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聽上去,杜軍只是和林飛簡單打個招呼。

但是從杜軍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就能看得出來,他走過來顯然不是因為什麼友好的目的。

上次在服裝店,因為林飛的原因,他落了個顏面無存,落荒而逃的下場。

他把這件事的責任,全部歸咎於林飛,一直想找機會報復林飛。

可是林飛後來已經不租他們家房子了,他沒有機會和林飛碰面,自然也就沒法報復林飛了。

沒想到,這次高考,兩人倒是很有緣分地被分到了同一間教室。

但是,林飛每次都是踩著點去,提前交卷離開。杜軍壓根沒有機會去找林飛的麻煩。

所以,現在碰見林飛,對杜軍來說,完全是個意外之喜。

杜軍覺得,今天真是老天爺都幫他。

他正好是和自己一幫狐朋狗友一起過來的,而林飛只是孤身一人。

他的這些狐朋狗友,可都不是什麼善茬,打架鬥毆是家常便飯。

收拾一個林飛,還不是手到擒來!

所以,杜軍現在底氣十足,他認定林飛今天肯定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有事么?」林飛聽到杜軍的聲音,只是抬了下眼皮,淡淡地問道。

要想找林飛麻煩,當然得先找個由頭。

杜軍眼珠子一轉,隨即滿臉嘲諷地說道:「你今天兩場考試都考得很爛吧,每次都那麼早交卷。像你這種爛成績,還考什麼試,直接找個工地去搬磚得了!」

他是打算激起林飛的怒火,最好能讓林飛主動動手,然而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揍林飛一頓了。 這幾天,高考可以說是最熱門的話題,也是人們最關心的事情。

所以,聽到杜軍提起今天的考試,周圍不少人都下意識地朝這邊看了過來。

而林飛聽了杜軍的話,不但沒有被激怒,反而覺得很是好笑。

他一臉玩味地看著杜軍道:「你還是操心操心你自己的成績吧,你一個四中的說我這個一中的成績差,這都誰給你的自信?」

林飛所在的一中,是江雲市最好的中學。

而杜軍所在的四中,則是出了名的垃圾高中。

在一中,成績墊底的那些人,拿到四中去,成績也絕對是最拔尖的。

林飛這句話說出之後,周圍頓時傳來一陣笑聲。

四中的學生說一中的學生成績差,確實有種莫名的喜感。

杜軍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他這才忽然意識到,在考試成績上,他好像並沒有羞辱林飛的資格。

聽著周圍傳來的笑聲,他頓時有些惱羞成怒了。

他本意是想激怒林飛來著,沒想到林飛沒有被激怒,他自己卻先怒了!

而和杜軍一起來的那幫人,聽了林飛的話,頓時不滿了。

其中一人猛地一拍桌子,拿手指著林飛怒罵道:「小子,你他媽瞧不起我們四中?」

林飛有些愕然地扭頭看了一眼這些人,他這會兒才反應過來,這些打扮的不倫不類,流里流氣的傢伙,居然也是四中的學生。

原本他還以為這些傢伙就是一些小混混而已。

這不怪他眼拙,實在是這些人真是一點兒學生的樣子都沒有。

「我怎麼會瞧不起你們四中呢!」林飛不緊不慢地說道,而就在對方那些人臉色稍緩的時候,林飛語氣一轉,冷笑著說道:「我只是瞧不起你們這幾個人而已!」

「小子,你他媽是想找死嗎?」杜軍和他那幫狐朋狗友,頓時勃然大怒。

周圍其他客人,此時都忍不住為林飛擔心了起來。

同時他們也覺得林飛剛才的做法實在不夠聰明,光圖嘴巴痛快了,卻沒有考慮後果。

好漢不吃眼前虧,明知道對方這麼多人,還惹毛對方,這不是自己找苦頭吃嗎。

偏偏林飛此時還一臉不屑地對著杜軍那群人說道:「怎麼著,你們還想跟我動手?來來來,我讓你們一隻手,你們可以一起上!」

眾人徹底無語,心說這傢伙估計也是個腦子不好的。

一個人面對對方十來個人,還要讓對方一隻手,這牛皮簡直吹上天了好嗎!

