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突然,紫雲的聲音傳進來了唐浩和落月的耳朵里。

兩人也才恍然大悟,中周大帝拚命攻擊巨龍骸骨,都無法傷害他,他們這樣攻擊力,更是無法傷害到巨龍骸骨。

「刷刷刷……」

確定他們的攻擊不會傷害到巨龍骸骨了,唐浩和落月便不再猶豫了,兩人拼盡全力,發動了最猛烈的進攻,無雙齊眉陣也就施展了出來。

一道道金色光芒和一道道金色長虹飛出來,迅速融合,想成開天闢地的金色長刀,朝著中周大帝的頭,一刀刀的砍下去。

這一下,中周大帝不敢再放任兩人的攻擊了,他不得不拿出一部分精力來抵抗那瘋狂的長刀。他本就無法掙脫巨龍骸骨的那張嘴,現在就更加的無法掙脫了。 中周大帝從未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一直都認為,除了仙宮,沒有人任何人,任何地方,能歸對他構成威脅。但是現在,他卻一具骸骨死死咬住不放。這顯然是唐浩設下的陷阱,可是卻真的把他給困住了。

「轟轟轟……」

「刷刷刷……」

中周大帝在死命的轟擊骸骨的龍頭,唐浩和落月則拚命的攻擊中周大帝。龍頭在中周大帝的攻擊下,絲毫沒有任何破損的跡象。而唐浩和落月的攻擊對於中周大帝來說,也無法形成致命的威脅。

突然,唐浩停止了攻擊,落月也很默契的停止了攻擊,因為他們都意識到,他們的攻擊是沒用的。他們傷不了中周大帝,他們不攻擊,中周大帝也逃脫不了,那又何必如此費勁的攻擊呢?還不如停下來想想辦法。

中周大帝見唐浩和落月停止了攻擊,他似乎也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他無論如果攻擊,也無法損壞這巨龍骸骨,至少到目前為止,他看不到逃走的希望。

頃刻間,唐浩、落月、中周大帝都停止了攻擊,只有那巨龍骸骨死死咬住中周大帝的雙腿不放。

巨龍骸骨雖然是一具骸骨,但是他身體里卻充滿靈氣,那雙眼睛更是放著寒光,奪人心魄。雖然這巨龍骸骨看上去像是活的,但是中周大帝還是非常確定,他就是一具骸骨。可是就是這麼一具骸骨,竟然就把生生困住了。若是他活著的時候,該是多麼的可怕啊!

「中周大帝,我想你應該沒想到會有今天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唐浩,你以為憑藉一具骸骨就能要了我的命嗎?」中周大帝冷冷的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不能要了你的命,不過你好像也沒有能力逃走。」

「唐浩,你跟我本來沒有任何過節,你難道就一定要跟我為敵嗎?」中周大帝說道。

「是。」唐浩的回答乾脆而直接,完全不給中周大帝留一點面子。

「唐浩,這裡是中周天朝,上次你有機會逃走,這次你以為還有機會逃走嗎?」中周大帝見唐浩如此堅決氣人,他的語氣又頓時變了。

唐浩笑道:「你覺得現在這情況,還能有人來救你嗎?」

「為什麼不能?」

「你是來殺人的,特別是來殺周興超和周興槐的,你會讓更多人知道嗎?所以我猜你來之前,絕對沒有讓任何人跟隨。」唐浩自信的說道。

「唐浩,你好像忘了,這具骸骨只是一具骸骨,他能困住我一時,能困住我一世嗎?只要我脫困,你們立刻就得死。」中周大帝自信的說道。

唐浩也不否認,不過他說道:「所以,在你脫困之前,我必須想到辦法殺了你。」

「哈哈哈……殺了我,你有這個本事嗎?」中周大帝威壓的怒道。

「我有沒有這個本事,現在還不確定,不過馬上就知道了。」唐浩說著身形一震,那七十八把長劍從他的身上飛了出來,瞬間變大,然後又瞬間變小,直接從中周大帝的頭上落下。

不過這些短劍不是刺向中周大帝的頭,而是在中周大帝的頭周圍縱橫交錯,結成了一個牢籠。而這個牢籠可不像之前的牢籠那麼大,這個牢籠很小,只是把中周大帝的頭裹在了其中。

這當然是因為中周大帝的下半截身體在巨龍骸骨的嘴裡,若是要把他的全身都困住,就必須要把巨龍骸骨的頭也困住。

唐浩覺得那樣做,也許會影響巨龍骸骨的威力。

所以,唐浩突然想到這個辦法,那就是讓追魂劍變小,只是困住中周大帝的頭,而不是整個身體。

「想用劍陣!休想!」

中周大帝突然動手,一層層源力轟擊這追魂十字劍陣。

「轟轟轟……」

劍陣雖然只是一個微型劍陣,但是特性卻和之前很像,都是那樣的堅韌。

中周大帝的每一次轟擊,都只能讓劍陣變形,但是卻不能毀掉劍陣。

而此刻的劍陣,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

追魂十字劍陣的最大作用不是困住人,而是要吸收被困之人的靈魂。這也是這劍陣當初能夠困住墨青雲的最重要原因,要知道這劍陣困了墨青雲一萬多年。若不是墨青雲實在太過強大,他早就被劍陣吸盡靈魂而死了。

