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秦穆然看著白無情問道。

「是!」

白無情知道今天不付出點代價,這件事是不可能善了的了。

「就先說這個吧,打擾了我們兩個好朋友敘舊,然後還言語粗鄙,在我們兩個弱小的心靈上給了沉重的一擊,精神受到了損傷,是不是該賠償點精神損失費呢?」

秦穆然看著白無情問道。

「是!秦少說的是,今天秦少和諸葛叔叔在這裡的消費,算在我的頭上。」

白無情點頭道。

「這個會所就是諸葛大哥的,還需要給錢?」

秦穆然反問道。

「那我出一百萬,算是賠償!」

白無情想了想,道。

「一百萬?打發要飯的?」

秦穆然白了白無情一眼。

「你覺得我跟諸葛大哥兩個人脆弱的心靈就值100萬?」

「這…..是我說少了,500萬!」

白無情忍了又忍,白蕭然做出這樣的蠢事,是該他們白家來買單。

秦穆然和諸葛輕狂兩個人都不是好惹的,500萬,應該能夠平息他們的怒火了吧。

「500萬?聽起來還可以!這樣吧,我和諸葛大哥一人500萬,你可以帶著他滾!」

秦穆然點點頭,看著白無情笑道。

「1000萬?」

白無情瞪大眼睛,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會這樣獅子大開口,頓時驚呼道。

「怎麼?嫌少?我不介意加價啊!」

秦穆然冷笑一聲說道。

「沒…..」

白無情了解秦穆然,也知道秦穆然的事情,李家當初風頭那麼盛,隱約還有將秦家取而代之的架勢,可是結果呢?

秦穆然來到京城,直接將李雲浩給滅了,李家雖然現在還在七大家族之列,但是他們心裡都清楚,他已經不行了!

上頭只是看在李家往日的情面上,保全了他的面子才沒有動手而已。

白家的實力比不了李家,更不用說是一直佔據京城七大家族之首的秦家了!

京城第一家族,他背後的實力不是那麼容易小覷的,尤其是秦家的老爺子現在還在位置上,憑藉著秦家滿門忠良,朝廷也不會辜負他們的。

用古代的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深受皇恩。

「1000萬就1000萬,犯錯了就要認罰!」

白無情堅定地說道。

說完,白無情便是問秦穆然要了一個賬號,隨即通過銀行將錢轉給了秦穆然。

收到錢以後,秦穆然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手一揮道:「可以把你弟弟領走了!」

「謝謝秦少!」

白無情感謝道,隨後便是帶著白蕭然灰頭土臉地溜走了。

今天他就不該接白蕭然這個電話,否則的話也不會碰上秦穆然和諸葛輕狂,甚至還損失了1000萬的精神損失費,這可真的是虧大了!

這筆賬回頭說什麼都要讓白蕭然這個傢伙給補回來!

白家的面子都被他給丟盡了!

白無情賠償了1000萬才將白蕭然給領走,剩下的這些富二代找來的倚仗們頓時就慌了起來。

他們可不比不了白家,1000萬眉頭眨都不眨一下,一時間一個個臉苦的跟豬肝色一樣。

這時候他們也知道到底自家的混蛋招惹了什麼樣的存在,名震京城的秦家大少和狂人諸葛輕狂! “爲什麼趙小川會出現在那裏?菲兒,你不是說你將他所在後臺了麼?”

禮臺下,王醫生轉頭向着身旁的沈菲兒問道。

“沒錯,我是將他關在後臺了,而且我還親眼看到康惠也進去了!”沈菲兒憂鬱的說道:“沒想到還是沒有阻止趙小川!”

“那些安保都是吃乾飯的麼?我不說了讓他們防止有人搗亂麼?爲什麼沒人阻止他?”李文淵憤怒地看着眼前黑色西裝的手下,氣急敗壞的說道。

“老,老闆,我們的人都失去了聯繫,現在原因還在調查中!”手下人磕磕巴巴的說道。

蔣舟舟豔羨的看着禮臺上,說道:“小川就是小川,沒想到這麼快身邊又多了一個漂亮女孩,真是厲害啊!”

正當所有人在臺下議論紛紛時,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笑道:“安希俊,難道只准你搶我的女人?我就不能搶你的女人了麼?”

安希俊臉色漲紅,看着身後的顧媛夢,說道:“小夢,之前我不是說過等這件事結束後會向你解釋麼?爲什麼要胡鬧?”

