寧的身份。

為了爭奪關注度,熬夜寫稿做視頻。

《深扒某即將大婚女星的曲折身世》

《豪門千金流落娛樂圈的真實人生》

《從娛樂圈明日之星到入獄階下囚神奇女子的翻轉人生》

安寧因為毀容雲舒,被帝凰娛樂解約的事情,剛剛在網上鬧出了一波風風雨雨。

她的微博被人罵到了幾十萬評論,還被人P了黑白遺照。

甚至還有網友人肉到了雲安市她的老家去潑油漆寫紅字,可以說是成為全網攻擊的對象。

這才多久的功夫,害人兇手搖身一變,就成為豪門千金,還要大婚嫁到另一個豪門了?

熱度瞬間再次被炒起來,引來千萬網友吃瓜。

「安寧不是被抓了嗎?這麼快就被放出來了?」

「聽說是被保釋了,嘖嘖,有錢真是可以為所欲為啊!」

「秦家是我知道的那個秦家嗎?那安寧豈不是變成了秦驚鴻的姐姐?」

「本來要坐牢當階下囚的,轉眼就變成豪門千金,人生大起大落簡直太刺激了!」

熱度持續走高,吃瓜群眾熱情高漲。

各大八卦媒體聞風而動,出動精英,各種深扒稿子,安寧以前的黑料視頻滿天飛。

實現了全網吃瓜的盛況,讓這場婚禮更加引人注目。

任由網上如何騷操作,秦家都穩如泰山,卻給姜家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T市,最頂級的豪門就數莫、秦兩家,這兩家都不是那麼好攀附的。 很多人就把目光投向了姜家,認準了姜家即將要一飛衝天。

姜家來者不拒,不管是禮物還是商業訂單,全都不客氣的笑納了。

姜得志膨脹了,自以為這步棋走對了,姜家很快就會躋身頂級豪門。

做著和莫、秦兩家三足鼎立,三家瓜分天下的美夢。

從此之後,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和姜家合作的了。

如今能和姜家的姜氏企業談上合作的,那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些影響力不僅僅是體現在姜家的水漲船高,就連姜太太如今也成了許多豪門太太爭相結交的對象。

以前那些看不上姜太太是小三上位的人,紛紛對她露出了親切友善的笑容,拋出了各種橄欖枝。

「姜太太,有時間你也把姜琴帶出來玩啊!我家那個兒子剛剛留學回來,年輕人正好認識一下嘛!」

「姜太太,我們家兒子年紀合適,如今在我們家公司當副總,人品沒得說,還沒有女朋友,不如介紹姜琴認識一下?」

說這些話的其中不乏青年才俊的豪門太太,姜太太聽得頗為心動。

可惜姜琴一門心思放在秦驚鴻身上,姜太太也做不了她的主。

張霞眼看著紅光滿面,春風得意的姜家人,被豪門太太紙醉金迷的生活給迷花了眼。

她開始抱著僥倖心理,姜家這麼多人巴結,一旦安寧婚禮之後,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姜少奶奶,要洗白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或許秦家會顧忌到姜家的權勢,息事寧人呢?

張霞弄不清楚豪門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勢力,就覺得姜家挺厲害。

來的人都坐豪車,前呼後擁的,一個比一個有錢,開口閉口就是上億的生意。

哪怕大家都知道安寧因為故意傷人罪曾被關進監獄,也當做不知道,一個個的上來噓寒問暖。

張霞想要勸說安寧的心思也歇了下來,以為安寧只要結婚了就能保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