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答案很簡單,復仇!從國防軍發言人那裏得到的消息,就是這簡單而沉重的兩個字,復仇!這是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報復!這是俄國幾百年間加諸到中華民族身上不平等條約,幾百年的擴張掠奪引起的反撲!連續幾次要求蘇聯返還被搶佔領土之後,中國人終於決定自己親手來取了!

英美不能說出更多的譴責言辭,他們需要中國人的士兵幫他們擋住日本人,否則太平洋戰場很可能失敗!而中國的崛起已經不可避免,既然國防軍要的是遠東土地,那麼有什麼理由去阻止呢?

他們的失語是暫時的,但是在中國國內,卻引起了巨大的反響!民國政府中央上下集體失語,蔣介石已經無話可說!他原本以爲對蘇聯發動戰爭可能將陳曉奇拖死,但是絕沒想到,僅僅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遠東地區大部分陷落!從貝加爾湖以東的數百萬平方公里,沿着遠東大鐵路的每一個地方都被國防軍截斷佔領,開始了迅速的擴張融合,數以百萬計的民衆和商業羣體蜂擁而入,大概用不了一年的時間,就會將那裏變成徹頭徹尾的中國人的地盤!而那區區幾百萬的各族人,真正朝着蘇聯的連三分之一都沒有,這些人不是死於戰爭,就是被拉入戰俘營遣送北方,亂象,沒有!潰敗,也沒有!

國防軍傾巢而出,勢力分界線上一點防備都沒有,但是他不敢去搞小動作,因爲他也要面臨對日本南部的全力攻擊,從越南,從廣西,從海南,從雲南,四條戰線上,數十萬中央軍開始全力反撲,爭取一舉將日軍的勢力打敗,爭取在國際上獲得支持,讓立刻加大對他支持的英美兩國的人感到高興、放心!

而在陝北,G軍的徹底坐不住了!國防軍的這一手已經毫無保留的表示了自己的立場,他們是打算一條道走到黑了!他們就是要將日本、蘇聯得罪到底,一點後路都不留的,要將雙方關係弄到最惡劣的地步!不管多少代價,都是值得的!

這個問題非常嚴重,蘇聯受到兩面夾擊後,境況之惡劣已經可以想見,沒有達成反擊的蘇聯暫時沒有能力更進一步大規模贏得勝利,這個期間國防軍的攻勢將無人能擋,如果紅色俄國被徹底擊敗的話,那麼他們該怎麼辦?

面對着嚴峻的形式,M委員審時度勢,再一次爆發出他的偉人魄力!3月底,當國防軍在各條戰線高歌突進的時候,林B東北野戰軍突然結束在東三省的折騰,丟下無數游擊隊、赤衛隊和獨立大隊、縣大隊的編制繼續跟國防軍兜圈子,然後調集將近十萬主力重新越過長城回到山西,然後千里大轉移的直奔漢中地區,加強到劉鄧部的挺進部隊!

隨後,劉鄧部沉寂幾年後第一次發起主動攻擊,一個月內將青海攻佔,隨即揮軍南下,直逼四川!更有一部分從湖北大巴山出頭,朝着襄樊地區蠢蠢欲動,其目的不言而喻,他們要尋找自己的出口,打開生存局面,不能被侷促在這樣的環境下進退兩難了!

世界亂作一團,中國亂作一團!世界大戰,終於到了它應該有的樣子,真正將全世界都捲入到一團瘋狂的亂糟糟戰鬥中,再也分不清你我彼此,再也不知道到底還能否找到一根線頭來釐清裏面的頭緒了! 等十日後,陶侃要回錦都時,兩人已熟絡地互稱兄弟了,還認真商討了程玿和陶潔兩人的親事。

