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羅衫女看着我,又是一聲嘆息說:“你小子,怎地讓這個怪女人捨得把元血丸給你了,作孽呀,你這傢伙,算是害死這怪女人了,不過也也,這女人死了,少了一個障礙了。”

枯骨嘿嘿地陰笑着說:“你說別人怪,看不見自己怪,你也比她好不了多少。”

羅衫女呼地就要上前揪枯骨,見虛道長上前說:“別鬧了,過些時侯,如果轉成通紅,那真的沒救了。”

我急得收起冰劍,此時洞內全然沒有了戾氣遊走,石花安寂。我着急地看向見虛道長說“事情等會說,能不能救得大小姐呀?”

見虛道長嘿嘿一笑說:“吃了人的嘴軟,拿了人的手軟,你求我呀,求我就救。”

我呀地一聲,把見虛道長的衣服揪了說:“老東西,你不救的話,我脫了你的衣服,把你扔姑娘堆裏去。”

四下裏一片笑聲。而小紅和大綠忽地跪倒,眼淚譁然而下,拜倒在見虛道長腳下……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那些場景很真實,彷彿曾經發生過似的。

她想起了秦黎辰說過的『前世今生』。原本她是不相信這些的。現在由不得她不相信。

在夢中,她並不像秦黎辰說的那樣『愛』他,而是喜歡著別的男人。她的記憶模模糊糊的,並不真切。只有面對那個叫南宮葑的男人時,總覺得特別的悲傷。或許那個男人就是她『前世』喜歡的人。

「也不知道祖母他們怎麼樣了。皇帝不會喪心病狂地以為我跟秦黎辰私奔了吧?要是這樣,蘇家就危險了。不過,蘇榮華不是蠢人。現在蘇府的當家人是他,他不會看著蘇家倒霉的。」

蘇雯瀾被強制困在床上半個月,終於得了赦免令可以下床了。當然,這個時候下床也不再像剛開始的時候痛苦。

「林盛。」出來時,看見正在院子里練劍的林盛等人,出聲喚了他。

林盛是秦驍的心腹手下。這次由他帶著一百多個部下緊跟著秦驍行動。只是中途找人時分開了,再找到秦驍時,看見秦驍奄奄一息渾身是傷的樣子,林盛這個從小跟著他一起長大的隨從以為在做夢,畢竟他的世子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當林盛把秦驍送到這裡來時,整個大腦是空白的。有一瞬間,還對蘇雯瀾產生了埋怨。

「蘇小姐。」林盛走過來行禮。

「你家世子在哪裡?」蘇雯瀾剛出來,對這裡還不熟悉。看這裡挺偏僻的,像個深山老林,不知道怎麼找來的。

「世子爺在旁邊的房間。這裡是神醫於老的住處。於老經常隱居,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下落。這次的運氣真是不錯。不過還是要謝謝那位俠士。也不知道那位俠士是誰派來的。要不是他,你和世子爺的處境非常危險。」

「如果有機會的話,真想親自謝謝他。不過現在還是先看看你家世子。這次的事情也要謝謝你們。」

「蘇小姐不用向我們這些下人道謝。我們所做的都是世子爺吩咐的。世子爺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救你,要謝也是謝他。不過,我相信世子爺也不需要蘇小姐的道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

蘇雯瀾推開門,朝簡陋的木床走去。

這個小茅屋只有於老一個人居住,所以裡面的物什都是非常簡單的,格局也很簡陋。

秦驍躺在木床上,呼吸平穩。

「剛來的時候,世子爺只剩一口氣。於老是有名的神醫,那時候也說沒有十足的把握,讓我們準備好棺材。不過還好,世子爺福大命大,最後還是扛過來了。屬下只是個奴才,沒有資格說什麼。可是屬下還是冒著大不韙想向蘇小姐提一個要求,請蘇小姐珍惜我們世子爺的一片真心。」