眾人此時很想送一句林飛剛剛說過的話給林飛——你哪兒來的自信?

杜軍等人則被林飛這不屑的態度徹底激怒了,他們立刻摩拳擦掌,罵罵咧咧的,眼看就要動手。

這時候,燒烤攤的老闆,趕緊跑了過來,急聲勸阻道:「哎,幾位小兄弟,你們都冷靜冷靜,別衝動,有什麼事情好好談,千萬別動手!」

原本來了這麼多人,對他來說,意味著一筆不小的生意。

可要是雙方真動起手來,這筆生意黃了也就算了,他的攤位搞不好也會被殃及池魚,遭到破壞。

再者杜軍等人還沒來得及點東西,但是林飛卻是已經點過東西了,而且點的不少,又都是比較貴的東西。

他已經幫林飛烤上了,要是林飛被一通圍毆,肯定沒人付這個錢。

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損失。

「老闆,你最好少管閑事,我們的拳頭可沒長眼睛,到時候誤傷到你就不好了!」杜軍惡狠狠地說道,他們才不會給一個燒烤攤的老闆的面子。

燒烤攤的老闆本來就是個老實巴交的人,根本應付不來這種情況。

聽了杜軍的話,他頓時哭喪起臉來。心裡暗暗哀嘆,覺得自己今天免不了要受點損失了。

可就在這時,林飛突然開口對他說道:「老闆,我的東西,你記得幫我多放點孜然啊!」

「啊?」老闆一愣,心說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小子還有心思惦記這事。

而林飛說完這句話,也不去管燒烤攤老闆的反應,他指了指燒烤攤對面的那一小塊空地,對杜軍幾人說道:「我們那兒解決吧,別影響人家做生意!」

燒烤攤老闆聞言,頓時對林飛多了幾分感激。

要是林飛他們不管不顧就在他這兒打起來,弄不好都能把他的攤位給砸了。

就算不會砸了他的攤位,有這麼一幫人在他的攤位打架,那他的攤位自然也就別想有顧客光臨了。

燒烤攤老闆看了看林飛,心裡有些感慨,多善良的小夥子啊,可惜的是,腦子好像不是很好。

而林飛這時候已經主動走向那塊空地了。

「哈,這小子既然上趕著要挨揍,咱們就成全他好了!」杜軍冷笑著說道。

說完他們十來個人就一起跟著林飛往那塊空地上走去。

雖然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想中的不太一樣,不過結果好像都一樣。

反正林飛今天逃不了被他們一頓毒打的命運了。

「你們能不能別墨跡了,趕緊的,我等下還要吃飯呢!」林飛走到空地上,轉頭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

周圍關注著這邊的所有人都無語了,挨揍用得著這麼積極嗎?

沒有人一個人覺得林飛真有一個打十來個的實力。

這是現實生活,又不是武俠小說。

「媽的,我想扇你很久了!」杜軍第一個沖了上來,揚起他那肥厚的巴掌,朝林飛的臉上扇了過來。

杜軍的個子很高,又長得胖,看起來非常魁梧,而林飛的身高和體型都一般。

兩人站在一起,對比極其強烈。

所有人都覺得,這第一個照面,林飛應該就會被一巴掌扇倒在地。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眾人大跌眼鏡。

只見林飛身子往後讓了一下,輕鬆避開杜軍那一巴掌,然後他再次欺身向前,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杜軍那張肥臉上。

體重兩百多斤的杜軍,愣是被林飛這一巴掌給扇倒在地。

周圍頓時雅雀無聲!

這他媽到底什麼情況?

而林飛不屑地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杜軍,淡淡地說道:「其實,我也想抽你很久了!」 在周圍人眼中,林飛一巴掌把杜軍扇倒在地的畫面,是非常震撼的。

因為杜軍的體型可大了林飛不止一號!

