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且她身上的氣息,和他那個便宜老師很像,所以先跑再說。

拉起穆雨柔若無骨的玉手,林奕撒腿就跑。

看著林奕和穆雨跑開的背影,絕色女人面無表情,就看著兩個人跑出視線外。

……

跑出商場,林奕看了看身後,確定那個絕色女人沒有追過來,才鬆了口氣。

那個女人身上的人氣息和他那個便宜老師一模一樣,這就說明他們在實力上是差不多的,甚至很有可能她也有本源之力。

對付魔法師他不怕,可對付一個擁有本源之力的主神,他沒信心。

而且姑姑的昨天晚上說的話,他還記憶猶新。

絕對不能讓主神發現自己擁有本源之力,他不敢百分之百確定那個絕色女人就是主神。

可林奕不會去賭,哪怕這個概率小的幾乎不計。

姑姑的話,他一向是相信的,所以他才會拉著穆雨跑。

穆雨呼哧呼哧的喘氣,平常她是不怎麼鍛煉的,這麼突然,沒有熱身就快跑,還知道有些跟不上。

林奕看了一眼穆雨喘著氣,額頭隱有香汗,心中有些愧疚。

看了看身後,確認那個絕色女人沒有追上來,林奕拉著穆雨,來到一家奶茶店坐下。

林奕點了兩杯奶茶,在穆雨對面坐下。

穆雨緩過來,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林奕不解問道:「林奕,我們跑什麼?」

「那個女人很危險!」林奕很嚴肅說道。

穆雨愣了愣,疑惑看著林奕,說道:「不會吧?」

林奕沒有解釋,如果真的是主神,那麼一定要遠離!

也就是這個時候,旁邊桌來了一個女人。

「服務員,給我來一杯酸梅汁!」

林奕猛地扭頭,看向隔壁桌!

剛好隔壁桌的人也看向林奕這邊,四目相對。

林奕明白了,她的目標,就是自己!

穆雨也看向那個女人,然後目光在林奕和那個女人身上來回移動。

林奕與絕色女人對視,好半響,林奕才站起身,主動來到絕色女人旁邊坐下。

「你找我什麼事?」林奕直接開門見山問道。

蘇悅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她自己也不清楚,看見林奕,她就感覺看見了那個人!

「我們是不是見過?」蘇悅想了想,問道。

林奕啞然,應該沒見過吧!

自己也只是從鏡子裡面和手機相冊裡面見過的而已,現實世界,今天是第一次。

不過林奕不由想起第一次在鏡子裡面看見這個女人,這個應該不算吧!

「沒見過!」林奕搖頭道。

蘇悅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奕,也沒有再問什麼,就坐在椅子上。

林奕一直看著她,發現她並沒有表現出很明顯的敵意后,才稍微放鬆一些。

穆雨小口小口的喝著奶茶,可目光卻一直在林奕和那個絕色女人身上,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卻能看得出來,這個很漂亮的女人,是沖著林奕來的。 「林奕,剛剛那個大姐姐是怎麼回事?」穆雨和林奕一邊並肩走著一邊說道。

林奕苦笑一聲,說道:「我也不知道!」

「我看你們好像有點像呢!不會是你親戚吧?」穆雨說道。

林奕聞言愣了愣,親戚?!

當初在鏡子裡面看見,她感覺和自己有關,認為可能是自己父母,可當她看見蘇悅本人,下意識認為不可能!

因為看上去實在太年輕了,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六的樣子,比自己和穆雨差不多,就是駐顏有術,也不可能這麼離譜吧?

自己都二十二了,母親怎麼的也三四十歲才正常。

而且姑姑說,父母不在了,那麼就應該是不在了,他相信姑姑!

「親戚?不可能的,我從小到大,就只有姑姑一個親人!」林奕搖頭道。

「那好吧,我們去接叮噹嗎?」穆雨問道。

小老虎叮噹被韓紫琳帶走了,具體原因不明,只不過韓紫琳說了,林奕也就給她了。

「叮噹就行給韓紫琳養著吧,我先去收拾東西!」林奕說道。

「這樣啊!那我也去幫忙!」穆雨笑著說道。

林奕笑了笑,沒有拒絕。

……

將相冊放進行李箱,林奕已經收拾完畢!

「走吧,我請你吃飯!」林奕對穆雨說道。

穆雨小臉紅撲撲的,額頭上隱有香汗!

「好啊!」穆雨甜甜一笑。

想了想,林奕拿出手機,看了看卡上的餘額,然後無語。

四百二十二一毛六!

「要不我們去老女人那裡蹭飯吧?」林奕提議道。

穆雨眨了眨眼睛,問道:「是蘇莉老師嗎?」

蘇莉是她和林奕的班主任,不過蘇莉是班主任的同時還是林奕的導師罷了。

「那個老女人家很大,先去投靠她!」

「那也行!」穆雨溫和的性子,當然不會拒絕林奕的決定。

打了一輛車,林奕帶著穆雨回到了蘇莉的房子,一間二層樓的洋房,帶有院子。

林奕按了按門鈴,蘇莉從房子里出來,看見林奕,不由翻了個白眼。

「哦!你還知道回來?!還以為你被抓住了呢!」

林奕唯有苦笑,倒是他身後的穆雨走出來,對蘇莉微微躬身,微笑說道:「蘇老師好!」

蘇莉也笑了笑,說道:「穆雨同學,進來吧!外面太陽熱!」

此時已經是下午三點,氣溫的確有些悶熱。

來到客廳,蘇莉給穆雨倒了一杯冰水,然後踢了林奕的小腿一腳。

「去準備晚飯!」

林奕嘴角抽了抽,說道:「老師,怎麼說我們都是客人吧!」

蘇莉斜眼看著林奕,說道:「穆雨是客人,你算嗎?」

林奕苦笑,老老實實的去準備晚飯。

……

「吃吧,穆雨同學,林奕這傢伙除了臉好看一點外,就這飯做的還不錯!」蘇莉將一碗米飯推到穆雨面前,同時還不忘埋汰林奕幾句。

對此林奕只能翻了個白眼,自己有那麼不堪嗎?