「我這麼粗魯,你也願意娶我?」陶潔不安絞著手中的帕子,她擔心一個多月的相處,並不能完全扭轉他對她的第一印象。沒有那個大家閨秀,會在街上與人大打出手的。

「你不粗魯。」程玿凝眸看著她,薄唇彎出好看的弧度,「你是否嫌我太過文弱?」

「我喜歡你斯斯文文的。」陶潔臉紅紅地抬頭看著他。

兩人含情脈脈對視,眼見他們就要手牽手,突然從旁邊傳出一聲哎喲聲。

「什麼人?滾出來。」陶潔厲聲道。

從那叢半人高的花叢里,滾出一白胖小子和一白胖小丫頭,定睛一看,不是別人,正是程珝和沈丹遐。

「你們躲在哪裡做什麼?」陶潔問道。

「是小九啊妹拖我來看的。」程珝撇清關係。

沈丹遐用胖手捏著耳垂,癟著小嘴,道:「程大哥,潔姐姐,我錯了。」

「三弟,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程玿正顏道。

「大哥,是小九妹拉我過來的。」程珝說得是實話,的確是沈凡遐拉他藏在這裡,偷聽偷看的。

「程大哥,潔姐姐,是小九兒不對。」沈丹遐願意承擔責任。可是,當一個大孩子和一個小孩子同時犯錯,人們主觀意識上,會認定是大孩子是罪魁禍首,小孩子是跟隨者。

「三弟,你太令大哥失望了,錯了不認,還要將錯推到小九妹身上去,罰你抄《儀禮》十遍。」程玿威嚴地道。陶潔雙手捧在胸前,目光痴痴地看著他,一臉地崇拜。

程珝跳著腳嚷道:「大哥,真是小九妹的主意,我是陪她來的……」

「程珝!」程玿沉聲喚道。

被連名帶姓的喊了,程珝知道大哥生氣了,可他雖不敢再辯,卻仍舊噘著嘴。沈丹遐見狀,不由生出點愧疚感,走到程玿面前,仰面看著他,「程大哥,是小九兒錯了,程大哥罰小九兒吧,別罰程小哥。」

「不是小九妹的錯。」程玿笑著摸摸沈丹遐的花苞頭,目光淡淡地掃過程珝,大孩子還沒小孩子懂事,十遍太少了,應該罰他抄二十遍。

於是沈丹遐「求情」未果,程珝被加重懲罰。程珝忍不住抱怨,「小九啊妹,你真是太笨了,我大哥都說罰我了,你就別多嘴了,還要說說說,這下好了,罰抄二十遍。你知不知道《儀禮》有多少字?抄一遍都要久,我要抄二十遍,那得抄到猴年馬月去。」

「我幫你一起抄。」沈丹遐也覺得是她拖累了這孩子,若不是她八卦,非要來圍觀程玿和陶潔談情說愛,就不會鬧出這事來。

「你那小胖手,連筆都握不穩,怎麼幫我一起抄?哎呀呀,你出去玩,別在這裡給我添亂了。」程珝不耐煩地趕她走。

沈丹遐低頭看著自己的肥爪子,握筆是沒問題,但寫是肯定寫不出來,因為她還沒習過字,明明大學畢業生,一朝穿越變文盲。沈丹遐訕訕然轉身離開,出門就看到程珏朝這邊走了過來。

沈凡遐在面對程珏時,總有那麼點心虛,縮著脖子,就想往另一邊溜走。

「小九妹。」

沈丹遐轉身,看著程珏諂笑,「程二哥。」

程珏走過來抱起她,「做了壞事?」

「嗯。」沈丹遐在他懷裡乖乖地應道。

「莊子里送來了櫻桃,要不要吃?」程珏柔聲問道。

「要吃。」沈丹遐咽口水道。櫻桃可是生命之果,只是現代都有一句櫻桃好吃樹難栽,在這個時代,那就更難得了,櫻桃屬於貢品,平常人不容易吃到。

「程二哥帶你去吃好不好?」程珏笑問道。

「好。」沈丹遐點頭。

程珏邊抱著她離開,邊道:「下次做壞事,記得要叫上我。」

「啊?」沈丹遐愣了愣,「哦。」

跟在後面的下人們,表情古怪,程二少爺這樣,會不會教壞她們家姑娘?沈丹遐不知她們想法,若是知道,必會說她們多慮了,姑娘她只會教壞人,不會被人教壞。

陶侃在魯泰又多留了六日,辦好有文書,和程家約定好,帶著陶潔回了錦都。程玿年後,會去錦都參加春闈,原本就決定不管高中與否,都會留在錦都,現在自然更要留在錦都了。

過完了年,沈家也出孝了,沈家兄弟已經商量好,沈穆載這一房回錦都,沈穆軻謀求外放,家眷暫留在魯泰,等他謀到職位,直接從魯泰去外放地。

正月二十一日,宜出行。長房啟程回錦都,沈穆軻同行。陶氏去送行,林氏拉著她的手,道:「三弟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在京里做官不好嗎?做什麼要外放?這外面有什麼好,哪有錦都舒適繁華?你別什麼都聽三弟的,該……」

她噼哩叭啦說了一大堆似同情又似炫耀的話,陶氏笑而不語,林氏回錦都,勢必要和周氏為誰管中饋,爭搶不休,她與其回去夾在兩人中間鬥智斗勇,還不如把精力放在賺錢上。送走沈穆軻等人,陶氏讓下人緊閉門戶,安然度日。

春闈第一場,二月初九進貢院。凌晨兩點鐘,各地的舉子及符合條件的國子監監生都等在了貢院外。會試的搜身非常嚴格,花費的時間頗長。

程玿在貢院里認真應試,沈穆軻四處奔走,三月上旬,會試的結果還沒出來,沈穆軻到是順利謀得潭州府同知一職。沈穆軻在守孝之前是戶部員外郎,從五品,這同知是正五品,看似晉陞了半級,但實際是平級。

