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終於,有一隻比較雄壯的雞從箱子裡面好不容易跳了出來,可還不等他好好的看一看它身處的這個世界到底還是什麼模樣后,古靈珊便是冷漠的將它一隻手給拎了起來。

「咯咯。」

感覺到自己受到了束縛,這隻雞也是大叫了起來,身體更是不斷的扭動著,試圖掙脫古靈珊的束縛,但古靈珊的雙手就像是一對鐵夾,將它夾的緊緊的,叫它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掙脫的開。

然後,這隻好運的跳出了箱子的雞,便被古靈珊隨後丟進了關押喪屍的籠子裡面。

這隻雞落地,感受到了自己不再被束縛,連忙一陣小跑,可還不等這隻雞跑出多遠,那隻原本是古靈珊父親的喪屍便撲了過來,一把將古靈珊丟過來的雞撲住,然後便像是一個許久沒有吃到過東西的人一樣,如同餓虎撲食一般的將這隻雞給撕咬著吃掉了。

而古靈珊,面對這一幕,卻是始終沒有迴避,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漠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怎麼,心疼你父親了?」

突然一道幽幽的女聲在這空曠的地下空間裡面響了起來,這道聲音赫然便是那個被風在古靈珊身體裡面的女魔頭的聲音!

「廢話少說,我問你,只要幫你找到那件東西,你就是真的可以把我的父親給變回來嗎?」

古靈珊似乎對於這道聲音的突然出現一點都不吃驚,冷冷的回應道。

「放心,只要你能夠把我族的聖器給我找到,我保證是可以叫你的父親,立刻就變回原來的模樣,絕對是不可能發生絲毫的變化。」

女魔頭似乎是和古靈珊這個人類女孩子打成了什麼交易,這個時候也是對著古靈珊回應道。

「最好是,這樣,不然的話,我就算是拼著死,也不會叫你好過的!」

古靈珊的聲音冰寒,顯然她的這番話並不是說著玩的,如果,在她幫助女魔頭成功的尋找到了她所需要的東西后,她還不肯幫助自己把她的父親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她一定是拼著自己死亡,也要把這個女魔頭拉下水!

聽到古靈珊的話,女魔頭的眼中閃過一抹隱藏極深的怨毒之色,只不過,嘴上卻是依舊說道。

「放心吧,現在咱們兩個共同一體,你死了的話,我也沒有辦法活下去的,所以,我一定是不會欺騙你的。」

「不過,剛剛那個人的身上明明就是有著聖器的氣息,你怎麼不把他殺死,然後把他身上的聖器給搶奪過來呢?」

「要知道,有了聖器之後,你的父親就可以變回以前的模樣了啊!?」

女魔頭的僧因當中帶著些許的不解,沖著古靈珊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告訴你,我再說一遍,我絕對不會殺任何人類!」

古靈珊的樣子突然間變的暴怒起來,沖著女魔頭冰冷的說道。

「真的不殺嗎?」

「如果不殺人,你的父親就無法復活了呢?」

女魔頭用著極具蠱惑性的聲音對著古靈珊說道。

而聽到女魔頭的話,古靈珊卻是並沒有立即答話,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的確,古靈珊的內心當中是十分的渴望她的父親能夠變回從前那個喜歡她,疼愛她,的模樣,而不是現在只要見到她,就是雙眼冒著綠光,時時刻刻想要吃掉她的樣子。

這件事情,對於古靈珊十分的重要,不然的話,古靈珊也是不會因此,而選擇和這個十年前的慘案製造者,和真正將她的父親變成現在這副鬼模樣的人合作。

要知道,古靈珊的心裡也是十分清楚的,她跟這個女魔頭合作,無疑於是在與虎謀皮,時刻都是有著被其反噬的危險。

而殺人,這一點古靈珊的心中同樣不想。

她的父親是一名警察,她也是一名警察,她從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身處的環境,都叫她對殺人這件事情,有著十分嚴重的惡感。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古靈珊是十分的討厭那些個殺人犯的,而一個人自然是不想要去做自己都討厭的事情。

