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且琥珀的冷,不是冬天被凍的冷,他身上的溫度似乎比外面的空氣還要冷個一兩度。

琥珀似乎聽不懂她的話,只知道抱著她這個熱源取暖。

要是有白虎院的其他人在這裡,一定會驚得眼珠子都掉了。

琥珀公子可是除了瓔珞之外,誰都不親近的,誰想要靠近他,都要做好隨時被他的自動防禦攻擊的準備。

這麼多年,白虎院的人都明白了,只要不靠近琥珀公子那就是安全的。

要是找死的話,儘管靠近琥珀公子,保准死得非常乾脆。

但現在,那個生人勿近的琥珀公子卻主動抱著一個不熟悉的少女!

真是天方夜譚了!

「我送你回去吧。」沈未凝拍拍他的背,示意他放開自己。

大概也是她臉上的燒紅漸漸褪去,不再發燙了,琥珀抬起頭來,還帶著一絲迷惑,人不住又戳戳她的臉。

明明剛才很燙的,怎麼不燙了?

戳一下,再戳一下,還是不燙…………

沈未凝一把抓住他的小爪子,戳戳戳,把她當成什麼了?

琥珀轉過藍色的眼睛看著她,嘟了一下嘴巴,直接地表達自己的不開心。

沈未凝看著,不禁說道:「真羨慕你這樣,高興的時候就高興,不高興的時候就不高興。」

琥珀聽不懂,只是低頭看著她抓住自己的手,他掙了一下沒有掙脫,帶著一絲好奇,將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打開。

想看看裡面會不會再神奇地變出一朵花來。

可是裡面沒有話,只有自己冰涼的手指。

琥珀看看自己的手指,又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合起來,包裹著自己的手指。

過了一會兒,再一根一根把她的手指扳開,看看裡面有沒有開出小花來。

如此樂此不疲玩了好幾次,沈未凝都看不下去了。

看著他竟然這麼可愛,沈未凝便問:「你喜歡看那種變出小花來的魔術嗎?」

這一句話,琥珀卻神奇地聽懂了,看來他的理解能力只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開放。 不感興趣的他一概不理會。

他立刻點點頭,然後拉起自己脖頸上的銀項圈,給她看自己的琥珀。

那塊墜在銀項圈上的琥珀有雞蛋大小,跟上次看到的沒有什麼不同。

等等——

這琥珀里,怎麼會多了一朵黃色的小花?!

沈未凝以為是自己看錯了,連忙湊近去看,絕對沒看錯!

那顆琥珀裡面,確實多了一朵小花!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朵小花,正是她上次變魔術變給琥珀的!

花朵在琥珀中,依舊栩栩如生的綻放著,永遠不會凋謝了。

琥珀拉起自己的琥珀給她看,表情里還帶著一點點小得意,就是想向她炫耀一下自己的傑作。

沈未凝果真驚嘆不已,琥珀的形成需要長年累月的凝結,形成這麼形狀漂亮的琥珀,不知道要幾萬年時間。

如果在凝固初期有一隻昆蟲不小心跑進去,那昆蟲便會在琥珀中形成活著的標本。

一朵花當然也會,但已經凝結成形的琥珀,還能放東西進去嗎?

他是怎麼把一朵小花放進去的?

「你怎麼放進去的?」沈未凝仔細看著那塊琥珀,確定沒有任何可以打開的縫隙。

那是一塊完整的,雞蛋大小的圓潤琥珀,色澤通透晶瑩,呈現金黃之色,和他瞳孔外緣的一圈金色一模一樣。

琥珀卻不回答她的問題,不知道是不會回答,還是不想回答。

他就是得意洋洋的,炫耀完了之後,就把琥珀放好,再去看她的手。

要是她變出一隻小鳥來,他是不是也會把那隻小鳥放在琥珀里?

這個孩子,還真是個孩子。

向日葵花園之樹果之戀 沈未凝反手抓住他的手,放在唇邊輕輕呵氣,想把他捂暖和一點。

琥珀看著她的動作,表情裡帶著深深的不解。

「那個魔法不是每次都能變的,要是變的太多,就沒有驚喜了,是不是?」沈未凝指著他琥珀里的小花,說道:「而且這朵花,是獨一無二的哦,再也變不出來了,只有你才有。」

忽悠小孩這種技能,她也是很懂的,不然以後每次看見他,都要被纏著變魔術,也太奇怪了。

這些話,琥珀似乎聽懂了,他想了一下,淺藍色的眼睛閃閃發亮,他點點頭。

只有他才有哎。

「暖和一點嗎?」沈未凝搓著他的小手問。

琥珀搖搖頭。

看他這麼乖巧可愛,沈未凝索性把他抱在懷裡,兩隻手合起把他的小手包裹在其中。

琥珀愣怔了一下,本能地想掙紮起來。

他討厭別人碰自己,他和別人從來不會離的這麼近。

但掙扎了兩下沒有用,沈未凝拍拍他的頭,說道:「別擔心,我不會傷害你,你把我當成你姐姐一樣。」

琥珀撅起嘴,表達自己的不高興。

他姐姐,也不會這麼抱著他。

沈未凝差點兒被逗笑了。

要是墨無極的話,被她抱一下鐵釘趁機撒嬌打滾還要把他撲倒求親親。

這小傢伙還這麼不情不願。

「羞不羞?」撅著嘴的琥珀哼了一聲。

沈未凝愣了一下,隨即哭笑不得:「你才幾歲,就知道羞不羞了?」 聽到她問幾歲,琥珀認真地低頭開始數自己的手指頭。

1歲,2歲,3歲……9歲,10歲,咦?怎麼沒有指頭了?