沈穆軻對此還是比較滿意的,辭別沈母,準備返回魯泰。沈母指著一個容貌秀麗、身材玲瓏的婢女,「三兒,你守孝三年,外放又是三年,沒個妥當的人伺候你,娘實在不放心,琥珀是個穩重的,有她在你身邊伺候,娘才能安心。」

「是。」沈穆軻欣然接受,當天晚上就睡了她,還要了兩次水,次日帶著她一起回了魯泰。

琥珀面對陶氏時,有些不安,她是老太太的人,老太太和三太太是不合的,如今她到了三太太的地盤,三太太要為難她,遠在錦都的老太太可救不了她。

陶氏對沈穆軻帶新通房回來,沒有多大意見,只是微愣了一下,夢裡沈母給的人是玻璃,不過換了人也無所謂,絲毫沒有為難琥珀的意思,就喝了她敬的茶,賞了東西,「以後好好伺候老爺,跟姐妹們和睦相處。」

董其秀卻傷心了,默默垂了兩天的淚。可是,從來只見新人笑,誰會去管舊人哭啊。 .中國的變化引起英美兩國元的高度重視,羅斯福與丘吉爾不得不特別爲此會面一次,專程討論中國的問題,他們都意識到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中國,已經變成了可能影響全世界戰爭走向的重要力量,如何將這股力量用好,引導向好的方向,將直接決定着未來的世界格局,無論哪一種,都必須要在英美爲的西方世界的掌控下,這一點毋庸置疑。因此,中國的事情,必須要趕緊作出決定!

羅斯福的年齡儘管不算太大,但因爲上下肢癱瘓的問題,在這樣緊張的政務忙碌當中幾乎耗盡了心血精神,所以他的狀況並不好,只不過來自戰場上不斷的勝利進展鼓舞着他老邁的心臟,並且他不服輸的精神同樣支撐着這具蒼老的軀體,令他一而再的創造奇蹟。

相比之下,如同鬥牛士一般的丘吉爾就完全不同,儘管他的年齡更大,卻是一直不肯服輸。無論北非還是緬甸的戰場都取得重大的反擊勝利,他的心氣越高漲,剛剛從連續幾年被德國人壓着打的陰翳中解拖出來,要揚眉吐氣一雪前恥,自然更加的精神抖擻。

原本,這一次的會面還需要加上另外一個人—斯大林,但是大家其實都知道,現在斯大林已經處於癲狂狀態,因爲國防軍在遠東殘酷而兇猛的攻擊,導致他前後難顧,而從蒙古和中國西部起飛的重型轟炸機對西伯利亞地區的大轟炸,以及對烏拉爾地區重工業核心的大轟炸,都導致極爲嚴重的後果,那些全部用來建立起支撐整個國家西線戰場的武器生產大大被拖後,油田、礦山、工廠、鐵路、公路等等一切眼睛可以看到的東西都在對方的轟炸範圍之內,最遠他們可以很囂張的跨越哈薩克攻擊到伏爾加河沿岸,與德國人從空中接壤。

而隨着戰鬥的推進,他們在哈薩克的進展度之快令人十分擔憂,或許他們跟德國人會師的日子並不遙遠了!

一旦生那樣的事,斯大林.的紅色帝國就面臨着崩潰的危險,沒有一支部隊在付出了數百萬的傷亡和幾乎擠出全部的力量以後,還能面對前後夾擊兩個強大敵人的麻煩而無動於衷,其實在經過數年大清洗、大災荒以後,很多人的內心已經緊張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如果不是有希特勒入侵這樣的事情作爲泄口,那麼或許很多人會就此崩潰,或者全部變得消沉麻木。

總之,他們維持下的蘇俄,已經面臨着覆滅之災。

而這,也正是英美兩大巨頭非常.擔憂的一個重要因素,他們現在無法猜測那個陳曉奇到底是想要幫着德國急需跟全世界作對,還是單純的針對蘇聯落井下石,又或者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攪亂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進程,從中攫取更符合他的利益,鑑於他複雜的多重身份,和以往表現出來的各類特質,兩位領導人都認爲,很有必要將這件事情儘快的商量妥當。

如果斯大林真的撐不住被中.德兩面夾擊給幹掉了的話,那麼剛剛取得進展的北非戰場將變得毫無意義,一旦打垮蘇聯後的德軍迅掉頭攻入西線,那麼驟然獲得力量傾斜的隆美爾也好,龍德施泰德也好,足夠給盟軍一次傾覆般的威脅!如果不是德國的兵力實在有限,而國家工業生產力和武器供應已經達到了極限,就算沒有東線的返回攻擊,麻煩也不可避免!

