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肖天成提起她的下巴,湊近道:「你不想說出去的事我可以答應你不往外說,但是同樣的,我不想說出去的事我也不想讓你往外說,在合同到期之前你不能解約,這也算是我給自己買的一份保險,你放心,往後工作上的事該怎樣還是怎樣,你跟庄小孜關係好,我可以盡量讓你和她參加同一個活動,但是你記住,庄小孜能不能好好的當她的大明星這全都要靠你,你要是不聽話,我這張嘴就說不定會往外說點什麼,懂嗎?」

*

送走了布霍,周孜月來瞧吳夢的門,怎麼敲都沒人回應,她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找來服務員打開門,結果發現裡面的人不見了。

周孜月給吳夢打了個電話,她說自己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半個小時后,吳夢拿著一堆吃的喝的回來了。

「你去哪了?」

吳夢笑了笑說:「我餓了,我猜你也沒吃飯,所以就出去買了點吃的。」

吳夢把吃的那進來,「過來啊,站在那幹什麼?」

周孜月走過來看著她把東西放下,看著她一副心情很好,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表情,周孜月微微蹙眉。

「你老實跟我說,你到底去哪了?」

吳夢頭不抬,一直翻騰著這些袋子,「你嘗嘗這個,我是專門給你買的,這家蛋糕店是新開的,我之前就像買了,一直沒機會。」

周孜月一把抓抓她的手,她整個人抖的厲害,卻不敢正眼看她。

「吳夢!」

吳夢抬起頭,笑了笑,眼圈卻隱隱泛紅,「嘗嘗吧,我排了好半天的隊才買到的。」

「告訴我你去哪了?」

看著她嚴肅的臉色,吳夢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小孜,我不想解約了。」

聞言,周孜月沒頭一蹙,「你去見了肖天成?」

吳夢連忙拉住她,「不是,我沒去,我就是心裡悶得慌出去走了走,是我自己想通了,我不能違約,我跟長達簽了五年,我要是現在跟他解約我要賠好多好多錢,我靠影大已經花了家裡很多錢了,我不能一分錢沒賺到還要家裡給我貼錢,小孜,我以後會小心的,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我一定不去。」

「你以為你不去就能躲得了嗎?你已經知道肖天成是什麼樣的人了,你在他手裡無非就是白白浪費五年的青春,對你沒有一丁點好處,你要是因為違約金的話,我可以幫你。」

吳夢已經心力交瘁了,她沒辦法再仔仔細細的跟她解釋這一切。

跟她說不通,吳夢送開她的手說:「你不要再幫我了,我知道自己沒用,但我也不想一輩子都靠你活著,我可以處理自己的事,我是不會解約的。」

「到底是為什麼?」

吳夢吼道:「那你為什麼一定要讓我解約,你就能保證我解約了之後別的公司會要我嗎?你就能保證其他公司就不會再有肖天成這樣的人嗎?沒錯,我是去見他了,我也跟他把話說開了,他答應我以後不會再對我做這樣的事,這就夠了!」

強人所難從來都不是周孜月的本意,她從沒想過逼迫任何人去做不願意做的事,她說這些是因為她是她的朋友,但既然她這麼固執,周孜月也不想再說什麼。

「隨你便吧。」

周孜月走後,吳夢一個人痛哭了一場,之後一個人回了學校宿舍。

原本是三個人的寢室,現在就只剩下她一個人。

天氣很冷,學校還沒有開學,寢室里連暖氣都沒有。

她一個人躺在被窩裡,蒙著頭,隱隱的透出一點哭聲。

她們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她不能因為自己,而害了她。 周孜月讓薛蘭幫忙聯繫了之前說的那個戲份不多的女三號介紹吳夢去了,其間兩人沒有再見過面。

肖天成也算是守信用,沒有從中作梗。

周孜月這幾天每天都會參加一些小型活動,很多商家都找她做代言,剛過完年她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彩妝的新品發布會現場,周孜月作為特邀嘉賓被邀請來,記者問完了循規蹈矩的話,又開始走八卦路線。

「庄小姐,聽說你的助理就是前段時間電影的男主角,是不是真的?」

白蘇長得好,有演技,被人發現一點都不奇怪。

周孜月沒有否認,「是。」

「有人說你的助理是凱瑞珠寶的少東家,凱瑞珠寶的董事長還親自定做了一套首飾給你,庄小姐,您跟您的助理到底是什麼關係?」

有關庄小孜的八卦從來就沒斷過,即便北希已經向大眾承認了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但還是有人想要在這件事當中尋找出一點蹊蹺。

那天在珠寶店裡發生的事白蘇已經跟她說了,知道白蘇是凱瑞珠寶的少東家,還知道他拿了一套首飾給她的人,就只有粱筱殷了,這件事是誰傳出去的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薛蘭不知道這件事,她站在後台看向白蘇,「你是凱瑞珠寶的少東家?」

白蘇面無表情的說:「我爸媽開的,跟我沒什麼關係。」

他爸媽開的還說跟他沒關係,那誰開的才有關係?

