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美國人並沒有將博卡聖地的武裝人員放進廠區。這樣的做法不難理解到美國人的動機,他們根本就不想讓博卡聖地的人知道友誼礦業發現了稀有金屬礦!

夏雷從樹上爬了下來,徑直向廠區大門一側的圍牆走去。

大門有檢查站,牆上也有臨時搭建的崗亭,每個崗亭上都有一隻探照燈,還有一個荷槍實彈的特種兵。

夏雷很快就被發現了。

「嘿!兄弟,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崗亭上的特種兵大聲喝問夏雷。他手中的M14EBR突擊步槍也端了起來,隨時準備射擊。

M14EBR突擊步槍是美國海豹突擊隊的專用步槍,他手中的槍其實已經說明了他的身份,他是來自海豹突擊隊的特種兵,與夏雷這個來自三角洲特種兵部隊的「特種兵」並不熟悉。這樣的環境下,一個陌生人突然出現,這個特種兵有這樣的反應並不奇怪。

「嘿!兄弟,要大麻嗎?便宜點給你。」夏雷操著美國口音說道,一邊大步向牆角下走去。

崗亭上的特種兵收起了槍,「免費來一支怎麼樣?」

「沒問題,我的貨好得很。」夏雷已經走到了牆角下,他仰著頭,雙眼在與崗亭里的特種兵對視的時候突然異變,黑得深邃,黑得沒有眼白,就像是死去了的星辰。

崗亭里的特種兵木然地將探照燈抬起來,對準了左側山頭的方向,然後關燈、打開、關燈、打開。重複了一次之後便停止了下來,他把探照燈恢復到了原來的位置上。

「睡吧。」夏雷說。

崗亭里的特種兵跟著就閉上了眼睛,然後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夏雷轉身奔跑,眨眼就衝進了之前藏身的森林,然後猿猴一般爬上了那棵參天大樹。他剛剛在樹冠之中隱藏起來,左側山頂之上便傳來了一聲轟天的巨響!

轟隆!

爆炸的火光衝天而起,映紅了一大片天幕。

緊接著,又是一個劇烈的爆炸聲,跟著幾公里的距離也能感受到爆炸衝擊波所帶來的震動。

山頂上的生肖戰隊的成員已經炸毀了雷達車和那輛信號屏蔽車。

友誼礦業之中響起了刺耳的警報,幾十個特種兵從廠區大門裡沖了出來。博卡聖地武裝組織的人也出動了,他們從廠區旁邊的營地里跑了出來,然後再大小頭目的吼喊下拿著武器往左側山頭的方向跑去。

三角洲和海豹突擊隊的特種兵行動最為迅速,眨眼消失在了茂密的森林之中。隨後便是博卡聖地的武裝人員,他們的人數更多,就像是一個龐大的狼群在行動。

夏雷潛伏在那棵參天大樹之上,一動不動。樹下有人跑過的時候,他連呼吸都屏蔽了。也就是這一次呼吸的屏蔽,他驚奇地發現,他現在對於呼吸的需求其實並不是那麼強烈。他屏蔽呼吸兩分鐘,他的肺部竟然連一點憋氣的灼熱感都沒有。那股潛伏在他身體之中的神秘能量似乎是萬能的,它在他的血液之中流動,甚至能取代氧氣的作用!

「離開這裡之後,我一定要去海里或者湖裡試試,我現在能潛水多長時間,如果不需要呼吸……我TMD還算是人嗎?」這個想法在心裡冒出來的時候,夏雷的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絲自嘲和苦澀的笑意。

別人都在渴望更強大的力量,可他卻渴望龍冰她們的奶。

轟隆隆,轟隆隆……

直升機螺旋去切割空氣所特有的聲音傳了過來。

夏雷跟著收起了亂糟糟的思緒,移目過去,他看到了一架已經升空的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還有一架支奴干運輸機,機腹里坐著二十個三角洲特種部隊的特種兵。這兩架直升機飛過去會帶來什麼,那已經不需要去思考了。如果不制止,生肖戰隊的成員根本就無法活下來!

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從頭頂飛過,支奴干緊隨其後。

一支XL2500狙擊步槍悄無聲息地在樹冠之中豎立了起來,槍管上裝著消音.器。XL2500狙擊步槍的槍管沒有伸出樹冠,隔著一層茂密的樹葉。

咻!

