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給了赤髯老魔幾個白眼,江元峰花費了上千的人階靈石,才把這些賬都結了。好在他向來都為自己準備充足,乾坤袋裡裝了為數不少的靈石,不然兩個修道界的大高手就會面臨付不出錢的尷尬局面而遭眾多修士恥笑了!

(未完待續——)

遁世一百三十回北海散仙,五行滅絕,, ?跑了小半天功夫弄來了五百多件低階法器,此時天色已暗,返回來路上儘是沼澤密林,澤底污泥鬱積,林間落葉腐殖,兩者所生瘴氣極毒,終年不斷。。

到了夜晚,此處環境比白日里更為險惡,人入其中,縱不迷路,也為毒蛇野獸所傷。好在江元峰兩個都不是普通凡人可比,各自以劍光遁光護住自身,只花了半刻功夫就穿過了沼澤險地,回到洞府入口處。

到了此處就不能在肆意飛行,因為路徑熟了,兩人老老實實的又用了來時四分之三的時間回到石門牌坊之前。

「開始吧!」站在那面山壁前,江元峰知會赤髯老魔一句,便將法力灌注自己手中一件法器,揚手朝那石門禁制打了過去。

赤髯老魔有樣學樣,兩人如仍飛盤一般,你來我往,片刻功夫就消耗了近百件人階法器。這一幕如果讓一些小門派的修士們看到了,還不心疼的痛罵他們浪費可恥啊!

就見那一件件灌輸了兩人真元法力的法器,一次次引動著石門之上的玄門無上禁法大五行滅絕光針運轉。

如針線一般的五色精光不停的轟擊到那些法器之上,然後眾多法器都無聲無息的崩毀了。能夠無聲無息的分解滅絕世間大部分的五行之物,這就是大五行滅絕光針的厲害之處。要知世間萬物大多脫不了五行之類,就連人體本身也是由五行物質重重化生而成,遇見這滅絕光線怎能好的了去?

江元峰與赤髯老魔兩人對大五行滅絕光針的威力了解越深,就越感到畏懼,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就是面對世俗軍隊的炮彈都無所畏懼,但就是這看似美麗炫目的一處小小禁法,卻讓他們根本就無力抵抗之力。

短短時間,五百多件低階法器就耗費光了,這石門上的大五行滅絕法禁之力卻強韌的出乎兩人的意料。雖然看起來已經光芒微弱之極,但卻仍然頑強地依附在石門之上沒有失效。

「怎麼辦?」江元峰看著赤髯老魔問道。沒想到會面臨這種狀況。早知道就再多買幾件人階上品的法器了,即使價錢高些也無所謂。

赤髯老魔目光熾熱,神情有些瘋狂地喊道:「不要心疼你那些法器,最多打開石門之後洞府里找到的法器都歸你所有!」

江元峰心中有些猶豫。一些對他無用地法器不是賜給地弟子。就是留在了山莊洞府里。他手裡只剩下地幾件。每一件都是難以割捨地重要法器。像乾元金光鏡與縛神索這等防禦護身地極品法器。雖然可以再行煉製。不過非到不得以地時候。自然是不能捨棄。而青瀾紫淵雙劍更是他耗費許多心力才終煉成地飛劍。如果毀在這裡。日後再想煉劍。就很難再找到像太白青金這種稀世材料了。現在他手裡只有一件開山鞭。因為本身材料地局限。在達到地階下品之後就再沒有提升地餘地了。但這件也是他最開始煉製地兩件法器之一。很有紀念意義。如今要毀去還真有些不舍!

「怎麼還不動手?」赤髯老魔自己從來都是靠一身魔功行走世間。身上是一件法器都沒有。不然為了這洞府中地藏寶。他早就該舍地都捨棄了。

江元峰心裡正想是不是用乾坤袋裡裝地一些材料。臨時在這裡煉製一些法器充數。忽然感到惡風迎頭壓來。卻見是赤髯老魔一把朝著自己頭上抓去。心下雖然震驚。但緊急時候卻是絲毫不亂。飛身而退地同時雙手遍布紫氣朝老魔單手架去。

要知他那上清金丹氤氳紫氣非比尋常。就算是赤髯老魔功高一籌。境界擺在那裡。準備充分地話。江元峰這一身真元也可以同對方鬥上一斗。前次被擒不過是事出突然。趁他不備而已。

