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等我反應過來想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才發現黃黨已經朝着我跑了過來,剛纔他是被阿梅糾纏纔沒有跑過來,現在擺脫了阿梅直接衝了過來。

我費力想要爬起來,但是剛要爬起來,就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砸到了頭,我痛得差點暈過去,頓時覺得頭暈目眩,再也起不來了。

天生后養 “小飛你怎麼樣?”這時小美撲到我跟前擔憂的問道。

我費力撐起胳膊,眼看着黃黨身邊那個胖子正舉着一塊大石頭朝着小美砸了過來。

只是小美正對着我,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石頭,但是我看得真真的,如果這快石頭砸在小美頭上,就足夠讓她再死一會的。

我自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於是下意識的將小美拽到一邊,同時狠狠的絆了這胖子一腳。

本來我是打算把他絆倒,再讓小美製服他,卻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看上去挺笨拙的,但手腳卻非常靈活,居然躲過了我這一腳,還狠狠的在我的腳上踩了一下。

我疼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在這個時候小美一鐵鍬拍了過去,小美下手也夠狠,一下拍在胖子的腦袋上,這胖子雖然長得彪悍點,但是任誰被拍了之後,都會神志不清。

我趁着這個功夫從地上爬起來,拔出桃木劍狠狠的就給了那個胖子腿上來了一道,一下就貫穿了。

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桃木劍會如此鋒利,胖子趴在地上想殺豬似得大叫死來,而且就在這時我才注意到這丫腿裏滲出來的血是黑色的,根本就沒有活人鮮血的顏色。

“咱們快跑,他已經不是人了!”我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聽小美在一旁激動的衝着我喊道。

我聽完之後,剛想跑,突然想起來阿梅還在和黃黨糾纏,如果這個時候跑了,那阿梅可就慘了,所以我一咬牙就衝了回去,也幸好我這個時候衝了回去,因爲黃黨還帶着一個法師來,我眼看着那個法師將一道符紙貼在了阿梅的頭上。

阿梅立刻渾身抽搐,像是抽筋了似得,表情都徹底扭曲了,看上去相當痛苦。

我毫不猶豫的一劍刺中了黃黨的大腿,黃黨嗷的慘叫了一聲,反手就來打我,我飛快的躲到一邊,隨後青銅劍一橫,就朝着法師刺去。

那個法師看到我的時候,臉上立刻露出不屑的表情,但是當看到我手持的桃木劍之後,表情立刻僵住了,眼中充滿不可思議的神色。

我趕緊趁着他發呆的功夫將阿梅頭上的符紙揭了下來,因爲剛纔的劇烈運動,頭非常暈眩,幾滴溫熱的液體從我的鬢角流了下來,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血。

阿梅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同時她驚愕的朝着我身後看去,眼中充滿了寒意,還不等我反應過來,她就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將我拽到了她身後,幾乎

同時法師突然衝了過來,一刀刺到了阿梅的心口處,我清楚的看到這把刀上面雕刻着很多細小的文字,顯然是一把特殊的辟邪匕首。

我心裏驟然一驚,用盡全力將黃黨踹到一邊,隨後扶着阿梅緩緩坐下,眼看着她的臉色越來越鐵青,而且時隱時現,我就已經猜到她這是魂飛魄散的徵兆。

“阿梅堅持一下你不會有事的!”我儘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鎮定一些,卻看不見眼神依舊出賣了自己。

“不用再騙我了,我知道自己快要灰飛煙滅了,小飛你一定要幫我報仇,殺了那個混蛋!”