琥珀獃獃地看著自己的十個手指頭,全都彎下來了,怎麼辦?

沈未凝嘴角揚起,饒她是個面癱,這個時候都忍不住要笑得肚子抽筋。

但她不能笑,怎麼能傷害一個純真孩子的心靈?

於是她很認真地伸出自己的一隻手,一本正經地說:「要不,我借你幾根手指?」

琥珀一看這樣好像不錯,便認真地去扳下她一根手指。

「十一,十一歲。」琥珀說。

「十一歲啊。」沈未凝點點頭,「十一歲還是小孩子嘛。」

琥珀撅起嘴,寶寶有小情緒了!

「你知道我幾歲嗎?」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沈未凝學著他的樣子數給他聽,「1歲,2歲,3歲……10歲。」抓起他的手指接著數,「11歲,12歲,13歲,14歲,15歲,再過幾天,就16歲了,我比你大這麼多!」

琥珀看著比自己多出來的四根手指,有些震驚。

沈未凝摸摸他的頭:「小琥珀,你怎麼這麼乖呀?」

這話要是讓白虎院其他人聽到,肯定覺得沈未凝瘋掉了!

這可是白虎院的琥珀公子哎!!!!

連朱雀院青龍院的人見了他,都要稱一聲』公子』,她以為這個稱呼沒有任何意義嗎?

太天真了居然說他乖!

她是真的沒有見過他發怒的時候吧。

呵呵,很傻很天真!

琥珀想躲避她的狼爪,但是躲來躲去也躲不掉,有點兒認命地偏著頭。

不知道為什麼,被她摸摸好像也不怎麼生氣。

「小琥珀,你覺得男人好還是女人好?」沈未凝靈機一動,忽然問。

「姐姐好。」琥珀看了她一眼。

本來覺得她也不錯,但是她一直摸他的頭。

「你這意思是,男人不好?」沈未凝打量著他,「你覺得御師兄怎麼樣?」

「壞蛋。」 妻不可欺,完勝百變總裁 琥珀說。

沈未凝想了想御千修某些時候的樣子,好像覺得他說的也不錯……

「是不是很多男生都喜歡女孩子呀?」沈未凝問他,明知道他可能聽不懂,不過也正好。

要是聽得懂,可能感覺並不一樣。

果然琥珀獃獃地看著她,一點兒都不明白她的話。

「可是我師父以前教我,男人和男人才是真愛。」沈未凝疑惑著,「我之前都沒有懷疑過,可是來到這裡……這個世界跟我的世界真是不一樣。」

琥珀淡藍色的眼珠子轉了一下:「你的世界?」

「就是一個很遠的地方。」沈未凝說。

琥珀點點頭,沒再說什麼。

沈未凝像是要確認什麼,再次問:「你是不是也覺得,男人和女人才應該在一起?」

「在一起做什麼?」琥珀問。

「就是……呃……」看著他純真的小臉,沈未凝覺得自己編不下去了……

「為什麼要在一起?」琥珀又問。

「因為互相喜歡嘛。」沈未凝只能這樣說。

「哦。」琥珀點點頭,不甚在意,「我不喜歡。」 沈未凝心中一喜,以為終於遇到一個贊同她內心的人了。

誰知道琥珀拿起脖子上掛著的琥珀,寶貝似的看著:「我喜歡這個。」

沈未凝:……

好吧琥珀公子,你果然贏了,你戰勝了一切人類!

「傻小子。」沈未凝搖搖頭。

琥珀放下他的琥珀,抬頭問:「你喜歡什麼?」

沈未凝一怔,她喜歡什麼?

還沒等她回答,琥珀又偏著頭問:「女人?」

「當然不是!」沈未凝立刻反駁,她怎麼可能喜歡女人?

就算希望全世界的男人都成雙成對,但也不代表她喜歡女人啊。

男女不是正常感情,但是女女在她看來,更不正常!

為什麼只能接受男人和男人呢?

沈未凝陷入了某種思索……

這時,琥珀又問:「那你喜歡男人?」

「呃……」沈未凝一時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她也不是喜歡男人,她只是喜歡男人跟男人在一起。

可是……在琥珀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她腦子裡第一時間浮現出墨無極的臉。

那張臉或是笑著,或者撒嬌,或是深情,或是誘惑……

不管哪一種模樣,她似乎都不討厭,相反,還真有一點點喜歡的感覺。

她難道真的……喜歡他?

沈未凝咬著手指甲,怎麼會這樣?她那麼正常,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她居然喜歡男人!

要是師父知道了,不知道會多麼失望。

琥珀用淺藍色的眼睛望著她,稚嫩的小臉,皮膚雪白,像個剛出籠的小饅頭。

他說:「我也是男人。」

然後揚了一下唇角,有點兒小小的得意和開心。

沈未凝哭笑不得地說:「你只是小男孩!」

他算什麼男人?毛都還沒長齊了!

琥珀立刻撅起嘴巴,乾淨清澈的藍眸中,霎時間充滿陰鬱的色彩。

沈未凝嚇了一跳,正想說些什麼,琥珀忽然一把將她推開,自己站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