不能不說江元峰遇事冷靜。反應之快。以致赤髯老魔地赤魔手只擦過他頭頂。不過隨後江元峰發覺自己一頭黑髮披散了下來。一摸頭髮。原本發間插著地那根銅簪子卻已經不見。再看對面老魔手裡不正是自己地道簪。

這簪子總是如低階法器一般。放出微小地法力波動。江元峰一直沒能把它弄明白。後來既然弄不明白。也就乾脆不要去想。夏嵐親自動手。給她這師父挽了古時候地冠禮之後男子正式出門都要梳地髮髻。正式場合地時候戴那另一件月白地七星道冠。平時就把這道簪端正地橫插在上面。倒是有了幾分逍遙羽士地風範。

「不過一件小法器,還留著幹什麼!」

見老魔揚手就要把道簪朝那大五行滅絕禁制仍去,江元峰顧不得惱怒,急喝道:「這是我弟子親自為我選的禮物……」

話未說完,老魔已經動手,江元峰不忍見此物被毀,卻已經來不及上前救援。

不過想象中的禁法發動,銅簪被毀場面沒有出現,那根道簪不但沒有半點損壞,反而接觸到大五行滅絕法禁的光線之後在空中頓了頓,忽然猛然放出強烈的赤光,上衝天際,石門之上的五色精光受這赤光一衝,竟然不再流轉,靜止平息下來。

好在這片山嶺的空間都被龐大的古禁制籠罩著,那沖霄的寶光不會被外界所發現。

「這……」

看著這突然發生地意外變化,赤髯老魔心中震驚莫名,說不出話來。

而早知自己徒弟送地這道簪很有可能並非尋常法器的江元峰,卻比赤髯老魔反應快很多,先一步由驚訝中恢復過來地他立時就上前幾步,將那赤色銅簪拿在手裡。

這簪子一入手,立馬就光芒內斂,同時江元峰的腦中多出了一小段信息。這信息正是銅簪前代主人留下的交待與御使簪子的法訣。

原來此件道簪確實大有來歷,乃是千年前北海的一位散仙的隨身法寶,等級已經到了天階中品,名為赤神簪。

此物是以南明離火輔以勾離火玉,用赤銅為主料煉製而成,其中更含有一顆南明離火的火種,單論攻擊力比好些天階上品法寶還要厲害!

可能是大五行滅絕光針引發了強烈的元氣。衝破了前代主人設下的禁制,使得這赤神簪重見天日。最主要地是現在江元峰得到了操控這件法寶的法訣。即使以他地修為還發揮不出這件法寶的全部威力,但只要能有三層威力,他也可以說人間再無敵手了。當然除非對手也有同級甚或更高階的法寶,那就另當別論了!

而巧合的是,這位北海前輩散仙竟然也是叫做赤靈子,江元峰忽然想到,此處洞府主人會不會跟這赤神簪的主人為同一個人?不然為什麼這赤神簪一出。那玄門無上禁法大五行滅絕光針就此停止了呢!赤髯老魔沒有理會江元峰銅簪的變化,而是欣喜若狂的望著眼前大開地石門。苦心尋找兩年的古修士洞府終於在這時候為他打開了!只要進了這裡,就有可能找到祛除他體內舊傷,使他停滯多年的修為更進一步的古修士遺寶。

這時江元峰也不動聲色的由腦中信息回過神來,把手中赤神簪收在手中,朝著洞府大門試探的仍了一顆石子進去。過了一會兒不見什麼動靜,便對還在驚喜中的赤髯老魔冷然道:「到底是魔教中人,行事不計手段,現在洞門已開,以後再和你這老鬼計較!」

赤髯老魔聽了也不以為意。反正他得罪的仇家多了,懷著激動的心情與江元峰一同進入了洞門。

石門洞開之後,顯出了裡面的內門門戶。 神魂武尊 上書「西南聖地,翠微洞天」八個淡墨大字。看到此處,兩人才知此山乃是叫做翠微嶺。繼續往前走去,就是進了內洞。

這洞在門口看去以為不大,其實裡面足有七八間大小不一地石室,還有一件容得下五個籃球場的大廳。現在二人存身之處。就是一間十丈長大的石室,應該是主人鍊氣潛修所居,四壁光潔如玉,裡面石床、石几、石桌、石墩之類,俱打磨地好像羊脂白玉一般細潤。

其他洞內或多或少的留有一些擺設,法器丹藥一類是半點不見,看來這位古修士前輩修成散仙搬家之後,就把這裡能帶走的全部都帶走了。

只有主洞之內的石床上還留有一隻七寸長三木匣,因為有禁法加持。故能千年不腐。

二人上前去打開了匣子。裡面乃是這位出身道家旁門的洞府主人赤靈散人留給後人的修鍊道書。

只是這卷道書上地記載雖然高明,卻也不見得比的上他天魔教的秘典。而且赤髯子本來就是天魔教的一個另類,對禁法秘術不感興趣,卻唯獨喜歡武修之術,連他師父都曾說過他這弟子投錯了宗門,應該去那鍛煉不滅魔體的阿修羅魔宗才是!

