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童阮阮恍然大悟。

原來是她。

不過伊琳娜肯定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童阮阮推了推臉上的墨鏡,微笑著對記者說道:「沒錯,我就是凱伊集團的董事長,但是我並不是什麼槍手。我是設計師,也有設計團隊,過幾天我們會推出新品。我這次回來也是為了此次推廣活動。今後,我在Z國會發布越來越多的消息,而現在我就送大家一個見面禮,凱伊珠寶在Z國的門店商品,一個月內一律打9折。」

說完,童阮阮要走,記者們攔住了她,「凱伊小姐,請問這兩個孩子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你的孩子嗎。」

「各位,大人的事情請不要混進小孩,如果你們還是有良知有素質的媒體,就不要把閃光燈對著孩子,我相信你們是。」

「……」

眾人面面相覷。

童阮阮的話很得體,卻也搏得他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大家都很沉默,突然沉寂,和王幸宜帶著孩子離開。

童阮阮走了,記者們反應過來剛要追上去,王幸宜立刻攔住他們,在他們面前說了一些話,阻止了他們。

童阮阮帶著孩子拐了個彎不見了,王幸宜打發完記者之後匆匆追了上去。

「董事長,你剛剛跟記者說的那些話是真的嗎?我們在國內的門店有那麼多,把所有的商品打9折銷售,這樣對我們的利潤會有影響。」

「你覺得那些人真的是記者嗎?」童阮阮淡淡的揚起唇,眼底閃過一絲高深莫測。

王幸宜微微一怔,很快,腦子反應過來,「你的意思是他們只是假冒的?」

「其實我也不確定。」童阮阮淡淡的說,「我們的行動這麼低調,記者怎麼會知道?我只不過是一個珠寶設計公司的老闆而已,雖然這兩年做的不錯,但是應該還不至於在這麼低調的情況下,記者還削尖了腦袋拿到了我的行蹤,來機場圍堵我。我又不是當紅明星,又或者是商業頂級大佬。」

王幸宜點點頭,恍然大悟,「董事長你說的很對。可如果他們不是記者,那會是誰?」最新小說

「是我的老朋友。」童阮阮笑得有些開懷,不慌不忙,非常自信,「我們總有一天會再見的。」

看到童阮阮格外自信的模樣,王幸宜自然不會再多慮。

不過王幸宜還有別的想法,「那萬一他們真的把你剛剛說的那些話曝光出來怎麼辦?」

「那就讓他們曝光唄。」童阮阮不驕不躁。

……

司機打開了後排車門,慕淵臨下了車。

他一如往日那樣冷冷的理了理西裝。

在眾保鏢的簇擁下,慕淵臨走向機場。

慕淵臨正往前走,餘光忽然瞥向了一抹身影。

不遠處,有兩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其中一個,穿著無袖西裝戴著墨鏡的長發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慕淵臨腳步頓住,而後面的保鏢也立刻停了下來。

