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結果跳出來了一個大藥商楊萬財出來。

把自己加工過的黃金葯饅頭,給複製出來大批量的售賣。

當時趙客就有個預感,這不是什麼好事。

而隨著黃金葯饅頭的大賣特賣,價格一路飆高,甚至已經達到了瘋搶的程度。

趙客對這顆炸彈的預感越來越是強烈了。

所以一開始,趙客堅決否定,這玩意和自己有關係。

就是因為這顆雷一旦爆炸,必然會在鬼市捲起一場前所未有的動蕩。

哪怕這件事,和自己真的關係不大。

但每次想起來,心裡也是有些壓抑和擔憂。

現在這顆雷終於爆炸了。

一枚血饅頭引發的驚天慘案,終於浮出水面了。

趙客心裡反而舒坦了很多,最重要的是,自己現在在遺棄之地。

剛好躲開了這次大動亂。

唯一心裡有點擔憂的,是這件事平息之後,會不會有某位高級郵差,或者更上面層次的大佬來調查。

「嗯,我身上還有造化珠護身,一般的占卜手段,未必能查出來和我有關。」

趙客心裡琢磨著,造化珠是個好東西,蒙蔽天機,斷掉自己身上的因果。

以前他們占卜不到。

現在自己雖然暫時失去了造化珠,可別忘了,自己在遺棄之地。

這個被遺棄的地方,怕是他們一樣占卜不到自己。

退一萬步說,即便占卜到自己又怎麼樣,他們進得來么?

不過話雖然如此,但凡是都有例外,例如這次自己被人在虛無中伏擊,險些被那雙大手幹掉。

加上自己的時間線,也被人給強行抹去。

這背後究竟是誰,有多大的能量,自己一概不知。

這才是真正令趙客感到擔憂的事情。

趙客一直走神,想著想著,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這個帶頭的傢伙,名字特別的耳熟來著。

「對了,你剛才說,帶頭的人是誰來著?」

提起這個帶頭人,大煙槍的臉上不由生出幾分佩服,雖然這傢伙是引爆鬼市動蕩的元兇。

可這份氣魄,不由令人心生敬佩。

畢竟不是誰,都敢於去揭發真相。

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早就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們奉為了生存寶典。

帶著敬佩的眼神,大煙槍道:「一個叫齊亮的,這傢伙為了曝光這件事,不惜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的名字,一身聖光系,兇悍的很,衝進藥房,四個中級郵差,都沒攔住他,一拳砸爆掉了管事的腦袋。」