阿梅費力的睜開眼睛看着我,或許是因爲迴光返照的緣故,她的臉色比之前好了不少,看上去溫柔可人,這大概是她活着時候的樣子。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猛地轉頭朝着黃黨看去,黃黨剛纔我被刺中了腿,所以很輕易的就小美一鐵鍬拍的趴在了地上,此刻正驚恐的看着我們。

我頓時怒氣沖天,心念一動,現在只想要殺了他,我剛要動手桃木劍突然閃過一道紅光,隨後如同離弦的寶劍一樣飛快朝着黃黨飛去。

就聽噗嗤一聲,桃木劍貫穿了黃黨的身體,血濺七步,黃黨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們,隨後轟然倒地,抽搐了幾下就再也不動了,而桃木劍又飛回到我身邊。

我轉頭看了看阿梅,發現她正笑着朝着黃黨看去,自從遇到她之後,我就一直看到她冷笑,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看到她正常的笑。

她笑起來的時候非常漂亮,帶着一絲滿足感,徹底化作無數光點飄散在天地間,我仰頭看着那些光點慢慢的消失,不知不覺間覺得又又什麼滾燙的液體流到了我的臉上。

我隨後一抹發現是幾滴眼淚,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小飛不要難過這或許就是阿梅的宿命,咱們趕緊把她的屍體燒掉,然後離開這裏吧,不然等一會那些警察到了,就真的走不了了!”

這時小美走過來將我從地上扶起來,輕嘆了一聲說道。

我點了點頭,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短,但我能夠感受到小美對阿梅也有一些感情,畢竟她們曾經有着相同的境遇。

這時我纔想起來,那個法師剛纔還在這裏呢,但是此刻這裏除了我和小美,以及地上疼得打滾的胖子之外,根本第四個活人。

“奇怪那個法師呢?”那個法師雖然之前沒有見過面,但是我乾斷定,就是他告訴黃黨要等到不滅道長來才能解決掉阿梅的,所以他必然有一定道行,而且唯利是圖,他很有可能因爲我們壞了他的好事繼續騷擾我們。

“他走了,不過你放心他不會報復咱們的,畢竟是他技不如人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僱主!”

小美冷笑了一聲,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我長嘆了一聲走到阿梅那具慘不忍睹的屍體旁,又將黃黨也拽了過去,把他

們兩具屍體擺在一起,又在黃黨的身上澆了些汽油,剛要一把火點着,就聽小美激動的喊道:“小飛先別點,你看黃黨口袋鼓鼓的,說不定裏面有錢,少了可惜,不如咱們拿來用!”

我一聽也對,離開這裏之後我就真成了通緝犯,在想掙錢可就更難了,所以還不如能撈點是點。

於是我急忙蹲在地上將黃黨的衣服裏的東西都掏出來,他口袋裏的確有一些現金,我把錢遞給小美,又自己摸了摸裏懷的口袋,結果突然從他的裏懷口袋裏摸出了一個本子。

這本子像是用牛皮紙包的,看上去只有三五毫米厚,我打開一看,發現這書裏一個字都沒有,整個就是一本白紙。

我實在不明白黃黨怎麼會把一本白紙放在裏懷當寶貝一樣帶着,於是好奇的將本子遞給小美說道:“你看看這是什麼,黃黨貼身帶着的!”

“天吶,小飛快把他藏好,這東西就是天書,咱們終於找到天書了!”

小美蹙眉轉過頭,當看到我手中的東西時立刻激動的把這個本子塞進我的口袋,滿臉興奮。

我愣愣的點了點頭,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會遇到這麼好的事,原本在苦苦找尋天書的下落,沒有想到居然一直就在黃黨的身上,這個黃黨到底是什麼來裏,身上居然還會有天書?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急忙拉着小美往回跑,結果剛跑了幾步,就看到一羣警察從草叢中鑽了出來。

他們個個手中都舉着槍,表情嚴肅,看上去找就埋伏在這裏,只是沒打算動手而已。

這時候我看到一個俏麗的身影從草叢中走了出來,身邊還跟着四個警察,那四個警察中間站着的赫然就是剛纔想要逃走的法師。

此刻這個法師正滿臉愁苦的看着我們,顯然是剛纔想要趁着我們不注意逃走,卻沒有想到被埋伏在附近的警察逮了個正着。

我發現帶隊的那個俏麗的警察,正是那天在審訊室裏面和四眼一起做筆錄的女警,我心裏頓時一沉,以爲自己又要被抓回監獄,因爲我一直覺得這個女警和四眼應該是一夥的。

於是我急忙擋在小美身前激動的衝着她喊道:“人是我打傷的你們要抓就抓我的,和小美沒有關係!”

