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聽了古梵的話,安安突然放棄了掙扎,轉身溫柔地笑著看著古梵。古梵微微愣住,手上的力氣也放鬆了下來,接著,就是古梵的一聲慘叫。

能讓古梵慘叫的,猜也能猜到安安踢的是什麼地方了,現在古梵正彎著腰捂著下面一臉痛苦的看著安安。

古梵看著安安,齜牙咧嘴地說:

「女人,你真夠狠心的。」

安安雙手叉腰看著古梵,心裡覺得暢快極了,從來都是古梵欺負她,今天總算為自己爭了口氣。

安安作為有男朋友的人,古梵卻屢屢冒犯,讓安安覺得臉面上過不去,所以下手重了很多。不過安安心裡並無半點愧疚之色,誰讓古梵這人平時那麼沖呢?

古梵緩了半天之後也終於好點了,站直了腰,指著安安卻不知道說什麼。安安回瞪著古梵,一點相讓的意思都沒有。

古梵慢慢向安安靠近,古梵走一步,安安退一步,當退無可退時,安安緊張的指著古梵連連問道:

「古梵,你想幹嘛?你別過來!」

安安現在的模樣,像極了影視劇中遇到色狼的姑娘,都快說『你不走我就叫人了』。而古梵也非常配合安安的表演,繼續向安安逼近。

古梵將安安壓在牆上,唇也慢慢靠近安安的唇,安安嚇得緊閉雙眼。等古梵正要得逞之時,安安卻突然睜開眼睛再次向古梵的下面踢了去。不過這次安安並沒有成功,古梵將安安的雙腿緊緊夾住,姿勢詭異。

作為演員,安安什麼沒見過,剛才古梵逼近時自己假裝害怕,就是為了引古梵上鉤。結果,古梵雖然上鉤了,卻也是提防了安安,畢竟吃一塹長一智,何況是古梵這麼聰明的人,是不可能反覆在同一件事情上栽跟斗的。

古梵以勝利者的姿態看著安安,用笑容告訴安安自己不會在上當了,然後古梵繼續向安安逼近。

安安原本生氣的臉慢慢轉為平靜,再在最後一刻露出笑容,之後就是安安迅速頭一偏,向古梵的耳朵咬去。

安安是用了力氣的,直到安安感覺嘴巴里有了血腥味才放開了古梵。安安本以為古梵會震怒,會威脅自己,會咒罵自己或者動手打自己,但是古梵只是很安靜地看著安安。好像剛才被咬的人不是他,好像耳朵在流血一點都不痛一樣。

對於古梵不同尋常的表現,安安表示非常不解。古梵耳朵上的血滴在了古梵的白襯衫上,染紅了白襯衫的一角,安安覺得自己好像太過了點,推了古梵一把問:

「你不疼嗎?還是你傻啊?為什麼不阻止我?」


古梵傻笑著說:

「我疼啊,但是我害怕反抗會弄傷你。」

對於古梵的回答,安安不知道怎麼接話了,轉身去拿來藥箱為古梵處理傷口。

看著憋著不說話的安安,想到安安剛才的做法,古梵突然想笑,他的安安,從來都沒有變啊,從來都是一隻小野貓。

人前安安文靜得像個女神,人後安安簡直一活脫脫女神經啊,誰也不能惹那種。不過,古梵喜歡。

處理完傷口,古梵站起來給安安道歉:

「安安,對不起,我知道我平時有點無禮,我下次再也不亂闖你的房間,再也不強迫你了。」

古梵知道安安今天這麼大反應,是因為安安對自己的行為有不滿,古梵反思了下,自己確實做法欠妥。

安安現在雖是生在二十一世紀,但是安安骨子裡一直是個有點保守的性格。古梵從此以後,會以尊重安安為第一要務,其他的事情再想別的辦法。古梵相信,總有一天安安會是屬於自己的,只有自己陪著,所以古梵不急。

安安沒有說話,古梵後退了三步,給安安道了句:「晚安」,之後便離開了。

古梵走後,安安腦海里還是自己咬著古梵耳朵,古梵卻一動不動的畫面。原來,被傷害不反抗還可以有這麼簡單的原因,就是害怕反抗會傷害到對方。

如果說不感動是假的,安安現在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閃過,不過安安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

之後的日子,古梵雖然還是時常來找安安,但從未晚上進過安安的房間,也從未再有過任何輕薄之舉。雖然古梵曾經的種種表現,在他自己看來並未有不妥,這只是他表達自己愛的方式,但是現在他願意為了安安換另一種方式。