中周大帝雖然強大,可是他還沒到墨青雲的程度。墨青雲都無法毀掉劍陣,他就更加的做不到了。

劍陣在不停的吸收他的靈魂,讓他感覺心神彷彿在不停放飛,精神開始出現了動蕩的感覺。

這劍陣雖然不能再一時三刻把他的靈魂吸盡,但是卻足以擾亂他的心神了。

唐浩見自己的突然奇想起來作用,他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沒有立刻發動攻擊,而是在耐心的等待著。

「轟轟轟……」

中周大帝在不停的攻擊劍陣,他把他所有的力量都用上了,但是卻發現根本無法砸碎劍陣。而且他感覺到他靈魂在不斷的放飛,隨之而來的是他的精神開始恍惚起來。他這時候明白這個劍陣的作用了,他感到了恐懼,可是卻依然無可奈何。

「唐浩……你是個小人!」中周大帝大怒道。

「我也許不算君子,但是和你比,絕對不是小人。」唐浩的語氣平靜淡然,這是勝利者的姿態。

「唐浩,你這樣做,你會後悔的。我不僅僅是中周大帝,還是仙宮弟子。」中周大帝繼續喝道。

「我倒是想看看仙宮如何維護你這個陰險的弟子。」唐浩不以為然的說道。

「唐浩……你……你會後悔的!」

「我從不後悔,但是我相信你已經後悔了。你後悔不該某多周家的財富,後悔不該明知道我可能設下了埋伏,你卻依然跟著徐隨來到了萬年湖。但是這些都已經發生了,後悔是沒有用的。」唐浩一臉平靜的看著身體有些發軟的中周大帝。

「唐浩,你放我一次,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中周大帝的語氣終於變了。

「晚了。」唐浩的回答很是無情,也很是乾脆。

「動手吧。」落月突然說道。

「嗯。」唐浩應了一聲,手中的紫風劍突然彈射出一道金色光芒。

「刷。」

「刷。」

落月擒龍斬也畫出一道金色長虹。

光芒和長虹飛起,融合,化作一道長刀,砍向了中周大帝的肩膀。

「撲。」

長刀過處,中周大帝的左肩被砍了下來,長刀也隨之碎裂。

唐浩和落月都沒想到一招得手,他們的目光中都透出了更自信的光芒。

「轟。」

雖然被砍斷了一條左肩,但是中周大帝依然還在瘋狂的攻擊劍陣,他認為劍陣才是他被困的罪魁禍首。若是能在這最後一課砸碎劍陣,他就能活下去。

「刷刷。」

「撲。」

唐浩的金色光芒和落月的金色長虹再次飛出,形成了一道長刀,金光一閃,中周大帝的右肩也被砍斷了。

「啊!」

中周大帝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這當然不是因為失去右肩的疼痛所致,而是因為他對於他目前的困境無能為力而感到的憤怒咆哮。

他甚至想把不要下半截身體了,可是那巨龍骸骨死死的扣住了他的經脈。他有本事捨去他的雙腿,但是卻沒有能力捨去他的經脈。

但是咆哮起不了任何作用,金色長刀再次從天而降。

「撲。」

金光一閃,長刀劃過,中周大帝的頭被砍了下來。

之前他雙肩被砍下來,他都沒有留學,但是頭被砍下來,鮮血從他脖腔流了出來。

雖然中周大帝是仙人,可是血液流出,也預示著他的防禦被徹底的破了。

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劍陣依然完好無損的罩在中周大帝的頭上。

「吼——!」

這時候,巨龍骸骨一聲低吼,巨口大張,竟然把中周大帝的身體吞了下去。他本來就是一具骸骨,是不應該能夠吞下任何東西的。就算是吞下去了,也是無法消化的。

可是此刻,那中周大帝的屍體被吞下去之後,竟然就那麼融入到了他喉嚨的光芒之中,消失不見了,真的就像是被吞下去,消化了一樣。

就連唐浩和落月都不得不讚歎巨龍骸骨的神奇,中周大帝的屍體不見了,他們現在也不用擔心中周大帝有什麼強大本事了。

「刷刷刷……」

唐浩一擺手,那七十八把困住中周大帝頭的追魂劍立刻散去,把中周大帝的頭露了出來。

中周大帝身體沒有了,但是他的頭還活著,他還能說話,他看著唐浩,那雙眼睛里透出的全是憤怒和不甘。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他竟然會死在兩個年輕人手中,而且是這樣殘忍的死去。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唐浩問道。

