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等她剛入了自己的院子,沈煜已經在等她了。

她入內之後,還未開口,沈煜已經率先說道,「你歇息吧,我去見岳父大人。」

「你知道?」韶華抬眸看著他。

「你想要做的,我從來不會阻止。」沈煜低聲道。

韶華愣了良久,才深深地吐了口氣,「其實,你什麼都知道?」

「怎麼?」沈煜上前,垂眸直視著她,「你想了解我了?」

「我只是覺得,你深不可測。」韶華嘆息道。

「你不是已經踏出了第一步?」沈煜斂眸道,「這些年,你所經歷的,不都是為了現在?」

韶華雙眸閃過一抹驚訝,而後笑道,「看來你什麼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沈煜伸手,修長的手指勾起她胸前的一縷青絲,語氣低柔而輕緩,「我在等你告訴我。」

韶華側身,低聲道,「我等你回來。」

「好。」沈煜溫聲道。

他抬步出了屋子,只留下屋內淡淡的氣息。

韶華雙眸隨即凝聚著冷光,入了書房。

鄭嬤嬤上前道,「少夫人,您可是要去一趟謝家?」

「先等他回來。」韶華信守承諾。

也許,她是該好好了解沈煜了。

畢竟,這個時候,她能夠合作的也只有沈煜而已。

她沉默了一會道,「哥哥可回來了?」

「謝家主晚上便能趕到。」鄭嬤嬤低聲道。

「我知道了。」韶華想了一會道,「謝家那處的情形如何了?」

「人還沒有抓到。」鄭嬤嬤看著她道,「少夫人,此事兒可是要交給謝大夫人跟謝三小姐?」

「哥哥不在家,謝家也該交給茉姐姐才是。」韶華深吸了一口氣道。

「那沈家?」鄭嬤嬤看著她。

「西霖突然出兵,並非偶然,即便如今四大門閥表面上俯首稱臣,怕是也會有各自的謀算。」

韶華低聲道,「寒族正在崛起,士族與寒族必然有一爭。」

「少夫人,可是要去席家一趟?」

如今的席家乃是寒族之首,而席敬也該回來了。

韶華在想,席家那處到底暗中集聚了多少實力?

她雙眸微動,接著道,「給大哥傳信過去吧。」

「是。」鄭嬤嬤低聲應道。

「巧鳳。」韶華抬眸。

「少夫人。」巧鳳上前,微微福身道。

「給蕭家下帖子,只說我挂念蕭九小姐了。」韶華低聲道。

「是。」巧鳳低聲應道。

鄭嬤嬤傳了消息回來,抬眸看著她道,「少夫人,謝二公子如今還未消息。」

「我知道了。」韶華卻覺得謝詁突然失蹤,這裡頭必定有其他的緣故。

她看了一眼外頭的人,接著道,「讓沈敏回去吧。」

「是。」巧燕應道。

沈敏被罰站了兩日,如今早已經精疲力盡了。

聽到要回去了,終於鬆了口氣,當下便暈了過去。

霸控 沈二夫人得知凌氏將沈敏送了回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夫人,這少夫人昨夜回了一趟娘家。」武嬤嬤在一旁道,「今兒個聽說,西霖出兵了,陛下下旨,似是要讓凌家前去平亂。」

「什麼?」沈二夫人雙眸微動,「她的消息倒是靈通。」

「老奴總覺得,三少夫人在您跟前有意隱藏實力。」武嬤嬤低聲道。

「凌家的大小姐,並不簡單啊。」沈二夫人才意識到。

她抬手道,「如今靜觀其變吧。」

「是。」武嬤嬤恭敬地應道。

沈大夫人也知曉了此事,故而蹙眉道,「先緩一緩。」

「是。」一側的嬤嬤道,「難道要變天了?」

「變天?」沈大夫人冷笑了一聲,「即便要變天,也不是現在。」

不過是徵兆罷了。

沈家到了這個地步,也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功高震主,少不得被皇帝猜忌。

更何況,還有其他的士族死死地盯著沈家,一旦沈家有什麼動靜,還不被他們吞了?

