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終於,心中不安達至頂點的金斯,猛然轉頭,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低喝,體內神源六重天的氣息,恢宏迸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但此時的眾人,依然,停留在綠青箭矢覆蓋的範圍之內。

「啼踏踏!」

震顫時空的悶雷蹄鳴之音傳遍八方,身披玄金血鎧的重裝懲戒騎士,彷彿,化身成為一頭頭機械的神奕猛龍。從百里的衝刺之中,捲起浩瀚沉重的重力,與這頭猛龍疊漲相加,形成重若萬鈞的恐怖衝擊之力。

「轟隆隆!」

懲戒騎士組成的血色洪流,和凝神以對,掌握上千頭妖帝凶獸的神傾眾強者們,轟然相撞,如同撞擊在星河之上的星辰,掀起驚世的重力衝擊。

無盡元空氣浪粉碎在虛空中!

就在凝神以對的眾神傾強者,以及金斯的警惕下,驚天的廝殺還未展開,爆發,眼前的局勢就發生了逆轉,以一種措手不及的震撼姿態。

「砰砰砰!!」

一頭頭站在外部區域,和懲戒騎士撞擊在一起的凶獸,就如同一根根搖晃不穩的石柱,在懲戒騎士撞上的瞬間,劇烈搖晃著,轟然倒塌在大地。

摧枯拉朽!

一面倒的局面,就以這般震撼絕倫的姿態,扎入神傾眾強者眼瞳之內,以至於看著一頭頭被懲戒騎士撞倒的凶獸,眾人竟有恍惚的失神。

凶獸,可不是一株株參天大樹,就算在小的體形,也有數十丈之巨。哪怕不算上恐怖的修為,單單是形體產生的重量,也有萬鈞之重,如同山嶽。

被懲戒騎士坐下的懲戒戰馬一撞既倒,實在是,不符合常理。

但眼前震撼的場景,卻是不容辯駁的事實,懲戒騎士沉重如同戰場重鐵騎,一路所過,捲起浩瀚的滔天重力,碾壓所有阻擋,凶獸滾倒。

「殺!」

失神一瞬之後,戰場之上的神傾強者們終於反應過來,爆發出驚天的陣陣低吼,眾強者衝殺向鐵騎般的懲戒騎士,手中兵刃寒光,凜冽穿透。

「嘩啦啦!!」

也就在此時,衝刺中的懲戒騎士身上身下,亮起如同白晝般的光明光圈,嚴絲合縫的將眾懲戒騎士籠罩在內,就像銅牆鐵壁,堅不可摧。

而這就是蘆薩拉教廷的神引之術–絕對防禦!

「砰!轟!轟!」

一道道攔截的身影,伴隨著凶獸的低吼,和衝擊而來的懲戒騎士廝殺在一起,飛躍縱橫,捲起滅世的神威。

但最後,還是沒有止住衝擊的勢頭,懲戒騎士組成的血色洪流,向四面八方橫掃開來的瞬間,一頭頭龐大的凶獸,只是被擊中,便不可思議的倒地,激揚起漫天黑色塵沙,以及凶獸的血色。

出手的神傾強者們,一邊和懲戒騎士們廝殺著,一邊呼喚著凶獸們的起身,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反應過來,繼續投入這場戰鬥。(未完待續。) 凶獸!

龐大的軀體,看上去是唯一的缺點。但在恐怖的修為護持下,這樣的缺點,就將不是缺點。飛躍騰空,靈巧變幻,日行千里萬里,不在話下。

眾凶獸被撞倒,換做平時,可以很輕易的起來。

這種輕易,就像人類從座椅上伸直腿站起身,只需要一個念頭而已。就算被撞倒,哪怕是體型龐大,也沒有什麼,只是眼前的情景…顯然並非如此。就在目光下,入目所及之處,一頭頭被撞倒的凶獸跌擠在一起。

