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絲絲黑霧自我的身體中飄散而出,在我身後匯聚,在那幾根巨大的觸角即將臨身之際,我身後那團黑霧翻滾,伴隨著一聲獸吼,覆滿黑色鱗甲的粗壯尾巴出現。

「砰砰砰……」

巨大的黑尾橫掃那些觸角,猶如快刀斬亂麻,霸氣凌厲,陣陣悶響炸裂之聲出現。

黑尾掃過,直接將那幾根黝黑的觸角崩斷,腥臭黑血飄灑,味道難聞,令人作嘔。

「嚶嚀……」一道尖銳的聲音從地下傳來,伴隨著劇烈的轟鳴,似乎有什麼龐大的傢伙被觸怒了。

那瘦小老人眉頭緊皺,死死的盯著我背後黑霧中探出的巨大黑尾,他手中的拐杖又是猛地往地上一戳,口中急促的說著奇怪的語言,像是什麼咒語似的。

地下的轟鳴之音減弱了一下,似乎那生物被瘦小老人的話語吸引了,但是躁動並沒有停止,那幾根斷掉的觸角還在揮舞著。

瘦小老人的聲音越來越急促,語氣也越來越嚴厲,地面下的轟鳴漸漸減弱,瘋狂揮舞的斷掉的觸角也慢慢的回縮了。

地下那怪物似乎安靜下來了!

而就在此時,一道微弱的吼聲從我背後那黑霧中傳來,巨大的黑色尾巴輕輕的搖擺,然後尾巴尖還微微的勾了一下。

這是挑釁,赤裸裸的挑釁!

原本已經安靜的地面,再次爆發轟鳴,地下的那個傢伙,徹底的被觸怒了,嘶吼咆哮。

不論瘦小老人怎麼安撫,地下那怪物憤怒的鳴叫越來越急促,最終瘦小老人放棄了,陰測測的看了我一眼。

尼瑪,關我什麼事?

正當我也有點鬱悶的時候,大地破裂開來,一大團黑乎乎的東西從地下鑽了出來,幾十根粗大黝黑的觸角纏繞,真的很像一隻黑色的大章魚。

只不過,在那些觸角的中心位置,是一個人。

確切的說,是一個拼接起來的人,身體上到處都是細長的疤痕,像是由一堆碎肉硬生生的縫合在一起似的。

光頭,雙眸赤紅,渾身縈繞著嗜血的氣息,簡直就是個殺戮機器。

暴戾瘋狂的氣息瀰漫,他瘋狂尖銳嘶吼,幾十根黑色巨大觸角朝我這邊爆射而來,威勢比之前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我背後那巨大的黑尾,極速揮動,像是變成了一柄巨大的黑刀,瘋狂劈斬朝我襲來的那些觸角。

「砰砰砰……」

炸裂聲不斷,血肉橫飛,黑色血液飄灑宛若血雨,這一方天地變得腥臭無比。

尖銳的嘶吼和痛苦的哀嚎從那古怪的傢伙口中發出,他身上的那股瘋狂暴戾不減反增,氣息劇烈,很不穩定,讓我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傢伙要自爆?

這個念頭剛在我腦海中產生的時候,就看到那傢伙朝我這邊撲來,氣息紊亂。

媽的,被我猜對了!

這樣的傢伙自爆的話,造成的破壞力可不是我肉身能抵抗住的,剛準備閃身避開的時候,我的身體卻在這時候猛地一僵。

身後的黑霧,猛然間擴大了一倍,在那古怪傢伙即將靠近我的時候,一隻巨大的黝黑獸爪從我背後黑霧中探出。

勢如閃電,在所有人都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那隻巨大的黝黑獸爪猛地探出,瞬間切斷防護在那古怪傢伙身前的幾根觸角,一爪子抓在了他的腦袋上。

緊跟著,我就看到那古怪的傢伙身體劇烈顫抖起來,臉上露出了驚恐莫名之色,尖銳嘶吼,語氣變樣,似乎在求饒什麼的。

一股股陰冷的力量突兀的傳進我的身體中,匯聚到心臟的位置,供心底深處的凶獸吸收。

它在吞噬那傢伙的力量!