“胡鬧?我沒有!我只是不想讓你離開我!”原本低頭的顧媛夢猛然擡頭直視安希俊,倔強的說道。

“你.。。”安希俊臉上閃過一絲怒容,但不知想到了什麼,長長的嘆了口氣。

“小俊,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臉色蒼白的李若曦忽然拽了拽安希俊的衣服,歉然的說道。

安希俊苦笑道:“不,是我之前沒有和小夢說清楚,應該是我添麻煩了!”

“麻煩?原來我在若曦眼中只是一個麻煩?”趙小川看着兩人旁若無人,臉上閃過一絲怒容。

就在這時,李若曦衝着趙小川淡淡的點點頭,趙小川身體一震,反應過來。

“恭喜你,找到了新的女朋友!希望你以後幸福!”祝福的話語從李若曦口中說出,冷漠的語氣讓趙小川有種心寒。

“謝謝!”趙小川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麼說,淡淡道:“你也是!”

兩人微微點頭後,便沒有下文。

“那個男的叫做趙小川,據說是李若曦的男朋友啊!”

“這是什麼意思?莫非是來破壞訂婚的?”

臺下的人指指點點,場面漸漸變得混亂起來。

“趙小川,你應該記得我之前說的話!我們這麼做是爲了.。”

安希俊看到場面越來越尷尬,低聲喝道。

“爲了鬼胎?”趙小川心中知道答案,但不知爲何看到兩人親密的模樣,還是充滿了憤怒。

然而正當趙小川這麼想時,李若曦打斷了安希俊,說道:“不!我們這麼做是因爲我們真心相愛!”

“你們真心相愛?那我算是什麼?”顧媛夢尖叫一聲。

“沒錯!若曦,如果你們是真心相愛,那我們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麼?”趙小川怔怔的看着李若曦,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她口中說出的。

安希俊震驚地看着李若曦,片刻後頷首道:“沒錯,我們是真心相愛!”

“不!你們纔不是相愛,你們肯定是有別的事情纔不得不在一起的!趙小川,王燁說你知道內情,你告訴我他們不是真心相愛對不對?”顧媛夢吼叫道。

安希俊心頭一緊,擔心趙小川將鬼胎的事情說出來,轉頭向着趙小川看去,卻發現趙小川臉上一片茫然。

趙小川怔怔地說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麼可能不知道?”顧媛夢有些氣急敗壞,指着李若曦恍然道:“我明白!小俊,是這個女人在勾引你對不對?你是被她迷惑了才離開我的對不對?”

“小夢,對不起!”安希俊心底暗歎一聲,但表面卻冷聲道:“不,我們是真心相愛,所以纔在一起的!至於你。。”

“至於你,你真的以爲我會看上你麼?”李若曦忽然打斷安希俊,衝着趙小川說道:“趙小川,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什麼?”趙小川沒反應過來,愣神道:“若曦,你說什麼?”

“我說你太自以爲是了!”李若曦嘲諷道:“趙小川,難道你忘了之前我和你說的話麼?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至於之前發生的事情,不過是我圖着你特招生的身份去的,可是你卻不過是一個騙子而已!”

“你說我會爲了一個騙子,一個小丑去降低身份和你在一起?一輩子?別開玩笑了!”

趙小川面色痛苦的看着李若曦,說道:“若曦,我印象中你不是這麼的!”

“不,我就是這樣的!”李若曦冷笑道:“沒錢、沒權、沒勢,甚至你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只是頂替別人的身份在生活着!在我的眼中,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可憐蟲!趙小川,你說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喜歡你?”

趙小川身體搖晃的退後一步,面色蒼白的看着李若曦,感覺自己胸口似乎有什麼東西碎了,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呼吸急促的看着李若曦嘴角的冷笑。

他的腦中有種眩暈的感覺,耳中更是有種嗡嗡的蜂鳴聲。

“安氏集團可是丟死臉了!居然被人打上門來了!”

“那男的可真夠賤的!都被甩了還有臉破壞婚禮!”

人羣中不少人看到臺上的一切議論紛紛,禮堂中開始混亂起來。

“菲兒,快去通知萬副校長,讓他趕來這裏!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趙小川有可能要暴動了!”

人羣中王醫師焦急的說道:“該死的,要是激怒了趙小川使用鬼璽,那這一切都完蛋了!”