所以,對於殺人這件事情,古靈珊是從自己的心靈最深處就抵觸的。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而如今,兩個對於她來講都是有著很強執念的事物放在了一起,古靈珊在這個時候真的是很難下一個具體的判斷,到底應該怎樣做,才是正確的,才是最好的,才是她應該做的選擇。

良久后,古靈珊的嘴唇張了張,聲音有些乾澀的道。

「我不知道,真的到了那一步后,我會怎樣去選擇,自己會怎樣去做,但是,我現在,絕對是不會去殺人的。」

「可現在就……」

女魔頭還想要繼續說話,想要叫古靈珊改變主意,只不過,還不等她將自己嘴裡的話說完,便是被古靈珊打斷。

「行了,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我是一名警察,我絕對是不會殺人的。」

古靈珊的聲音斬釘截鐵,雖然,並不清楚她將來到了那一步,非要在殺人和拯救自己的父親當中選一樣的時候,古靈珊或許未必會清楚到底應該如何做,但此時的古靈珊卻是清楚。

自己現在絕對是不能殺人,因為她是一名警察,她要擔負起自己應該擔負的責任。

見到古靈珊的態度堅決,女魔頭雖然並不願意叫古靈珊真的這樣放過李偉,放過可能聖器的下落,但卻依舊沒有在說些什麼。

此時的她,身體同巔峰的時候比起來,還是要差上許多,並不能夠擺脫古靈珊的控制,也沒有辦法和古靈珊繼續對抗。

所以,這個時候,這名女魔頭也是聰明的選擇了閉嘴,只不過,她雖然是已經閉上了嘴巴,但心中卻是暗暗的在想。

「哼,等到我將聖器拿到手后,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你這個小丫頭,將你鎮壓在地獄的最下面,永世不得超生!」

女魔頭在心中兇狠的道,似乎並沒有把她自己剛剛所說的自己和古靈珊公用一個身體,誰離開了誰都活不了的言論放在心上。

而女魔頭雖然是被當初的老道士封印在了古靈珊的身體裡面,但對於這女魔頭內心當中的想法,古靈珊也是並不清楚的,所以,在這個時候,她並不知道,在某人的眼裡,一旦她拿到聖器后,她的死期也就到了。

在看著面前這個原本你是自己的父親,現在確實一頭喪屍的傢伙,吃完了雞,正意猶未盡的望著自己,雙眼冒著綠光彷彿是想要把自己吃掉的樣子,古靈珊原本沒有表情的眼睛,在這個時候竟是開始緩緩的凝聚起色彩來了。

「爸爸,我一定是會把你變回原來的模樣。」

古靈珊在自己的心中堅定的想到,她的一雙小手,甚至都因為用力過度,指甲也是一不小心陷入了指甲縫裡,頓時劃開了幾道口子,鮮血也是順著指甲縫開始向著外面流了出來。

「滴答,滴答。」

鮮血落地的聲音傳來,不過,古靈珊對此卻恍然未覺,彷彿此時受傷的並不是她一樣,只有被關押的那頭喪屍,在聞到了血腥味以後,更加的狂暴了。

夜,深了。 離開了古靈珊,離開了那個詭異的地下空間,李偉自然是不會在逗留下去了,這個時候一直被他留在家裡的穆秋雨恐怕應該是已經著急了,他必須要儘快的趕回去。

「該死的,手機什麼時候停電不行,費事要在這個時候停電!」

李偉暗罵了一聲,然後腳下不停,噶路的速度又是快樂幾分。

與此同時,華南鎮李偉的家中。

古靈珊站在窗戶旁,望著窗外那條李偉要是回來的話,必經之路,眸子當中的是焦急之色也是越來越濃。

李偉不過是去辭職,怎麼可能用了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回來?

他不會是發生了什麼不測吧?

穆秋雨越想越擔心,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對很對,要不然的話,按照李偉家裡和盛世跨國集團分公司的距離,應該是連中午的時間都用不了,便是會跑回來的,怎麼可能到了現在的這個時間還是沒有回來,怎麼想都不應該啊?

