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在這之後我才明白,原來從這一刻開始我心裏便已經放不下這個叫韓玉兒的姑娘了,雖然她只是如驚鴻一瞥一般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卻讓我一生都難以忘卻。

等着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一點精神都沒有,我準備起牀去洗臉的時候,柳青兒敲門了,我開了門以後,只見柳青兒的臉色非常的驚訝的看着我問道:“小貴,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跟着隨口敷衍了一句“或許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吧。”

跟着我便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此時我也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無力,按理來說沒有休息好,我的身體也不至於這麼差勁的,而且我每天都堅持打坐,身體應該要比普通人強壯很多的,爲什麼會一點力氣都沒有呢?

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拿這個鏡子,一臉擔憂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你還是先照照鏡子吧。”

我跟着拿着鏡子照了一遍,一看鏡子裏的我,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完全是一張毫無血色的臉,眼睛珠子都是發紅,而且看起來很是恐怖,我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跟着開口說道:“怎麼會這樣?”

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小貴,要不咱們去醫院看看吧。”

我看着鏡子裏的自己,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覺,感覺這張臉煞白到了如此程度,好像根本不是我一樣,跟着我點點頭說道:“給林一他們打電話吧,讓林一開車過來接我們吧。”此時的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只能趕緊去醫院檢查身體了。

但是我隱隱之中卻感覺事情完全沒有這麼簡單,好像我此時的臉色這麼難看,根本不是身體的原因,但是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去醫院先檢查檢查了。

柳青兒點點頭以後,便拿着我的手機給林一打了電話,電話裏的林一告訴我們說,幾分鐘以後就會到了,索性我洗了把臉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以後便坐在房間裏等着他們了。

等着林一他們打來電話的時候,我就掛斷了電話,想來他們應該已經到了樓下,跟着我和柳青兒便離開了房間裏,早飯都沒有吃便直接離開了。

到了賓館樓下的時候,一輛吉普車停在那裏,我順着前面衝着吉普車就走了過去,到了車前的時候,林一搖下了車窗,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說罷,林一有些焦急的看着我說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先去醫院看看吧。”

“行,那趕緊上車吧。”林一對着我說道。

跟着我和柳青兒一起上了吉普車,林一跟着就發動了車子,很快,車子行駛到了醫院以後,林一拿着自己的證件,直接帶着我進了一個醫院的辦公室裏,想來應該是個專家號。

那專家看起來五十多歲的樣子,看到林一的證件以後也是肅然起敬,林一跟着開口說道:“大夫,這是我弟弟,他是不是得了什麼病了?”

跟着這個專家站起來以後,扒拉了一下我的眼皮以後跟着開口說道:“臉色有些難看,怎麼會蒼白到這種程度。”說到這以後專家站了起來看着我說道:“你先跟我去做個檢查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跟着專家離開了辦公室,隨後一套檢查結束了以後已經是半個小時了,而我身上並沒有檢查出來任何的毛病,這讓我的心裏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

那專家帶着我走到了辦公室以後看着林一說道:“你這弟弟怕是得的不是病,醫院這邊什麼都沒有檢查出來,他的血液身體,器官都非常的正常,並沒有任何的異樣。”

林一跟着眉頭微皺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貴,還是跟邱爺說吧,你現在的情況有點不太對勁了。”

此時所有人都感覺出來不對勁了,畢竟我臉色非常的難看,而且我整個人都感覺非常的虛弱,我想了一下,此時怕是也只能找我師傅了,跟着我點點頭看着林一說道:“好,那就去找我師傅吧。”

說着話林一跟着我一起告別了專家以後,我們三個人便離開了醫院,到了門口以後我們三個人一起上了吉普車。

我跟着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我師傅的號碼撥了過去,沒多時我師傅那邊便接聽了電話,我跟着對着電話率先開口說道:“師傅,我出了點事情。”

我師傅聽到我的話以後,語氣也變得異常急促“出什麼事情了?”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現在特別虛弱,臉色也特別難看,眼珠子都是紅色的。”我如實的對着我師傅說了一遍。