沈菲兒擔憂的看了禮臺上痛苦的趙小川,連忙轉身離去。

“呵呵,老大,看到了吧?這就是今天我要教給你的,人心的複雜!”

陰影處,王燁笑着對着身旁的嬰兒笑道,語氣中充滿了嘲諷。

嬰兒卻沒有聽王燁講什麼,而是將一雙血瞳投向趙小川,自語道:“果然是鬼璽的力量,而且居然隱隱有了壓制我的趨勢。”

蔣舟舟聽到周圍的議論聲,憤怒道:“居然這麼侮辱我兄弟?”

說完,他便打算衝上禮臺,但還沒邁步便被一隻手攔住了。

“是誰攔住我?滾開!”蔣舟舟轉頭怒道,打算教訓一下對方,卻發現郝大寶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大寶,你來得正好!我們快去幫小川!”

蔣舟舟驚喜道,然後拉着郝大寶又打算向着禮臺上衝去。

但是郝大寶卻忽然一個掌刀劈在他的頸部,蔣舟舟立刻軟到在郝大寶懷中。

“舟舟,抱歉!”郝大寶幽幽的嘆了口氣,然後看着禮臺上的趙小川說道:“這是小川自己的選擇,我們無從插手!” 白無情賠償了天價的道歉款離開以後,剩下的眾人開始臉上犯了難。

他們並不是一個個都如白家那般厲害,1000萬,對他們來說那都是傷筋動骨的。

「秦少,我是翟天寧的父親翟紹剛,我們翟家小門小戶,沒有辦法比的上白家,我願意出五百萬給秦少和諸葛大少和解。」

極品貼身家丁 就在這個時候,翟天寧的父親翟紹剛看著被打成豬頭一般的翟天寧只能夠硬著頭皮走上前來,說道。

「呵呵,翟家?倒是好大的威風,我們可不敢收你們翟家的錢!」

秦穆然冷哼一聲。

剛才翟天寧那叫一個神氣,那叫一個囂張,這讓秦穆然很是氣不過。

看到秦穆然這個態度,翟紹剛心突然咯噔一聲,他產生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他不知道在自己還沒有來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但是從秦穆然的這個態度不難猜出,自己這個混賬的兒子,肯定是得罪秦穆然他們死了。

要不然,在場的其他人為什麼都好端端的,唯獨他被打的連親爸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再想想平日里翟天寧的習性,也能夠猜出一二來了。

「秦少,你這是說的哪裡話!」

翟紹剛硬著頭皮,臉上勉強帶出笑容道。

「我說的是人話啊! 結婚後戀愛 你兒子不會說人話,我們可聽不懂呢!」

秦穆然冷哼一聲,話里話外都帶著嘲諷。

「逆子!你到底做了什麼?」

翟紹剛轉過身來,瞪著臉已經被打的豬頭一樣的翟天寧呵斥道。

「爸,我什麼都沒有做啊!」

翟天寧那叫一個無辜,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他確實也沒有做什麼,除了態度說話有些囂張以外。

「還說你沒有做什麼?難不成是秦少和你諸葛叔叔冤枉了你?混賬東西,都到了這一步了,你竟然還不思進取,推卸責任!混賬玩意兒,老子不打死你!」

說完,翟紹剛氣不過一巴掌再次朝著翟天寧的臉上呼了過去。

「啪!」

一聲悶響傳來,翟天寧本就已經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再次老老實實挨了一巴掌,頓時,翟天寧委屈的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了。

憋屈,實在是太憋屈了,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啊。

不過翟天寧委屈也沒有辦法,現在他知道眼前得罪的兩個人是誰以後,就算是有脾氣他也變得沒有脾氣了。

翟天寧此時那叫一個懊悔啊,為什麼剛才進來要那麼裝,連白蕭然都沒有過多的說話,自己竟然不識抬舉地囂張,現在可倒好,秦穆然完全就沒有想到放自己的意思。

「混賬東西,給秦少和你諸葛叔叔道歉!」

翟紹剛打了翟天寧一巴掌后,怒斥道。

「秦少,諸葛叔叔,對不起。」

翟天寧雖然心中不甘,可是他的選擇聽信自己父親的話,給秦穆然和諸葛輕狂道歉。

「不好意思,我們可擔不起翟大少的抱歉,我怕命懸一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