穆雨笑著點點頭,小口小口的吃著飯。

聯邦這一邊,吃稻米的很少,大部分都是以麵包給各種肉食為主。

蘇莉讓林奕去做飯,其實也是有一點私心的,畢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出這種莫名其妙的食物。

這種食物搭配方法,她也只見過自己的老師莫仙羽做過,其次就是林奕。

她吃過莫仙羽做飯菜,很好吃,從那之後,她就愛上了這種名叫『中餐』的食物。

蘇莉風捲殘雲的消滅著飯菜,林奕也不甘示弱。

蘇莉是長輩,而且這兩個人都是自己學生,熟得很,沒必要惺惺作態。

而林奕卻從來不刻意保持風度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只有穆雨小口小口的吃著。

吃到一半,林奕抬起頭,看向蘇莉問道:「韓叔叔呢?」

他現在才想起來,今天早上他離開時,韓戰宇還在這裡的。

「他那個老爹來找他了,一大早就出去了,還沒有回來呢!」蘇莉一邊吃著一邊說道,滿不在乎。

「韓叔叔不會有事吧?」林奕問道。

「不用擔心,韓戰宇他沒你想的那麼弱,昨天只是被『狩獵天使』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而且還要保護你和韓紫琳,分神了而已,真正的打起來,我和他也就五五開!」蘇莉說道。

蘇莉可是聖院院長,雖然沒有言明實力如何,可能在聯邦和三大帝國的壓力下,安穩的保住聖城,其實力肯定不容小覷。

韓戰宇和她相當,那麼的確不需要太過擔心。

林奕點點頭,然後不知道想到什麼,急忙跑回自己昨天睡的房間,不一會就出來了。

「老師,你看看,這怎麼用?」

林奕將一顆鵪鶉蛋大小的水晶球遞給蘇莉。

蘇莉放下碗筷,接過水晶球。

「這個我先沒收了!」

說著蘇莉直接將水晶球揣進兜裡面。

林奕驚愕失色,說道:「不是吧,這可是我拼死拼活才從韓戰天那裡搶過來的!我只是讓你看看怎麼用?」

「這個東西你用不了,也沒必要用!」蘇莉重新拿起碗筷,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林奕不解問道。

「你以後會知道的,現在先交給我!」蘇莉說道。

林奕知道,自己的『魔裝戰甲』拿不回來了。

「老師,你總不能說拿了就拿了吧?」林奕苦著臉說道。

「好了,我知道,去聖城我在給你補償!」蘇莉無奈說道。

得到這個承諾,林奕的心情才微微好了點。

如果蘇莉直接拿走了,什麼都不給,他覺得自己能夠鬱悶死。

「對了老師,在聖城有魔法學院嗎?」

蘇莉抬起頭,詫異看著林奕,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收了一個弟子,可馬上就要去聖城了,我沒有辦法教導他,所以想讓他去聖城的魔法學院上學,隨便教導他!」林奕解釋道。

他已經收了李驍做學生,那麼就得負起責任,將他教導成才。

「就你?還能教導別人?」蘇莉似笑非笑看著林奕。

林奕無奈撇撇嘴,說道:「老師,能別人身攻擊嗎?」

蘇莉笑著搖搖頭,然後說道:「聖城是魔法師的聖地,當然有魔法學院了,而且比聯邦和三大帝國更加先進、全面。」

「那老師你能不能幫我把我那個學生弄進去?」林奕問道。

「不能!我是聖院院長,不能徇私舞弊!」蘇莉搖頭道,神情嚴肅。

林奕不由有些失望,可是在下一刻,蘇莉的話讓他的失望一掃而空。

「我雖然不能讓他直接去魔法學院就讀,可我可以特例給他一個機會,一個考試的機會!」

…… 當天色暗淡下來,韓戰宇和韓紫琳回來了,當然,還有小老虎叮噹。

當看見小老虎叮噹被韓紫琳抱在懷裡,小腦袋還不停的往韓紫琳豐滿的胸脯上蹭啊蹭時,林奕不由嘴角抽了抽。

不由得,他想起一句話,作為一個人,活得還不如一隻貓!

人不如貓!

將小老虎叮噹從韓紫琳懷中抱回來,後者不停的掙扎,很明顯不想離開那個溫暖的懷抱。

沒辦法,林奕將今天剛剛買回來的小魚乾拿出來,拿起一條,在裡面注入了一些源力,然後遞到小老虎叮噹面前。

小老虎對於源力有很強的渴望,看見蘊含有源力的小魚乾,兩隻前爪不停的揮舞。

林奕微微一笑,將小魚乾放到小老虎面前。

他可以用源力和精神力結合,從精神世界裡面投影出實物,也就是【幻想成真】,不過那樣的話會消耗很多的源力,得不償失。

小老虎叮噹很人性化的用兩隻前爪,將小魚乾捧起來,用幾顆細小的牙齒啃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