所以對這些道家旁門道法他是易點興趣也無,就在不看一眼全都交給江元峰處理。

而江元峰雖然手中握有諸多典籍,但卻也樂得多添一部道家旁門道法秘笈。略一翻看,卻驚喜的發現,裡面還記載著包括大五行滅絕禁法在內的數種絕頂法術。這下可是賺到了!

再看那邊赤髯老魔翻遍了所有石室,卻都一無所獲,這些兩年來,他把希望全都寄托在這古修士遺寶之上,如今卻發現此是大夢一場,怎能承受此打擊?昨晚熬夜了,先睡一覺,今晚繼續努力!

9?9?9???O?M,sj.9?9?9???o?m,。9?9?9???o?m ?「這洞府主人也實在吝嗇了點,竟然連一件法器、一顆丹藥也沒留下,不過老鬼你也不要過於失望,前些時候跟峨嵋派達成了一宗交易,弄來了些千年靈藥煉丹。!」

收起了木匣之後,江元峰看這老魔也是可憐,雖然氣他之前對自己出手,但突破化氣後期百年了卻仍無一點進境,對於不過三四年就修到化氣中期境界的江元峰來說,實在是天差地別。

「果真如此?」赤髯老魔聽了猛然抬起頭道。

「靈丹自然是有的,不過也不是白給的,要知我這三元固魄丹可是傳承至上古大聖廣成子的秘練金丹!」江元峰眼中有著笑意,心裡這次可要大宰你們天魔教一回,不說之前在擂台上他天魔教主的所做,還是方才開洞門時這老魔的所為,都令江元峰心裡感到有些憤慨,不趁此機會好好報復一下怎麼能行?

出了這西南聖地,翠微洞天,江元峰一改來時的受迫於人,心情很是舒暢。

因為關乎日後能否恢復舊傷,成就鍊氣化神,就都著落在他江元峰身上了。現在這赤髯老魔對他可是如對自家長輩一般關愛啊!

當然,這前提是他江元峰能夠煉的出那三元固魄丹,不然第一個跟她翻臉的恐怕就是眼前這一位了!

而且此行也不是沒有收穫,起碼江元峰得到了記載大五行滅絕禁法的道書,還有因此而解封的散仙遺寶赤神簪。

這兩樣光是其中之一,就足以讓天下修士為之瘋狂了!

現今修道界大多數普通門派所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靈氣不足與典籍缺失。即便某些門派還保留著較完好的傳承,卻也缺少了能夠引領指導他們修鍊高深法訣的人。

而三大仙宗之流雖然不缺道法典籍,但那散仙遺寶赤神簪可是天階中品的法寶啊!在封神一戰之後,仙凡隔絕。大多數法寶仙器都被帶離人間,這天階地法寶即便是對他們來說,雖不會似修道界那些修士一般為之瘋狂。卻也是一個不小的誘惑。

所以說。自己與赤髯老魔地這次行動千萬不要被其他修士知曉。不然恐怕會引起天大地麻煩。

即便三大仙宗顧慮形象。而八大道派又礙於上清派地面子不會有所行動。但其他廣大地修士門派未嘗不會心生貪念。進而千方百計地想辦法前來搶奪!

尤其是邪道魔門等宗派。行事沒有正道中人地顧忌。完全不按常理。會因此作出什麼來。他江元峰也無法預料。

於是心裡掛著隱憂地江元峰將這一點同赤髯老魔說了。並且兩人達成了協議要對古修士洞府之行完全保密。即便是天魔教主也不透露一絲風聲。

但是這年頭任何事情要想做地密不透風。都要看老天爺地心情。有時候在你不知道地地方。事情很可能就已經出了紕漏。

達成了協議。在這西南聖地翠微洞天地出口分道揚鑣。然而江元峰與赤髯老魔兩人都不知道。之前那赤神簪與大五行滅絕禁制所引起地沖霄寶光。雖然都被龐大地古禁制擋住了。卻仍是引發了外界天地元氣地感應。在古禁制屏障地上空形成了一些連凡人肉眼也能看到地變化!

