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洪天更不要臉,他竟然假裝兩耳失聰,當聽不見月雨墨的聲音。

「丟人現眼的東西!」

月雨墨回過頭,直接給他們一個後腦勺。

時間過得非常快。

還沒過去多久,那吳明已經連敗了八個人。

其中還有三個是東雲帝國,錢太子的人。

然而,就在這時,錢太子坐不住了。

這個吳明竟敢接二連三的打他的的臉,如果他不發威的話。

那他的威嚴,將要被這吳明踐踏得一文不值。

當下,他憤怒的震碎座下的石椅后,出塵的飄向證道台。

然而此時,正在與觀禮台上互動的吳明轉過身。

他的目光落在了錢太子那道孤傲的身影上。

「你也要跟我打嗎?」

吳明臉色凝重的說道,小心翼翼的戒備著。

錢太子嘴角浮現了一絲冷笑,對於吳明的裝瘋賣傻非常的的不屑。

「本太子不關你是裝瘋還是賣傻。」

「你敢動我的人,本太子就要你死。」

錢太子臉色一沉。

當即,不再與吳明多說,立即出手。

呼!

身影暴動,直取吳明的項上首級! 錢太子的速度,快得嚇人。

莫宇辰身邊的月雨墨緊緊的捏著把手,目不轉睛的盯著台中之人。

「早就聽說,這錢太子是身懷大氣運之人,果然沒錯!」

「看來,他這段時間又有所奇遇!」

「未來,怕是這東雲帝國要再次崛起了!」

月雨墨語氣中,透露出無邊的嫉妒。

證道台上。

「哼,真武境八重,是個強者!」

吳明面帶凝重,但是臉上並沒有多少懼色。

在這一刻,他不敢有所保留,真武境五重的修為盡顯無疑。

然而,儘管這樣,他才堪堪接住錢太子的攻擊。

嘭!

吳明雙腿彈起,快速躲避著錢太子手中利如刀劍的摺扇。

然而,他剛躍在半空中,眾目睽睽之下。

手中忽然間,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把超大型砍刀。

觀禮台上,除了莫宇辰已經眾位宗門長老之外。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怎麼可能,他的大刀哪裡來的!」

「是啊,剛才也沒看見他有用任何兵器啊。」

「難道他的那把大刀是摺疊的嗎?」

……

觀戰的所有人,一片嘩然。

這時,在場的所有人才意識到,原來剛剛吳明赤手空拳並不是他的真實實力。

直到現在,與錢太子一戰,才被迫的使出了自己的最終力量。

「乾坤戒!」

「這吳明恐怕也有不小的際遇!」

莫宇辰瞳孔一縮,被吳明忽然之間暴露的乾坤戒觸動了心神。

要不是他有混沌神塔這寶物。

莫宇辰也是前段時間,在機緣巧合之下,才擁有了乾坤戒。

而且還是瞎貓碰見死耗子,在重傷垂死的藍一槍身上擼來的。

要不然,他至今連乾坤戒的影子都沒見到。

可是,眼前這個吳明,他那一把刀長將近三米,能放進乾坤戒裡面。

說明他乾坤戒的空間,要比莫宇辰手上戴的,大多了。

同時,也不難看出,他的這個際遇,也絕對是非同小可。

玄冥斬!

吳明一出手就是全力,靈氣澎湃。

這一刀,帶著雷霆之勢,直掠錢太子。

金剛護法!

錢太子手中的扇子搖動,身上的靈氣散發。

輕而易舉的擋住吳明這全力一擊,腳下連半步都沒退開。

「錢太子果然名不虛傳,吳某佩服。」

吳明眼中凝重之色更甚,驚訝的說道。

「少廢話,留下命來!」

錢太子淡漠吐出一句話。

身形再次閃動,好像化身為幽靈一般,飄向吳明。

觀戰之人看起來,這錢太子似乎極為緩慢。

但是,唯有身為當事人的吳明,才深知這個錢太子的可怕。

漂浮不定,捉摸不透。

讓他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下一刻,吳明見到錢太子不可力敵,眼中的狠厲之色亮起。

只見他將手中的大刀,飛快的劃破自己的四肢。

嘴中念念有詞的念叨著。

「這是生命獻祭秘術!」

「這小娃娃發瘋了嗎?」

「雖然他這樣能短暫得到力量,但是說不定他也因此喪失了理智!」

「難怪他剛出場的時候,老夫總覺得這小子有一些邪門,原來是修鍊了邪術。」

……

觀禮台上的宗門長老們出聲驚呼道,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看到這一幕,錢太子也停下身來,任由他念叨著。

也不打算打斷他的獻祭,反而站在原地,慢吞吞的收起摺扇,取出一把精美絕倫的寶劍。

對他而言,只有真武境五重的吳明,就算是完成獻祭也就那麼一回事。

倒不如大方一些,讓他獻祭完,自己在光明正大的擊敗他。

這樣子,才能做到踐踏吳明的尊嚴,才能讓在場的這些天才少年們,懼怕自己。

同時,也能滿足他自己那驕傲自大的內心。

喝!

吳明仰天長嘯,身上的陰氣繚繞。

剛剛那個看起來憨厚老實的吳明,此時已經變得非常陰邪詭異。

手中的三米大刀也被他所流之血染成了猩紅,刀刃上不斷的散發著攝人心魄的黑氣。

這一刻,錢太子動了。

腳下依舊踩著幽靈步,手中的長劍出鞘。

直取吳明,整個人閃成一條細長的光線。

就連那破空聲都發出一個刺人耳膜的聲音,讓人忍不住捂住耳朵。

「桀桀,不知死活!」

吳明怪笑一聲,手中的大刀緩緩抬起。

不閃不躲,直劈錢太子。

咻!

下一刻,錢太子已經出現在吳明身前,手中的長劍也即將斬下他的頭顱。

但是這個時候,吳明的大刀也劈了過來。

不得已之下,錢太子只能收劍防守。

轟隆!

巨型砍刀一刀劈中,錢太子雙腳如同老農插秧。

直接被吳明一刀幹得插入地中,狼狽不抗。

完全不符合錢太子剛才心中的期望。

嘩!

「哈哈哈,吳明,好樣的快剁了他!」

「痛快啊,再來一下,將他活埋嘍。」

……

現場的所有人,爆發出激烈呼聲。

全部都是一片倒,沒有人向著錢太子。

而此時的小公主,握住莫宇辰的手也緊緊的捏著。

她非常希望,這個吳明能在這一刻,了結了那錢太子。

莫宇辰感覺到了身邊佳人的心情。

溫柔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緊張。

隨後,莫宇辰的眸子再次望向證道台上,不願意放過觀察錢太子的每一分每一秒。

錢太子惱羞成怒,臉色陰沉得都快要滴出水。

「吳明,你找死。」

「莫不是以為,你完成獻祭,就能勝得了我?」

錢太子殺意大盛,聲音陰冷如冰。

「簡直痴心妄想。」

錢太子猛然暴喝。

也沒見他怎麼用力,一雙插在地上的腳,衝天而起。

身上的渾厚的靈氣,在此時也不斷的匯聚到劍中。

「吳明,給我死!」錢太子目眥盡裂的吼道。

他這輩子,還沒像今天這樣的丟臉。

光明制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