寒暄過後,彼此交換了一番當前各部分戰場的意.見,開始進入到他們需要商討的重要議題,即對當前中國幾方勢力的變化將可能對世界帶來的巨大影響。

丘吉爾火刺刺的用力頓着他的手杖,很惱火的說:“.這個中國陳是非常狡猾歹毒的,他的陰謀不下於希特勒,這個人,在這個時候動這樣的戰爭,而不是去集中兵力盡快解決日本人,很明顯他在借勢!他以爲已經站在了可能獲得勝利的一方,所以趁機擴大地盤,爭取一舉將北方的威脅解決掉,將來的中國將沒有任何一個可以制約的力量在周圍威脅,他的強大就將不可抑制,這不符合西方領導全世界的傳統,我們必須要制止他!”

他擔憂和惱火的問題之一,便是陳曉奇有那麼.強大的兵力卻不去抓緊時間解決日本,只要他肯出力,將朝鮮的日軍清理乾淨也不過時三五個月的功夫,那之後,以他的強大海軍輔助,完全可以直接威脅日本本土,逼迫日本從東南亞撤軍,會極大的緩解英國和美國的壓力,可以說,只需要他這麼做,那麼太平洋戰場的局面將大大改觀!無論英國人還是美國人,無疑是最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因爲,那將少死很多人,更可以讓他們集中精力去對付核心戰場—歐洲的希特勒!

可陳曉奇偏偏.似乎就看透了這一切,所以他一方面看似出動了蘭芳國的力量和隱藏在緬甸殖民地的力量去打擊日本人,可他的真正的本錢卻用在北方遠東攻勢上,這無疑會大大拉長太平洋戰場戰爭的時間,英美在這裏的損失,必定還要繼續!

羅斯福對此深表贊同,他對陳曉奇的認識要比丘吉爾深刻的多,打交道的時間也更長。當年他還沒有開始競選總統的時候,在美國強勢崛起的陳曉奇就開始有意無意的接觸他,當大蕭條來的時候,他聯合四大財團上下其手的抓緊收購美國優質資產,並拿出大量資金來解決就業和華人移民以及嚴重剩餘的物資工業品,貌似對美國的支持很大,實則是大美國的國難財!

當然,羅斯福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的眼光,正是通過這些難得的投資、投機,陳曉奇與他建立了牢固而深厚的同盟關係,在此後的競選中,陳氏集團的政治獻金幫助可謂巨大,而美華集團的存在,更爲他的施政和對華政策、經濟拉動都起到巨大作用。可以說,經過這二十多年的展,陳氏財團已經成長爲美國四大財團之外的第五個勢力,其財富總量和經濟控制力還在洛克菲勒之上,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大財團。

這樣一個傢伙想要圖謀世界霸權的話,那麼做現在的這些舉措就合情合理!不算以前,僅僅計算太平洋戰爭開始的這一年多裏,他掌握時機的精準度,和投入力量以小搏大的卓眼光都是令人驚訝的。這次他出兵對付蘇聯,把握的時機剛剛好!

羅斯福似乎經過長考,點點頭緩緩的說:“中國的崛起暫時看來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保持之前的形態,部分強大的中國是很符合西方世界的利益的。儘管紅色蘇聯看起來是對整個世界的威脅,但是我認爲,它保持一定力量的存在,要比它崩潰要更爲合適。我更傾向於以適當的壓力逼迫其改變共產主義形態,成爲西方民主世界的一部分,繼續存在於歐亞之間,保持對中國的壓力和威脅,是最有利的!”

丘吉爾深爲贊同:“是的!紅色帝國不符合世界的需要,但是一個可控的、有自保能力的民主俄國就會成爲我們的大幫手。但是現在很顯然,出現這樣的轉變不大現實,那必須是要穩定和平的局勢下,在我們的幫助下實現。如果我們不去管的話,那麼一旦在中德合擊下蘇俄提前崩潰,對於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是極端不利的!因此,先我們必須保證她的安全存在,擊敗德國人,然後再繼續動手。中國方面對她的削弱是符合我們的需要的,但是,決不能被中國人搞垮她!”

這個度很難掌握!先要保住蘇聯,不讓她崩潰,但又必須不能讓她太過強大,否則將沒辦法控制,但又要讓她有一定得能力去壓制中國人,保持西方力量對東方的威脅,影響東方中國的強大,令中國不能全力朝太平洋海外拓展,這是真正的世界大局搌布,難度可想而知!

羅斯福道:“我們必須要清晰無誤的對斯大林表示支持的態度,這是要的。蘇俄必須要有支撐到盟軍反擊歐洲的時刻,那之後就無關緊要了。中國方面,陳曉奇勢力必須不能過多的往西部擴展,絕對不能與希特勒會師,不能讓他們形成合力。”

“所以,我們必須加大對德國的壓力和對蘇俄的支持!美國的歐洲軍團必須儘快加強力量,同時要儘快增強對蘇俄的北歐運輸線的供應,失去了遠東大鐵路和西伯利亞工業區後,我擔心斯大林的部隊支撐不到那一刻!”丘吉爾毫不客氣的提出條件。

無疑,這些條件都是需要美國人來兌現的,英國已經達到了自己能力的極限,現在歐洲戰場的成敗,全kao美國人的恐怖數目字的物資軍火戰爭武器的供應,通過瘋狂大造艦的度加快,從美國出運載着千萬噸物資軍火士兵的船隊浩浩蕩蕩開往歐洲,從英國北部繞道增援蘇聯,令其儘可能的支撐住,這都需要美國人來出力,還是不給錢的!

