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他們,竟然在不知覺間,已經被一群天鬼和仙屍包圍住了。

此時,面對天鬼和仙屍,眾仙一個個雙腿打顫,心中驚恐到極點。

便是媚依,此時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唯有江寂塵,神色平靜之極,他掃了一眼四周出現的天鬼和仙屍,淡淡地開口道:「等你們多時!」

「不過,我希望,我們之間,最好井水不要犯河水。」

「若不然,你們必然會後悔的。」

江寂塵的聲音,在夜空中回蕩,震撼四方。

眾仙,幾乎不敢相信,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們的寂塵公子,竟然敢向北荒之夜的天鬼和仙屍,如此叫囂!

(本章完) 天鬼,如同一道飄渺虛影,像幽魂一樣,在四周飄蕩,披著長發,臉色慘白,雙眼血紅。

仙屍,如活仙無異,除了雙眼無神,身上氣息陰冷外,基本看不出是屍體的樣子。

他們聽到江寂塵的話,都不由自主的發出陰冷的笑意。

「哈哈…….在北荒之夜,區區一個仙王修士,竟然敢威脅我們天鬼、仙屍?我沒有聽錯吧!」

「你沒有聽錯,不過,這個人絕對是腦袋有問題。」

「一會,就讓我吃了他吧。」

一群天鬼、仙屍嘲諷大笑道,他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

他們,沒有一個將江寂塵放在心上,看著江寂塵,滿臉的不屑之意。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了,直接把這一群修仙者,全部吃了,一會,我們還要找夜王的靈寵去呢。」

「三天若找不到,夜王發怒,我們誰也別想活。」

就這時候,一名天鬼開口說道。

這名天鬼,顯然是這一群天鬼的首領,其修為,也是這一群天鬼中最強的存在,已達至了中級仙帝境。

「那就動手吧!」

一名仙屍點點頭道。

它是這一群仙屍的首領,也是中級仙帝境的存在。

得到命令,一群天鬼和仙屍,同時飄來,衝殺向眾仙。

媚依等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色大變起來,他們還是第一次面對天鬼和仙屍,心中驚懼,此時不少人雙腿在打顫。

唯有江寂塵,一臉平靜,神色淡然之極。

「一群天鬼、仙屍中的小嘍啰而已,你們何需懼他們?」

「守在各自的陣點上,足可以讓你們立於不敗之地。」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囂張小子,你找死!」

天鬼和仙屍首領,聽到江寂塵,皆感憤怒。

畢竟,區區一個仙王,竟然也敢如此的輕視他們。

以前,便是初級仙帝,見到他們,哪一個不是驚懼無比的?

江寂塵現在只是表現仙王境界而已,並沒有表現出半步仙帝境。

如此,天鬼和仙屍更是不將他放在眼裡了。

此時,一群天鬼和仙屍殺向媚依一群人,天鬼和仙屍首領,則同時出手,攻殺向江寂塵。

江寂塵的嘴巴太賤了,讓天鬼和仙屍首領覺得很欠抽。

「我要先一掌打爛這小子的嘴巴。」

仙屍首領冷冷地叫道。

「那我就切下他的舌頭。」

天鬼首領也說道。

說話之間,他們已經殺到了江寂塵面前來。

面對他們的攻擊,江寂塵站在那裡,未動一分,此時以嘲弄的目光看著天鬼和仙屍首領。

「寂塵公子,小心!」

一邊的媚依,自然把這一幕看在眼裡了,此時眼看著江寂塵就要被天鬼和仙屍首領殺至,於是,便驚呼出聲提醒道。

其實,以媚依中級仙帝的修為,便是對上這兩個天鬼和仙屍首領,也有一戰之力。

奈何,媚依未曾面對過天鬼和仙屍這樣的存在,真要對戰,只怕不敵。

聽到媚依的話,江寂塵此時竟然還有閑情地開口道:「放心,就憑這兩個廢物,奈何不了本公子。」

「他們,只有被本公子暴虐成狗的份。」

啪!

噗!

就在江寂塵說話之間,眾人便看到了無比震撼的一幕。

他們看到,仙屍首領,被江寂塵隨意一掌抽爛了嘴巴;天鬼首領,被江寂塵隨手一劍割下了長長的舌頭。

這些,本是仙屍和天鬼首領,正在對江寂塵要做的事,然而,現在卻是反了過來!

仙屍首領說要抽爛江寂塵的嘴巴,於是,他的嘴巴被抽爛了。

天鬼首領說要割下江寂塵的舌頭,於是,他的舌頭被割下了。

仙屍和天鬼首領,雙雙捂著嘴巴,滿眼驚恐、不可置信地看著江寂塵。

而他們的手上,不斷有血水溢出。

「你…….」

天鬼和仙屍首領正要說什麼?但江寂塵卻隨手一揮,劍破虛空。

噗,噗!