而安安與向齊燁,依舊和之前一樣。向齊燁總是很溫柔的照顧安安,安安總是忙著自己的事情,常常忘記向齊燁。

唯一的不一樣,就是肖梓然總是出現在古梵面前繞來繞去,古梵不理她她便讓安安幫忙約古梵。安安很無奈,古梵也很無奈。

漸漸地,古梵不再答應安安的任何邀約,而是自己想要來見安安時便來了。而肖梓然,她就像不知疲倦的機器人,總是能通過各種方式找到古梵,然後遠遠看著。

說實話,有時候安安都快被肖梓然打動了,但古梵就是無動於衷。

安安繼續接戲拍戲,提升演技,提升自己在觀眾心中的地位,同時拿獎鞏固自己的地位。

安安就這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演藝圈成長起來,之後安安便代言了各種大牌品牌,奠定自己的商業價值。一個演員,只有有足夠的商業價值,才能不被替換,這是齊佳告訴安安的。

安安通過古梵和向齊燁提供的平台,之後都是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成就的,網上即使再有質疑的聲音,也是很快被廣大的網友好評淹沒。

曾經的安安,是不在乎別人的看法,現在的安安,已經能看淡別人的看法。安安,成長得足夠強大了。



就在安安生活很平靜時,突然收到了一封來信,寄件人是尋古。

尋古,終於來了,安安可是等了很久了。信上說:

「安安,我知道你找過我,也知道你知道我是誰。安安,你還記得家裡面的『玉骨古琴』嗎?你有多久沒有彈過古琴了?安安,想不想自己我到底是誰,你可以試著彈一下玉骨古琴,一切你就會知道了。」

尋古沒寫幾句話,但是每句話都透露著神秘,讓安安忍不住想要弄清楚其中的秘密。

『玉骨古琴』,安安已經很久沒有拿出來過了,收到尋古的信,才讓安安想起古琴的存在,而安安,也確實很久沒有彈過古琴了。

安安將『玉骨古琴』取出來,擺在琴桌上,盯著看了許久,卻無法下手彈奏。安安對『玉骨古琴』,好像有一股來自骨子裡的抗拒,直覺告訴安安,不可以去碰這把琴,這也是安安將『玉骨古琴』放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碰的原因。

連直覺都讓自己別碰了,安安覺得還是別碰為妙,況且這個尋古是誰自己也不是一定要弄個明白的,沒必要,一個陌生人而已。

安安這樣想,便將『玉骨古琴』收了起來,繼續封存。

而後,安安用自己平時用的古琴,彈了一曲。奮鬥了這麼多年,安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算是成功了,而正是這種成功讓安安越來越覺得這不是自己要的。

剛剛彈的曲子,讓安安想起了很多以前自己初學古琴的事,那時候的安安,內心很平靜,很適合學古琴的。

在演藝圈,會古琴是安安的優勢,但是古琴事實上卻成了一個擺設,一張安安的名片。自從忙於拍攝各種影視劇,安安根本沒時間彈古琴。

不能說後悔,因為已經發生的事情,還是安安自己選的,安安絕不後悔,但是以後,安安希望自己可以安心繼續彈古琴。

所有人都以為安安會這樣一直大紅大紫的時候,安安卻突然選擇離開演藝圈,安安,已經證明了自己。以後的人生,安安想要用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安安宣布了退出演藝圈,這時候的安安,已經能夠做主一切事情了。唐城影視是因為安安,才能成為今天能和肖氏、向氏這樣的大影視公司媲美的公司,重點是,唐城影視背後真正的老闆是古梵,所以安安的退出無人阻攔,無人敢阻攔。

安安唯一捨不得的,便是齊佳了,這些年齊佳陪著自己經歷了很多事,安安早已經把齊佳當成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不過齊佳尊重安安的決定,齊佳也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想再待在娛樂圈了。

就在這時,安安的古琴老師回來了。 安安的古琴老師對於安安而言不僅是安安古琴上的啟蒙人,還是安安的親人。除了外婆,安安的童年記憶里就只有古琴和古琴老師。

「老師,你回來了!」

安安激動地大喊一聲,跑過去抱住了老師。

老師輕輕拍著安安的背,笑道:

「多大的人了,怎麼還跟個孩子一樣啊。」

老師變化極大,曾經老師是個身穿素衣,剪著寸頭的女子。安安小時還把老師當成一個男子,也是相處久了才知道老師是個女子,是個看破紅塵,遁入佛門的俗家弟子。

而今,老師化著濃妝,穿著旗袍,美得像民國畫中的女子。

安安看著老師的變化,心裡也是很驚奇,但是無論老師怎麼變,安安仍然能一眼認出老師。

「老師,你太美了。」

安安拉著老師的手左看看右看看,跳來跳去,還真是像個孩子啊。

老師依舊是溫柔地看著安安,眼裡全是笑意。


等安安看夠了,便拉著老師進屋坐下開始責問老師離開這麼多年去哪裡了,也不給安安來信。安安知道,老師離開這麼多年,定是經歷了很多事情,才有如此大的變化。

安安責問,也只是耍小孩子脾氣,這個世上,也只有老師能讓安安耍小孩子脾氣了。

老師自然是不會回答,故事太長太長,不知從何說起。

「安安,以後的時間還長,我以後再與你說。」

老師不想說,安安自然也不會再問了。

雖然老師沒在這裡,但是對於安安的一舉一動都是知道的,畢竟安安是大明星,畢竟安安的一切的事情網上都能查到。

老師這些年一直沒有聯繫安安,也是有一些埋怨安安耽擱了練琴,最重要的,是老師希望安安可以自己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老師在等安安自己決定。然而,安安並沒有讓老師失望,所以老師回來了。

老師故意板著臉問安安,這些年琴藝可有精進,並左右看了看,再看向安安。

老師的意思很明顯,問安安古琴去哪裡了。安安立馬會意,也知道自己錯了,趕緊去把自己的古琴搬了出來。

安安剛退出演藝圈,雖是把古琴取出彈了一曲,但是又收回去了,因為安安想休息一陣子,畢竟有點累,需要放下過去的一切,需要心裡寧靜了,方可再次彈琴。

安安要做的,是專心研琴,所以定要放空自己之後才能將琴拿出來。

老師見安安馬上把琴取出了,會心一笑,原諒了安安荒廢琴藝這麼些年。

安安也知老師心中不滿,取出琴之後坐下便彈了一首。還好,安安天生琴心,雖是荒廢琴藝多年,但技藝還是沒有退步很多。

安安一曲,老師甚是滿意。

之後閑聊,安安便給老師說了『玉骨古琴』的事情。起初,安安還以為琴是老師寄來的,但後來也知事實不是這樣的。

安安也不瞞老師,將『玉骨古琴』與尋古的事情說了,而這一說,老師沉默了,長久長久的沉默。

這個沉默,就是老師改變的故事。

安安的古琴老師,真名叫鈺憶,安安並不知道。在安安看來,老師是親人,不管叫什麼名字也是。而鈺憶的故事,竟然與尋古有關。鈺憶當年離開,離開了很多年,連安安都不知道鈺憶的蹤跡。

鈺憶遊歷天下,遇見了同是遊走天下的尋古。才子佳人,愛好相同,心意自會相同。鈺憶為尋古續長發,為尋古脫素衣,為尋古改變……

兩個人遊走天下,一起經歷了很多事,鈺憶以為,尋古將是她未來相伴一生的人。鈺憶一直這樣以為,直到尋古要離開。其實他們在一起的這些年,尋古總是離開,但從未真正離開。而最後一次,是真的離開了。

沒有道別,什麼都沒有,尋古就像消失了一般。鈺憶也曾尋找,但是渺無音訓。他們一起走過沙漠,踏過草原,游過大海……可這些現在回想,好像只是一場夢。

記憶一幕幕回想,眼淚便不由自主掉了下來。安安看見老師無緣無故流淚,心中很是心急同時也很是奇怪。安安喊老師,可是鈺憶好像沒有聽見一般,依舊在流著淚。

老師還在回想著尋古,這個改變了她,這個讓鈺憶脫下素衣穿上華服的人,這個鈺憶以為會是相伴終身的人,這個最後不道而別的人。

鈺憶愛得太深了,曾經的鈺憶,以為自己看破紅塵,其實她都還未入過紅塵,何談看破。直到遇到尋古,鈺憶才是真正入了紅塵。

人,總是要真正經歷過,才有權力說話的。鈺憶現在也算看過了世界,經歷了人生,但是她沒有看破。

「老師,老師……」

安安使勁搖晃著鈺憶,鈺憶終於回過神來。

鈺憶趕緊拭乾眼角的淚,她曾經最是看不起世間痴男怨女,最是聽不進愛恨情仇,覺得人活一世,要放下。現在鈺憶總算明白,她以為的放下,是因為不曾擁有。等到真正擁有,如何放得下。

尋古或許是不想當面告別的,作家的心裡,想法太多,也或許,尋古也有點不舍吧。

安安見老師回神之後,緊張地問:


「老師,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老師聽說了尋古的消息,已經全然不顧其它,拉著安安的手問:

「安安,你說這個尋古,你還知道什麼消息嗎?」

安安被老師的舉動嚇到了,安安心中的老師,是處變不驚,是寧靜平淡,是傾世脫俗。鈺憶,在安安心中完美的,是不可侵犯的。

安安沉默了,她看著自己的老師,看著老師這般陌生的模樣,安安拿出了尋古寫給自己的信。

鈺憶看了信,才發現自己從未了解過尋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