“一隊,送毛小飛去醫院,二隊把這裏收拾一下!”這女警看着我笑而不語,隨後很威嚴的吩咐了一下其他小警察,就走到我跟前低聲說道:“等你好了我會親自給你做筆錄,你必須跟我將清楚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先是一愣,隨後心裏頓時狂喜,這女警居然打算讓我去醫院,就說明她和那個四眼不是一夥的。

於是我急忙點了點頭,拉着小美就朝着跟着兩個小警察朝着路邊的警車走去,或許是走路的走的有些急了,所以頭暈感比之前還要強烈,我強忍着暈眩感往前走,但最終還是沒能堅持住,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本章完) 第610章

「我說過了,我要墨九琪!用你自己的性命,換一個墨九琪,應該划算吧!畢竟,等你魂飛魄散后,我是一樣有辦法帶走墨九琪的!」墨九狸直接說道。

白凌的臉色極其難看,看起來今天不交出墨九琪,自己很有可能要敗了!她很想一巴掌拍死墨九狸,但是劇毒在身,讓她不敢輕易妄動,而且有帝琛在,她的內傷還沒好,根本也傷不到墨九狸……

可是,墨九琪已經被她契約,如果交出墨九琪,對方滅了墨九琪不算什麼,重要的是她會受到反噬……

墨九狸似乎不想給白凌太多的時間考慮,看了眼帝琛問道:「師父,這落花谷很大嗎?」

「沒有帝族大!」帝琛說道。

「嗯……我知道了……」墨九狸點頭道。

「帝前輩,我跟帝雲夫妻是好友,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帝雲知道會生氣嗎?」白凌最後掙扎的看著帝琛問道。

「生氣又如何?他能把我怎樣呢?」帝琛冷笑的問道。

白凌眼中閃過冷意,心裡冷哼:「如果不是我們的實力被壓制了,你以為憑藉你一個老不死的,能奈何雲哥?」

「聽說帝前輩,將帝雲夫妻帶到了帝山,請問他們現在如何了?」白凌忽然想到什麼的看著帝琛問道。

「白谷主現在自身都難保了,還有心情關心別人嗎?」帝琛沒有說話,墨九狸看著白凌心情不錯的說道。

「墨九狸,我與你無冤無仇,上一次也是你的契約獸傷了我!你為什麼偏要於我做對?」白凌怒道。

「如果白谷主實在不想交出墨九琪也可以,只要你發誓,如實回答我三個問題,我便給你解藥,離開落花谷如何?」墨九狸想了想忽然說道。

「你想問什麼?」白凌聞言皺眉道。

心裡不由得一驚,難道是那個黑暗之靈跟墨九狸說了什麼?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可能,畢竟主上說過,黑暗之靈被封印了,記憶和實力都不在了……

要不是自己的實力也被封印了,為了在這個大陸常駐,上一次她也不會被黑暗之靈打傷了……

「這個我還沒想好,就看白谷主是選擇跟你徒兒一起灰飛煙滅,還是選擇回答我的問題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你……只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你真的會給我解藥?」白凌有些不信的問道。

「沒錯!」墨九狸說道。

「那你發誓,只要我發誓如實回答你的問題,你便給我解藥,不然我如何信你?」白凌想了想說道。

「白谷主似乎沒有資格跟我講條件吧!畢竟,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墨九狸看了眼白凌說道。

白凌聞言,察覺到自己的識海微微刺痛,心中怒極,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墨九狸絕對已經死了無數回了……

想了想,白凌伸手準備對天發誓,卻聽到墨九狸說道:「白谷主可是要想好,如果我問的問題,你沒有給我答案,或者對我有所隱瞞,你也一樣會魂飛魄散的哦!」 恍惚間,我覺得自己就像是掉到深海中,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腦子裏不斷的閃現出之前發生過的事情。

