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程靜開口道:「師傅,您打算什麼時候開始?」

其他人也都目光期待的看他。

李沖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還差十五分鐘21點。

想了想后,道:「現在開始準備吧,劉天,老馬,你們將東西先拿到天台,等晚上12點一到,正式開壇作法。」

馬宏、劉天點頭,便將桌子,以及各類開壇需要的東西拿到了天台。

一切準備妥當,李沖就開始分配幾人的工作。

劉天負責在病房照看劉欣,程靜和馬宏則跟隨李衝來到天台等候。

夜晚的樓頂天台,靜的可怕,程靜一直陶醉在捉鬼秘術的學習之中,而李沖和馬宏則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

突然,馬宏驚訝道:「沖子,你看,某山視頻把你推上首頁了,你不會答應他們了吧?」

李沖打開某山視頻軟體,果然,是他身穿天羽道袍手拿天羽劍的照片。

點擊圖片,進入了二級頁面。

裡面是關於李沖的個人簡介,說什麼玄學大師,捉鬼天師,等等,一切牛叉的頭銜都加上了。

還有幾個他直播捉鬼時的風采照截圖,看的李沖哭笑不得。

其實他並沒有答應司徒騰飛和劉倩倩,不過想了想,既然司徒騰飛為表感謝,都給了三千萬,那要不答應似乎也說不過去,再說,這件事對他只有好處,並沒有壞處,因此,也就不再有過多的想法。

想到此處,李沖就給劉倩倩打了電話,說了此事,劉倩倩一聽,頓時大喜,彼此又聊了一會,劉倩倩就去開視頻會議了。

掛斷了電話,李衝心想,已經很久沒開直播了,這一次開壇做法是個不錯的噱頭,說不定能大賺一筆,也算是給某山視頻平台一點甜頭兒。

「老馬,一會我開壇時,你在旁邊錄直播,咱們這一次,要再火一把。」李沖笑道。

馬宏聞言大喜,連忙道:「行,直播開壇作法可是頭一遭,這回某山平台還不得炸窩啊,哈哈。」

程靜這時也興奮道:「我一會把我們同事都叫上,讓他們給師傅您捧場,不打賞等上班我就一個一個的收拾。」

李沖哈哈一笑,看來這一次,又要大賺特賺了。

看了一眼時間。

李沖嘴角挑起一抹笑容。

「時間到,開壇作法。」

…… 剛才嘴快,才說出來了。

此時若不找個辦法來哄住忍者包彼果長,那事情會更棘手。

羅陽急轉腦筋,想要先給莎莎吃神奇潭水。

可忍者包彼果長就在眼前,不容易做些小動作。

想要止血,點穴位也是能辦到的。

莎莎顯是不太懂穴位,不然早就止住血了。

忍者包彼果長也一樣。

《神農經》的醫術篇倒是有穴位止血的記載,羅陽雖懂,但想要在忍者包彼果長面前做得滴水不漏,還真的很困難。

「對了,包彼果長先生,等你試過了我的葯,如果覺得好,還請幫我介紹人來買。」羅陽說道。

忍者包彼果長又點頭。

剩下的便是怎樣幫莎莎止血,有忍者包彼果長在旁邊一眨不眨的盯著,很是麻煩。

羅陽佯裝豎起耳朵聆聽周圍的動靜,說道:「包彼果長先生,在這裡不安全,不如換一個地方。你認為哪裡安全,我們到你那去,怎樣?」

在路上,羅陽可以做些手腳。

「羅先生,不必的。我的先告辭。明日的見。」忍者包彼果長說道。

一面說,又要走。

羅陽連忙攔住,勸道:「包彼果長先生,現在不談好,等到明日那就沒時間談了,我告訴你吧,魂珠的主人這幾日內要去很遠的地方躲一躲,聽說被人盯上了。」

聽了這話,忍者包彼果長猶豫了。

無法判斷羅陽說的話是真是假,若沒有買到魂珠,那在老闆面前就是沒有能力的表現。

作為一個賣命的,忍者包彼果長不得不考慮老闆會怎樣想。

「羅先生,不用怎樣談。明日我會告訴你到哪裡去,到時我們再見面。你確保魂珠願意賣就行了。」忍者包彼果長說道。

「包彼果長先生,難道你不知道我們都被跟蹤了?你以為明日會很平靜?除非你不想買魂珠了,那就是另一回事。我們以後不用再見面。否則,我們還是會被那些人打擾的。想平平靜靜的做生意,沒那麼容易。」

