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聲音落地,我再次揮出了太阿劍,近乎於透明劍芒,頓時閃現,並且以快到極致的速度,斬向了張道一的脖頸!

噗哧!

哐當!

張道一的脖頸,應聲而斷,頭顱,好似皮球一般,滾到了地上,而後,張道一的身體,轟然癱倒,直接躺在了地上,變成了一具無頭屍……

張道一死了!

這麼簡單的被我一劍斬斷頭顱而死!

太誇張!

太震撼!

太讓人不敢相信了!

別說是早已傻眼的衆人,就連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幕!

不可一世,大殺四方的張道一,就這麼簡單的死在了太阿劍下,死在了白玉牌之力的爆發之中,死在了,我的手上!

“楚風,去吧!”這時候,虞姬淡淡的聲音,再次在正殿之中迴響了起來,“帶我走進,大虞王朝的寶藏吧!” 虞姬的聲音,響徹正殿,並且,喚醒了所有人!

也就在這時候,三道清脆的槍響聲,接連響起,龍虎山最後的三名倖存者,也被隱藏在暗處的羅藝,爆了頭!

至此,正殿之內,便只剩下了我,胡墨,李靈兒,陸茗軒,石乾坤,石毅,羅藝,以及,虞姬和好似空氣一般的白天虹!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便直接緩步踏出,走到了二叔的屍體之邊,蹲下身子,用手指,輕輕的劃過了二叔那張已經變得冰冷的臉龐……

“二叔,我爲你報仇了,也爲銘叔報仇了,張道一,死在了我的劍下,現在,我便去打開金門,解開楚家最後的謎團!”我望着二叔那張仍舊掛着淡笑的臉龐,在心中,暗暗的對二叔說道:“你窮其一生,無法完成的最終宿命,我這就去替你完成,安息吧,我的二叔!”

最囧蛇寶:毒辣孃親妖孽爹 其實,我的話,更多的,是說給我自己聽的,因爲,二叔已經聽不見了!

張道一在殺死二叔的同時,也毀滅了他的靈魂,二叔,連轉生的機會都沒有了!

我閉上了雙眼,強忍着,不讓淚水流下來。

半晌之後,我緩緩站起了身,提着太阿劍,徑直朝着那扇金門,邁出了步子……

可就在這時候,一個從最開始,就被我們忽略的人,一個惜字如金,好像患有說話恐懼症的傢伙,卻突然說話了……

“楚風!”

是白天虹的聲音,雖然他的聲音,仍舊冰冷,沒有任何的感情色彩,但是,我卻從這道聲音之中,聽出了一股莫名的興奮!

我停下了腳步,與衆人一起,將視線,投向了白天虹的身上。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便見,白天虹抽出了那柄造型詭異,極其狹長的唐刀,橫刀朝着我走了過來,直到他走到了我五步之外的位置之時,他才停下了腳步。

“楚風!你我二人的宿命之戰,我想,現在正是時候!”白天虹冷着一張臉,深邃的眼瞳,牢牢的鎖定在了我的身上。

“宿命之戰?”我盯着白天虹的雙瞳,看了許久,忽的,我笑了,笑的很真誠,“可我不想打!”

我此言一出,滿場皆驚,尤其是白天虹,眼中更是閃出了一抹異樣的神色!

“爲什麼?”白天虹的聲音,仍舊冰冷,但語氣中,卻充滿了好奇。

“因爲……你我二人,本就是宿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可是,你卻並沒有在我最危難的時候,選擇與張道一聯手對付我,對你,對我,這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不認爲,我們之間的那一戰,還要繼續進行!”我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對我而言,楚家與白家的宿命,遠不如我的詛咒重要,當然,如果你認爲,楚家和白家的宿命,比任何事都重要的話,那麼,就讓我們的下一代,去解決吧,反正,我是不會對你動手的,因爲,你不僅沒有害過我,反倒是幫過我不少,我楚風,並非恩怨不分之人!”

說完這句話,我便不再理會愣在當場的白天虹,而是走到了那扇金門之前,招呼起了衆人……

李靈兒,虞姬,羅藝,陸茗軒,石乾坤和石毅,全都聚集在了我的身邊,可是,卻偏偏不見了胡墨的蹤影…… “胡墨呢?”我環視衆人,道。

“胡姐姐走了!”李靈兒微微嘆了口氣,“在你斬殺張道一的那一瞬間,胡姐姐離開了古殿,我想,胡姐姐應該是返回冰川區域,去尋找雪狐,進行最後的融合了!”