「林盛……」虛弱的聲音從床上傳來。「要你多什麼嘴?」

蘇雯瀾驚訝:「你醒了?」

秦驍想坐起來,但是動一下就傳出悶痛的聲音。他重新躺回去,流著冷汗。

「我這身子不會是廢了吧?」

「你傷成這樣,廢了也正常。我的傷勢比你輕,那也廢了半個月才下床。」

「我要是廢了,還是要賴著你。」秦驍朝蘇雯瀾伸出手。「過來讓我瞧瞧。」

蘇雯瀾走過去。

「真好。」

真好,他回來了。

真好,又見到他的小丫頭了。

真好,一次死裡逃生,他覺醒了前世的記憶。

是的!現在的他已經不僅僅是秦驍,還是南宮葑。他已經全部想起來了。

秦黎辰就是長孫子逸,他早就擁有前世的記憶,所以才會有那麼大的變化。

「好什麼好?你變傻了嗎?」蘇雯瀾見秦驍拉著自己的手不放,嗔道。

「神醫有沒有說讓我躺多久?」秦驍溫柔地看著她。

蘇雯瀾被他的眼神弄得渾身發麻。

「應該不用多久吧!」蘇雯瀾說道:「我幫你問問神醫?」

咯吱!於老走了進來。

「這小子差點死了,撿了一條命活下來。現在不好好養著,又想做什麼妖?」

「於老,我快變成臭蟲了。你確定還讓我躺著?」秦驍無奈。

剛醒過來的時候還有感覺,與蘇雯瀾說了幾句話后就發現自己不對勁。這身上怎麼這麼臭?

「於老,我可以幫我們世子爺清理一下,再背他去院子外面透透氣。你看成嗎?」

林盛連忙幫秦驍說好話。

於老嗤道:「你們這些世家公子就是瞎講究。命都沒了,要這麼乾淨做什麼?」

蘇雯瀾見於老提著藥箱,從他手裡接過藥箱。

於老從裡面拿出長長的細針,將秦驍的衣服撩開,露出那有型的腹肌。

蘇雯瀾沒有想到於老二話不說就脫秦驍的衣服,當場愣在那裡。

於老側頭看她:「小丫頭和這小子成親沒有?」

「沒有。」蘇雯瀾連忙低頭。「我先出去,不打擾於老做事了。」

秦驍看見蘇雯瀾離開,滿臉的遺憾。

「於老,其實讓她看看也沒什麼,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老夫扎針的時候不喜歡有人盯著,那樣容易影響老夫。你要是不怕扎錯地方,老夫可以把她叫進來。」

重生之國際倒爺 「那就不用了。怎麼能影響於老的醫術呢?於老請。」

於老把秦驍紮成了刺蝟。旁邊的林盛捂著嘴偷笑。

「林盛,很閑是吧?罰你出去幫於老劈柴。」

林盛拱了拱手:「是。」

林盛走後,房間里只剩下秦驍和於老。

於老將針收起來,淡淡地看著他。

「這次你傷得很重,要是在我這裡安心調養半年,或許還有痊癒的機會。要是想要早些離開,以後就不能再受這樣重的傷,否則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我知道你身份特殊,讓你留在這裡不太可能。不過我已經給你說了後果,你自己考慮。反正身體是你的,老夫不用瞎操心。」

「於老,你可否跟我去京城?」秦驍猶豫了一下,對於老說道:「當年我救了你,你說過滿足我一個要求。現在這就是我的要求。」

「臭小子,我救了你,也算是抵消了當初的恩情。怎麼現在還有別的要求?不行,老夫不答應。」

「你確實救了我,但是我並沒有說用當年的恩情換治療,所以我們的交易還在。現在這個才是我的要求。」

「你你你你……」

「別人送我過來,可沒有答應你什麼。當時我昏迷不醒,你身為醫者,本來就應該救我。」

「你你你!好好,老夫算是栽在你小子手裡了。」 “求乞道長好生之德,救得大小姐,留下一根脈,我等願散周身靈元,盡隨道長所取!”語聲哽咽,泣血成淚。耿子和胖子從不相信這些東西的,但此時,也是眼眶盡溼,巴巴地望着見虛道長。

我急了,吼着說:“老頭,你還裝呀!”