仙屍和天鬼首領的頭顱雙雙被斬落。

不過,身為死亡之物,仙屍和天鬼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殺死?

哪怕斷頭,依然不滅!

「此人妖孽,快逃!」

一個無頭天鬼,一具無頭仙屍,此時驚恐大叫。

然後,他們連自己滾落在地上的斷頭都不管了,無頭軀體,極速遠逃。

當然,他們的兩顆斷頭也跟著向前飛走,欲要逃遁。

「沒有我允許,你們,逃得掉么?」

然而,此時此刻,江寂塵霸氣無雙的開口道。

說話之間,飛劍出手,掠過千里。

噗,噗!

兩顆天鬼和仙屍的頭顱,當場被刺爆。

頭顱炸開,那本是在逃命的兩具無頭軀體,如同突然被抽掉了生命之能一般,突然沒了氣息,從空中掉落。

無論是天鬼和仙屍,其核心都在頭顱之內。

只要頭顱不滅,哪怕斷掉,也依舊不會滅亡。

但是,頭顱一旦碎滅,那麼,他們就真的滅亡了。

「這…….」

一群正要攻擊眾仙的天鬼、仙屍小嘍啰,此時都呆愣當場,有些反應不過來。

它們的首領,竟然只在瞬息之間,被那個青年仙人,隨手之間滅了。

此刻,他們已殺到眾仙面前來,但被震住,一時之間,忘了出手。

「寂塵公子,好強啊!」

「這樣看來,這些天鬼、仙屍,還真是不足為懼啊。」

「殺啊!」

但反之,本是害怕,雙腿打顫的眾仙,此時突然之間,鬥志衝天,心中再無一絲懼意,反殺向天鬼和仙屍。

咻,咻,咻!

他們一出手,竟然帶動太古天陽陣的陽氣,轟殺向眼前的天鬼和仙屍。

(本章完) 一道道劍光,蘊含著陽氣,刺入了天鬼和仙屍的體內,竟然對天鬼和仙屍,造成了致命的傷害。

要知道,陽氣乃是天鬼和仙屍的剋星。

眾仙可知,劍氣中若無陽氣,對天鬼和仙屍的傷害,非常有限。

這些劍光,只怕僅能讓天鬼和仙屍,受到輕傷而已。

然而,現在劍氣之中,內蘊陽氣,刺在天鬼和仙屍身上,立刻讓它們的身體,如被灼燒,當場重傷,危及生命。

甚至,如媚依這樣強大的存在,一劍出,直接就把天鬼和仙屍,斬滅當場。

「這陣法,蘊滿陽氣,對我們有致命傷害,快逃。」

天鬼和仙屍終於反應過來,驚恐地大叫道。

然而,江寂塵森然一笑道:「既然來了,那就都不要走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主動殺出。

他的身法速度,何等驚人?

何況,這些天鬼和仙屍的首領,都被江寂塵隨手之間滅掉了,他們面對江寂塵,只有死路一條。

剛剛,江寂塵說他們是小嘍啰,這些天鬼和仙屍,尚還不服。

直至這一刻,他們不得不承認,對方說的乃是事實。

甚至,他們覺得在江寂塵眼中,只怕連小嘍啰都算不上。

「說吧,你們是否受人指派來殺我們的?」

「若不然,天色剛黑,你們為何就可以立刻找到這裡來?」

江寂塵一邊斬殺著逃走的天鬼和仙屍,一邊淡淡地開口問道。

江寂塵此言一出,媚依和眾仙也皆感疑惑。

按理說,這北荒之夜,雖然天鬼出沒,仙屍橫行,但也不可能,一入夜,這一群天鬼和仙屍就找上了他們。

目標明確,非常有組織,顯然是提前知道他們在這裡了。

「大人,我說,求饒命啊!」

「我們正是收到銀鎧戰將賀公子的傳訊,說有一群仙人在這裡過夜。」

「他拜託我們,殺光所有的男仙,活擒那個女仙給他。」

終於,有天鬼和仙屍驚恐的開口道。

為了活命,它們自然不敢再有一絲的隱瞞,把自己所知的,全部道了出來。

什麼?

竟然是賀雲烽與這些天鬼、仙屍勾結的。

難怪,天色一黑,這些天鬼和仙屍便立刻出現。

眾仙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心中感到無比的吃驚。

當中,臉色最難看的,無疑就是媚依了。

她沒有想到,賀烽雲竟然安著如此心思,還要生擒於她。

顯然,正常手段得不到她,便想用非正常的手段玩弄她。

不過,想想也可以理解賀雲烽為何如此做了。

畢竟,之前賀雲烽在眾仙面前受盡了羞辱,所以,就想用此方法來報復他們。

此刻,賀雲烽必然認為,江寂塵一行人已經死在了城門外面了。

只是,他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一群天鬼和仙屍,在江寂塵面前,只是戰五渣的存在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