我師傅跟着對着電話說道:“你跟林一在一起呢吧?把地址給我發過來,我下午就去首都。”我師傅沒有一點猶豫的說道。

我聽到我師傅如此急迫關切的態度以後趕忙點頭說道:“好,我在首都XXX地方。”

我說完以後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等着我下午過去就行了。”

我師傅說完以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而這個時候林一看着我說道:“我先帶你們去吃點飯吧。”

柳青兒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小貴,你別擔心了,邱爺來了肯定有辦法的。”

柳青兒剛剛說完話,我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疼痛,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吸我身體裏的能量一樣那種鑽心的疼痛,跟着我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臉疼痛的樣子看着他們。

而這個時候林一趕忙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貴,你到底怎麼了?”

我感覺自己此時異常的難受,捂着胸口久久不能自已,許久以後,那力量算是過去了,我跟着撩開了自己的衣服以後,發現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綠色的圖案。

柳青兒看見這個圖案以後看着我問道:“你什麼時候紋身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這綠色圖案看着異常的詭異,像是一個小人一樣,但是我隱隱感覺自己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和這個綠色的圖案脫不了關係。

但是我身上爲什麼會出現如此詭異的一個圖案呢?我想了半天始終想不通,隨後我擡起頭看着林一和柳青兒說道:“先去吃早飯吧,我沒什麼事情了。”

我此時就是感覺自己身體裏一點力量都沒有,像是廢了一樣,我估計現在我連捏手訣的力量都沒有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突然就變成了這樣呢?

我和他們一起吃了點早飯以後,林一便開着車子載着我回到了賓館,到了賓館以後,我們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些沉默。。

我看着他們兩個愁眉苦臉的樣子跟着笑了笑說道:“你們至於不?我又沒死呢!”說到這以後我還衝着他們樂了一下。

儘管我知道我此時的笑容一定非常的醜,但是爲了不讓他們擔心我也只能強顏歡笑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在一旁有些自責的看着我說道:“早知道咱們就不出來玩了,如果跟着我師傅或者邱爺,也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我想了一下,跟着苦笑了一下說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說這些也沒用了。” 268 烏答有的咒術

林一此時也跟着在一旁嘆了口氣說道:“是啊,小貴說的沒錯,現在既然已經成這樣了,咱們還是安心的等着邱爺過來吧,或許小貴什麼事情都沒有呢。”

林一這句話說完以後,柳青兒的臉色也不是太好看,只是嘆了口氣便沒有在說話了。

我此時感覺身體裏沒有什麼力量了,動彈一下的力量都沒有了,這也是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非常的難受,甚至有種想死的衝動。

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到了賓館裏。

他們來的時候,我也沒有去接他們,而是靠坐在牀上沒動地方,因爲我此時身上真的已經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一起進來以後,我師傅率先看到我的,他看到我的臉色如此的蒼白以後,跟着快步的走了過來,一把抓過來我的手腕,開始給我號脈了。

我跟着有些虛弱的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是不是快死了?”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突然說出來這麼一句話。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你這臭小子胡說什麼呢。”

我師傅跟着看了一眼柳三爺說道:“都別說話了。”

跟着周圍便沒有人在說話了,非常的安靜,我師傅認真的給我號脈,號脈結束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問道:“我看看你胸口的東西。”

我跟着把自己的衣服撩了起來,我師傅看見我胸口那綠色的詭異小人以後跟着嘴裏喃喃自語的說道:“烏答有的圖案。”

柳三爺這個時候也聽到我師傅嘴裏的那句話,緊跟着開口問道:“你是說小貴惹上了烏答有一族?”說罷,柳三爺的語氣也變得非常的焦急“如果這麼說來,小貴中的是烏達有的咒術了?”