見虛道長眯縫着眼,突地一笑說:“世間唯情最貴,世上唯情最難,看來,你還是過不得此劫呀,我本想固得你本元,能出二索,以後的事情會好得多,但現在看來,上天於你有此一劫,罷罷罷,也不是我老兒能堅持得了的,要我救,當然可以,但卻是要你本元相固呀。”

桃紅本來一直在旁嘟着嘴,剛纔本來看到我一直着急着慌地爲着大小姐的生死發愁,此時又聽見虛老兒這樣一說,還說什麼要本元相固,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拉我衣袖說:“府主,我們四大護法在此,還有這麼多的姑娘,你是決意丟下我們不管了麼,罷罷罷,索性帶了我們一起去得陰府,此生不再出來了,免得看到這情景,我們難受,府主倒是多情人呀,但只對地上這女人多情,何情之有,姑娘們呀,府主要扔下我們了。”

我的天,這桃紅倒是連嬌帶嗔地說了半天,這意思,聽得耿子和胖子吃吃地笑個不停,這是吃上明醋了,本來桃紅剛纔一來,她作爲一索府第四大護法之首,最是明事理的,剛纔本來一直就站在我身邊,還拉了拉我的衣袖,眼波留轉間,滿是嫵媚多情種呀,眼裏滿是重縫的驚喜,還有那種久久的依戀,老子不是傻逼,怎地不明白這點意思。但說實話,確實是因爲大小姐這生死不明的,我不能丟下她不管的,再者,剛纔枯骨和羅衫女陰陽怪氣地一說,都是知道這女人,也就是大小姐,將最後一顆元血丸給了我,那是生死之託。前段,這大小姐,也是多次說過,平生沒有相信過男人,現在第一次相信,我能讓她失望麼。要說我心中真的有什麼苟且的想法的話,天地良心,我此時真的還沒有。

我輕輕地拉了拉桃紅說:“你是四大護法之首,我還指望着你和你一起救回老府主呢,怎地你也這樣不明事理呢,別鬧了,我怎會丟下你們的,就算是我沒命了,我也要把你們帶回一索府,交給花海里的老府主,我纔會安心的。”

桃紅臉一紅,嘟着嘴咕嚕着說:“人家就是說說嘛,你要救,就救嘛,真是的,還不許我說話了呀。”

我轉而看着見虛道長,此是過老兒倒是像看戲一般,笑眯眯的,完全是局外人一般。我說:“怎地,是脫衣服扔到姑娘堆裏,還是現在就救呀。”

見虛道長咳嗽一聲說:“救呀救呀,行吧,你來我跟前,伏耳過來,我說與你聽。”

我依言走到見虛道長跟前,這老傢伙一直詭笑着,不知心裏安的什麼,但這老傢伙人很好,且靠得住,只是愛開玩笑罷了,這點我心裏是有底的。

伏耳過去,見虛道長輕輕地在我耳邊說:“她是元靈散盡,此時魂消在外,無法安身,陰體無有魂根,靈元不在,所以愛不得灼熱之痛,受熱既變體,久之會化灰,救她無有別法,你嘴與她嘴相連,我催動內力,吐出你體內先前的元血丸,此丸雖是先前你吃得,但在你體內經得純陽之染,有得陰陽協和之功了,吐出盡納於其嘴內,催內力化於其體,自然固本培元,她將復原,但於你,本來增了的功效,將盡數而去,你又回覆到以前的樣子了。”

見虛道長巴巴地說完,我倒是聽懂了,大不了,就是回覆到以前嘛,再說,這元血丸,本來就是大小姐的,我還給她,也是應當之舉。只是這方式,我倒是糾結了,媽地,嘴對嘴,倒是挺激動的,但與這魂靈嘴對嘴,老子真的沒試過。這大小姐的模樣,如吳亞南一般,但真的又不是吳亞南,我與吳亞南,倒是嘴對嘴有過,那可是熱戀之中的事,要我與這似吳亞南一樣的女人,嘴對嘴,倒當真心裏還是一緊。

見虛道長眯縫着眼,看我的樣子,突地一笑說:“當然,也可以不救的,她化灰經得九九八十一難,自會再尋託生,但那個時侯,就不知道在哪方了。”

我的天,這怎能行,我不能在這個關鍵時刻想這苟且之事呀。

我心一橫,不管怎樣,救人要緊,我點點頭說:“當然依道長所言,我願意救了。”

見虛道長嘿嘿一笑說:“要我幫忙時,倒是稱上道長了呀。”

我走到大小姐跟前,坐下,道長說:“行呀,此刻,大家記了,不許出聲,不許議論,只管護着,我來作法。”