當然,普通人僅能發現這地方上空的氣流有些不正常,比它處要顯得狂亂一些。

而修道中人,只要是在附近千里之內,功聚雙眼,就可以看到西南某一位置的天邊有一道淡淡地霞光。若隱若現,有如一朵赤色煙花般由半空爆起,開放於天際。

只不過這朵煙花是如此的龐大,以至於千里之內的修士,只要是進入了先天境界地都能清楚的覺察看到。

看過那朵盛大的煙花,一般有點見識的修士都知道這其實是靈氣的波動。對靈氣感應稍強的人,還可以感覺到那赤光乃是寶物出世地氣息。

一般修道人進入先天境界之後,靈竅開啟,神識初成。只要功聚雙目。就可以看見與普通人肉眼所見不同的景象。這種現象就叫做法眼,也有宗派稱之為「慧眼」、「靈眼」。

也有凡人與眾不同。因為某些原因,先天就有類似法眼的部分或全部能力,能夠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物體,比如說「見鬼」!這就是世上所傳說的「陰陽眼」、「通靈眼」。

一些修為不到先天境界的低階修士通過以特殊的秘法,在一段時間內也能夠使肉眼達到法眼的能力,這種秘法一般稱為「開天眼」。

像今天這種天地生成的異象,被修道界俗稱為「寶光」。有經驗地修士通過觀看異象寶光地光色和強弱,感受其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能夠大致判斷出靈氣種類,寶物地類型。

西南除了出過蜀山劍派這一當年的天下第一大派之外,還是各家邪派的大本營,這次的天顯異象明顯是有什麼寶物出世,怎能不引起修士們的注意?

寶物出世是個什麼場面?哪一次不是殺個血流成河!

許多親眼發現異象,或是由他人口中得知的修士,都在其短短時間全力往這邊趕來。可到了地頭之後,卻發現寶光所在的附近完全沒有什麼跡象,不要說寶物了,南疆這險山惡嶺的地方連件像樣的靈藥難找。就這樣還比某些「名山大川」強多了呢!畢竟南疆雖然自古就是蠻荒之地,但因為人跡罕至,對於環境保存的相對完好,所以元氣的衰減程度,靈氣的濃度,反而都比中原其它地方要強上一些。

對於寶物的下落,很快的,就有人推測出了線索。

要說赤髯老魔數十年未出。大部分修士都不認識他還好說。但江元峰曾經幾次在修道界公開場合露面,即便是在西南地界,怎麼也有一些認識這位修道界風頭正勁的人物。

於是有不少修士稱在西南的幾家修道材料交易市場里。見到了江元峰與一赤髯赤發地老者,大肆在收購低階法器的古怪行徑。

若是江元峰一個人,也不可能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但赤髯老魔那一頭赤須赤發地另類模樣,很難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於是早就有許多勢力暗地裡琢磨這兩人的目的了。

收購如此大量的低階法器是為了什麼呢?直到半天之後的天地異象出現,才有人恍然而悟的大膽推測,這批法器很可能是用來破除禁制。取得寶物地。

這一說法很快就得到了這批尋寶未遂的修士中,一大半人的贊同。

很快他們中就有人從赴上津之會的修士口中得知了那赤發黑袍的老修士的來歷,竟然是人們以為死了近百年的天魔教上代長老,赤髯老魔。

對於魔道出了這一位金丹期至尊,一直被正道壓制的邪道魔門諸派修士都感到分外驚喜。他們這一方終於有了可以跟正道背後三大仙宗的金丹高手相抗衡的人物了!一時天魔教在各派地聲威大震。

對於金丹期至尊,這些修士還沒有腦袋發熱到前去招惹的地步,但他們對於結丹期的江元峰態度便完全不同了。

雖然江元峰地背後也有著三大仙宗,八大道派這樣修道界最強大的勢力,但他修行日短,給外界修士的感覺卻並非是他江元峰自己的實力。不如赤髯老魔那般二百多年的積威。

二者,即便是能與華夏十大高手比肩的結丹期高手,也並非如金丹至尊那般不可戰勝。所以在江元峰迴到自家山莊洞府地這幾天。修道界里是暗流涌動,很多個人和勢力都在做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準備。

按照他們這些人的想法就是,將寶物搶到手后,自己就遠走高飛,逃到海外。他三大仙宗、八大道派再怎麼神通廣大,恐怕也不可能冒著引起華夏與海外修行界衝突的危險。撈過界去抓捕自己吧?