我師傅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問道:“這咒術在你身上多久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就是今天才開始難受的。”說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就是今天早上感覺渾身沒有力氣,有時候胸口會鑽心一般的疼。”

我師傅此時臉色變得非常的難看,跟着我師傅看着我和柳青兒問道:“你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說道:“倒是有過一個,叫三公子的人。”

而這個時候林一跟着開口說道:“三公子我知道,就是那天跟小貴他們發生打鬥的那個富家公子,他的背景我調查過,算是個小門閥的子弟,我想他應該沒有膽子給小貴施什麼咒術吧?”

我師傅此時臉色也非常的難看,有些擔憂的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在回想一下,這些天還有沒有惹過什麼人?”

我搖了搖頭說道:“除了那天跟那個三公子打架之外我再也沒有惹過什麼其他的人了。”說道這以後我一臉蒼白的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烏達有是什麼?”

“烏達有和咱們一樣,都是巫術一族,百多年前,女巫被稱作烏達有,男巫則被稱作,巫薩,而男巫和女巫的施法方法和使用的道法都是不一樣的,雖然是同出一脈,但是卻大相徑庭,烏達有一族施法都是使用咒術,就是在你的身體上施加咒術,往往施加咒術以後,身上通常都會出現一個奇怪的圖案,就是你身上現在的圖案,他們用的是咒術,而咱們巫術講究的是天人合一,用陰力,做剪紙,做巫神,所以雖然看似烏達有和巫薩同出一脈,但是卻很不相同。”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說道:“你身上就是烏達有一族留下的印記。”

聽到這的時候我心裏有些吃驚,我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這咒術到底是什麼啊?”

“你身上的這個咒術應該是烏達有一族用的養魂術,用咒術將陰靈魂魄附在你的身體內,不斷的吸收你的力量,這樣的人往往不會活過七天,可以說是極爲陰毒的一種咒術。”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而你之所以感覺到胸口疼痛便是因爲那咒術發作了。”

聽完我師傅的話,我愣住了,那這麼說來,我最多,也就只剩下六天的壽命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趕忙開口問道:“師傅,那還有辦法嗎?”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當下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去找清靈那個女人了,她之前也是烏達有的傳人,或許她會有辦法的。”

而此時柳青兒突然開口說道:“邱爺,我知道是誰給小貴下的咒術了。” 269 動身懷江市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

很快,我師傅他們攙扶着我便衝着廣場的停機坪走了過去,到了停機坪的時候,我們大概等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一輛直升機緩緩的飛了過來。

是真的直升機,廣場周圍好多人都在看着直升機,而我卻瞭解我師傅是個低調的人,如果不是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做出這種惹人眼簾的事情,此時周圍圍觀的人也非常的多。

直升機緩緩的降落在了停機坪以後,我師傅跟着便帶着我上了飛機,跟着柳青兒看着我師傅說道:“邱爺,我跟着你們一起去吧,到了那邊我可以照顧小貴的。”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一起上來吧。”

跟着柳青兒便上了直升飛機,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臨上飛機之前看着柳三爺開口說道:“三通,剩下調查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說完以後,我師傅忍不住拍了拍了柳三爺的肩膀。

柳三爺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說道:“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以後,便上飛機了,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坐直升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除了那機翼嗡嗡的轟鳴聲,其他的就沒有感覺了。

我坐在飛機上的時候,我師傅和柳青兒坐在我的兩邊,大家都沒有說話。

很快,這飛機發動了以後,不多時就已經到了半空中,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先睡會吧,你身子弱,別硬撐着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閉上了眼睛,我師傅不知道從哪裏拿了一個毛毯蓋在了我的身上,我跟着緩緩的就睡着了。

反正具體睡了多久,就連我什麼時候下的飛機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醒過來的時候是在一個很大的牀上,還蓋着一個厚厚的被子。

我睜開眼的時候,映入我眼簾的人則是我師傅,柳青兒還有清靈阿姨,我看着他們三個人坐在牀邊看着我的樣子,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柳青兒率先開口說道:“你可算醒了,還以爲你醒不過來了呢!”

