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童言也並非毫無準備,就在鯤鵬出掌的一瞬間,他當即高聲大喝道:“藍魄,護體!”

話聲剛落,他的身前頓時藍光一閃,接着,一面巨大的劍盾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藍色劍盾不是他物,正是玄墨贈予他的藍魄劍,再與劍靈藍姬的交流之中,他知道此劍不僅堅硬無比,而且攻守兼備。現在鯤鵬離他如此近,用藍魄劍來防禦,或許是現在最好的選擇了。

鯤鵬當然沒有想到童言還有後手,所以這一掌拍出,正好結結實實的拍在了藍魄劍所化的劍盾之上。

而劍盾不僅是盾,盾面上還佈滿尖刺,他這一掌拍中劍盾,自然不可避免的要與那盾面上的尖刺接觸。如此一來,他掌上的力道越大,他手掌所受的傷也就越重。

只聽到“乓”的一聲響,童言雖然用劍盾擋下了一擊,可強大的衝擊力還是將他震出了十多米遠,直到結結實實的撞進了石壁之中,這纔算是穩住了身形。可那些震落的石頭,卻在一會兒工夫便將他掩埋起來。

史上最強導師 反觀鯤鵬,他臉上的傲慢笑容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憤怒的猙獰。他拍出的手掌現在是千瘡百孔,鮮紅的血液從手掌上的窟窿裏流出,“滴答滴答”的落了一地。

他咬了咬牙,接着惡狠狠的道:“童言,你身上的寶貝可真不少。但就算有這些寶貝,你今天也難逃一死。你惹怒了我,我今日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說着,他就要再次出手。而就在這時,數十柄光劍突然從掩埋童言的石頭堆裏射了出來,不僅速度奇快,而且耀眼奪目。

鯤鵬一看數十柄光劍蜂擁而至,不敢輕視,趕忙大手一揮在身前構成一面氣牆。

可這數十柄光劍極其了得,剛一接觸到氣牆便猶入無人之境一般輕易洞穿。

鯤鵬見此,不免心中一驚,趕緊橫臂在前,打算用天行戰甲來硬扛這些古怪的光劍。

一時間,“叮叮噹噹”之聲如同打鐵聲一般不絕於耳起來。趁此機會,童言終於從石堆下爬了出來。

他所擊出的這些白色光劍不是他物,正是星辰之力所化的星辰光劍。而此法,也就是他當日在星之境之中悟出的星辰劍訣第二式,滅殺式!

這滅殺式較之第一式的破殺三千威力更強,攻勢更猛,還有一個最大的提升就是,當這些光劍被擊碎之後,便會自動化爲無數柄小劍,無需控制,自然使出破殺三千。

破殺三千其實也可以叫做破殺式,而滅殺式屬於升級版,其中包含破殺式。倘若以後童言再有領悟,或許就會悟出高於滅殺式的劍訣,到那時可能也會包含滅殺式和破殺式吧。

滅殺式是童言一直沒用的殺招,爲何不用,並非是他不想用,而是施展出滅殺式會將他體內的星辰之力瞬間耗盡。再想施展星辰劍訣,也便無星辰之力可用了。

另外,星辰劍訣的滅殺式雖然厲害,可跟絕命刀決相比,還是會差上一點兒。不過正所謂尺有所長,寸有所短。

星辰劍訣雖然沒有絕命刀決那麼大開大合、霸氣十足,可它巧在無孔不入、見縫插針。天行戰甲雖然防禦力極強,可並非完美防禦。比如這手部、面部以及腳踝處都不能夠顧及,如果在鯤鵬這些部位上狠狠地來上幾劍,或許結果就大大不同了。

童言能否憑藉星辰劍訣的滅殺式絕地反擊呢?讓我們一同期待! 「你剛才說你從來沒有從事過健身行業的工作?」女經理一臉無奈的看著沈飛問道。

就在剛才的交談,兩人都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對方的情況,顯然就沈飛這種毫無工作經驗與能力來應聘這種職位的行為,這個經理也是對他很無語的。