「唐浩,你會後悔的!」中周大帝的語氣中全是恨意。

唐浩眉頭一皺,無聊的說道:「難道除了這個,你就沒有別的可以說的了嗎?」

「唐浩,我會在地獄等著你。」中周大帝依然不為所動,繼續咒罵唐浩。

唐浩笑道:「你就不想知道這巨龍骸骨是怎麼回事嗎?」

中周大帝聞言,目光一凝,問道:「這巨龍骸骨是怎麼回事?」 唐浩看得出來,中周大帝對這骸骨明顯不了解。他便平靜的說道:「你難道不知道這骸骨的存在嗎?」

「我怎麼知道!」中周大帝怒道。

「不知道,你為什麼不敢在湖水中大戰?」唐浩反問道。

中周大帝聞言,那有些僵硬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唐浩見中周大帝不說話,他笑道:「看來你師父只是告訴你要保護萬年湖的平靜,卻沒告訴你這湖水中有什麼。」

中周大帝的目光更加冷酷,他依然不說話。

「你師父不告訴你,我可以告訴你,這具骸骨是一頭非常強大妖獸的遺骨,他在這裡已經一萬多年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一萬多年了?不可能的?」中周大帝終於說話。

「你是不是覺得這樣的一個寶貝在你所管轄的區域之內,你卻沒發現,你感到十分的遺憾?」唐浩問道。

又被唐浩說中,中周大帝的表情有些痛苦。

「你應該還想知道這具骸骨為什麼活了?」唐浩說著一擺手,一道金光出現在了唐浩的手上。

中周大帝看見一條細小的金蛇疲憊的伏在唐浩的手掌上,再看你巨龍骸骨已經慢慢伏下,身上的光芒消失,頓時變成了沒有生氣的骸骨。

骸骨之所以復活,是因為那條細小的金蛇!

中周大帝沒想到,他竟然被一條這麼細小的金蛇打敗了!

「你大概沒想到吧?就是這麼小的一條金蛇,加上一具骸骨,就打敗了你。」唐浩淡然說道。

「唐浩,你會為你的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中周大帝恨恨的說道。

「不管我將來有什麼樣的代價要承擔,你都看不見了。」唐浩笑道。

「唐浩……」中周大帝目光如血,但是只剩下了一個頭的他除了恨意,什麼也做不了了。

「嗖。」

突然,那本來疲憊不堪的金蛇突然彈射出去,直接落在了中周大帝的臉上,並且一口咬住了中周大帝的眼睛。

「啊!」

中周大帝雖然只剩下了一個頭,但是眼睛被咬住了,疼痛還是讓他叫了一聲。

「刷刷……」

金蛇開始吞噬中周大帝的眼珠兒。

「啊啊啊……」

中周大帝則開始痛苦的哀嚎,那聲音里充滿痛苦和煎熬。

「刷。」

唐浩隨手一甩,一道鋒芒飛出,刺進了中周大帝的頭頂,給中周大帝來了一個痛快的。

不一會兒,中周大帝的眼睛就成了兩個黑窟窿。

「嗖。」金蛇回到了唐浩的掌心,疲憊的趴下了。

唐浩把金蛇放回到轟天珠內,然後對著上面說了一句:「下來吧。」

「是,少爺。」

聲音剛落,燕十三就出現了,他被唐浩派到上面去望風。

「把他先埋起來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嗯。」

燕十三說著到了巨龍骸骨的頭旁邊,伸手捧起龍頭,把龍頭挪到了旁邊的溝壑中放好,然後開始用石頭埋藏巨龍骸骨。

因為巨龍骸骨之前偷襲中周大帝的時候,只是頭從石頭下面竄了出來。雖然中周大帝一番掙扎,讓很多石頭都從骸骨的身上飛起,但是巨龍骸骨的大部分身體都還在石頭下面。所以,要埋葬的部分並不是太多,也就相對容易很多了。

不僅僅是燕十三一個人動手,唐浩和落月也都動手,三人很快就把巨龍骸骨埋了。至於中周大帝那殘缺的頭,他們沒有埋了,而是帶著向湖面飛去。

不一會兒,三人到了湖面。

那守衛在湖邊的上千名守衛都還沒有離開,只是他們都嚇得遠遠的看著,不敢靠近湖岸。

當唐浩三人從湖面上出來的時候,守衛們都十分的震驚。這三人出來了,而大帝卻沒出來!

「唐浩的手裡有一個人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