輕輕地扶着大小姐,心裏一片感概,這也算是命裏有吧,我看着這如吳亞南一樣的女人,曾幾何時,那萬般的風景又是浮上我的心頭,輕輕地捧起大小姐的臉,紅中透着醉紅的樣子,活脫脫吳亞南乖巧的模樣。

輕輕地湊上去,將自己的雙脣輕輕地貼上大小姐灼熱的雙脣,一股灼熱瞬間傳了過來,抵得我的冰涼,而我的雙脣不自覺地張開,而大小姐的雙脣也在灼熱的流轉下,張開,兩兩相對,冰冷與灼熱瞬間流轉。

見虛道長執棍走到我背後,將棍輕抵於我背上,發力之際,一股熱流直透背間,竟是轉瞬全身流轉,而體內熱氣竟是四處朝着我心中集中,而心中灼熱一片,但這種熱,是一種熱得透爽的熱,是一種增添熱力的和精神的熱,滾滾之間,竟是體內灼熱之氣,混集於一起,能感覺到一種凝結,在見虛道長執棍中棺胎的熱力催涌之下,這股熱流竟是迅速地凝結,在心中滾動。

凝結成球,而迅速地朝上游走,經由食道,直涌進我的口腔,而口內此時奇香無比,一種異常舒服的感覺,在體內迅速地催起,而口腔內,從未有過的一種舒服的感覺,涌了起來。

耳邊聽得呀聲而起,而背心處,感到棍心之點,呼地一聲,嘴內甜香,一顆凝結的球從我嘴內滑入大小姐的嘴內。只聽得咕嚕一聲,大小姐嘴脣噏動間,那球滑入大小姐嘴中,被內力催入其體內。嘴裏瞬時甜津滿口,而大小姐的嘴內,也是流過來一股甜香,兩下里交溶,竟是滑嫩無比,兩下里流過,而那一種生然之氣,正在升騰。

咿呀之聲起,大小姐突地面色生輝,那種微紅突地消去,面容竟是生色如煥,先前是一種慘白,現在,倒是復得如正常人的面色一般。而我們搭在一起的手臂,大小姐的手臂先前也是微紅,現在,竟是與我的皮膚沒有兩樣,竟然如生人一般。

“成了呀,還捨不得分開呀!”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見虛道長棍響譁然,在旁嘻嘻地笑着說。

我忙忙地分開嘴,大小姐臉上一片的紅暈,但她知道是怎麼回事,俯身謝過道長。見虛道長呵呵地笑着說:“謝我做什麼呀,你倒是要謝這小兄弟的。”

說着指了指我。

大小姐眼一搭上我的眼,臉上又是透紅,竟是鼻子哼了一聲,嬌媚地低下頭,嘴裏咕嚕着說:“我纔不謝他呢。”

這嬌嗔的女兒態,傻子都能明白,至愛之人,不是一個謝字能解決得了的。旁的耿子和胖子嘻笑着帶了勁,直說着乾脆我們叫嫂子得了。大小姐的臉更紅了,招呼着小紅和大綠一起謝道長,我知她是轉移話題,但那種嬌媚的樣子,真的讓我的心動了又動,活脫脫的吳亞南,我的天,我真的有種穿越的感覺呀。

那邊也是哼的一聲,是桃紅髮出的。竟是直奔過來,一把把我的手臂抓住,幾乎是挑戰般地看着大小姐,頭一揚說:“這是我們的府主。”

這姑娘,看來這醋算是吃上了,這沒有來頭的一句話,竟是惹得道長還有耿子胖子以及周圍的姑娘們笑成一片。

大小姐臉上還是帶着那種醉紅,不是先前那種不正常的紅了。見桃紅這樣一說,到底還是出身屋族,是大家風範,沒有了剛纔對着我的扭妮,大大方方在走了過來,輕輕地一拉桃紅,撫了她的肩說:“妹妹,我沒說不是你府主呀,謝謝呀,謝謝妹妹有這樣好的府主。”

我的媽呀,這倒是打上嘴仗了。倒是這落落大方的大家風範,把個桃紅搞得臉一紅,知道自己無意中倒是露出了自己的真心思,旁的柳綠,還有桂香,梨語走了過來說:“大姐,就你事多,府主是我們的,誰也搶不走的。”