「這個,你對我們公司有過了解嗎?」經理反問著沈飛。

沈飛搖了搖頭,他本就對這個行業毫無了解,而且此時的他也不過才出社會沒多久。

經理輕蔑的看了看沈飛,然後十分高傲的說道:「你居然連我們這個公司都不知道……。這麼給你說吧,我們天空健身中心,可以說是國內最大的健身行業,光在廣慶市就有七八家店。你作為廣慶市人,那你肯定去過JA區吧!那裡可是一個商業中心,在那個地段可以說是寸土寸金,然而我們在那個地方就有一家門店,而且面積還達到四千平米。你知道這是多大么?接近十個籃球場了。而且還不光廣慶市,就連其他地區,甚至國外我們也有著店。所以呢,來我們公司應聘的話,門檻是很高的,別說你沒經驗沒資格證,就算你有經驗有職業證,不過就你這瘦瘦弱弱的體格也好意思來應聘教練?呵呵!」這女經理說完還不不忘鄙夷的在在沈飛的身體上打量了幾眼。

說實話,沈飛的身體並不瘦弱,這也和他平時喜歡鍛煉有著一定的關係,他的身材反而是一種比例剛剛好的勻稱,不過當沈飛看見那些時不時從店裡面走過的一個個教練的時候,那兩塊鼓鼓囊囊的大胸肌,加上強大的臂膀,健碩的八塊腹肌……這麼說呢,自己和他們比似乎還真的有些瘦弱的感覺了。雖然事實似乎就是如此,可被人這麼無端的說道了一番,沈飛還是感覺很不爽的。

最終沈飛還是灰溜溜的離開了這個健身房,雖然自己心中十分的不爽,不過別人確實也說的沒錯,自己沒經驗沒能力,沒證書,憑什麼來應聘這個職位啊,不就是自取其辱么。

等沈飛從商場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了,出來了這麼久,沈飛也不打算繼續在外面閑逛了:「唉,還是回家吃飯,睡覺,玩手機罷了!」

回到家的沈飛吃過了晚飯,便頹廢的躺在沙發上玩起了手機了。這樣的日子雖然空虛無聊,但是面對同樣空虛無聊的大把時間,這樣反而是殺死時間的最好方法。

無聊的翻動著手機,不斷地點開一個個軟體,然後又退出,接著換下一個,時而看看新聞,時而刷刷微博,時而又聊聊微信。沈飛所做的事情,既無趣,也無聊。但,他不這麼做又能幹嘛呢。無所事事,唯玩手機。

下意識的點開了一個短視頻軟體,忽然沈飛面無表情的臉上,猛然一驚,他一下子從癱躺在沙發上的樣子,坐立了起來。沈飛將手機放在一旁然後伸出手使勁的揉了揉自己雙眼,然後他再拿起手機查看。手機上的畫面還是令他有些不敢相信,因為他發現自己短視頻的賬號忽然多了兩千多個關注,而自己的上面的消息私信也都是99+的狀態。

「這怎麼回事?」沈飛有些蒙蔽了。沈飛並非第一玩這個軟體,大多數的時候,沈飛只是充當一個看客,無聊的是時候刷刷視頻,即使沈飛有時候也會發一些視頻,不過就在他自以為是,會成文熱門,有許多的點擊評論的時候,不過最後的結果卻是寥寥無幾的點擊而已。所以今天這異常的現象令沈飛有些費解了。

沈飛很快就找到了異常的源頭,因為他發現這些消息的動態都全部來源於同一條視頻中,順著消息點進去,這裡面是一隻白貓,手握著一直筆,然後歪歪扭扭的在一張白紙上寫著三個字,我是貓!