一出古修士洞府,由西南地界回到清夜山莊的江元峰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些,這次西南之行的收穫已經完全讓他興奮了。

先說那千年前的散仙赤靈子留下的道家旁門典籍,那上面記載的全都是一流之上地上層功法,即使比之原本江元峰得自上清派一代宗師白雲道士地道書遺卷,也是毫不遜色,甚至在一些禁法之上還要超出幾分來。

畢竟赤靈子乃旁門散仙,所修功法雖不如三清正宗淵源博大,卻也是同出於玄門**。況且人家散仙的境界擺在那裡。即使是天地元氣未曾衰減地千年前,能夠修成散仙之身的人物在修道界也是鳳毛麟角。達到那一層境界的高人屈指便可數。

那時的散仙雖不如上古時的神通廣大,但怎麼也算是仙人,在人間屬於絕頂的存在。一個仙人留下的典籍能差的了嗎?

結果可想而知。

再說那散仙遺寶赤神簪,在這地階貨色已經是頂流的當今修道界,光只法寶兩個字,就足以令眾多聽到的修士發狂了。

大多數修士窮極一生也見不到的法寶,對他們來說就如同仙器一般,而且這件赤神簪雖只天階中品,但因為其內所藏的南明離火之種,卻有著大多數天階上品也比不了的強大威力。要是讓其他修士知道此點,恐怕會更加的瘋狂!

所以江元峰也不忙著答應赤髯老魔的煉丹一事,覺得自己應該儘快的熟悉掌握這件散仙遺寶,以應付以後可能出現的危機雖然因為實力限制,他不可能發揮出這赤神簪的全部威力!但操控法寶的相關法訣已經被江元峰深深印在腦中,傾盡全力,發揮出這件法寶的七成威力,還是很有可能的!

這也是江元峰性格的好處,凡事喜歡未雨綢繆,謀定而後動。故一旦遇到突發事件,往往就因為平時準備的充分,關鍵時刻才能夠渡過危機,化險為夷!

以下不算字數:

有兩個大大為什麼非要章章都打打殺殺的呢?難道用別的辦法把事情解決不少更好嗎?主角的性格本不是濫殺之人,況且也未到生死決絕的關頭。而且看倒貼的大大放過小君我吧,不要在書評區罵我了!人家VIP的也沒說什麼啊!

如果是來支持,即便是只寫一個「頂」字,甚至「123」,小君都給加精了。難道賺個精華不好嗎?

小君是新人,心臟還沒有一路走來的大神們強韌,很容易影響我寫作熱情的!嘿嘿!

感謝一路支持的兄弟姐妹們,拜謝!

還有多謝祝小君六一快樂的兄弟,可惜咱已經早過正太的年紀,慢慢要進化為大叔了!哭

9?9?9???O?M,sj.9?9?9???o?m,。9?9?9???o?m ?由西南古修士洞府回到清夜山莊的江元峰,不理外界的事情,全身心的在家裡研究著他得到的第二件天階法寶赤神簪。

過了幾天之後,便可以將其操縱自由了,雖然還發揮不出此法寶的全部威力,但卻足以倚為同金丹境界高人交手而不落下風的屏障。

這可是真正散仙所用的法寶呢!對於現在這些修鍊地仙法門的修士來說,煉成金丹才算一腳邁入仙道的大門,而散仙意見算是比較高的成就了,二者差距不應該以道理計!

直到了江元峰迴到了山莊的第七天,他已經由別人口中得知了事情有些不對。前來報信的是幾位正道八派的修士,匆匆在山莊中坐了片刻便離開了。江元峰也因此知道了與赤髯老魔當天在開啟古修士洞府時,他們所引起的天地異象。

自以為未除什麼紕漏,沒想到卻會造成如此大的轟動。在修道資源日漸稀少,整個修道界面都臨著斷絕香火傳承危機的今天,寶物出世所造成的如此龐大的寶光異象,怎麼會不讓修士們為之瘋狂?