這貨還真是葷素不忌,什麼力量都吞啊!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那古怪的傢伙就不再哀嚎掙扎了,眼神灰暗失去了色彩,氣息全無。原本瘋狂揮舞的巨大黑色觸角,也像是失去了力量的支撐,墜落在地。

「砰~」

一聲悶響,黑色巨爪捏碎了那古怪傢伙的腦袋,那傢伙的身體已經乾癟,無頭的屍體墜落地面,揚起一陣塵埃。

寂靜無聲,遠處皇甫宇等人瞪大了眼睛看我,一臉的震驚獃滯。

我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那瘦小老人,從剛剛那古怪傢伙顯出真身動手的時候,瘦小老人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靜靜的觀望著。

現在一切結束了,他還是那副平靜的樣子,似乎根本不在乎那古怪傢伙的死亡,他看向我的眸中反而露出一種好奇興奮的神情。 南如煙平靜的說道:「那好,小微我跟你說,就昨天晚上,就算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妹,為什麼他都事事照顧你?連簡單的菜他都要吹涼再放在你碗里?而且小微,感情再好的兄妹,也不可能兩個人共用一個水杯把?」

昨天南如煙本就是很懷疑,再經過一觀察,就讓她發現了端倪,季寒驍跟歐洛微用的是同一個杯子,雖然這不是很奇怪,但是加上種種懷疑,就變得很奇怪了。

但是對於單純的歐洛微來說,就是看不出來了。

歐洛微驚訝了一下:「你說我跟他,共用一個杯子喝水?」這連她本人都沒有察覺的好不好!

南如煙嗯哼了一聲。

接著歐洛微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難道,季寒驍真的對她是有那種意思?可她們是『兄妹』不是嗎?明明沒有血緣關係,可是在歐洛微這裡聽起來,還是有些驚慌的,季寒驍他,真的喜歡她?

知道她跟季寒驍是『兄妹』關係的除了南家三人,總統府上的人,就是季寒驍的外公知道了。

但是,就算只有一個人知道,那也是不行的!

莫名的,歐洛微心底有一種輕微的感覺,彷彿一隻大手抓住了她。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教室的,反正一回到教室的她手機就提示有簡訊進來。

沒有多想就拿出一看,可看到發信人的名字后歐洛微嚇的直接把手機重新扔進了抽屜。

是季寒驍的。

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此刻有些不敢看季寒驍的消息了。

於是,歐洛微就真的沒有去理會這條消息了,但是就因為剛剛那條簡訊,再次讓歐洛微陷入了疑惑當中。

十分鐘后,趴在桌子上睡覺的歐洛微聽到整個班級的人都驚呼著,不由的抬了抬頭,下一秒,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男生嚇的她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更說出一個好笑的話:「季,季寒驍,你來這裡幹嘛?」

季寒驍抿了抿唇:「你不回消息,我就只好自己來找人了。小微是忘記了之前答應要補習的事情了嗎?嗯?」

歐洛微現在防季寒驍都開始距離他有一米遠之外。

「忘了就忘了,你也不用直接來找我吧!你可以打電話啊!」看看周圍人羨艷的目光,歐洛微一點也不想要。

季寒驍微微笑了笑:「沒事啊,反正不遠,走幾分鐘就到了,所以小微微還要不要跟我去補習?」

歐洛微能說不嗎?要是說不,她敢肯定,季寒驍會直接在她教室給她補習,到時候所有人看過來,明天她就是斯蘭蒂的頭條了!