這條視頻其實是沈飛三天前拍的視頻了,他當時也是心血來潮,在刷視頻的時候,看見裡面的那些一些人拍著自己養的小動物,讓他們做著各種聰明的舉動,然後沈飛看了看這些視頻的數據,每一天幾乎都是幾十萬的點擊量,幾千的評論,幾萬的雙擊,而拍這個視頻的主人還有著幾十萬的粉絲,算是一個小網紅了。這時,沈飛聯想到了自己的超能力,自己可以變成動物,但自己所變的動物肯定比真正的動物要聰明得多,如果自己將自己給拍成段子,拍成小視屏,那是不是自己也能成為網紅了。

有了這樣的想法,沈飛說干就幹了,於是安裝好了手機,幻化成了小白龍的摸樣,就準備錄一個視頻了。

不過在錄視頻的時候,沈飛又陷入了煩惱,自己到底應該錄什麼呀?思前想後,沈飛還是決定就錄一個簡單一點的視頻,那就錄自己寫字的樣子吧。

按照常理吧,如果你在一個短視頻中刷到一個人在寫字,這可能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如果你發現這寫字的不是人,而是一隻貓在寫,我想這種新奇感,肯定是大不相同的吧。

於是乎,在沈飛激動的心情中,他將自己歪歪扭扭寫著我是貓的的視頻發在了短視頻軟體上,然後恢復了人身,就開始等著自己發的視頻成為熱門。

一分鐘過去了,這期間沈飛一直刷新著自己的手機,然而毫無動靜,於是沈飛離開座位去倒了一杯水喝。兩分鐘過去了,沈飛再次刷新,除了多了十個左右的點擊量,還是沒什麼變化,沈飛開始懷疑自己了。難道是因為自己為了避免太驚世駭俗,故意將漢字寫得不像,然後這些人認不出來的緣故,沒有發現自己這條視頻的奇妙性?

悶悶不樂的將手機丟在了一邊,沈飛默默的打開了電視。

十分鐘之後,當沈飛再次懷著期待的心情打開短視頻軟體的時候:「媽的!」沈飛直接忍不住爆粗口了,原本以為會很簡單的成為熱門視頻,可是十分鐘過去了,一點效果都沒有,這讓沈飛的自信心十分的受打擊。於是他直接不再管手機,然後關掉了電視,跑回去打遊戲去了。

就這樣,拍視頻這個事件就這麼告了一段落了,後面的幾天中,沈飛幾乎每天都玩著遊戲,之前拍了這麼一個視頻的事情就這麼被忘記了,直到剛才沈飛再次無聊的打開手機,看見了這麼多的關注與評論他才想起了這件事情來。 有個成語叫樂極生悲,這鯤鵬實在太過狂妄了。 他雖然實力遠在童言之上,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何況童言還不是兔子呢。

童言抓住了機會,自然不會輕易作罷,就算弄不死這鯤鵬,也絕不會讓他好過。

看着一柄柄星辰之力所化的光劍刺個不停,童言並沒有閒着,而是決定用藍魄劍來施展出天山劍門的絕技無極劍訣!

這個時候他爲何沒有選擇鳳凰天劍呢?不是說鳳凰天劍就不如藍魄劍,而是直到今日他都沒能煉化鳳凰天劍。沒能煉化,用其施展出的劍訣威力肯定大打折扣。與之相比,藍魄劍應該是現在的最佳選擇。

其實童言之前施展無極劍訣,都沒有借用法劍,而是以身爲劍,一氣呵成。雖說用身體爲劍,威力也是不俗,但要看對付什麼樣的敵人。

鯤鵬有天行戰甲護體,想除掉他難度極大。能否絕地逢生,一舉將其滅殺,恐怕全在於一夕之間。

以身化劍雖更容易施展,但破甲的威力恐怕等於零。用自己的身體去撞天行戰甲,這絕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所以他做出了這樣的一個設想,如果可以用劍來施展出無極劍訣,之後再人劍合一,那威力是否會成倍提升呢?

無論成與不成,他現在都必須得試試。因爲除此之外,他似乎並沒有其他合適的殺招可用了。非到萬不得己之刻,他是絕不會使出太極吸真訣的,更不會用元鳳之羽來保命。

因爲到了那時,就是他生死一線的緊要關頭了。

下定決心,他深呼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閉上了雙眼,一手握劍,一手捏決,快速念道:“天地有靈,遂生萬物。物分陰陽,無極而生。千靈散去,萬元歸宗,心中有劍,劍訣自成!藍姬,與我合二爲一!”