一顆鋼芯穿甲彈便從XL2500狙擊步槍的槍口之中怒射而出,一頭扎進了阿帕奇的油箱之中。灼熱的彈頭瞬間引燃了油箱,阿帕奇的機身上開始冒火。不等它採取迫降措施,轟隆一聲炸響,阿帕奇武裝直升機便在空中解體了。

緊隨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後面的支奴干運輸機採取緊急必然的措施,機師操控自己向側面橫移。就在那一瞬間,一顆鋼芯穿甲彈扎進了支奴干運輸機的油箱位置。

轟隆——

支奴干運輸機也在空中炸開,轟然砸落在地上。然後,更劇烈的爆炸隨即發生,一支三角洲特種部隊的戰隊還沒來看見敵人便去見了上帝。

這就是戰爭,它是殘酷的。

夏雷從樹上爬了下來,直奔之前他去過的崗亭。

飛奔、衝刺,在臨近牆角的時候夏雷突然拔地而起,嗖一下就躍上了三米高的牆頭。然後,他的雙手抓著崗亭的圍欄,輕輕一躍便上了崗亭。現在他成了這座崗亭的哨兵。

廠區大門裡又衝出了一大群特種兵,他們分成兩路直奔兩個墜機點而去。他們的行動非常迅速,極其專業。

通訊器里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發生了什麼?法克!敵人在哪裡!把他們造出來,幹掉他們!」

通訊已經恢復了,但恢復的原因是生肖戰隊的,成員炸掉了信號屏蔽車。

通訊器里傳來了很多說話的聲音,可沒人能說得清楚敵人在哪裡。就剛才的情況而言,敵人顯然就在山頂上,可是剛剛兩架直升機在門口.爆炸了,敵人似乎又在這附近,隨時都會發起進攻。沒人能給出準確的判斷,整個局面都亂套了。

就在一片混亂之中,夏雷離開了崗亭進入了友誼礦業的廠區。

山頂上的爆炸和直升機的爆炸幾乎將廠區里的特種兵都引了出去,控制廠區的就只是CIA的外勤特工了。所以,偌大一片廠區顯得很安靜,很多燈光所照射的地方就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就更別說沒有燈光照射的地方了。

四十個CIA的外勤特工沒有可能將這麼大一個廠區控制下來,他們會把人質關押到什麼地方?

夏雷換新的左眼的透視能力,同時也換新的右眼的掃描能力。透視加掃描的模式下,他很快就確定了他要去的地方。

那是一座倉庫,倉庫的捲簾門是拉下來的,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但在門口卻站著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CIA的外勤特工。

如果那座倉庫沒有問題,根本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夏雷的視線瞬間穿透了倉庫的牆壁,他看到了一百多個黃色皮膚的工人。他們有的席地而坐,有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些的人的身上明顯有傷,可是根本就沒有接受治療。那些傷員顯得很痛苦,但在倉庫之中的CIA的外勤特工卻無動於衷,冷漠得很。

這些從華國到非洲來打工的人大多都是家境不怎麼樣的人,老老實實,辛辛苦苦賺點錢,生活對於他們來說本來就已經夠苦的了,卻沒想到還要經歷這樣的災禍。可以肯定的是,一旦美國在這裡確定了那種稀有金屬的存在,他們下一步就會滅掉這些人,將黑鍋背到博卡聖地武裝組織的身上。

倉庫里的情況讓夏雷很憤怒,但他很快就平息了下去。他向倉庫走去,身上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就在這時,通訊器里突然傳出了一個聲音,「夏雷?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夏雷頓時停下了腳步。

這個聲音是克斯汀的聲音。

「我知道是你來了,我早就預料到你會出手干預,只是我沒想到里會來得這麼快。」克斯汀的聲音,「你讓我很頭疼啊,你炸了雷達站,還殺了那麼多人……你說,我應該怎麼對你呢?」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辦公樓的方向,雙眼瞬間切入到了透視加掃描的模式。辦公樓里的情況盡收眼底,可除了一些CIA的特工,還有兩個疑是特種兵指揮官的人物之外,他並沒有看見克斯汀。

克斯汀聲音並沒有停止,「我知道你就在這附近,你就算是不出聲,我也知道是你。你很聰明,可這個世界上並不只是你一個聰明人。你覺得你會贏嗎?不,我會贏。」

夏雷將通訊器取了下來,扔在地上,一腳踏碎。

這並不是他不想聽見克斯汀的充滿挑釁的聲音,而是這隻通訊器很有可能會讓他成為一個被定位的目標。

PS:感謝與語如闌、wuliangwang、書友33783100的打賞,謝謝你們的支持! 克斯汀會藏在什麼地方?