歐洛微干呵呵了幾聲:「好,補,補習,跟你去補習!說著,歐洛微還是沒有靠近季寒驍,還是跟他保持著一米遠的距離。」

季寒驍眼眸微微眯了起來,嘴角處揚起一抹深不可測的弧度。

歐洛微跟著季寒驍走出教室,一路上,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她們身上。

這不是第一次被看,但是現在歐洛微的心亂成一團,現在這樣的目光對她來說就是特煩躁,特慌的。 總裁爹地不好惹 我知道,瘦小老人的那種眼神其實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後那團黑霧中的巨大黑尾和巨爪。

「那是什麼?」瘦小老人看著我,目光灼灼的說道。

我冷眼看著他,沒有回應。

瘦小老人還不死心,繼續問道:「我們在妖族布置了多年,根本就沒有見過這樣的生靈,它屬於哪個妖族?」

「想知道嗎?」我嘴角泛起冷笑,森聲說道:「慢慢猜去吧!」

話音落,我身後的巨爪猛地探出,狠狠的朝瘦小老人所在的方位拍了過去。

「轟隆隆……」巨爪落下,直接砸出數丈方圓的深坑,煙塵四起。

但是,並沒有擊中那瘦小老人,他的速度很快,避過了這一擊。

灰色臨界 「孟子辰!」瘦小老人眯著眼睛看著我,沉聲說道:「老夫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加入國安部,老夫親自引薦你進入遊魂。等到了那裡之後,你就會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他話未說完,我身後那根黑色尾巴直接掃了過去,狂猛無匹。

瘦小老人怒哼一聲,沒有閃躲,手中的拐杖猛地戳向那掃向他的尾巴。

「鏘~」清脆的金屬碰撞之聲響起,那一尾的力量澎湃無匹,竟然沒能轟斷那根拐杖,撞擊之下,出現了大片的火花。

瘦小老人擋住了,不過卻連連退後幾步,臉色有點蒼白。

僅僅靠肉身的力量,他肯定是吃虧的,不過能抵擋這一擊,他肉身的力量也不容小覷了。

「不識抬舉!」瘦小老人眸光狠厲的看著我,臉色陰鷙,森聲說道:「僅靠這種力量就想擊敗我,做夢……」

話音未落,那粗壯的黑尾在他略有些獃滯的注視下瞬間分化,直接形成了數十條又細又長的黑色尾巴,像是靈蛇,又像是黑色的鎖鏈,封鎖了這一方天地,將矮小老人圍困其中。

緊跟著,那黑色巨爪也出手了,直接一爪子橫拍了過去。

困住他的移動,然後強橫一擊,根本不給他閃躲的機會,除了硬抗,沒有別的辦法了。

矮小老人口中爆發怒吼,氣勢爆發,整個人像是腫了一圈似的,雙掌朝天猛地托舉。

那感覺,就像是一個大西瓜砸在了乒乓球上的感覺,視覺衝突感很強烈。

「轟隆隆……」

黑色巨爪落下,這一次,結結實實的拍中了瘦小老人,將他直接拍進了地下。

不過,我並沒有露出高興的神色,而是眉頭緊皺,死死的盯著那個地方。

預想中的情況並沒有出現,瘦小老人並沒有成一灘肉泥,看起來是被黑色巨爪拍進了地下,實際上是藉助黑色巨爪的大部分力量自己衝進了地下。

他的氣息並沒有減弱多少,就算是受傷了,想必傷勢也不深。

遊魂的人,都不能小看啊!