話聲剛落,他手中的藍魄劍頓時泛起藍光,直接將他整個包裹起來。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迅速發生改變,竟變成了一柄藍色巨劍。

劍尖直指鯤鵬,“嗖”的一聲便射了出去。

鯤鵬雖然忙於應付那些光劍,可童言這邊有所動作,他還是及時察覺到了。

眼見童言化身巨劍兇猛刺來,他終於生出了一絲畏懼,就聽到一聲似飛禽又似野獸的鳴叫聲響起,接着,這鯤鵬竟然顯出了本體。

他既然顯出本體,也就意味着再無保留。童言再想勝他,難度怕是提升了數倍。

童言所化巨劍眨眼而至,鯤鵬剛變回本體便及時一爪迎了上去。

只聽到“當”的一聲響,好傢伙,這鯤鵬的利爪竟然擋下了童言的無極劍訣。而另一隻爪子則是用力一拍,直接將童言所化的巨劍拍飛。

Www● ттκan● ¢ ○

事實證明,即使童言使出了無極劍訣,也根本無法戰勝鯤鵬。這就是絕對的實力差距,也是他無法逾越的鴻溝。

不過雖然將童言擊退,鯤鵬也吃了一點兒苦頭,那些光劍趁此機會直接插入了他沒有防備的弱處,劇烈的疼痛讓他瞬間發狂。

不僅大聲的咆哮着,還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雙翼。

本就已經破爛不堪的暗室,就如同地震了一般震顫不已,塵土飛揚。

那留在此地的矮胖子哪想到自己的主子竟會發狂,躲都還來不及,就被碎石砸中,直接埋了起來。

星辰之力所化的光劍又持續了一會兒,終於耗盡光芒,化爲無形。而童言此刻更是身負重傷,性命懸於一線之間。

“童言,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你今天別想活命!啊……啊……”

鯤鵬一怒,的確令人驚恐。但倒地不起的童言卻沒有絲毫感覺,他的臉上掛着苦笑,掛着灑脫和平靜。

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

不過在臨死之前,他決定做一件事兒,那就是與這鯤鵬同歸於盡!

無論是泰山刃的八大器靈,還是藍魄劍的劍靈,他們都在此刻察覺到童言心中的絕命之意。人若一心向死,身體散發出的就是死意。生死一念之間,想生則滿是希望,而想死就只剩下絕望了。

“主人,你……你要做什麼?你可千萬別做傻事啊,主人,你一定要冷靜。你千萬別……”

“童言老弟,我們還沒有輸,你別放棄。你一定會渡過難關,你一定可以的!別做傻事啊,你還有我們啊。”

聽着器靈的聲音在腦中響起,童言只是苦笑,未作任何迴應。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如果能在死時把這鯤鵬除掉,那他的死也就頗有價值。除掉鯤鵬,不僅是爲了報仇雪恨,還是爲還人間一份安寧。鯤鵬的野心絕不亞於海妖一族,讓他活着,只會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所以無論從哪一方面考慮,童言都覺得應該與其同歸於盡。

這是他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兒了,就算不能如願的除掉鯤鵬,他也無怨無悔。

深呼了一口氣,他咬着牙慢慢的站了起來。雖然他現在身上傷痕累累,可那笑容卻令人生出敬畏之情。

鯤鵬狠狠地瞪着童言,接着高聲喝道:“童言,你的死期到了。竟然逼迫我顯出本體,你也算是沒有白死了。你放心,我一定將你的肉一點一點的啃下來,連同你的骨頭一起吃進肚子裏。我要讓你永世不得超生,我要讓你變成糞便遺臭萬年。怎麼樣?這樣的結局你滿意嗎?”