羅斯福心中苦笑,其實美國的狀況遠不是丘吉爾所知道的那麼好,不過,美國的工業生產力的確已經毫無爭議的是世界第一,美國也的確可以拿出支撐全世界戰場的物資,但是別忘了,美國人可不都是機器人啊!他們也要吃飯,他們也會疲憊,在當前這種勒緊褲腰帶的全面支撐下,經濟已經無從談起,說不準就要崩潰,他這個總統的壓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過這個時候,他是不能說什麼喪氣話的,他的地位決定了,這是一個美國走上世界領導地位的重要時機,他必須要抓住,而這個代價,就是繼續保持這種不計成本的支持,美國出物資,總比出人命要好得多。

所以他點點頭說:“這是不用置疑的。作爲盟友我們責無旁貸。那麼,我們再討論中國人的問題。陳曉奇力量的展太快,現在他的陸軍在亞洲已經無人可以抵禦,而從太平洋戰場上我們得知,那個蘭芳國的力量也足以令人側目,我們得小心應付了,他可能會比日本人更危險!”

丘吉爾心中腹誹:“陳曉奇展成這個樣子,還不都是你們美國人給放縱支持的?現在知道頭疼了,晚了吧!後悔了吧!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陳曉奇的展史被無數次的提出來反覆研究,每一個國家如果不單獨成立針對他的研究部門將是極大地失職。英國更是不例外,事實上,單論對陳個人的研究,全世界恐怕只有日本才能與英國人相提並論。不同的是,日本人向來是吃了虧才知道總結,而英國人卻總是防患於未然,當陳曉奇從美國回到中國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有人盯上了。

是的,陳曉奇的身上打着很清晰的美國烙印,無論他的家史,還是後來的擴張史,每一個關鍵的時刻都有美國人的影子出現,並且毫無例外的,美國人都起到了正面的推動作用,正是美國資本至上的做法,導致一箇中國的陳曉奇、一個北方的紅色蘇俄的強勢崛起,甚至連希特勒的重新武裝、日本的戰爭潛力積累,都與美國有拖不開的關係。基本上看起來,英國一直在努力地維持世界的穩定,和大英帝國的領導地位,而美國卻通過這樣的方式,一直在破換他們的好事,直到今天這種尾大不掉!

心裏不高興,臉上自然不能表現出來,丘吉爾憤憤的說道:“陳曉奇的勢力,很明顯已經嚴重影響到遠東的平衡,這是不符合西方世界利益的。我們不能放任他在對蘇聯的勝利,甚至對日本戰爭的勝利,我認爲也必須要防止他一家獨大,否則的話,他挾持這樣的力量進行一統全國的行動時,將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這是個一點都不輸於希特勒的瘋子,他在戰爭中的屠殺行爲證明,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民族主義瘋子,我們不能放任這樣的人領導一個巨大的國家。所以,現在就是我們bsp;?? 聯繫起來陳曉奇這些年的言論、做法,丘吉爾不得不承認,這個傢伙一旦確立地位,那麼他獨特的民族主義思想加上中國五千年曆史的底蘊,一定可以形成一個獨立於西方文化之外,與共產主義不同的新的文化體系,這個體系與西方是肯定要對立的,其危害,不但一點不亞於紅色思想,甚至猶有過之。

羅斯福說:“陸軍阻止他向蘇聯進攻的做法是不可能實現的,我們只能從政治上表明我們的態度,希望他有所忌憚,至於對日本,我的計劃是,美國艦隊越過中國海,在中國東部沿海城市開闢港口和機場基地,將我們的海軍和強大的空軍進駐,並以那裏爲前沿對日本動攻擊,儘快將戰爭主導權抓到我們手中。”

丘吉爾眼睛一亮,大聲讚歎道:“這真是一個好主意!我想,那位蔣介石先生一定會爲此而歡呼雀躍的!強大的盟軍艦隊和空軍進駐,那麼他得到的支持就必然大大加強,這不但有利於我們直接干預對日本的作戰,更加有利於增強大對抗北方陳曉奇的本錢!這樣一來,陳曉奇因爲有了巨大的牽制而不能全力攻擊蘇聯,同時我們也可以就近打壓共產主義在中國的蔓延,最近他們可是非常的不老實!這可算是一舉數得了!”