「是他!」

趙客眸子留閃過一縷異色。

聖光系郵差,是僅次於時間、空間系之下,非常強大的派系。

成長起來,潛能無限。

初級的時候可能弱一些,可一旦達到了中級,能力進一步提升后,實力確實非同凡響。

不過驚訝的同時。

趙客轉念一想,嘴角不由揚起一縷微笑。

沒錯了,也就是這個傢伙,才敢冒這麼大的險,帶頭挑起這麼大的動靜。

「真想看看這傢伙,究竟成長到了什麼程度啊。」

一想到當初那張稚嫩的臉,堅韌不屈的眼神,充滿了令自己感到厭煩的善良和正義感。

趙客忍不住吐出舌頭,半眯起自己的眼睛,眸光中不由生出幾分期待感。

「真的好期待,下次和你見面啊!」 大煙桿一行人簡單的恢復一下,隊伍里有擅長治癒系的高手。

不過能力比較雜,既會聖光術,也會自然系的治癒術,雖然能力不成體系,但卻是很罕見的專業輔助郵差。

大煙槍往嘴裡灌下去一瓶恢復藥劑。

他也是慘,因為被不小心暴露了自己身上的奴印,愣是被一群殺紅眼的郵差給圍攻。

要不是他比較賊,察覺到不對勁,馬上帶著人往遺棄之地跑。

不過縱然是大煙槍實力不俗,又察覺的及時,面對兩支中級郵差的團隊圍殺。

他也是差點交出了半條命出去。

他們休息了一陣后,大煙槍讓一人悄悄出去,打聽一下外面的情況。

「不用去了,這場風暴,估計一時半會完不了。」趙客坐在大煙槍身後,拍拍大煙槍的肩膀。

把他手上另一支白玉煙桿拿出來放在手上。

手指捏上一撮煙絲,深抽上一口。

「你信不信,砸完了藥鋪,這場暴動才剛剛開始。」

替嫁小妻:陸少在線撒狗糧 大煙槍回過頭,抬頭看著坐在自己後面的趙客:「啥意思?怎麼他們還沒完沒了了?」

或許是因為被紅婆婆打上了奴印,大煙槍潛意識裡,已經把鬼市當作自己的一部分,聽趙客的話后,心裡多少有些不爽。

趙客也沒和大煙槍爭論什麼,半眯著眼睛,任由大煙槍讓人去外面打探。

想到這件事的發起者,趙客心裡一陣冷笑:「這小子,真的是一如既往的蠢!」

或許在大煙槍等人的眼裡,齊亮的氣魄非同尋常,但趙客的想法和他們不同。

至於自己想法對還是不對,等一下自然會有結果。

自己這個元兇之一,此時待在這裡,穩坐釣魚台,閑看龍虎鬥,別說,還另有一番滋味。

想到這,趙客不由連抽上兩口手上的煙絲,靜坐在一旁等待著。

大煙槍這一行人,雖然都是鬼市的奴僕,但他們是紅煙館的奴僕,自然不是你一般藥鋪那些奴僕能夠相提並論。

其中自然也有擅長隱匿的高手。

一個體格精瘦的男人,外號鬼中影。

在隱匿下身影后,迅速穿過鐵鏽的大門,遁入鬼市中。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功夫。

就見這傢伙一臉鮮血的從外面跑回來。

「怎麼樣?」

看他一臉的鮮血,身上又平添了好幾道傷口,大煙槍不禁皺起眉頭追問道。

然而鬼中影並未理會大煙槍的詢問,而是先給自己灌下去一瓶恢復藥劑,同時讓同伴馬上給自己加持聖光術。

伴隨著一股烏黑的咒氣被聖光術驅逐出來后,才見鬼中影發黑的臉色,一時間好轉了許多。

睜開眼睛,眸光驚魂不定的看著周圍,聲音低啞道:「這些人都瘋了。」

原來,此時此刻,鬼市之內,就如趙客所預料的那樣,完全混亂的一塌糊塗。

那些暴動的郵差,一個個都殺瘋了。

現在涉及的不僅僅是藥店,連餐飲、奇貨、道具這些店鋪也跟著被打砸。

甚至更惡劣的,是有人開始下黑手,獵殺其他郵差。

要知道,在鬼市懲罰下,一旦被其餘郵差擊殺,可以從對方身上多抽取一張郵票。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難免會有人開始動了心思。

「我親眼看到,一名剛剛從外界進入鬼市的郵差,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被人一根鐵槍,捅穿了心窩,媽的這些人,都TM的該死。」

鬼中影說著自己在外面看到的畫面,不由得咒罵起來。

趙客站在一旁,聽到結果,果然如他預料的那樣,嘴角微微展露出一抹微笑,但又迅速將笑容隱藏了起來。

這件事的發展,其實並不難預料。

這些郵差,一旦殺紅了眼,哪還會理會誰是無辜?誰是元兇?

之前有規則束縛這些野狼。

令他們規規矩矩的遵循著鬼市的規則。

但可有人乾脆把繩索全都給打開,狼性爆發,絕對不會只是打砸一些藥鋪,殺幾個人就完事了。

想想現實里,前幾年爆發的抵抗日貨遊行的結果,這種情況何等的相似。

這裡面又有幾個是真的愛國的?

不過是披著愛國的幌子,四處打砸,趁機渾水摸魚。

甚至僅僅,只是因為對方開了日產的車,就用U型鎖,把人家砸成了腦癱。

有人質問一句,他們就把人給打的骨折。

什麼?你要說裡面有真的愛國的,只有少部分害群之馬?

沒錯,這些人有,就如同此時的齊亮一樣。

所以趙客說,齊亮蠢。

所謂口中的愛國,不過是這些害群之馬的幫凶。

為他們壯了膽量,為他們提供了法不責眾的便利,令這些害群之馬得以逞凶。

甚至慢慢的加入了這群害群之馬。

估計,此時此刻,齊亮怕是也不會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樣子吧。

一想到齊亮,趙客眼中的笑意更濃烈了。

對於齊亮這個傢伙,他越是難受,趙客越是感到開心。

折磨他的肉體,一點意思都沒有。

趙客最喜歡看到的,就是他精神上的痛苦。

心中不由得偷樂起來,暗想「你不是總是那麼善良,總是那麼喜歡做好人么?現在心裡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唯一令趙客不開心的,就是自己此時被困在了遺棄之地,這個牢籠里。

不然自己真的好想走出去,看看齊亮的那張臉。

嗯、臉上的神情一定很精彩吧,可惜嘍。

…………

「住手!」

一道聖光在鬼市街頭綻放,隨之而來的,便是一柄十字架破空而落,重重砸在地面上。

頓時伴隨著一聲轟鳴聲,兩個黑色的影子一前一後從聖光的範圍內退出來。

斜眼看向衝來的齊亮,冷冷一笑,不打算和他糾纏,轉身就走。

天賜良機,他們當然不會放過這次屠戮掠奪的大好機會。

眼看對方逃走,齊亮卻是沒辦法追上去,因為這樣的人太多了,追上去也沒有意義。

只能握緊拳頭,罵道:「該死!」

說這話,齊亮快步走進一間店鋪。

這間店鋪只是一家在鬼市售賣特殊藥酒的小店鋪。

因為藥酒的功效極好。

所以近戰系的郵差,都會買上一些。

雖然是藥酒,可和藥鋪完全不一樣,但此時卻也被當作洗劫的目標之一。

當齊亮走進店鋪后一瞧。

店鋪的管事,已經被打的奄奄一息。

店鋪內更是被一片狼藉,能收入郵冊的貴重商品,頓時被洗劫一空。

不能帶走的,乾脆就毀掉。

店鋪的小斯,被一刀劈開了腦袋。

如果不是管事的掌握著店鋪的郵分管理。

怕是也免不了被一刀砍開了腦袋。

齊亮走上前,小心將手掌放在管事的傷口上,心頭一動「聖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