我師傅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說來也怪我,不應該讓你睡下去的,好在你醒過來了。”

邊上的清靈阿姨白了我師傅一眼,看着我師傅說道:“好在這陰魂沒有完全吸收了他的力量,否則到時候小貴連醒來的力氣都沒沒有用的時候,我想出手都難以迴天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忍不住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們,而柳青兒跟着在一旁解釋道:“好在你醒過來了,不然的話,你的身體被那陰魂吸完了力量,到時候就真的醒不過來了,即使拔掉咒術,你也只是個植物人了。”

清靈阿姨在一旁點點頭說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清靈阿姨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認真的說道:“你這咒術應該已經是施加到了第三天了,今天算來應該是第四天了,如果到了第七天,你就會徹底的死了就。”

我師傅在一旁有些生氣的說道:“清靈,能不能知道,到底是誰給我徒弟下的咒術?”

清靈跟着抿嘴輕笑了一下“這個不好說,但是想要施加咒術,就必須要靠近你徒弟的身體纔可以施加的,而且你徒弟怕是被人施加了咒術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被人下了咒術。”說到這以後清靈阿姨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小貴,你這些日子都和誰相處了,有沒有人碰過你的胸口,或者在你的胸口做了什麼?”

我聽到這的時候頓時眼睛睜得老大,難道,真的是韓玉兒?我有些不相信,因爲清靈阿姨那句話說完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那天晚上我去了韓玉兒的房間,當時好像韓玉兒說房間裏有蟲子的時候,一下子就從我身後抱住我了,然後她的雙手就是放在了我的胸口上,當時我還感覺自己胸口有些奇怪的感覺,但是並沒有太過的在意,但是現在想來,難道,真的是韓玉兒嗎?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看着我不說話的樣子,好像已經知道了什麼一樣,跟着開口說道:“肯定是那個丫頭,那個叫韓玉兒的丫頭。”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我就知道她接近我們就沒安什麼好心。”

我沒有說話,因爲到了現在我還是不肯相信,給我施加咒術的人就是韓玉兒,因爲韓玉兒在我的腦海裏一直都是一個愛笑,非常善良的姑娘,怎麼可能會是她呢?

但是此時除了她觸碰過我的胸口,也就沒有其他人了,不由得不我不相信,想到這以後我嘆了口氣並沒有說話。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的樣子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你這臭小子。”

我沒有說話,此時我的腦子裏特別的亂,我還是不願意相信是韓玉兒對我下的咒術,可能,這就是喜歡吧?

我師傅站起來以後,看着我不願意說話的樣子便沒有多問什麼,而是轉過頭看着清靈阿姨問道:“清靈,這咒術能不能拔掉?”

清靈跟着抿嘴輕笑了一下,說道:“當然可以了,只不過費點事情而已。”說到這以後清靈頓了一下“好歹老孃我也是烏答有一脈的傳人,這點小小的事情自然不在話下的。”

我師傅聽到了清靈阿姨的話以後,放佛放心了不少,跟着點點頭說道:“什麼時候給他拔掉這咒術?”

清靈阿姨看着我胸口的咒印以後,稍稍思索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今天下午我去準備準備東西,爭取今天晚上就把這咒術給他拔掉。”說到這以後清靈阿姨好像想起來什麼了一樣跟着開口說道:“畢竟這咒術拔掉雖然簡單,但是小貴短時間內體內的力量是無法回到身體裏的,得需要好好的靜養一段時間了就。”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好,那就聽你的。”

跟着清靈阿姨看了一眼柳青兒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師傅說道:“你和我先出去吧,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跟你說,讓青兒這丫頭在這裏照顧他吧。”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便轉身走了出去,清靈阿姨衝着我和柳青兒笑了笑說道:“你們聊。”

話音剛落,清靈阿姨也跟着轉身走出去了,房間裏此時只剩下了我和柳青兒兩個人,我腦子裏此時亂糟糟的,我還是不太相信這咒術就是韓玉兒給我施加的。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見我一言不發的樣子,跟着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喂,你想什麼呢?”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說完以後我便不在說話了。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自言自語的說道:“即使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現在肯定是在想韓玉兒那丫頭吧?”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在想她了?”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柳青兒。

柳青兒跟着在一旁冷笑了一下“自從你見了那個韓玉兒以後就跟丟了魂似的,現在大家都懷疑是她在你身上施加了咒術,你不想她纔怪呢,雖然你嘴上不說,但是按照我對你的瞭解,你肯定不相信是她在你身上施加的咒術,但是眼前的事情讓你由不得不懷疑他,所以你現在的內心很矛盾,對不?”