羅斯福欣然接納他的讚揚,這本就是他的智囊團給出的卓有成效的建議。在世界戰場生重大變化之後,特別是太平洋戰場因爲蘭芳國和中國艦隊的加入,對日本戰爭已經進入反擊階段,有了數以百萬計的生力軍,無論是對島嶼爭奪戰,還是對日軍海戰,盟軍都有很大的把握獲得勝利。在這樣的情況下,採取比較激進的方式去儘快結束戰鬥就勢在必行。

但是,日本人的韌性是如此的強勁,常規戰爭很難很快的打垮他們的神經,甚至現在都還沒有將日本人的戰爭底限拖出來,所以這樣的戰鬥可能要持續很長時間。同時,美國的原子彈研究纔剛剛起步沒多久,儘管諸多重大突破已經實現,然離着實戰應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指望不上!而正在建造的各大航空母艦和戰列艦還需要一點時間加入戰鬥,所以他們需要中國人繼續爲此賣命。

在此情形下,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對於快結束戰爭有着無與倫比的重要作用,但任其在戰爭中坐大卻是不可取的。快乾掉日本人,除了選擇逐個島嶼爭奪戰之外,採取直接攻擊其本土的做法是很有必要的,在艦隊騰不出手來的時候,強大的美國空軍卻可以隨意的跨越海洋大陸換地方。在今年年初,一種“b-29”重型轟炸機已經開始入役,這種轟炸機可以運載9噸炸彈對日本本土長途奔襲,中國東部沿海,無疑是一個最佳的選擇。

卻是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原本只是用於對日本作戰的主意,居然可以加強到平衡中國勢力上面,當真是意外之喜!

“那麼,我們也就不需要更多的等待了,在中國開闢第二戰場的意義,跟我們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有着同樣重要的意義!這樣一來,我們就可能重新在戰爭結束後掌握東方的平衡!”丘吉爾高興地說。

羅斯福卻道:“爲此美國是可以傾盡全力的,不過我們希望,英國也應該適時表現一下自己的誠意!特別是對蔣介石中央政府,我們的支持不能只停留在軍事上的,政治上的籌碼也必須給他加重。這一點,就需要您來推動了!”

丘吉爾一下子就聽出了其中的含義,政治籌碼,還能是什麼?曾經跟中國的條約!租借地!談判!

這是個大問題!美國佬的意思,擺明了是要讓英國犧牲自己的某些利益,比如說被日本佔領的香港,比如說中國的租借地、關稅問題、南部爭議區邊境線問題等等。甚至加強對中央的國際輿論支持,都是必要的。狡猾的美國佬,果然是老jian巨猾啊!如果蔣介石可以在這個時候解決這些問題,必然會取得巨大的榮譽和聲望,加上美國的軍事支持,當真可以與陳曉奇鬥爭一二呢!

這可是大問題!一向以來他都是強硬的不想給中國人一點好臉色的,可是形勢比人強,現在美國人出招了,他不能不接!

丘吉爾點點頭道:“我會建議國會認真考慮您的提議!無論如何,我們都是爲了世界的和平安定而努力,這一點毫無疑問!”

羅斯福頷表示接納他的推辭,反正自己的話頭說出來了,到底怎麼幹,丘吉爾有着豐富而卓越的政治經驗,不會幹的比自己更糟!

兩國元經過長時間的祕密協商後匆忙分離。羅斯福總統隨即馬上召見了中國駐美國大使顧維鈞,就當前中國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表現出來的巨大作用表示讚賞,並提出通過他向中國政府表達盟軍的提議—在中國開闢第二戰場,支持中國加強在反法事業中提高自己的地位。除此之外,更裝作不在意的提出了適當的解決中國的歷史遺留問題的提議。

顧維鈞聽得一頭霧水,但很快就弄明白,美國佬這是有求於人了!他們這是在向中央示好,是有什麼事要中國人幫着幹!

這樣巨大的利好消息很快穿回國內,已經躺在自家官邸養病有些日子的蔣介石聽到之後,當時就出了一身大汗,隨即從病榻上一躍而起,仰天大笑!

他這類似神經似的狀態可把宋美齡給嚇壞了!這些天以來,陳曉奇一步步取得勝利,給蔣介石帶來巨大壓力!他收復東北恢復國土,收回外蒙鞏固尊嚴,這樣的事情雖比不上開疆拓土,卻比一旦事情都沒幹成的中央要好得多,陳曉奇的聲望也越來越高,已經有過蔣某人之勢。

等今年他開始進攻蘇聯,打出收復中華故土,洗雪數百年被列強欺凌瓜分恥辱的口號,立刻鼓譟的全國瘋狂,被憋屈了百年,被壓制了三百年的中華民族內在血性一朝爆,簡直如tnt炸藥般不可抑制,千萬學子和熱血青年紛紛北上請戰,滿心思都要當今世霍去病,叫囂着開疆拓土馳騁疆場!