夏雷的視線快速掃過整個廠區,友誼礦業廠區並沒有超出他的有效視距。除了一些無法透視的地方,他的視線幾乎在一分鐘之內就完成了對整個廠區的第二次透視掃描偵查。

整個廠區都沒有找到克斯汀。

克斯汀或許會藏在某一個無法被透視到的地方,可是這種可能性的存在並不大。可是如果他不在這個廠區里,那麼他又會藏在什麼地方?

完成對整個廠區的第二次透視偵查之後,夏雷放棄了,他繼續向倉庫走去。

他確實想幹掉克斯汀,可現在有比幹掉克斯汀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解救人質,以及從人質的口中了解關於稀有金屬的信息。

夏雷從倉庫側牆後面現身,守在門口的兩個CIA外勤特工立刻就發現了他。

「嘿!你怎麼會在這裡?」一個CIA的外勤特工警惕地質問夏雷。

幾乎所有的特種兵都出去作戰了,一個三角洲特種部隊的特種兵卻出現在了這裡,這樣的事情已經足夠引起兩個CIA的懷疑了。

夏雷沒有說話,繼續向前走。

「站住!」質問夏雷的CIA外勤特工伸手去拔槍。

一把刀突然扎在了準備拔槍的CIA外勤特工的背心上,他驚恐地回頭,他看到了他的同事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而那把從後背扎入他心臟的刀就在他的同事的手中。這是他這輩子看到的最後的景象。

用刀幹掉了同事的CIA特工拖著他的同事的屍體離開了倉庫大門,將屍體拖離大門之後他又倒轉了回來,打開了倉庫的捲簾門走了進去。

「嘿!你進來幹什麼?」倉庫里,一個CIA的外勤特工出聲問道。

開門進來的CIA特工並沒有回答,而是徑直走到了配電箱前。他打開了配電箱,伸手抓住了閘刀。

「你這傢伙,你在幹什麼?」問話的CIA特工大步走來,想要制止。因為彼此熟悉,所以他沒有掏槍。

開門進來的CIA特工突然拉下了閘刀,整個倉庫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混蛋! 漢牧天下 把閘刀合上!」黑暗中有人罵道。

噗噗噗……

一顆顆子彈在倉庫之中飛射,每一顆子彈都會收割一條生命。

被收割的都是CIA外勤特工的生命,他們的眼睛突然進入黑暗的環境,還沒來得及適應,便被衝進來的夏雷一槍一個宰殺!

一分鐘后,倉庫里的燈光又亮了。

所有的CIA外勤特工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沒有一個還是能動一下的。

被囚禁在倉庫之中的華方員工驚恐地看著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美國特種兵,他們以為他們的末日已經到了,這個屠夫會連他們一起幹掉,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聽到了那個特種兵用漢語說話的聲音。

「不要害怕,我是來救你們的。」夏雷說。

一大群人質頓時鬆了一口氣,有人癱倒在地上,有人用袖子擦額頭上的冷汗。就這一點點時間裡,他們的感覺卻就像是在鬼門關溜到了一圈,然後又回到了人間一樣。

「我們可以離開這裡了嗎?」人群中,有人問道。

夏雷說道:「暫時還不行,外面還有很多美國的特種兵和博卡聖地的武裝人員,你們現在出去會被他們當場射殺的。」

人質群里頓時爆起了議論聲。

夏雷說道:「你們安靜一點,如果想要活命,你們就得配合我。」

鬧哄哄的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沒有什麼比活命更重要了。

夏雷接著說道:「你們誰是負責人?」

很奇怪,並沒有人站出來。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誰是申屠偉英?」

一個長相甜美,身材也不錯的年輕女人站了起來,怯怯的樣子。夏雷微微愣了一下,因為申屠天音說申屠偉英是她七叔,既然是叔,那就應該是一個男人,一個女人怎麼站出來了?

這時那個女人說道:「我是他秘書,英總不在這裡。」

原來是申屠偉英的秘書。

夏雷說道:「他在什麼地方?」

女人說道:「他……我估計他在礦上。」

夏雷心中一動,「你們都被關在這裡,他這麼會在礦上?」

「他……」女人慾言又止。

一個老頭突然站了起來,很氣憤地道:「他是個賣國賊!我們發現了稀有金屬,隨後美國人就知道了,還來了這裡。我們都挨過打,但他一點事都沒有。他去礦上,當然是帶美國人去看我們發現的稀有金屬!」