聽了李靈兒的話,我如遭電擊一般的愣在了當場……

胡墨……悄無聲息的來幫我對抗張道一,功成之後,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也許,胡墨是不像讓我們大家,在經歷一次慘痛的離別吧?

總而言之,這是胡墨的選擇,我應該尊重她的選擇,也許,這一別之後,我們再也無緣相見了!

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略微整理了一下凌亂的思緒之後,便將身上的八塊白玉牌,拿了出來,並且,依次鑲嵌到了金門上的八處凹槽之內……

每一塊白玉牌,都與那凹槽完全契合,就彷彿,這凹槽,就是爲我身上的八塊白玉牌準備的一樣!

當我將最後一塊白玉牌,鑲入了金門之內的時候,金門,突然發出了一陣沉悶而古老的響動之聲……

咔咔咔……

金門,緩慢的開啓了!

直到金門完全大開的那一刻,我才見到金門之後的景象……

金門之後,是一座大殿,被數不盡的巨柱,撐起來的大殿……

大殿之中的每一根巨柱之上,都雕刻着不同的圖案,龍,虎,麒麟,饕餮……

大殿的四周,彷彿沒有邊境一般,虛無縹緲,黑白灰,交匯於遠方的某處……

這大殿……正是我在夢中,見到神祕人的時候,所在的那座大殿!

難道,這裏,便是大虞王朝寶藏的埋葬地點?

可是,整座大殿之內,除了石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東西,連神祕人,都不在其中,這,應該不是真正的大虞王朝寶藏吧?

我狐疑的盯着大殿,其餘衆人,亦是如此!

大家彷彿和我一樣,都不相信,這裏會是大虞王朝寶藏的埋藏地點!

可是,就在這時候,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動,卻是在大殿之中,閃現而出,伴隨着空間的輕微扭曲,在我腦海中,出現過無數次的身影,終於,再次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是那神祕人!

“少年人,我們終於正式見面了!”神祕人揚起了嘴角,邪異的望着我。

這神祕人才一出現,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彷彿如遭電擊一般的愣在了當場,甚至,大家連呼吸彷彿都忘記了,就算是虞姬,此時此刻,鬼體都情不自禁的產生了顫抖!

不過,相比於衆人的驚駭,我倒是冷靜許多,畢竟,我見過這神祕人,不止一次!

“這裏就是大虞王朝的寶藏?”我不確定的朝着神祕人問道。

神祕人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這裏,的確是大虞王朝的寶藏,只不過,你似乎還沒領悟到,何爲寶藏!”

我還想開口,可是,神祕人卻先我一步,朝着我豎起了三根手指,“我們既然見面了,那麼,我就回答你三個問題吧,記住,你只有三次提問的機會!” 三次提問的機會?

有些少!

貌似,完全不足以解開我心中的所有謎團!

可是,我又能如何?

反駁神祕人?

別鬧了!

就算我現在是極天位,我也沒信心,打贏這神祕人!

無奈之下,我只好接受了神祕人的不平等條約……

“第一個問題,你是誰?”我試探性的問道。

“我?”神祕人邪異一笑,“世人,都稱呼我爲後卿,你就叫我後卿吧!”

後卿!

竟然是後卿!

四大殭屍始祖之一,乃是從炎黃時期,便存在的遠古巨頭,號稱不死不滅,跳出六道輪迴的存在之一!

後卿之名,我倒是聽說過一些傳聞,其中,最重要的線索便是,後卿的戰鬥力,在四大殭屍始祖之中,是最弱的,但後卿的詛咒能力,卻是堪稱神州歷史長河之中的第一人!

詛咒!

難道,我們楚家的詛咒,是後卿搞出來的?

“第二個問題!”我強壓下了心中的震撼,朗聲問道:“如何才能解除楚家的詛咒?”

“這個問題,我該如何回答你呢?”神祕人,也就是後卿,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這才繼續說道:“其實呢,楚家的詛咒,是我佈下的,我記得,在幾百年前,你們楚家的某個小傢伙,進入了某座大墓盜墓,恰好,我在那座大墓裏休息,一時,我玩心大發,就給楚家的小傢伙下了一道詛咒,詛咒,就隱藏在白玉牌之中,至於白玉牌到底是什麼東西,你沒問,我也不會告訴你……後來,我暗中幫助楚家的小傢伙,吸收了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進而,詛咒,也就進入了楚家人的體內!”