龐大的凶獸軀體,橫跨了遙遠距離,掙紮起身的瞬間,不由自主的撞上了另一頭凶獸,層層相撞,整個龐大的妖獸群,撞擠成一團。

「吼!吼!吼!」

一聲聲驚顫雲霄的恐怖獸吼之音跌宕傳開。

滔天的凶煞氣息爆涌,雙雙猩紅的獸目之內充滿無盡瘋狂,在壓制這般久后,終於壓抑不住,完全被體內與生俱來的凶性佔據。

凶獸們已然發現,此時此刻的軀體之上,有著某種奇異的力量在流轉,讓它們的身軀變得異常之輕。輕的像一根鴻毛,輕的像一滴水,輕的失去了大地引力般,隨時可以騰空飛躍,飄飄欲然,突兀的,沒有任何預兆。

面對這樣的狀態,就算是再強的凶獸,也無法從上一刻成千上萬均體重,下一刻輕如鴻毛中轉換過來,以凶獸的智慧,根本無法理解。

吼聲中,互相撞擊在一起的凶獸,則成了點燃的最後一根稻草。

「嗤!!」

鱗甲破碎,一隻閃爍凜冽寒芒的鋒利狼爪,在瘋狂恢揮舞中,穿透了撞來凶獸的鎖骨,濺起大片鮮血,還未等有何變故,本能的反應,就令這頭幾乎瘋癲的凶獸張開了獠牙大口,咬向了凶獸的喉骨,鮮血迸濺。

撞來的這頭凶獸,還未有什麼動作,霎時,就已斃命當場!

「吼吼吼!!」

聲聲獸吼之音不絕於耳!

一頭頭跌撞在地,無法從這種狀態,起身的凶獸,瘋狂揮動著自己鱗爪,以及撕咬著任何能碰見的物體,瘋狂,血腥,不安,通通爆發。

藍發飛揚,臉色冰冷的金斯,心已經徹底沉到谷底。

凶獸無法起身的情況,蔓延了整個凶獸群,哪怕是一些沒有懲戒騎士衝擊的凶獸,也在周邊凶獸龐大軀體的倒塌中,被連帶著砸翻在地。

整個戰場混亂廝殺成一團!

發狂的凶獸是可怕的,就算是掌握凶獸的神傾強者們,在此時此刻也無法控制,反而一個個遭受了反噬重創般,臉色蒼白,噴出大口鮮血。

一夕之間,戰力連帶著,一落千丈。

原因很簡單,就在這短短的瞬息之間,發狂的凶獸群中,斃命不下百頭之多,凶獸與掌控者相連,隕落之後的反噬,自然要掌控者承受。

戰爭開始到現在,第一次,出現了大規模的傷亡。且這樣的傷亡,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加劇著,且其中不單單包括凶獸,還包括神傾強者。

天穹之上,漫天的綠青箭雨,適時的停了下來。

在傷亡慘重的此時,綠青箭雨也沒有了任何必要,因為,就算沒有箭雨,自亂陣腳的神傾眾人,也沒有機會在衝出來,攪亂戰陣。

「啊!」

銀髮狂舞的身影仰天狂吼。

他是沖向敵方陣營的麥哈爾,只是他並沒有抵達,從青綠箭矢,到迅風騎士,再到現在的懲戒騎士,其中發生的事情,不過短短的片刻時間。

這樣的片刻時間,根本沒有能讓他有機會,衝出這片戰場。

麥哈爾的腳步頓住了,眼前的局面,清晰的不能在清晰。神傾完敗,徹徹底底的完敗,冒著熱氣的猩紅鮮血,從一道道身影和凶獸的體內飛灑而出,灑遍整個大地,戰場上的血腥之氣,頓時,濃郁十倍不止。

少了凶獸們的支持,神傾一方的強者們,全然被打回了原型,一個個戰力爆跌。面對有神引之術加持,平均戰力五,六重天的懲戒騎士,如被砍瓜切菜的輕易擊潰,七八人都難以匹敵一位衝鋒的懲戒騎士。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鮮血,混雜著殘肢,飛灑在整個戰場。