他們全都往慕淵臨看的方向看去,「總裁,有什麼問題嗎?」

慕淵臨緊皺著眉頭,盯著那抹逐漸逐漸遠去的身影。

只見他們上了車,開車離開。

鬆弛的表情漸漸凝固,慕淵臨好像發現了什麼,立刻轉身,往車旁走去。

「總裁,您不上飛機了嗎?」保鏢問。

慕淵臨頭也不回的說,「取消這次行程。」

司機剛要開車離開,慕淵臨打開了車門,直接將司機拽了下來。

而他坐在了駕駛位上,開著車揚長而去,留在司機坐在地上,一臉懵逼。

……

「董事長,你臉色好像不太好。」王幸宜一邊開車,一邊詢問。

她剛剛通過後視鏡,看到了坐在後排的人,臉色有些僵硬,而且走神了,不知在想些什麼。

兩個孩子在她懷裡睡著了,童阮阮也沒有完全走神,聽到王幸宜的聲音,她淡淡回答,「沒什麼。」

王幸宜也沒多問。

過了一會兒,王幸宜看了一眼後視鏡,眉頭皺了起來,「董事長,後面好像有人跟著我們。」

王幸宜發現自己換車道,後面的人也換車道,她一開始還不確定,於是多換了幾次車道,而那輛車果不其然的也跟著她換。

童阮阮轉過頭,透過後面的玻璃,看了一眼後面跟著他們的那輛黑色的車,嘴角勾起冷艷的微笑,「是他呀。」

和慕淵臨擦肩而過的時候,她也看到了那個男人。

只是,她只是冷漠的擦肩而過,裝作沒看見,對於慕淵臨,她再也沒有了曾經愚蠢的崇拜。

王幸宜疑惑,「你知道是誰跟著?」

童阮阮眉心一緊,閃過一抹陰冷,她的語調也是極為冷漠,沒有半點溫度,緩緩的吐出三個字,「慕淵臨。」

王幸宜心頭一驚,「怎麼會是他?他為什麼要跟著我們?」

童阮阮往後靠去,分別看了一眼自己兩個正在熟睡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抱著他們,不打擾他們睡眠,壓低了聲音對王幸宜說道:「你應該能甩掉他吧?我記得你以前車技很不錯的。」

王幸宜自信一笑,「當然,我馬上甩掉他。」

凱伊都這麼吩咐了,作為她的助理,她自然照辦。

她以前是賽車手,後來比賽受到不公的待遇,她在一氣之下退出了賽車界,現在又到了一展身手的時候了。

掛檔踩油門,王幸宜熟練的加快車速,而後面的車也加速,跟了上來。 這一切都在王幸宜預料之中。

「開穩點,別吵到我孩子睡覺。」

雖然這麼說,可是童阮阮的語調中卻透著信任,並沒有半點擔心,她知道王幸宜的車技。

王幸宜淡淡的睨了一眼後視鏡里倒映出那輛跟著她的車,冷冷一笑,開始不停的變換車道,穿梭在車流之中。

而每一次穿梭都非常的穩當。

要是換做別的車,早就已經撞上了,可是王幸宜出神入化的車技,卻硬是安然無恙的,穿到了眾多車輛之前,將後面跟著他的那輛車遠遠的甩在後面。

忽然,後面傳來一陣衝撞聲,似乎是兩輛車撞在一起。

即便隔著很遠的距離,童阮阮還是聽到了。

她猛的睜開了眼睛,轉過頭看去,只是被車流擋住,她看不見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王幸宜也聽見了,她說,「後面好像出了車禍,不知道是不是追我們的那輛車。」

童阮阮又轉過頭來,她緊緊抱著懷中的兩個孩子,力道不自覺的加緊。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心頭忽然湧出一股令她無法剋制下去的緊張。

末了,她深吸了一口氣,冷哼了一聲,「希望是。」

王幸宜睨了一眼後視鏡里的童阮阮,發現她微妙的變化。

王幸宜揚起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

……

別墅。

慕凱岩坐在紅木椅上,雙腿交疊,手肘慵懶的搭在扶手上,指尖還叼著一根煙,冒著裊裊的煙霧。

他冷冷的看向慕淵臨,開口道:「保鏢說你剛到機場又回來了,開車好像在追誰。」

看著兒子臉上的傷,還有手臂上的一些擦傷,他冷哼了一聲,「國外的正事不去做,倒弄了一身傷回來,你忘了你幾年前出的那場車禍嗎?差點要了你的命,看來以後真的不能讓你自己開車了。」

他的聲音雖然冷,可是也有對兒子的關心,還有恨鐵不成鋼的憤怒。

慕淵臨已經走了神,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似的,依然在發獃,不知在想些什麼。

慕凱岩緊皺著眉頭,冷冷道:「你聽到我說話了沒有?」

慕淵臨不以為然的睨了他一眼,可是很快又將視線轉了過去。

慕凱岩一陣氣惱。

不過氣歸氣,他知道自己兒子的臭脾氣,他也奈何不了什麼。

父子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慕淵臨再開口,「你老大不小了,應該結婚了。」

「……」

慕淵臨很沉默。

慕凱岩接著說,「之前你怎麼玩我不管你,可是你已經玩的夠久了,該收收心了。林雅那個孩子等了你5年,一直都很喜歡你,你們兩個也應該多多見面,相處一下。」

「……」

慕淵臨終於有了一些反應,不過卻冷冷的勾起唇,不屑一顧,他站起身要走。

慕凱岩緊皺著眉,厲聲道:「站住。」

慕淵臨腳步一停,語調冰冷的開口,「按照你的意思,我是不是要娶每一個等我的女人?那我得先多建幾幢一百層的大樓。」

「你別跟我強詞奪理。」慕凱岩說,「你明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你作為慕家唯一的孩子,也有傳宗接代的責任,說句不好聽的,就你那莽撞的性子,萬一哪天出了什麼事,但沒有孩子留下,慕氏集團以後怎麼辦?難不成讓我給那些侄子外甥?」