穆秋雨將自己有些焦慮的頭轉了過來,桌子上的飯菜,不由的輕輕嘆了口氣,桌子上擺放著足足有七八道菜,這些菜全部都是穆秋雨上午的時候,趁著李偉去辭職,悄悄做的,她在等待李偉中午回來一起吃飯。

可這飯菜一連熱了數次,可李偉他確實始終都沒有出現,看著桌子上的飯菜已經是又一次涼了,穆秋雨的心也在這個時候涼了許多。

要是,李偉真的發生了什麼不測,怎麼辦?

不,不會的,李偉的身手那麼好,怎麼可鞥會發生什麼不測呢?

幾乎是在這個念頭在心裏面響起的時候,穆秋雨便是連忙打翻了這個念頭,可是,驚愕著,古靈珊的心裡便是不由的升起了另一個念頭,要是萬一呢?

萬一,李偉真的是招到了什麼不測呢?

李偉的伸手的確是很好,很強大,但李偉不管怎樣講,他都是血肉之軀啊?

要是他突然間害了什麼疾病,亦或者是被車撞了怎麼辦?

要知道,李偉的身體就算是在怎樣結實。,也是不可能比鋼鐵建造的汽車結實的。

穆秋雨越想越擔心,越想越覺的自己心中的想法很有可能會是真的,越想,心中的恐慌也是隨之越來越多。

要是,李偉真的死了,她應該怎麼辦啊?

穆秋雨的心突然很痛,就像是上面長了一個蟲子,狠狠的咬了她一口一樣,又像是有一隻看不見的大手在穆秋雨的心中撕扯一樣,讓穆秋雨感覺到很痛,很痛。

這種痛苦深入骨髓,是一種難以想象的痛,甚至,穆秋雨覺的這種莫名的痛苦如果一直持續下去的話,她會死掉。

徹徹底底的死掉,靈魂和肉體都會湮滅,會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失去痕迹,這一切不是她想要的,也不是她所需要的的,她不能夠看著這種痛苦蔓延,她不能看著自己的心就此死亡。

想到這些,穆秋雨的眸子中,堅毅的光芒一閃而逝,她在這個時候已然是下定了決心。

她現在會去把桌子上的飯菜再去熱一遍,如果,在她將飯菜重新熱好以後,李偉還是沒有回來的話,她就不會在這裡待下去,她需要去做一些事情,去把李偉給找回來!

穆秋雨沒有過多的墨跡,她收拾好了飯菜,拿著這些飯菜,向著廚房所在的地方走去。

穆秋雨竭力保持著平靜,打開了煤氣灶,將菜放在馬勺里翻炒,可即便是她的面上平靜,但她的手卻依舊是在忍不住的顫抖。

一道又一道的飯菜被穆秋雨給放進了馬勺之中翻炒,她宛如是機器人一般,不停的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時間過的很快,很快就連最後一道涼了的菜,也已經是被穆秋雨給熱好了。

將這些熱好了的飯菜端上餐桌,穆秋雨有些出神的望著這些熱氣騰騰的飯菜。

在遲疑了一會後,才是取來了桌布,將這些飯菜全部都蓋好,然後毅然決然的穿好了鞋子,向著門口處走去。

雖然,穆秋雨並不知道,這個時候的李偉會在哪裡,也並不了解這華南鎮的地形,不知道華南鎮到底哪裡是哪裡,儘管她是一個怕黑的女孩,這時天已經黑了,她都要出去。

因為,在她的心裡,某個人的影子,要比這一切的儘管加起來都要重要,都要重要的多。

「當。」

就在穆秋雨來到了房門處,想要把房門給打開的時候,這個時候,房門處卻是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開鎖聲。

聽到這道聲音,起初的時候穆秋雨還是一愣,隨即卻是狂喜起來,她意識到了什麼,一連小炮的向著大門處跑了過去,而就在她到達了門口處的時候,房門終於開了,露出里誒那張此時看上去有些疲憊的臉。

「沒有等著……」

李偉大口的呼吸著,這一路他都是飛奔回來的,所以,即便是對於他的身體來講,也是一個十分大的負荷。

不過,還不等李偉將話說完,穆秋雨便是猛的一把撲了過來,將他抱住,抱得緊緊的,死死的。

也不知道穆秋雨在這個時候,到底是從哪裡湧出來的力量,竟然是把李偉勒的緊緊的,死死的,憑藉李偉的力量想要掙脫開,竟然都是不能。

李偉只好還是任由穆秋雨就這樣抱著,而等到他覺的時間差不多了,想要推開穆秋雨的時候,卻是突然發現,自己的胸膛竟然是已經被打濕了。

李偉情不自禁的愣住了,下一刻他伸出手有些難以置信的在自己的性口摸了摸,發現竟然真的是濕了!