羅陽正經的講解。

聽完,忍者包彼果長說道:「羅先生,你現在的說。」

不讓忍者包彼果長隨便離開,只為了哄他吃主僕丸。

本來想趁在說話時先點莎莎的穴位,止住她手臂的血。

但忍者包彼果長很警惕,每分每秒都盯住羅陽和莎莎。

想在忍者包彼果長的眼皮底下做些手腳,這很困難。

羅陽急轉著腦筋,想了又想,說道:「包彼果長先生,我給你一枚止血的藥丸,你吃了再說吧。」

說時,取出一枚主僕丸。

先前羅陽說過要讓莎莎先吃,此時卻不管她了。

羅陽就想趁忍者包彼果長可能一時疏忽,或許他不記得羅陽說過的話。

取出了主僕丸,遞給忍者包彼果長。

「羅先生,女士的優先。」忍者包彼果長冷道。

從他那狐疑的眼神,便知他很懷疑羅陽手中的藥丸是毒藥了。

剛剛才跟羅陽交過手,二人心中都還有火氣。

此時羅陽忽然拿出一枚藥丸,換了誰都會起疑心的。

「包彼果長先生,藥丸只有一粒。我剛才說先給她吃,但她吃了,你就沒有了。」羅陽說道。

聽了這話,忍者包彼果長疑心更重了。

「羅先生,不用客氣。小傷,我的沒關係。還是給她吃吧。」 通天帝尊 忍者包彼果長說道。

那冰冷的語氣,倒彷彿在說:你不給她吃,你就是想毒死我的。

羅陽進退維谷,說道:「包彼果長先生,算了,給她吃了,你又沒有。我心裡過意不去。我們先去街邊的診所處理一下傷口再說。走吧。」

三人離開倉庫。

出到外面,還沒上車,就聽忍者包彼果長說道:「有人的跟蹤的!」

羅陽環視一周,還真看到一個可疑的女子正在望過來。

不用問,多半是十生宮的人。

「包彼果長先生,我們當作不知道,待會把她捉住。」羅陽說道。

忍者包彼果長沒再說什麼,上了車,開車先走了。

原本約好去街邊診所處理傷口的,結果忍者包彼果長沒有跟羅陽一起到診所。

在尋找診所時,羅陽在想要不要打電話給十三姨。

哪知十三姨先打電話來了。

接通了,只聽電話那頭傳來十三姨惱惱的語音。

「小子!你敢騙姑奶奶?!」

羅陽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跳下黃河都難洗清了。

當時倉庫後面的一隻窗戶被破壞了,眾人都以為忍者包彼果長從那兒逃走了。

結果還留在倉庫里,估摸就是想探查一下羅陽的情況。

偏偏又讓十生宮的人見到了忍者包彼果長。

「十三姨,聽我說。我沒有騙你。他原來躲在下水道里,我不是告訴過你,他身體可以拉長的。」羅陽解釋道。

「小子!解釋再多也沒有用!你明明是在敷衍姑奶奶!限你在今晚之內,帶姑奶奶去殺了他!」十三姨怒道。

忍者包彼果長已走遠,就算電話聯繫,也未必能再跟他約在晚上見面。

「十三姨,你要殺忍者包彼果長,我一定會幫你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幫你,我還是人?」羅陽正經道。

「小子,到姑奶奶這裡來!」

說完,十三姨就掛了機。

這一次去了,就算能活著回來,恐怕都要被十三姨用口水噴個半死。

不去,事情又無法有個暫時的了結。

「你那藥丸是毒藥吧?」莎莎問。

「對。我就是想讓他吃,算他好運,不肯吃。」羅陽說道。

莎莎冷笑不已。

在她看來,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想讓忍者包彼果長吃毒藥,那沒有可能成功的。

誰做誰智商低。

見莎莎嘴角掛著嘲笑的弧度,羅陽笑道:「小莎莎,我是你老大,給點面子,別這樣笑我。我承認我急躁了些,但要是成功了,就毒死他了。」

羅陽寧願被莎莎誤會,那樣就不用多解釋主僕丸的事。

他不想讓她知道主僕丸的秘密。

「那個忍者包彼果長挺狡猾的,你想讓他吃毒藥,不容易。」莎莎說道。

「先不要管他。十三姨叫我到她那裡去,你給我掐指算一算,她可能會花多少口水來噴我,會不會罵我個狗血淋頭?」羅陽苦笑道。

聽了羅陽的話,莎莎噗哧一聲笑了。

「笨,不去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去?」

莎莎指點江山。 話音落下。

李沖面色頓時嚴肅起來,走到法壇前,直立身形。

抬頭看了一眼天,月夜當空,繁星閃爍。

李沖回頭示意馬宏開直播,同時讓程靜立於壇前左側,以做開壇護法。

此時,法壇之上,擺放著開壇作法之物,生雞,糯米、符咒、道旗,桃木劍、草人、硃砂、毛筆、硯台、八卦鏡,香燭等。

香燭燃,亮四方。

閉目,猛開。

只見,李沖雙手抓起碗中糯米,朝兩根粗大的香燭扔去。

「呼!」

火苗升騰。

隨即開口念道:

「五雷三千將,雷霆八萬兵,大火燒世界,邪鬼化塵靈,如有法力大,掃近千邪萬鬼精,吾乃天師李沖,手持虎魄斬妖精,若有強人不服者,本師號令百蠻雷火是燒汝身,吾奉太上尊師,史上第一裝逼俠,急急如律令。」

口訣念完,李沖手持兩道神符,左右交叉變換,輕喝一聲,無火自燃。

這一幕,看的程靜和馬宏目瞪口呆。

「卧曹,沖子,你這一手簡直太帥了。」馬宏拿著手機,興奮道。

程靜也興奮道:「是啊師傅,教教我好不好?」

李沖腦門頓時出現三道黑線。

他念的是啥,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完全是胡扯的,可沒想到換來二人這麼大反應。

哈哈,看來小哥自打出生,就是為了裝逼而活啊。

果然,除了程靜和馬宏的驚訝,直播平台上頓時也炸開了鍋。

大明星:「天師太帥了,這一手堪比九叔啊,天師有沒有興趣拍電影啊,您要是拍殭屍道長續集,肯定火遍整個世界。」

胯下有神器:「是啊是啊,趕緊進娛樂圈吧,我是您最忠實的粉絲。」

我是大款我怕誰:「天師,您這兩手真是太帥了。」

「……」

「我是大款我怕誰點亮了紅心,打賞主播66架飛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