“可這道詛咒呢,卻並非對你們一無是處,比如說,你們所謂的鬼脈之力,便是我佈下的詛咒,所衍生出的特殊能力,這種能力,幫助你們楚家崛起,成爲了渡鬼一脈,總的來說,我算是你們楚家的恩人了!”

“幾百年之後,我想起了這件事情,又出於玩心,我在祖乙大墓中,做了一些手腳,留下了線索,就是其中一塊白玉牌和商王手記,其實,那都是我放在裏面的,我覺得你比其他的楚家人,都有趣一些,就想和你玩玩,這才留了一些線索給你!”

“至於你說,如何解開詛咒……其實,你已經解開了!”

“當那八塊白玉牌的力量,融入了你的體內之後,你的詛咒已經解開了,也就是說,你,包括你的後人,都不會在三十幾歲的時候,突然暴斃了,你們,會活到壽終正寢之時!”

“對了!還有一件事,詛咒解除之後,你們楚家所謂的鬼脈之力,便徹底消失了!”

說完這番話,後卿便一言不發的望着我,滿臉都是玩味的笑容。

而我,聽了後卿的話之後,整個人,也立刻進入到了石化的狀態……

困擾了我們楚家幾百年的詛咒,竟然只是後卿一時玩心大發所佈下的詛咒之力?

這結果,這答案,真的讓我有些無法接受!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沒有後卿的詛咒,我們楚家,又怎麼可能會擁有鬼脈之力呢?

沒了鬼脈之力,我們楚家,恐怕,仍舊只是盜墓賊,又怎麼可能變成萬鬼敬仰的渡鬼人呢?

正如後卿所說,詛咒之力,雖然給楚家人帶來了生命的強行終結,但也讓楚家人,獲得了本不屬於我們楚家的榮耀與地位!

後卿,的確算是我們楚家的恩人!

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忽的,我集中精力,按照曾經的方法,嘗試催動鬼脈之力,可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

鬼脈之力,真的消失了!

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也許,從這一刻開始,楚家,不應該再被稱作渡鬼一脈了! 就在我發愣之際,後卿,再次開口了!

“好了!你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後卿邪邪的朝着我笑了起來,“問了最後一個問題,你我之間,便再也沒有任何的聯繫了!”

最後一個問題……

我定了定神,隨後,便決然的說道:“我們,如何離開這裏?”

“哈哈哈……”後卿聽了我的話,先是一愣,隨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夠之後,後卿才說道:“我本以爲,你會讓我爲你破解長廊中,石壁上的那些文字和圖案,或者,向我索要長生不死之術,想不到,你竟然問我,如何離開這裏?”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淡淡的望着後卿。

“小傢伙,我告訴你,長廊的石壁中,所篆刻的文字和圖案,都是貨真價實的大虞祕術,而且,我都已經破解了!”

“還有長生不死之術,也是真正存在的,而且,我同樣可以幫你達到長生不死的祕密……只要,你成爲了我的第二代後裔,你便可以擁有不死不滅的生命,永不衰老的身體……”

後卿的話還沒說完,我卻突然揮手,打斷了他的話,“我並不想學大虞王朝的祕術,也不想擁有長生不死的生命,因爲,我想做一個普通人,做一個,能夠與大家一起變老,一起死去的正常人!”

“正常人……”後卿收斂起了笑容,深深的凝視着我,足足過了半晌,後卿才幽幽的嘆了一口氣,複雜的對我說道:“小傢伙,終究,還是我小看了你!”

“好!我現在就送你們離開這裏,一旦你們離開這裏,我便會將這裏毀滅,這裏的祕密,將不會再出現在世人眼前!”