慘烈,還是慘烈,無論是神傾,還是蘆薩拉教廷的懲戒騎士們,無不是渾身染血殺紅了眼,連帶著為首的金斯,白虹也是一樣。

還好的是,白虹身為伯爵九重天的絕世強者,手中一把長劍所過,懲戒騎士一分為二,無人可擋,睥睨戰場,斬殺一位位懲戒騎士。

「嗡!」

銀髮飛揚,麥哈爾注視著,腦中彷彿有某種東西炸開了般。

神秘的力量席捲渾身,心靈,腦海,精神,好似是要破土而出的綠芽,讓麥哈爾整個人心胸憋悶,渾身熱血沸騰激蕩,忍不住抬起了手掌。

指間一滴熱能精血縈繞欲出!但麥哈爾終究沒有探出精血熱能…

他的身上,只有百數滴精血,就算全部彈出,對於現在的局面,也只是杯水車薪,微不足道的補助。而且,麥哈爾的目光,不由看向地平線上。

「嗦咔咔!」

鐵鏈拖動的驚天之音嘩嘩迴響。

遠方大地之上,那幾道巍峨高聳入雲天的巨大身影,一步一步,踏動著震顫山河的腳步,裹卷著漫天的蒼穹紅雲,以及元氣煙塵,向著戰場走來,不疾不徐,隱沒在雲層之中,一眼看去,彷彿遠古年間神魔降世。

泰坦巨獸!

蘆薩拉教廷掌握的變異凶獸,每一頭成年,都擁有堪比系主大天神戰力的恐怖存在,此時,正向著神傾戰場一步步走來,帶著震撼天地之威。

無物可擋!

蘆薩拉教廷的戰爭軍團,以及散落在各處的守護軍團,向著遠方散了開去,對於神傾一方來說,他們這些強者,沒有在出手的必要。

泰坦巨獸一出,就是奠定決戰,勝負的時刻。

整個神傾,若是沒有第二尊,第三尊大天神出現,等待他們的,將是煙消雲散,徹底覆滅之局,沒有第二種可能!

但麥哈爾很清楚,整個神傾,除了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外,再無第三尊堪比系主的存在。

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突破才多久,能擋下一尊泰坦巨獸,那第二尊,第三尊呢?(未完待續。) 裹捲起漫天破碎雲層的巍峨巨獸,一步步踏來,腳步聲宛如沉悶滾雷,震顫黑色大地,掀起沖刷山河的滔天氣浪,輻射向中心戰場。

一步之遙,數十上百丈,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已能隱約看清,在破碎雲層包裹的光芒之中,猙獰虯結的龐大軀體,如同古松般堅韌,隨時可以爆發出泰山之力,將空間打的破碎。

堪比大天神的泰坦巨獸!

整個戰場彷彿都在此時凝固成冰,飛灑的熱血,瘋狂廝殺的身影,淌血的兵刃,齊齊在這一刻變得遲滯。面對著巍峨無邊的偉岸巨獸,沒有人能繼續保持平靜,哪怕是同一陣營的懲戒騎士隊列們。

但懲戒騎士沒有退!

「轟隆!」

天地震動,神傾宮殿核心深處,閃爍起衝天無量的絢爛光芒,瑞彩萬千,五光十色,鋪展成一條彩虹大道,延伸千百里,直通戰場中心。

一道神輝奕奕的身影向外走來。

聖潔純凈的光,灑遍諸天戰場,如神靈傳播信仰的使者,令人安寧,虔誠,溫暖,神奕不凡似真神,驅散天地之間一切的污穢。

是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

戰之如今,倘若他的這道信仰之身,還不出手,整個神傾一方的強者們,就真的要全部覆滅在此,一千多年的巔峰發展,毀於一旦。

純凈妖異不似人類的金黃瞳孔望向泰坦巨獸!