申屠家還真是不缺乏背叛的基因,前有申屠義,現在又冒出一個申屠偉英。前者背叛的是申屠天音,後者背叛的卻是國家,他出賣了國家的利益。

「老先生,你叫什麼名字?」夏雷向他走去,很客氣地道。

「吳科用。」老人自我介紹,「我是地質學家,就是我發現那種稀有金屬的,也是我向國內送回樣本的。」

「能跟我談談那種稀有金屬嗎?」夏雷在吳科用的身前停下了腳步,他看著吳科用,眼神悄然變化。

吳科用說道:「發現稀有金屬的是13號礦洞,它在山腹之中,有五百米深。我不確定那種稀有金屬的儲量,那個地方的地質結構也很複雜,如果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就能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

他還沒有說完,夏雷其實已經從他的大腦之中挖到了所有需要的信息。

那些信息在夏雷的大腦里形成了一段影像,在那段影像里,他變成了吳科用。一條採礦的隧道在他的面前延伸,最後停頓在了隧道的底部。那是一塊巨大的黑色的岩石,擋住了曠工開採的路線。它的表面並不光滑,滿是凹坑,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巨大的隕石。

可這是不可能的,吳科用說過,那個採礦的13號礦洞距離地面五百米深,隕石怎麼可能砸入地下五百米深的地方?那樣的衝擊力,足以毀滅這個星球!

「我當時以為那是一顆隕石,可那根本就不可能,於是我想辦法敲了一塊下來……」吳科用還在描述。

夏雷卻已經沒興趣聽下去了,他的視線移到了申屠偉英的秘書身上。神秘能量的能量場將女秘書包裹,同步了她的思維,新的信息也出現在了他的大腦之中。他看到了申屠偉英的樣子,那是一個差不多四十歲的男人,白白凈凈,戴著一隻黑框眼鏡,看上去很斯文的樣子。

夏雷還捕捉到了女秘書的一段回憶,在一間辦公室里,她蹲在申屠天音的辦公桌下忙活著,而申屠偉英正與人通著電話。也就是這個電話,申屠偉英出賣了友誼礦業發現珍貴稀有金屬的情報,而他的買家正是美國人,因為通話中他提到了綠卡,還有五千萬美金等等交易的條件。

申屠偉英結束通話之後把女秘書從辦公桌下拉了出來,然後將她摁在辦公桌上,掀起了她的裙子……

申屠偉英一邊動作,一邊女秘書說道:「美國人明天就會派人過來,你把吳科用和實驗室里的人騙到材料倉庫里去,剩下的就由我來做。」

女秘書呻吟著,呻吟撩人,「你會帶我去美國嗎?」

申屠偉英說道:「當然,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讓申屠天音那臭娘們見鬼去吧,我在這裡累死累活,賺的錢卻是她的,她的資產已經上千億了,我他媽連一千萬都沒有!」

「那那我明天就把吳科用和實驗室里的人騙到倉庫去嗯嗯。」女秘書賣力地討好著身後的男人。

申屠偉英使著勁,「我估計申屠天音會過來,那種神秘金屬可是戰略資源,是一座金礦。她要是過來了,我讓你給她泡茶,你把我準備的葯放進她的茶里,嘿嘿。」

「我什麼都聽你的呀呀。」

夏雷清除了這段亂七八糟的記憶,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吳老先生,我已經知道了,不用再說了。」然後他又說道:「能戰鬥的人把武器撿起來,我走之後關上倉庫的門。」

沒人動。

拿上槍與CIA的特工,還有美國最精銳的特種兵以及恐怖分子戰鬥,這需要極大的勇氣,而絕大多數人都沒有這樣的勇氣。

夏雷說道:「你們想要活下去嗎?那就拿槍,準備戰鬥。如果你們放棄了,我也尊重你們的選擇。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們,美國人最終會殺了你們滅口,然後嫁禍給博卡聖地武裝組織。該怎麼做,你們自己決定吧。」

「媽的!反正是死,老子就是死也要乾死兩個墊背!」一個青年去揀起了一支手槍。

隨後更多的人去撿起了槍。

夏雷對女秘書說道:「跟我走吧。」

「去、去……什麼地方?」女秘書顯得很緊張。

夏雷說道:「帶我去13號礦洞。」

「我我我不去。」女秘書一口拒絕。

夏雷一把拉過了她的胳膊,拖著她就往倉庫門口走去。

「你要幹什麼? 全職武神 你放開我!你弄疼我了!」女秘書生氣了,用手拍打夏雷的肩膀,可她那點力量對於夏雷來說和蚊子的叮咬沒什麼區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