正道諸勢力雖然比西南地界的邪派修士發現的要晚,卻也不過稍遲了兩天而已。了解了事情好像是當天於擂台之上帶走江元峰的赤髯老魔兩人所為,故此便委派了幾個門下修士作為代表,前往江元峰的清夜山莊。一是為探一些口風,二也是提醒這位正道新貴注意邪道修士們的動作。

既然事情已經暴露,江元峰隊這些八大道派的門下也就沒有全部隱瞞。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透露了自己在其中的了一些好處。

送走了八派的使者之後,深感隱憂的江元峰決定從當天起山莊護府大陣全部開啟運轉,日夜不停,以免被默寫心懷不軌的修士鑽了空子!

然後他便著手做些準備,以應付不久將來可能出現的變化。

如此又過了七八個每天忙碌地日子后,一直沒有動作的邪道修士終於主動出擊了。

那是當天中午負責巡視的弟子鍾子豪在山莊大門處發現地一張黑色帖子。拿回來上呈給自己師父。

「師父你看!」

江元峰接過。手上運起真元一展。就打開了這張施以符咒地拜帖。看了其中內容之後。不由冷笑一聲。「這些傢伙竟然直到勾結在一起了!哼。真是蛇鼠一窩!」

原來帖是說以邪派諸大勢力南疆萬蠱門、長白靈獸山莊為首。包括五家大小門派。共同邀約他江元峰於四十裡外地芙蓉山區相見。有事相商。

江元峰卻早已經知曉這些人地目地。乃是為了十幾天前那引出天象地寶物而來。這些個邪道中人地陰謀雖是簡單。明眼人看便知。但成功地機會卻是很大。雖明知道對方不懷好意。但除非知道此行是必死結局。不然大多人都還是會選擇去試探著赴約。

而南疆最大地邪派五毒教。卻是承了當日在大北安嶺齊家於星海舉行珍寶交易會上地人情。沒有參與這場針對他行動。當初江元峰換給他們那顆救命地靈丹。真地治好了五毒教少主本來殘廢地傷勢。如此人情怎能不還?

五毒教甚至還在這些邪派行動之前。向江元峰發來了警告。讓江元峰對這五毒教地印象頗為改觀。這邪派裡面。也還是有重情重義之輩存在啊!

然而面對這些邪派中人明顯不懷好意的邀約,江元峰卻絲毫不懼。心裡默默盤算了片刻,便決定前往赴約。

這一段時間以來,江元峰的修為已經是化氣中氣頂峰的火候。只要尋一個契機,自然就能水到渠成,正式突破為化氣後期地大宗師級高手。所以面對可能遭遇邪派等人的圍攻,他即便敵不過,也完全有能力脫身而走。

不過該準備的還是要置備妥當,不但他地幾大拿手法器。青瀾紫淵雙劍,還有新得到的天階法寶,各類丹藥、符咒等等。甚至為求保險,他還將夾帶在《上清秘傳紫氣真解》中的那七張保命古靈符取了三張帶在身上。有了這些,就是天魔教的總壇他也敢闖上一闖,何況這些烏合之眾乎?

安撫了一眾弟子與家人,吩咐他們不得踏出山莊半步,有著全部開啟的多重大陣守護,他有信心即便是四大金丹期高手齊至。恐怕也攻不破他這清夜山莊。

一切安排妥當。江元峰便化身為一道青光,朝著山莊西方的羅浮山區飛去。

芙蓉山一處崖嶺地帶。束手站立著五個人。雖說芙蓉山最高地主峰才不過海拔六百多米,但能在這對凡人來說算是十分險峻的崖嶺之上絲毫不懼的站的安穩,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做到的。

他們就是這次邀約江元峰,準備謀取那剛出世的寶物的主要領頭人。分別為長白山靈獸山莊莊主洪滿天同其門中長老,萬蠱門的大長老張勇古,以及剩下兩個邪道中型門派的掌門,日月宗地陽公子,邪刀門地趙長春。

「萬事俱備了,現在只燈獵物入網!」

萬蠱門的大長老張勇古,看了看身旁說話地長白靈獸山莊莊主洪滿天,表面上一派贊同,沒有半點緊張神色,實際心中很有些不安。

畢竟這次他們算計的可是有名的結丹高手,自己的本事不在鍊氣上面,而是如同大多數南疆異人一樣的善於操蠱弄蟲。拋開修為,以他全部的手段來說,實力應該在結丹初期左右。而他張勇古的實力按照修道界的標準來算,也不過是在初入先天境界的築基後期而已。但是因為他們這種詭異陰毒的招數,即便是高上兩個境界的修士不防之下,也可能會中招,所以這些以飼養毒蠱為修鍊的門派,才得以於南疆修道界立足千年而沒有滅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