「蘆薩四世教皇陛下的擔憂,果然,不是沒有道理!」

一道冷漠的聲音,突兀的,從蒼穹之上響起,聲音不大卻如同在眾人耳畔開口,傳遍八方。隨之一道身影,從天穹之上,顯化身影。

「是裁判大天神!」有人忍不住發出低呼。

裁判所的大天神,等同於刑罰系主一類,就算沒有犯下過錯,可對於掌握刑罰的裁判所大天神,無論是誰,都會怵三分哪怕是同一陣營。

虛空上的裁判大天神,是一位枯瘦的中年人,三角眼,陰冷毒辣的光輝掠動:「區區四千人的新晉黑暗教廷,竟有兩位大天神坐鎮,達到普通黑暗教廷的水準,不凡,真不凡!」

明明是誇讚之言,可聲音傳出,在場諸強,連帶蘆薩拉強者,無不背脊發冷,如被一條遊走在黑暗中的毒蛇盯上,升出強烈的驚懼之情。

「說夠了嗎?」

走來的無量身影,淡淡道了一聲,不似人類的瞳孔里光芒閃動。

「轟!」

空間破碎。

率先踏碎出一道洞虛的入口,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一步踏入其中,開闢出第二道戰場。被噎住的裁判大天神,眼裡冷芒一閃,隨之踏步跟進。而少了大天神的存在,整個戰場,又一次響起驚天腳步之音。

泰坦巨獸們臨近!

「呼!」

注視著眼前變化的麥哈爾,心下不免一沉,想不到蘆薩拉教廷出動的大天神,竟然不止一位,算上泰坦巨獸,大天神戰力不下四位之多。當真是大手筆,出動這樣的大手筆,對於神傾覆滅決心,太過於強烈。

強的簡直有些莫名,毫無道理,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看來又要動用遠古傀儡!」

麥哈爾心中呢喃著,手掌一翻,遠古傀儡偉岸的木訥身影又一次顯化在戰場之上,威風凜凜的神甲,猶如巧奪天工,美輪美奐的藝術品。

遠古傀儡的強度早有見識!

曾帶領著麥哈爾撕裂空間,穿梭洞虛,手段之驚天,可堪比一位真正的蓋世系主,這一點,毋庸置疑。在此時此刻,危機,再無強者可用之際,麥哈爾直接祭出了這具遠古傀儡,想要迎戰一敵。

這也是現在唯一儘力做的!

但就在麥哈爾祭出這具遠古傀儡之際,懸浮在天穹之上的,散出滅世神力氣息的圓環虛影,以及神秘的人形虛影,齊齊…一震!

圓環,以及人形虛影,代表的,是兩尊被信仰的無上神靈!

能讓它們意志顯化虛影同時震動的,唯有一種,那就是同等階,又或者說,是能讓它們忌憚的物飾,但屹立在巔峰的神靈,有忌憚?

神靈虛影的震動無人察覺!

也就在神靈意志虛影震動之後,肉眼不可見的,虛影漸漸開始消散消退,彷彿是弈神戰的效果,正在隨著時間消退,儘管肉眼難以察覺。

但隨著時間,消退的痕迹,必將逐漸顯露!

「嗡!」

一聲輕鳴無聲傳開。

兩道神靈虛影開始消退之時,紅色的蒼穹之上,一隻由無數紅色絲線湧來組成的巨大鱗爪開始凝聚成形,巍峨高聳,宛若一座大山橫亘,姿態平穩,無聲無息,無論是神靈虛影,又或是下方強者,無人察覺。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隨著這道紅色巍峨鱗爪的凝聚,蒼穹上的日月星辰,簌簌顫慄,仿若在這一道紅色鱗爪之下,瑟瑟發抖,出現了某種未知的恐懼。

一系列的變化閃現在暗中!

麥哈爾祭出遠古傀儡之後,臂膀上妖異的紅芒開始閃爍,想要當作能源,來催動這具強絕的遠古傀儡,抵擋眼前的泰坦巨獸。

百試百靈的遠古傀儡,這一次,沒有蘇醒過來。

無論麥哈爾臂膀上的劍道印記如何閃爍催動,眼瞳灰暗的遠古傀儡,依然眼瞳灰暗,沒有任何蘇醒的過程,極為的反常。

「嗦咔咔!」

鐵鏈划動的驚天之音越來越近。

龐大宛如亘古群山的泰坦巨獸,隨著跨出的巨大步伐,越來越近,連帶著驚天腳步之音也越來越近,隨之,一股震撼人心的重壓輻射開來。

這種重壓,不似強者的威壓,但卻同樣令人動彈不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