但是,這卻沒能嚇住和杜軍一起的那十來個四中的學生。

作為杜軍的狐朋狗友,他們都非常了解杜軍,知道這傢伙就是個空架子,除了個子高一點之外,一無是處。

看起來魁梧,完全是靠那一身肥膘撐起來的,典型的中看不中用,平時多走點路都會氣喘吁吁。

所以,杜軍被林飛打倒在地,他們也沒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

當然,他們並不認為,林飛那一巴掌的力氣能把杜軍直接抽倒在地。只認為是杜軍自己不小心失去了平衡,跌倒了而已。

「胖子你他媽怎麼這麼廢材啊!」

「奶奶的,一招就讓人家放倒了,臉都讓你丟乾淨了!」

「不行還硬要逞能,這下丟人了吧!」

……

這些四中學生,對著躺在地上的杜軍就是一通數落。

杜軍這個「精彩」的開場,讓他們很沒面子。

而躺在地上的杜軍其實已經完全被林飛那一巴掌給打懵了。

他感覺自己不是被人抽了一耳光,而是被一頭披著人皮的棕熊給來了一巴掌。

他甚至覺得,要不是他這一身二百多斤的肥肉壓著,估計他剛才就被這一巴掌抽飛出去了。

現在他的耳朵里嗡嗡直響,眼前更是金星亂冒。

對於同伴們的數落,他壓根就沒有聽見。

「行了,都別說了!」有人不耐煩地打斷了幾人對杜軍的數落,冷聲說道:「我們先把這小子給收拾了,等下讓胖子抽他十個耳光,找回場子就是了!」

而林飛這會兒也很是不耐煩沖幾人叫道:「喂,你們到底還打不打,要打就麻利點,我還等著打完吃飯呢!」

「媽的,這小子也太狂了,一起上!」林飛的話,徹底激怒了這群向來囂張跋扈的傢伙,他們立刻氣勢洶洶地朝林飛圍了過來。

周圍的人見此場景,再次為林飛捏了一把汗。

就算林飛比較能打,也應付不來十幾個人的圍毆吧?

然而林飛看著朝自己圍過來的這十來個人,卻不但沒有緊張,反而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

因為這些傢伙,在他面前,實在是太弱了。

和這些人交手,對他來說,簡直跟欺負幼兒園小朋友沒有什麼兩樣。所以,他完全提不起精神。

轉眼間,林飛就被團團圍住。

動作最快的人,二話沒說,直接一拳朝林飛的臉上砸了過來。

林飛腳下未動,只是偏了下頭,避開這一拳,接著一巴掌扇了回去。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這個倒霉的傢伙就躺倒在地,和杜軍作伴了。

另一人一腳踹向了林飛,林飛腳下依然沒動,側了下身子,對方這一腳就落了空。

然後又是啪的一聲響起,倒在地上的人,又多了一個。

還有一人剛衝到林飛跟前,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林飛賞了一耳光,隨即倒下。

一連倒下三個人,這些四中的學生,終於發現不對勁了。

不過此時,他們已經騎虎難下。

其中一人當即一咬牙說道:「一起上,我就不信他有三頭六臂!」

說完,剩下幾人幾乎同時出手,朝林飛圍毆了過來。

林飛確實沒有三頭六臂,但是對付這群雜魚,也用不著有三頭六臂。

在他的眼中,這些人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慢了,處處都是破綻,根本沒辦法對他構成半點威脅。

「太慢了,太慢了,你們是不是都沒吃飯?就你們這樣還學人家打架?」林飛從容地在人群中遊走了起來,嘴裡還不停地挖苦著對方。

他看似閑庭信步,速度很慢。

但是這群四中學生的拳腳,愣是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全部被完美地避開了。

而林飛每次看似隨意的揮出一巴掌,對方就必然會有個人倒在地上。

短短几分鐘之後,林飛依然滿臉輕鬆地站在原地,而這些四中學生,已經一個不落,盡數倒在地上,痛苦地哼哼著。

從頭到尾,他只動用了一隻手,出手也只是簡簡單單地一巴掌揮過去。

這也算是遵守了他先前說過的話,他確實讓了對方一隻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