後卿言罷,便見他猛的一揮手,下一瞬間,後卿的左右兩側,便出現了兩處充滿了奇異能量波動的黑洞之門……

“左邊的門,是生門,可以送你們離開這裏,而右邊的門,是死門,可以帶你們去另外一個世界,你,可以作出最後的選擇了!”後卿分別擡起了手,指向了他身體兩側的黑洞之門,雙眼緊緊的盯着我。

“我當然選擇生門了!”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後卿。

當即,我便牽起了羅藝的手,而羅藝,則是牽起了李靈兒的手,大家以此類推,相互牽起了對方的手,最後,跟着我們一起走進來的白天虹,也被憨厚的石毅,熱情的抓住了手掌……

而虞姬,似乎並沒有想要選擇與我們一起離開的意思,它只是朝着我揮了揮手,下一刻,我手中的太阿劍之中,便衝出了一團黑煙一般的鬼氣,“楚風,太阿劍,送給你了,你的話,以及你的選擇,也讓我明白了大虞王朝的寶藏之中,所埋藏的真正寶藏……”

虞姬一邊說着,一邊朝着我露出了一抹詭異無比,但卻傾國傾城的笑顏,“其實,大虞王朝的寶藏之中,除了大虞祕術之外,最大的寶藏,便是告訴我們,平平安安,平平凡凡的活下去,纔是人一生之幸,而我和霸王,就不和你們一起走了,我會和霸王,一起去地府轉生,再世爲人,去真真正正,平平凡凡的活一世!”

“楚風,謝謝你!”虞姬朝着展顏一笑,並且,還托起了手中的那團鬼氣,朝着我微微示意,隨後,虞姬和那團鬼氣,應該是霸王項羽的靈魂,這對絕代佳人,不對,是絕代佳鬼,便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之內……

虞姬和項羽,應該是想通了一切,去地府,準備轉生投胎了…… “我們也走吧!”我沒有去看後卿,因爲,虞姬的話,也讓明白了,所謂的寶藏,真正的含義!

我們衆人,手牽着手,堅決的走進了代表着生門的黑洞之中……

忽的,後卿突然開口,對我說道:“小傢伙,還有一件事我忘記告訴你了,你的極天位之力,是八塊白玉牌所賦予的,既然你的詛咒已經解除,那麼,極天位之力,自然不再屬於你,你,會真正變成一名只懂得一些皮毛道術的普通人,不過,我決定,送你一份禮物,那就是,將八塊白玉牌的力量,封印到太阿劍之中,而你,就將這口太阿劍,當成傳家寶傳下去吧!”

“謝了!”我朝着後卿,淡淡一笑。

後卿有些怪異的看了我一眼,隨後,他便輕聲的嘀咕了起來,“我爲什麼會對這小傢伙這麼好?上次,那個叫什麼天照的傢伙,被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頓,爲了將線索放出去,我才饒那傢伙一命的! 亂世 我完全沒道理對這小傢伙這麼好纔對!”

聽了後卿的嘀咕聲,我終於明白了,天照所說的那位強大無比的存在,其實,就是後卿!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解開了楚家的鬼脈之力,讓我,以及我的後人,擁有了成爲普通人的資格,這,就足夠了!

沒多久,我們衆人,便已經踏入了黑暗之中……八塊白玉牌,我留在了金門之上,二叔的屍體,我也沒有將其抱走,也許,對於白玉牌和二叔來說,這裏,纔是他們真正的歸宿吧?

陡然間,生門之內,便出現了一陣空間扭曲,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間便將我們大家籠罩了起來……

可是,就在這時候,一條熟悉的身影,卻是突然從金門的另一邊,衝了進來,並且,那傢伙沒有一刻的停留,直接衝進了死門的黑洞之中!

來人,正是消失許久,神祕無比的陳泰!

讓我意外的是,後卿對於陳泰,卻並沒有阻攔,只是笑吟吟的目送陳泰,衝進了死門之中……

接下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因爲,生門之中的空間,已經產生了扭曲,我們眼前的景象,也在不斷的發生變化……

古殿,荒山,冰原,火山,沙漠,各種場景,一一從我的眼前閃過,可是,沙漠區域之後,我的眼前,卻又閃過了另外一處沙漠,那裏,無邊無盡,那裏,終年不落日,那裏,就像是教廷的沙漠!

原來,教廷的沙漠,真的是一條通向奇幻空間的路!

當我再次回過神來,我們衆人的身影,便出現在羅區沙漠之外的鄉間小路之中了!

重新踏上真實的大地,嗅着新鮮的空氣,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瞬間充斥着我的全身!

“終於……結束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滿意足的輕嘆了一聲。

“結束了!”李靈兒不以爲然的撇了我一眼,甚至,還用一種挑釁的話語對我說道:“你可要收好太阿劍,沒了太阿劍,你就真的變成普通人了……哦,對了,你現在應該沒有了道氣,沒有了鬼脈之力,就剩下天機眼了吧?看來,你以後要靠天機眼混飯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