柳青兒的話說的不錯,確實說到了我的心裏,我也確實低估了柳青兒對我的瞭解,想到這以後我跟着苦笑了一下,看着柳青兒說道:“還真讓你說對了。”

柳青兒跟着冷笑了一下“沒有多少人比我更瞭解你了。”

就在柳青兒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我胸口那種鑽心的疼痛又一次涌了上來,我跟着一臉痛苦的樣子緊緊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好像快喘不上氣了一樣,巨難受。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也看出了我的異樣,趕忙起身去叫我師傅他們了,等着我師傅和清靈阿姨進來以後,清靈阿姨拿着一個奇怪的藥丸子給我塞到了嘴裏。

頓時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一些力量,而那鑽心的疼痛好像被壓下去一樣,頓時整個人也舒坦多了。

清靈阿姨嘆了口氣以後看着我說道:“這陰魂的力量還不小呢,你發作的次數只怕今天還會發作,晚上必須要給拔掉這咒術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摸着自己下巴的鬍子看着我關切的問道:“小貴,現在好點了沒?”

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好點了,沒有那麼難受了。”

清靈阿姨跟着輕笑了一下,洋洋得意的說道:“我的蛇毒丹就是專門壓制這種陰魂的,服用了我的蛇毒丹,現在肯定沒有那麼難受了,只是這蛇毒丹也只能起到壓制的作用,想要徹底拔出來,還得到晚上的時候下一番功夫了。”

我在一旁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清靈阿姨說道:“清靈阿姨,謝謝你了。”

清靈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衝着我笑了笑,擺手道:“不用客氣,誰讓我那麼在意你師傅呢,再說了,我看你也順眼,救你也是順手的事情,如果我看的不順眼,他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會救的。” 270 不會傷及性命

聽到了清靈阿姨這霸氣的語調,我心裏感覺一陣好笑,突然感覺這個清靈阿姨可謂是真性情的人,而且這性子和柳青兒還有幾份的相似。

師傅在一旁看了一煙清靈阿姨,想說什麼但是卻沒有說什麼,想必我師傅肯定了解清靈阿姨這脾氣,索性也就沒有去反駁她,畢竟現在對於眼前的情況來說,我的命是最重要的。

隨後,蛇毒丹服下大概十幾分鍾以後,我的臉色漸漸的恢復了一些,清靈阿姨這個時候看着我師傅說道:“行了,讓青兒在這裏照顧他吧,你幫着我去熬點藥水,晚上要給小貴拔掉咒術就得用藥浴,所以你就跟着我一起熬藥吧!”

清靈阿姨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師傅看着柳青兒笑了笑叮囑道:“青兒,你在這裏看着小貴吧,再有什麼事情了通知我們。”

柳青兒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說道:“邱爺,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貴的。”

我師傅這才放心的點點頭看了我一眼,轉過身以後和清靈阿姨走了出去,我經過剛剛服下蛇毒丹以後,身體感覺沒有那麼虛弱了,甚至力量都已經恢復了一些。

柳青兒看着我師傅離開了以後,跟着坐在了我的旁邊,我靠在牀上一言不發的看着窗外,此時窗外已經是是幾近黃昏了,夕陽的餘光折射在了房間的地攤上。

但是每當我一想到了韓玉兒這個丫頭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壓抑,也不知道這丫頭現在怎麼樣,現在想來,如果是韓玉兒給我下的咒術,那麼怕是之前跟蹤我和柳青兒的人應該也是韓玉兒了,只是到了現在,我仍然心裏不想接受這個答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