不過腦子裏閃過的那些人的臉都很模糊,而且沒有聲音,就像是在看一場屏幕質量不怎麼好的電影,我茫然的飄蕩着,有那麼一瞬間我甚至以爲自己已經死了。

但是事實上我還沒有死,而是在醫院連續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後,這三天小美一直陪在我身邊,直到我徹底醒過來,而這些都是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才知道的。

我剛被送進醫院的時候,醫院裏的醫生都已經斷定我是因爲腦部受到重創,也就通常所說的重度腦震盪,而且渾身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傷,身體過分虛弱,才導致的昏迷。

他們都告訴小美我會變成植物人,醒過來的機率不大,所以我剛醒過來,就看到小美坐在牀邊哭,眼睛都哭腫了,整個人也憔悴了不少。

看到小美哭成這樣我心裏自然不好受,雖然嗓子乾的快要着火了,但還是急忙安慰道:“小美你別哭了,我一點事都沒有!”

“嗚嗚……小飛你終於醒了,他們都說你會變成植物人再也醒不過來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小美看到我醒過來之後,先是一愣,隨後急忙擦乾臉上的淚痕撲倒我身上痛苦起來。

我費力的擡起手摸着她的頭髮柔聲安慰道:“別哭了,我這不是醒過來了嗎?”

“嗯,你渴不渴?或者是不是餓了,我給拿吃的!”小美趴在我身上哭了一會,才終於想起來要叫醫生給我檢查,隨後開始手忙腳亂的給我倒水。

趁着她忙碌的功夫,我纔有就機會看看周圍的環境,我現在呆的事一間普通病房,除了我自己之外還有兩個病人。

到處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薰得我都疼,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有不少針孔,大概昏迷這幾天也沒有少打針,而且身上其他地方也傷得不輕,只要稍微一動,渾身就沒有不痛的地方。

沒過多久,就有一圈一聲進來給我簡單的做了檢查,確定我沒事之後,他們才陸續退出去。

小美笑着餵我喝了半杯水,我終於感覺自己活過來了,只是身上還沒有力氣。

“小飛你不用擔心了,那個胖子依舊招認阿梅是他們殺的,而且他們不止殺過阿梅一個!”小美提到這些事的時候,笑意更濃,甚至有種如釋重負的情緒。

我費力的挪動了一下,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腦子裏突然閃過一道人影,於是急忙問道:“那個法師現在在哪,警察怎麼處理他的?”

“不清楚,我也問過艾警官,但是她死活不肯告訴我!”小美秀眉微蹙,無奈的看着我。

聽了這話,我心裏頓時一沉,無盡的憤怒從心裏轟然升起,雖然最後導致阿梅悲劇的人是黃黨,但是這個法師和胖子也同樣算是幫兇,也應該受到懲罰。

而且那個法

師傳播邪術,按照法律應該受到更重的懲罰,但是現在艾雪卻沒有辦法治住他,只能說這傢伙身後有很大的靠山。

一個唯利是圖,完全沒有人性的傢伙,又有強硬的後臺,自然可以爲所欲爲,想到這我心裏莫名的一痛,同時暗暗發誓,如果以後在遇到這個法師一定要幹掉他,以免他以後再繼續害人。

在醫院調養了一個月時間,我的身體才徹底恢復。

期間我閒着無聊的時候,也曾經不只一次看過那本天書,但是令人鬱悶的是,這天書裏面竟然一個字都沒有,整個就是一本無字書。

這令我頗爲鬱悶,這天我正拿着天書發呆,小美突然拿着吃的走了進來,看到我正拿着天書發呆,於是好奇的問道:“怎麼這上面還是看不到字嗎?”

“看不到,不過這些天我想到了很多之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事,咱們對阿梅的幫助或許就是仁義,雖然到最後咱們還是沒有幫到她,但是卻始終盡力幫忙,我覺得這就是仁義!”