「那就是你的事了。」慕淵臨不冷不熱。妙筆閣小說

慕凱岩的眉心擰得更緊了,「你別鬧了,我在跟你說正事。」

「我不會娶林雅,這就是正事,如果想娶,你自己娶好了,跟她再生一個,這樣就不用擔心我死了之後你後繼無人了。」

「你……」慕凱岩怒拍桌,猛的站了起來,憤怒的指著他,「你說的這是什麼屁話?」

驀地,慕凱岩用手堵住了嘴。

該死,自己都被這個臭小子氣得說髒話了,差點連教養都丟了。

慕淵臨譏誚一笑,「董事長,得收住脾氣,別跟我一樣那麼暴躁。」

「慕淵臨,我沒空跟你鬥嘴,既然你不願意娶林雅,我也不逼你,可是你好歹得結婚,娶一個你喜歡的女人。」頓了頓,慕凱岩再說,「我知道你喜歡童雨馨,一直以來我不太喜歡她,不過既然你要是喜歡,那你就把她娶回來吧,我也不反對了。只要她能儘早懷孕,給慕家生下一兒半女的就行。」

這是慕凱岩最大的讓步了。

「……」

一股可怕的沉默籠罩而來。

慕淵臨的背影涼意十足,臉上的冷漠凝聚成冰,彷彿最烈的太陽也無法化開。

即便是慕凱岩,都被這股沉默給驚得說不出話來。

慕淵臨的目光冷冷的往後睨了眼,隨後,舉步離開。

……

離開后,慕淵臨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接通后,他開口道,「調查一個車牌號,**5876。」

吩咐完之後,他便掛了手機。

……

幾天後。

「董事長,伊琳娜推出了新的設計。在市場上反響還不錯。這幾天將旗下的珠寶店商品85折銷售,引發了搶購風潮,也帶動了新品的銷售。」

王幸宜正在向童阮阮彙報情況,這幾天回國,童阮阮修身養性,一直在別墅里沒有出門。

童阮阮淡淡的「嗯」了一聲,「是嗎?我知道了。」

王幸宜皺了皺眉,疑惑道,「董事長,肯定是上次在機場,她安排那些假記者問了您一些問題,你說要推出新品,並且旗下所有的門店都會9折銷售,她緊接著85折銷售,而且推出新品,可真是奸詐。這麼一來的話,你要是緊接其後,到時候輿論報道,就會說你效仿她,或者把她當成敵人跟她競爭。無論怎麼樣,她都能蹭你的熱度,到時候媒體炒一炒,她又火了。」

童阮阮淡淡的哼了一聲,不屑一顧,「小問題而已,不用擔心。伊琳娜怎麼折騰,我從不在意,她只不過是個小角色,至少現在是。」

童阮阮知道伊琳娜有幾斤幾兩,她現在賣的最好的設計,還是之前伊琳娜從她手裡搶過去的設計。

那些設計,讓伊琳娜撐過這四年,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只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不足以為奇。

看到凱伊的風輕雲淡,運籌帷幄的模樣,王幸宜總是心裡有疑惑,但是也不再多問,她相信董事長一定會做出最正確的決斷。

「幸宜,幫我查查童雨馨吧。」她端起咖啡杯,優雅的抿了一口,抬起頭,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馨馨珠寶的設計師,創始人嗎?」

「沒錯。」童阮阮說,「我和她是老朋友,有多年的交情了。」

她咬中「老朋友」這三個字。

王幸宜是個聰明人,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一回事,她也大約聽出了不對勁,「好的,我馬上讓人調查。」

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是王幸宜的手機。

她從口袋裡將手機掏出,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

她接通,「喂。」

王幸宜的視線落在了童阮阮身上,隨後對手機那頭的人說道:「我知道了。」 說完,王幸宜掛了手機,立刻對童阮阮說,「董事長,是慕淵臨的助理打來的。」

童阮阮皺了皺眉,冷冷道,「他說了什麼嗎?」

「助理說要見我。」

童阮阮眼底閃過一絲明了,已經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