李偉連忙把穆秋雨的頭抬了起來,發現此時的穆秋雨哭的梨花帶雨,完全成為了一個淚人。

「怎麼了,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哭啊?」

李偉極盡溫柔的說道,只不過言語中多少還是帶著些許疑惑的。

他真的是搞不懂,穆秋雨好端端的哭什麼,他這不是平安的回來了嗎?

「沒事,沒事。」

「我只不過是害怕失去你。」

穆秋雨小聲的說道,邊說邊伸出衣袖,摸了摸自己臉上的眼淚,俏臉行也是不由的升起了兩抹紅暈。

聽到穆秋雨的話,李偉忍不住一愣,隨機看到穆秋雨紅彤彤的眼眶,和依靠在自己身上可憐兮兮的模樣,李偉便是不由的忍不住心中一疼,輕輕的伸出手,將面前的女孩子攔在了懷裡。

人心都是肉長的,每個人都會感動,都會心疼,看到穆秋雨此時的這幅模樣,李偉也是感覺自己的心弦被撥動了一下,他忽然感覺,自己對面前的女孩子的好感越來越多,而在這些好感當中還夾雜著一些看不清的東西。

對於李偉的懷抱,穆秋雨沒有拒絕,而是十分溫柔的靠了上去,享受著這對於她來講十分難得的溫存。

時間就這樣在一點點的過去,一點點的流逝著,也不知道到底過了有多久。

最後,還是穆秋雨的小肚子在這個時候「咕嚕」的響了一下,才將沉浸在這種範圍當中的二人驚醒。

「餓了吧?」

「是不是一天都沒有好好吃東西。」

李偉看著穆秋雨說道,目光柔情似水。

穆秋雨迎著李偉的目光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她這一天並不是沒有好好吃東西,而是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吃,一心牽挂著李偉的她,這一天可謂是水米未進。

李偉沒有回來的時候還好,她的一顆心都在牽挂著李偉,自然是感覺不到自己會餓,但是等到看見李偉平安回來以後,她腹中的飢餓感也是在這個時候涌了上來,並且還是有著已匯總越來越強烈的感覺。

「那就先吃飯吧,有什麼話,吃飯的時候再說吧。」

李偉對著穆秋雨受到,穆秋雨自然是不會拒絕,微笑著點了點頭,和李偉一同來到了餐桌前。

李偉本來是打算自己盛飯的,但他的手不過是剛剛拿住了碗,便是被穆秋雨一把奪了過去。

然後,穆秋雨便是將滿滿的一碗飯放在了李偉的面前。

留意到這個小細節,李偉的臉上不禁是露出了笑容,他時常一個人在家,已經是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吃到一餐熱乎乎的飯了。

通常的時候都還是他自己一個人對付一口罷了,穆秋雨的到來,竟然是叫李偉有了一種小詩回來了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熟悉,很溫馨,也很久叫人放心,留戀,不捨得叫她就此離去。

這一餐飯吃的很慢,李偉在珍惜這段難得的時光,而穆秋雨顯然也是同樣如此。

不過,再長的旅途也終於是有到終點的時候,再好的宴席,也難免會有吃完的時候。

最終,在穆秋雨收拾碗筷的時候,李偉開口了,淡淡的開口,盡量使自己的語氣看起來溫和平淡。

「我要走了。」

「啊?」

原本一直沉浸在溫柔的穆秋雨忍不住一驚,下一刻卻是不由的大驚失色。

「你要去哪?」

「去找聖水?」

李偉回答。

「你有線索了?」

「有,只不過,並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拳超人之雷霆沙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