相形之下的中央政府太過寒酸!在緬甸遠征軍唯一的一個亮點都被陳曉奇的鐵血近衛軍給攙和了,中央除了腐敗的負面消息,一點好形象都沒有。

蔣介石很清楚國際局勢的變化,陳曉奇落井下石似的背後捅刀子,一旦幹掉蘇聯,那麼他就真的無人可以制約,他的聲望、軍力可以讓他兵不血刃的橫掃全國,所到之處沒人敢對抗,那時候自己唯一可以依仗的政治資本都沒了,不但他要下臺,整個國民黨恐怕都得完蛋,他當不起這千古罪人!

所以,他病了!這是真的病了,心病和身體的病一起作,前所未有的兇猛!以他戎馬倥傯這麼多年打熬的身板都扛不住,可見是心憂到何種地步!

宋美齡前前後後都知道這些事,因此乾着急沒辦法,她想不出解決的辦法,眼睜睜看着蔣介石一天天的這麼慘淡下去束手無策。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卻沒想到顧維鈞的一次報告居然令其如此失態,這可是多年不見得啊!難道出了什麼大事搞得老頭子崩潰了?!

她憂心忡忡的趕來,打算好好安慰安慰蔣介石的精神,卻不料老蔣一見她就大笑着歡呼道:“夫人那!好消息,好消息啊!我們的麻煩終於要過去了!”

宋美齡一腦袋高粱花子,趕忙扶着他安坐下來,親自泡上茶,然後小心地問:“究竟是什麼事,會讓我們的蔣公如此之興奮?快說來大家共賞。”

蔣介石滿臉放光,喜笑顏開的說:“你知道麼?英國人和美國人看不下去陳興漢的囂張做派,他們決定要支持我更上一步,增強我的實力以便於陳興漢分庭抗禮!這麼一來,我們最擔憂的問題,解決了!”

說罷,他將顧維鈞帶回來的消息和各方面蒐羅佐證的消息變成自己的分析說了出來,按照他的猜測,美國人在還沒有完成對太平洋戰場島嶼爭奪,特別是對菲律賓羣島爭奪戰的情況下,就匆匆忙忙“開闢第二戰場”,絕不那麼簡單,聯繫起來西方一貫堅持的中國政治策略,和陳曉奇攻擊蘇俄帶來的巨大影響,他敏銳的現,英美只有想辦法支持他蔣某人,藉助中國中央政府的力量,纔是最好的最有效的辦法,那麼可想而之,他很想得到而不能得到的東西就要到手了!

宋美齡聽完之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說:“這可能麼?僅僅是爲了壓制陳興漢,他們會出這麼大的籌碼?租界和香港,甚至是邊界這些問題可是關係到一國體面的大事!英美真的這麼做,那當真是給足了面子!而美國空軍和海軍進駐,對我們也有極大裨益,這是大好事!”

蔣介石大笑:“何止是好事!夫人你看,陳興漢集中全力攻擊蘇俄,內部空虛,但我們卻不能動之一毫,否則全國民衆都不能答應,而下面那些人也不敢去惹他!結果就讓g黨鑽了空子,鬧得我們如此被動!但是美國人就不一樣!他們出手增強,比我們要強的多,就算不能剿滅g匪,僅僅是壓制已是足夠。況且,有美國來的巨大數量之武備,我中央軍的實力更可大增,中央財政之困境可迎刃而解!種種好處,說不完那!”

宋美齡喜道:“這個消息一定要好好利用,我們馬上答覆美國人,讓他們馬上着題,當初陳興漢在南京、上海周邊建設的機場都是現成的,港口更不是問題,上海、杭州、連雲皆可用,就算是青島威海煙臺,有盟軍的名義在,陳興漢豈能拒絕?這可是一招妙棋!”

的確是妙棋!英美盟軍提出要借山東的地盤停留艦隊和空軍,陳曉奇現在根本不能不答應!否則的話,他就是要破壞盟軍合作了,那麼這個罪責可是誰都擔負不起的!這個事情,英美果然老辣,看得透徹啊!

“不行,我們必須搶先把這些消息放出去,最好弄到全國皆知的程度!以前我們就是在輿論動上吃了大虧,才讓g黨和陳興漢一次次弄得措手不及!這一次,我們要主動出手贏得先機纔好!”宋美齡不愧是賢內助,當下就現了其中的關鍵所在。

蔣介石欣然點頭:“那就照夫人想得去辦吧!呵呵,我也休息的夠了,正要好好的工作一下,以後可就難得如此清閒嘍!”

一天後,英美兩國要在中國開闢第二戰場的消息不脛而走,以中國爲基地對日本動主動進攻,甚至可能將中國軍隊運送到日本本土作戰,洗雪數百年來倭寇之恥,更要在反法西斯戰爭棋盤上放下重重一子,這意義何其重大!