大家又是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都在呀,省得我一個個去找了,看來,大家快活得很呀,這裏還不錯吧,倒是人間極樂境吧。”

陰陰的女人的聲音突地傳了過來。

大家一震,我聽這聲音,知道是石花女過來了。

陰風又起間,此時的陰風,不似剛纔解得那灼熱之痛的陰風,此時的陰風,如我們初見這石花女時一樣,是那種刀鑽一般的痛,吹過來,直往人的骨頭縫裏鑽,透冷入骨,加之陰聲駭然,我知道,這石花女,已然是把先前的三個姑娘救回來了,現在,倒是來找我們了。

媽地,這洞子,本來是她的,我們在這裏,那還不是儘讓她算計呀。

此時看前面,詭異的是,先前一直不動不搖的石花,此是境是搖動一片,而轟然作響間,呼地陰風鼓起,石花女帶着三個姑娘,衝了過來。

陰風裹着輕霧,我知道,媽地,先前這霧就搞得老子們中了毒,此時又是霧,我大叫:“這霧有毒呀!”

一旁的見虛道長突地冷冷地說:“不礙事的,你沒見到這霧又輕又薄嗎,早被我棺胎所解,沒毒了,見了棺胎,還能有毒,不可能。”

我突地想到,見虛道長所執棍中,彌着棺胎,剛纔也就是藉着棺胎的靈氣,助力救得大小姐。此時道長一語,我再細看,確實如此,先前我閃見石花女時,盡撞破骷髏頭,那是一團團的黑霧,確實是有毒,虧了冰劍所解,現在,確實是又輕又薄的霧氣,而且聞之無味,看來,還真的沒毒了。心裏安了下來,這石花女此來,倒是雙要搞什麼怪……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茶寮里,幾個經過的客商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你們這裡太偏僻了,還不知道外面都變天了。皇帝死了,現在換了新皇帝。而新皇帝不是別人,正是那四皇子。是不是嚇一跳?誰也沒有想到會是四皇子登基為帝。只怕連四皇子自己都沒有想到。」

「四皇子不是有殘疾嗎?雖然我們這裡比較僻遠,也聽說過他不受寵,怎麼就當上皇帝了?」

「先皇,對,現在要叫先皇了。先皇死得蹊蹺,臨死之前叫來心腹大臣,傳令說將皇位傳給四皇子。現在肅王世子造反,平陽王世子失蹤,京城裡的氣氛非常沉重。我們這些做小本生意的,可不敢在這個時候觸那些達官貴人的霉頭,乾脆就在外面做點小買賣。等朝局穩定下來,再去京城做點買賣。」

在隔壁的茶桌上,幾個人相視一眼。

「你們這些……真是麻煩。老夫要不是欠你人情,真不想趟這個渾水。」於老氣呼呼地開口。

「於老向來言出必行。我們敬重於老的為人。於老也不會讓我們失望。放心,你只是大夫,只管救死扶傷。京城裡的水再深,那也淹不著你。」

「最好如此。要是讓我煩了,老夫才不管什麼承諾不承諾的,馬上就離開那個是非之地。」

蘇雯瀾喝著茶水,等他們說完了,這才開口說道:「沒想到我們才在山裡住了兩個月,外面就變成這樣了。」

「四皇子成為了皇帝,這倒是不錯。」秦驍說道:「四皇子要不是身有殘疾,確實是個非常合適的明君人選。」

「你的意思是說你接受這樣的新皇?」蘇雯瀾挑眉。「那你的計劃呢?還實施嗎?」

秦驍伸出手,握住了蘇雯瀾放在桌上的手掌。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其他的目標已經不重要了。如果皇帝是四皇子,我能接受。」

蘇雯瀾瞪了他一眼:「歇好了吧?繼續趕路。我想早些回去看家裡人。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新皇登基,蘇家不會有事的。現在的新皇不會對付蘇家。」秦驍站起來。「不過,早點回去也好。」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迎娶她進門。

為了娶她,從前世追到了今生,要是還不迎娶回去,只怕又有別的變故。

他不能再冒險了。

於老住的地方離京城有半個月的車程。半個月後,他們回到了京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