沈大夫人到底是要為沈戢著想,故而如今是不能輕舉妄動的。

至於沈煜跟凌氏,等這場風波過去,再好好跟他們算賬。

其實,對於韶華來說,沈家的這些蠅營狗苟,如今也一地雞毛。

沈煜不到兩個時辰便回來了。

她起身看著他,不知為何,突然有些不知該如何自處了。

沈煜見她難得有些拘束,勾唇淺笑。

那薄唇微微揚起,比起凈瓶內的海棠還要艷麗。

韶華覺得他才是十足地妖孽,突然想起俞若寒那張臉,以前只覺得俞若寒美若天仙,如今才發現,與沈煜比起來,還是遜色了幾分。

她繞過書案,行至他的面前,「如何了?」

「我與你一同過去。」沈煜直言道。

「你前去?」韶華蹙眉道,「倘若被陛下知曉了?」

「沈家這處,你莫要擔心,至於陛下那處,他巴不得呢。」沈煜淡淡道。

「難道?」韶華這才想到,凌天之前與她說的。

皇帝看似信任凌家,實則是忌憚凌家。

倘若沈煜親自前去,一則是盯著凌家,實則是權衡沈家與凌家的勢力。

她嘴角抿起,「我要去一趟蕭家。」

「你去見蕭硨?」沈煜靜靜地看著她。

「嗯。」韶華點頭道。

「你以為他會幫你?」沈煜反問道。

「我不敢保證。」韶華的確沒有多大的把握。

所以才想去試探一番。

沈煜眸底閃過一抹冷意,到底還是沒有發作。

「你既然要去,便去吧。」沈煜說罷,不知為何,直接冷著臉入了裡間。

韶華只是見他適才還好好的,這會子反倒像是置氣一般,她不解地轉眸,而後便去準備了。

既然父親答應她一同前去,想來沈煜已經親自去準備了。

她準備了一番,便出了府。

蕭若蕊一早得知韶華來看她,高興不已。

早早地便用過早飯,換了衣裳,興沖沖地等著。

蕭大夫人見她這般,無奈地搖頭。

「如今,沈家三少夫人的地位,都越過我了。」

蕭若蕊一聽,連忙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直接撲倒在蕭大夫人的懷裡。

「娘,女兒最喜歡的便是您了。」

「馬屁精。」蕭大夫人捏著她的臉頰道。

「娘,女兒說的可是真心話。」蕭若蕊笑嘻嘻道。

「哼。」蕭大夫人寵溺地應道。

蕭若蕊連忙笑臉相迎,甚是俏皮可愛。

韶華入內之後,蕭若蕊連忙轉身,直接撲了過去。

蕭大夫人也只能無奈地搖頭。

心裡湧現出一抹酸楚,不是滋味。

韶華低頭看她,「到底是長大了。」

「當真?」蕭若蕊最喜歡聽這句話了。

韶華入了廳堂,看向蕭大夫人,「夫人。」

「她一早便心心念念地盼著你呢。」蕭大夫人酸酸道。

「娘,女兒先跟姐姐去玩耍了。」蕭若蕊已經迫不及待地拽著韶華出去了。

蕭大夫人嘆了口氣,目送著二人離去。

一旁的嬤嬤笑道,「夫人,聽說凌家要出征了。」

「哦?」蕭大夫人挑眉道,「陛下竟然沒讓袁家過去?」

「是呢。」嬤嬤對這些也不懂。

不過蕭大夫人到底是明白一些的,這才願意讓蕭若蕊跟凌氏的來往。

韶華看了一眼她,接著道,「我來可不是特意找你的。」 「哎。」蕭若蕊嘴角一撇,「你放心吧,我已經讓大哥過來了。」

「還是你知我。」韶華伸手捏著蕭若蕊的臉頰。

蕭若蕊勾唇,「姐姐,我也要跟著你一同前去。」

「啊?」韶華轉著雙眸,「去哪?」

「你說呢?」蕭若蕊仰頭一副早已看破的神情。

「說什麼?」韶華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竟然如此機靈。

「我適才可都偷聽了。」蕭若蕊可是知曉,她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故而便特意偷聽了父親的密談,這才得知,西霖出兵,皇帝要派凌家前去平亂。

想著韶華的性子,自然是不會放過湊這個熱鬧的。

她滴溜溜地轉著眼珠子,她還沒有親身經歷過古代打仗的場景呢,怎麼說也要過去瞧一瞧才是。

韶華低頭打量著她這幅小身板,「你能去?」

「你把我打包了就好。」蕭若蕊拍著挺起的小胸脯說道。

「哼哼。」韶華也只有在蕭若蕊這處才能表現的不同於以往。

蕭若蕊嘴角一撇,委屈地看著她。

不過這一幕正巧被前來的蕭硨瞧見了。

他愣了愣,當初知曉她便是謝韶華的時候,內心的激動無與倫比。

如今見她與蕭若蕊相處的如此與眾不同,不知為何,心中一暖。

他上前,「弟妹。」

「蕭大哥。」韶華微微福身。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蕭若蕊見狀,連忙上前拽著蕭硨的衣袖。

蕭若蕊是很喜歡自己的這位兄長的,故而時不時地會粘著他。

蕭硨也樂的讓她粘著,不知為何,看到她的時候,總會覺得在這高門大院中,還存有一絲人情味。

蕭若蕊滴溜溜地轉著眼珠子,繼續道,「哥哥,你可不能拋棄我。」

「拋棄?」蕭硨不解。

韶華連忙上前,伸手捏著她的臉頰,「胡說什麼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