同時,爲了表示英美盟軍的決心和誠心,曾經跟中國生的諸多不平等條約、賠款等等都要一體廢除解決,中國在外交上獲得了巨大突破!

這樣的消息,立刻就將蔣委員長的形象再次推向另一個高峯!連日來,僅有陳曉奇一家獨大的高歌猛進立刻增添新的亮色。中國上下凡是有愛國心的熱血人士都拍手稱快,無數新聞媒體鼓譟着,英美要加快度進駐,儘快對日本起致命一擊!

英美決斷和中央蔣介石的變化自然瞞不過陳曉奇的眼睛,但是對這樣一招妙棋他也暫時束手無策!加上緊隨消息之後英美正式提出的使用中國東部空軍基地和海港作爲對日本作戰的前沿,中央政府一口答應的狀況,他想出口阻止都不好辦!

英美兩國爲什麼要這麼做,參謀部和智囊團一分析就明白了!

陳曉奇召開會議商量的時候,就一陣見血的指出:“這是人家看咱們最近乾的太順當,不高興了!”

蔣百里先生憤憤的說:“這些列強啊,始終難以改變其侵略本性!容不得別的國家強大,爲此甚至不惜暫時逼迫我們放過此前一直反對的共產主義蘇聯!狼子野心,可惱!可惡!”

國際爭鬥,向來只講利益不講道義,成熟的政治家都明白。蔣百里不是不懂,他只是感到可惜!作爲北方集團的一員,作爲中國最傑出的軍事戰略家和思想家,他知道此刻幹掉蘇俄,對於中國這個災難深重的老國有着多麼重大的意義!沒有了北方的威脅,中國可以集中全力在開拓海洋上面,這是三千年來最好的機會!可是,英美就是不願意有這樣一個強勢崛起的中國,所以他們才這麼bsp;??“我們不能拒絕他們的提議,他們的做法無可厚非,怪只怪我們的實力太弱,展的太晚了!英美一旦進來,那是情深容易送神難!只怕我們想要全面佔領朝鮮半島都難以做到!更遑論其他!”

陳曉奇心中的憤怒更無法宣泄!他的理想眼看就要實現大半,在這個節骨眼上卻橫生枝節,日和不令人惱怒非常?西方人想怎麼幹,他太清楚不過!美國人一旦在這裏cha手,先要乾的根本不是直接對日本本土作戰,而是要對朝鮮下手!他們是想要在中國可能再次一統東方大陸的前夜cha手進來,重新將釘子紮在這裏,干擾中國的全面壯大!

至於他們支持蔣介石的做法,陳曉奇反倒並不怎麼看重,國民政府上下是什麼玩意,他是非常清楚的,這些人已經是爛泥扶不上牆,美國人英國人出再多的錢和力量,也不可能改變最終的結果,他根本不放在眼裏。

陳夫人周雲卿蹙着眉頭說:“若然是這樣,我們也可以拒絕他們的進駐!不就是對日本的攻擊麼?我們自己加把勁也可以做到,我們隱藏的力量也到了拿出來亮相的時候了!”

陳曉奇搖搖頭道:“拒絕是不可能的。在當前的輿論下,我們這麼做只會導致巨大的反撲,那會成爲衆矢之的。實際上,我們也不可能阻止西方力量的滲透入侵,只不過他們這種做派太噁心人罷了!他們來就來吧!左不過大家一起拼拼看,到底誰笑到最後!”

只要美國人不主動阻攔對蘇聯的攻擊,那麼勝利還是值得期望的,這一點陳曉奇團隊上下都有把握。就算有點阻力又如何?蘇聯如今的情勢,絕對沒有能力阻止中國奪回遠東地區,等他們騰出手來時,遠東移民種的第二茬莊稼都出來了!

對於黑龍江北部接壤地區的攻擊度之快是外人難以想象的!整個國防軍兵團不但將這裏的敵軍狠辣的幹掉,在“雲爆彈”轟炸下死亡的平民也有幾十萬,本就人數稀少的遠東幾乎成了白地,隨即在數百萬東北動員民衆的幫助下,日本在東北建立的巨量工業礦業設施全都拆遷了過去,迅在選定的地方重新建立起來。同時數百萬需要更多土地的中國老百姓和工人毫不猶豫的跟着移民開拓,很快就會把那裏的稀稀拉拉原住民稀釋的看不見!北大荒的肥沃土地和山林,數不清的黃金和礦產,幾年內,那將是一場無與倫比的狂潮啊!

陳曉奇有這樣的底氣,只要在兩年內幹掉蘇聯,或者令蘇聯緩不過氣來,他就有把握移民千百萬過去佔領消化遠東,以國防軍的實力,據險守衛,蘇聯就算想反攻都打不動!那之後,怎麼做還不是他說了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