我苦笑了一聲,無奈的將天書放在一邊說道。

“等等小飛你看天書上好想出現字了!”就在我無奈的自我安慰的時候,小美突然激動的指着天書叫道。

我還以爲小美眼花了,於是漫不經心的拿起書,果然看到我書上赫然寫着一個字——車。

沒錯就只有這麼一個字,我騰地一下從牀上坐起來,激動的將整本書都翻了個遍,但是始終沒有找到第二個字,也就是說我剛纔說完那些話之後,天書上才自動顯示了這個字。

不過激動勁沒過多久就被澆滅了,因爲我和小美都不清楚這個字代表什麼含義。

“車,應該指的是車輛,火車,汽車,機動車,公交車,自行車……那麼多車我哪知道它指的是什麼車!?”

我突然覺得這本天書在耍我,於是氣憤的將書扔到一邊又躺在牀上發呆。

“或許你想的那些已經偏離了主題,這個字代表的應該不是交通工具那麼簡單!”小美蹙眉看着天書,眼神迷茫的說道,她的聲音非常沒有底氣,我一聽就知道她是不希望我對此事不問無聞,而是希望我能繼續把這個字最終的含義破解出來。

但是我的腦力有限,到最後也猜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意思,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終於熬到出院的日子,雖然已經洗脫了冤情,但我還是不想在繼續在這座城市帶下去。

這裏留給我太多不好的回憶,黃黨的貪婪兇狠,阿梅的孤獨淒涼,每次想起都讓我心裏非常不舒服,所以最後我選擇帶着小美離開這座城市,到另外 一個地方生活,或許過一段時間,我們就能忘記在這裏不愉快的經歷。

小美對此也沒有任何意見,大概她和我的想法是一樣的。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我們就立刻踏上了征程,和剛來的時候唯一的不同是,我們現在黃黨送的新車和十萬塊錢。



了這些錢我們就不必在辛苦打工看人臉色,還能少惹不少麻煩,所以我們很順利的就到了距離之前那座城市很遠的一個小縣城。

這個縣城不大,大概平時生活也很枯燥,所以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能驚動整個縣城的人。

我們到達縣城的時候,天剛剛轉黑,街上的人不多,但是都圍在一棵樹旁邊,不知道在說什麼。

我和小美出於好奇就走了過去,等撥開人羣才知道原來是有人在上吊,我真是服了周圍的人了,看到有人上吊不上去救人,居然還在這裏不知道討論些什麼。

於是我想也沒想,就飛快的跑到那個女人身邊,大聲喊道:“你先冷靜點別怕,我是大夫,我會救你的,有什麼是咱們下來再說!”

說完我就衝過去保住了這個女人的腿,此刻這女人的臉都被勒紅了,聽了我的話之後,非但沒有消停,反而更加劇烈的掙扎。

她一直雙腿亂蹬,我幾下都差點踢到我的臉上,我急忙躲閃,始終沒有辦法把她從上面弄下來,這個時候小美也跑過來幫忙。

但是還不等我們動手,就聽那個吊着女人的樹枝突然咔嚓一聲,自己斷掉了,那個女人自己掉了下來,好在我眼疾手快拉着小美躲開,不然真的就被她砸中了。

不是我自私不想接住她,而是這位阿姨的體重實在看着危險,如果我們在下面接她的話,都又被砸死的危險。

等她掉到地上,小美急忙跑過去扶住她的頭擔憂的問道:“大姐你沒事吧,用不用去醫院?”

這阿姨根本就沒有看小美,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剛纔她上吊用的那根樹枝,渾身抽搐,隨後就開始口吐白沫,這倒是把我們都嚇得夠嗆,人羣中已經有人拿出手機打120了。

嗚嗚嗚……

這個時候人羣中突然傳來一個人的痛哭聲,聲音非常慘烈,像是剛剛遇到了什麼傷心事似得。

我這個人最見不得別人哭,於是循聲開始尋找那個人,其他人自然也聽到了哭聲,也都茫然的左顧右盼,很快我們就在人羣中找到了一個男的。

這個男人正流着淚哭的相當傷心,我看到她的袖子都被眼淚溼透了,於是試探着問道:“大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哭成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