童言聽此,不屑一笑道:“看樣子你都替我想好了結局,真是讓你費心了。不過你可曾爲自己想好結局呢?你濫殺無辜,殘害無辜百姓,犯了如此大罪,你覺得你會落得怎樣的下場?想殺我,當然可以。可你以爲我會放過你嗎?鯤鵬,我告訴你,我將是你一輩子的噩夢。我童言今日在此立誓,不將你碎屍萬段,我誓不爲人!”

鯤鵬一聽此言,頓時哈哈大笑道:“噩夢?就憑你? 獨佳閃婚 來吧,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那個最後活下來的絕不是你,受死吧!”

說到這裏,他猛地張開雙翼,向着童言就是兇狠一扇。

童言早已做好了準備,就在他張開雙翼的一瞬間,童言便使出了移形換位,下一秒,童言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

未等鯤鵬反應過來,童言便使出了太極修真決,一雙手直接按在了鯤鵬的背上。

與此同時,洶涌的鯤鵬之力立刻瘋狂的涌入他的體內,全身的經脈如同被撕裂一般,讓他痛不欲生。但就算如此,他仍咬緊牙關,一刻也不肯停止。

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吸乾鯤鵬體內的神獸之力,就算是拼得爆體而亡,他也在所不惜。

“鯤鵬,我一定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啊……”

可未曾想到,就在這時,他的一頭黑髮竟瞬間變成了血紅色。難道童言他……已然成魔了? 自己的視頻突然地成為了熱門,自己多了這麼多的關注與點擊,怎麼說呢,這既在沈飛的意料之中也在沈飛的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沈飛對於自己拍的視頻能夠成為熱門幾乎是沒有懸念的,因為自己錄的視頻十分的新奇。想一想,一隻貓會爬樹,會捉耗子,會發出喵喵叫,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但是,如果有人告訴你有這麼一隻貓,它可以寫字,它可以畫畫,它可以除了喵喵叫之外,還可以唱歌……,這是不是就很了不起了,然後你就想去見識一下,就如沈飛之前看過這麼一個新聞,一直會畫畫的大象。不就是隨便的用象鼻捲起畫筆在畫紙上,隨意的塗抹了幾下,然後世人都為它感到震驚,甚至沈飛有人還出了一萬美元,買走了這隻大象畫的畫。

對於能紅,沈飛沒有一點懷疑。只是令他有些疑惑的是,為什麼當時,自己才發出去的時候,就沒有任何的反應呢。

點開自己錄製的視頻,在視頻的下面,顯示已經有了九萬多的點擊,馬上就要破十萬了,而下面的評論也有了一千多條。沈飛刷視頻的時候,也喜歡去看評論,不過這次他不再是去看別人視頻的評論了,這次他看的是自己錄的視頻的評論,這種感覺還有著一些不一樣的感覺。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隻白貓寫得字像我是貓三個字呢!」這是所有評論中點贊數最高的一條評論,自然也就出現在了所有評論中的第一條,於是沈飛點進來第一眼就看見了它。不過似乎還並不止如此,在這第一條評論下面,好像還有著上百條的更多評論。

沈飛便有懷著好奇的心情,去點開更多的評論。這裡無非也是大家對於這個視頻所發表的一些看法而已。

「我一開始也沒看明白,還以為就是視頻主,隨意的錄的一個視頻而已呢,直到看見你的評論我才發現,那貓畫的東西,好像真是寫得字呢,好神奇啊!」

「這隻貓肯定是成精了,不是說建國之後不允許成精了的嗎?」

「呵!你們都被騙了,這個視頻肯定是視頻主用電腦合成出來的,我還就沒見過會寫漢字的貓,真當我們都傻啊!」

「同意,我也支持樓上說的,這視頻中的我是貓三個字,明顯就是人寫得,之所以這麼歪歪扭扭就是為了偽造!」

「……」

下面的評論五花八門,說什麼的都有,不過大部分的都在討論著個視頻的真偽性,有人認為是真的,有人則是打死都不相信,一共有著一百多條的評論,沈飛看了前面的幾條之後,後面的就沒有在繼續翻看了。

真?假?