伴隨著一道劇烈的轟鳴,不遠處的大地裂開,身上衣衫破破爛爛的瘦小老人從那邊沖了出來。雖然灰頭土臉,但是氣息很穩,嘴角有了點血跡,雙臂手掌破裂,鮮血流淌,看起來不算是太嚴重。

瘦小老人目光森森的看著我,又看了看那黑尾和巨爪,臉色很難看。

「什麼是真正的力量?」我不屑的看著他,嘲諷說道:「就是你鑽地逃命的力量嗎?」

這話一說出口,瘦小老人臉色更加難看了。

「孟子辰,不得不承認,你的血脈確實很強大,比周倩身上的血脈還要強。我能感覺出來,你的力量還在提升階段,一旦成長到了一定的階段,或許世俗界還真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了!」

瘦小老人深吸一口氣,眸中閃過一絲寒芒,沉聲說道:「不過,現在的你,還沒有資格在我面前囂張。真正的力量,國安部研究這麼多年,就讓你見識見識一部分的成果!」

話音落,瘦小老人猛地伸手,將自己身上破爛的衣衫撕扯掉,露出乾瘦醜陋的身體。

他身上的刺青,這一刻像是活過來一般,在他身上不斷的遊走,身上的皮肉一顫一顫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他的皮膚下蠕動,很噁心的感覺。

緊跟著,瘦小老人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面部扭曲,似乎一副很痛苦的模樣。

驀地,瘦小老人的身影消失了,出現在了遠處皇甫宇等人的身前。

紅芒一閃,宛若驚鴻一現。

皇甫宇等人的頭顱飛起,臨死前還是滿臉的錯愕不敢置信,似乎不敢相信瘦小老人會對他們動手。

十餘人的屍體斷頸噴血,盡數灑在瘦小老人的身上,那些鮮血融進了他的身體中,他身體表面那些刺青遊走的速度更快了。

用血祭的方法提升自己的實力?

我緊皺眉頭看著瘦小老人,他的身體在這一刻急速脹大,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僅僅呼吸間的功夫,他的身體就暴漲兩米多高,魁梧無比。渾身鐵青,宛若生鐵鑄造,面目猙獰,滿口鋒利的獠牙。

如果再有一些濃郁的陰氣襯托的話,這妥妥的就是從地府中跑出來的惡鬼的形象了。

他的氣息比之前增強太多了,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不過,力量雖然增強了很多,但是神智好像出了點問題,雙眸中儘是瘋狂之色,一絲毀滅的氣息在他身上蔓延。

伴隨著他的一聲嘶吼,揉身衝來,氣勢猛烈。

「砰砰砰……」

一連串的炸響之聲響徹天地,巨爪和黑尾齊動,幻化重重幻影,轟擊在他的身上。

他雙拳揮動,速度極快,跟上黑尾和巨爪的節奏,攻擊頻率很快,力量方面毫不示弱,甚至漸漸的開始壓制了我的力量。

他的力量還在逐步提升!

這種情況,出乎了我的預料了!

這樣的力量太過詭異,以我現在的力量,根本從他手中討不到什麼好處。

伴隨著他力量的提升,我漸漸的只有了防守之力,很吃力,那種壓迫感很強。

不過,他的神智似乎也在漸漸的喪失,雙眸瘋狂之色愈加嚴重,劇烈喘息著,低聲嘶吼著,宛若野獸一般。

打不過他,我自然不會在這裡跟他死拼,準備脫身離開這裡。

而就在此時,我腦海中靈光一閃,出現了一個念頭。

沒有猶豫,雙眸緊緊的盯著他,腦海中那朵白色彼岸花輕顫,接收到了我的意念,傳遞出一股力量。

靈魂的力量,準備轟擊他的靈魂。

肉身強橫,我就不信他靈魂力量也能增強到這麼變態的地步。

眸中光芒化為實質,隨著白色彼岸花的力量,狠狠的轟進了他的腦袋中。

剎那間,他身體猛地一滯,像是僵住了。

在這瞬間,我背後那黑色巨爪直接將他拍飛出去,飛出了幾十米遠外,重重的砸在地上。

他皮厚肉糙,被黑色巨爪拍了這一下,竟然沒有受什麼太大的傷。

但是,此時他卻發出了痛苦的哀嚎,抱著頭在幾十米遠外的地方凄厲的慘呼,看樣子是剛剛那記靈魂攻擊奏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