作為拍這個視頻的主人,沈飛也不好說這件事情的真假呢?要說它是假的吧?但這確實是一隻貓寫得,不過要說這是真的,沈飛覺得也不對,因為這隻貓並不是真貓,甚至是一個人變的……。這……,如何說真假?

真實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說出去的,總不能告訴他們這隻貓其實就是自己變的吧。況且,沈飛也不相信,自己這種天方夜譚的解答,會有人相信,甚至被人當做神經病他覺得都有可能。

「這就是我家的貓畫的,這是真的!」沈飛思考了良久,還是在評論中打出了這麼一條評論發在了視頻的下方。

很快,沈飛的手機就響起了一陣提示音,點開一看,是有人贊了自己剛才打出的那條評論,又過了幾秒,提示音又響了起來,這次是有人評論了自己剛才的那條評論,仔細一看就是剛才個自己點贊的那個人:「我還是不太相信這是貓寫的字,我感覺這個有點太匪夷所思了。」

沈飛笑了笑,正準備回復他的評論的時候,『叮』的一聲,又有人回復了自己一條評論,不過他這句評論似乎是對上一個人說的:「我不贊同樓上的話,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不是以前還有大象畫畫,鸚鵡學舌,現在有一個貓咪寫字也很正常嘛。」

叮!

手機又發出了一陣聲響,又一個人參與了評論。沈飛放棄準備回復的想法,而是看起了他們發出的評論了:「我看這個視頻一點都沒有剪輯的痕迹,雖然我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我感覺應該是真的!」

接下來的一分鐘,沈飛的手機響了不下十下,那些評論的人大多都相信這視頻是真的,眼看不信的一方落入下風,這時,反方立場加入了新鮮的力量了:「你們都說這是真的,你們不會就是視頻主找的托吧,真的是想紅想瘋了嗎?我養了十幾年的貓,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貓根本不可能拿起筆的,它們又不像我們人類有靈活的手指,所以這個視頻肯定是假的!」

……

一時間,沈飛的手機開始叮叮叮的響個不停,而自己剛才發的那條評論中,很快就多了一百多條回復,這些閑的無聊的網友們,已經在自己所發的那條評論下,吵得不可開交。更有一些激進者討論的話題已經偏離了視頻的真假,而開始轉化成了人身攻擊,開始問候對方的父母了。看著這樣的畫面沈飛忽然有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這tm的不就是我平時的日常嗎?」

任憑他們這樣吵下去似乎也不是一個辦法,於是沈飛再次發了一條評論:「這是真的,我家的貓比較聰明,這真是它畫出來的字。」

原本吧,沈飛以為自己這麼一說了,就能夠終止這麼一場討論,不過似乎並沒有什麼作用,不信的一方始終不信,甚至他們從原本攻擊視頻的真偽,轉化為了攻擊沈飛的節奏。

沈飛無奈,想到,不信就不信吧,打算不再理會,任憑他們繼續吵下去時。正在這時,沈飛的軟體中收到了一條私信,這是一個用戶名為叫紫韻的人給自己發來的私信,沈飛好奇的打開,只有短短的一句話:「你再發一個我們就知道真假了。」

沈飛想了想,似乎還真是這麼一個道理,所謂眼見為實,我再發一個視頻出來,讓他們再看看,應該就不會再和自己這麼爭論了吧。

於是沈飛整理了一下,就準備再次錄一個小視頻然後發出去。 其實沈飛算是想清楚了,自己其實沒必要去弄明白自己這到底算是真貓寫的還是假貓寫的,因為無論是什麼,其實都是自己畫的。而對於那些吃瓜群眾而言,其實也沒有必要去和他們解釋清楚什麼,真亦假時,假亦真,只要相信他是真的,那他就是真的,真理其實也就這麼簡單。

如何讓他們相信這是真的,就如剛才紫韻說的那般,那自己就再次拍攝一個小視頻發上去吧!之前沈飛拍了一個白貓寫字的視頻,這次沈飛就打算,拍一個畫畫的視頻吧。

說干就干,沈飛將手機弄好之後,便有找來了紙和筆鋪好,調整好了手機的角度,沈飛便將那個黑色的石頭取了出來,準備變身了,隨著一股紅霧融進了身體,沈飛的身體開始慢慢地變化,轉眼間,一隻身體毛髮純白的貓咪出現了。

來到了準備好的手機前看了看裡面的自己,沒有任何的異常,和一般的貓沒什麼兩樣,沈飛放心了,這便準備開始錄製視頻了。

畫畫,對於之前曾經學習過一點的沈飛來說,其實並不算什麼難事,不過自己既然是模仿一隻貓畫畫,那麼自然不用畫得太好,這樣則更加的沒有難度了,簡單的在白紙上胡亂的畫了幾筆,因為貓爪確實不如人手靈活,沈飛所畫的線條也是歪歪扭扭的,不過這都無所謂,一眼望去,沈飛所畫的東西,雖然,醜醜的十分難看,不過其輪廓,還是能夠大概看出這畫的是一條魚。有這樣的效果,其實已經足夠了,於是沈飛看了看自己白紙上的大作,滿意的點了點頭。

恢復了身體,沈飛便開始簡單的裁剪了一下視頻,發在了短視頻軟體上。

沈飛以為當自己再次發上去這麼一條類似於證據的視頻之後,原本不信的一方就會相信了許多,這顯然是沈飛的一廂情願了。相信的人,讓位這隻小貓更加的神奇了,而不信的人,則還是堅持認為這不過是主播用軟體合成出來的視頻而已,而且還能分析出一堆的證據。甚至有人說,一定要看似沈飛直播才會相信。

談論了這麼久,沈飛也懶得再去和他們爭吵了,相信的人自然是相信,不信的人不管你怎麼說也是白搭。於其和他們死磕,還不如早點睡覺了!在自己才發的視頻低下發了一條『愛信不信』之後,沈飛便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沈飛睡到上午十一點才醒來,新的一天開始,可沈飛卻又不得不重複著同樣的過去。炒了一個小菜,吃過之後,閑來無事,沈飛便又準備回到房間玩遊戲了,這裡倒不是說沈飛對遊戲是多麼的痴迷。相反,沈飛其實對玩遊戲還有著抵觸的情緒,因為每天這樣無所事事連他自己都感受到了特別的無聊。就這樣,無聊了,玩遊戲,玩完遊戲之後又是無聊,無聊了再玩,周而復始,惡性循環,不知不覺,沈飛感覺自己好像就要成為一個廢人了!

「不行!還是得繼續去找工作!」深受無聊之害的沈飛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確實沒錯的,自己之所以感覺到這麼頹廢,其實都是無聊害的,每天的無所事事,不頹廢才怪了。可結論雖然出來了,如何實施改變現狀就又難住了沈飛。出去工作?但是自己能做什麼工作呢?自己一沒技能,二沒經驗,拿什麼去工作啊,更何況自己連做什麼都不知道,昨天去面試什麼教練,不過也是白忙一場罷了。

玩了兩把遊戲,都贏了,但是沈飛卻一點喜悅的感覺都沒有,將遊戲玩得再好,段位打得再高,除非去打職業,去做主播,似乎是毫無意義的。繼續玩下去,不過就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一陣悅耳的鈴聲從電腦桌旁響了起來,這是自己的電話鈴聲,剛好自己遊戲打完了,沈飛拿起手機,這是楚洛洛打來的電話。沈飛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自己雖然一直存有楚洛洛的手機號,不過這人從來沒有給自己打過電話,這次忽然給自己打電話,不知道有要干哈。而且沈飛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和這個楚洛洛天生相剋,只要湊在一起就准沒好事!

猶豫了再三,沈飛還是接通了對方的電話。

一段漫長的十秒沉默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最終還是電話另一頭的楚洛洛沉不住氣了:「喂,你那邊沒信號嗎?怎麼沒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