薛蘭怎麼都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會有這樣的家世,「你們怎麼不早點跟我說,現在被記者堵著問,她要怎麼回答?」

「實話實說就好了。」

台上,周孜月看著提問的記者,「你知道的還真多。」

「這麼說庄小姐是承認你的助理是凱瑞珠寶的少東家了是嗎,他這樣一個身份尊貴的人為什麼會給你當助理,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聞言,周孜月笑了,「不可告人?凱瑞珠寶的董事長徐女士是我乾媽,有什麼不可告人的?」

台下頓時嘩然。

「我隱瞞這件事是不想依仗任何人出名,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我也沒什麼好瞞的,沒錯,我乾媽是給我定做了一套首飾,是給我當做生日禮物的,不行嗎?」

問話的記者顯然是有備而來,句句針對,「乾媽,你說是就是,有證據嗎?」

周孜月挑眉,「那你有證據說你媽把你生下來就一定是你爸的孩子嗎?」

在場的所有人:「.…..」

這是庄小孜從出名到現在第一次公然的怒懟記者,雖然她臉上帶著笑,但是她那冰冷的眼中卻是不含一點笑意。

她說過,她不怕紅的太過,也不怕被人踩的太低,過去她韜光養晦也不是想要討好誰,只是還沒有把穆星辰逼出來她不想自己無功而返。

她從來就不是一個被人欺壓還不懂得反抗的人,眼下這人都已經爬到她的頭上來欺負她了,不反擊還等他上天?

記者噎了半天,氣道:「你是一個公眾人物,怎麼能這麼說話呢,你這是侮辱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的話難道就不是侮辱我嗎?怎麼我就要忍著隨你說?」

薛蘭和主辦方見場面亂了,連忙走了出來,主辦方說:「各位記者朋友,今天是我們的新品發布,麻煩你們問一些有關新品的問題。」

周孜月歪頭看了一眼咄咄逼人的記者身上的工作牌,「星雅娛樂,從今天開始,不許他們網站發布我的任何消息,否則就等著接我的律師信。」

明星耍大牌大家都見過,別的明星頂多就是驕縱一些,可是她卻當著這麼多記者和媒體的面說要封殺一個網站。

眼下她和北希的事是整個娛樂園最火的事,不讓發布消息,跟封殺有什麼區別?

周孜月說完就走了,留下主辦方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下台後,薛蘭找到周孜月,「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在幹什麼?」

「薛蘭姐,有些事我能忍,但有些無中生有故意挑撥,我忍不了,這件事是粱筱殷捅出去的,剛才那個記者你也看見了,句句話都在針對,他是粱筱殷找來的,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

「可是不管怎麼樣你也不能讓星雅娛樂不上你的新聞,你這是再封自己的路。」

周孜月看了她一眼說:「我相信有你在,一個星雅娛樂封不了我的路。」

今天的發布會播放出來了,點擊量直線飆升。

標題是《庄小孜身份曝光,怒懟記者。》

一個長得嬌嬌弱弱甜美可人的女孩,從來不為自己的緋聞出面澄清,今天這一懟,懟的夠勁,也夠爽,事實證明兔子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網友:【活該那個記者被懟,嘴賤。】

網友:【閑著沒事就在小小孜身上瞎造謠,現在好了,踢鐵板上了吧。】

網友:【哈哈哈,小小孜霸氣。】

網友:【小小孜懟的好,就該這樣治治這些狗腿子。】

明明發布會是不歡而散,卻因為庄小孜懟了記者而讓視頻流量大增,一天時間新品彩妝的銷售額就已經超過了預期的兩倍。

果然是流量明星,這錢花的不冤枉,請了她一個比得上請十個。

星雅娛樂接到律師函,要求下架所有包含庄小孜的新聞,這件事鬧的很大,因為是庄小孜當著媒體的面說的這話,所以很多家媒體都爭相去查看他們是不是真的收到了律師函。

《無良記者被業界除名》

很快這條消息就上了熱搜。

星雅娛樂不怕得罪一個庄小孜,但如果她是凱瑞珠寶董事長的乾女兒就不一樣了。

凱瑞珠寶曾經可是受到過總統的加冕,雖然總統沒有親自為他們代言,但是誰都知道總統大人買珠寶只買凱瑞家的。

得罪一個當紅明星只是一時的事,但若是得罪了她背後的大人物,那可不是他們一個小網站承擔得起的,所以那個記者回去之後就收到了辭退信。

這樣一個被公開辭退的人,哪家網站媒體還敢用?除非是想自尋死路,不然的話肯定都要離這個人遠遠的。

王璇璇還在拍戲,聽說了這件事之後給周孜月打了個電話。

她們同一寢室三年,連她都不知道白蘇是凱瑞珠寶的少東家,更不知道她有個乾媽。

王璇璇抱怨了一陣,只是說她不夠意思,這麼大的事都不跟她們說。

說著說著,兩人聊到了吳夢。

自從上次她們倆吵完架就再也沒見過面,周孜月去過公司兩次,第一次見到她了,吳夢只是看了她一眼就低頭走開了,第二次她就去了劇組。

王璇璇說:「這事兒還是她跟我說的呢,你知道她最喜歡看這些八卦了,她一看到這件事跟你有關就給我打電話了,她還怕你因為這事受到連累呢。」

「她還跟你說什麼了?」

王璇璇想了想,「沒什麼了,我覺得她有點怪怪的,我跟她吐槽你說你這麼大的事都不告訴我們,她都不吭聲,換成以前她肯定是第一個蹦起來嚷嚷的,小孜,你說她是不是在劇組被人欺負了?」

「應該不會,她這部戲的導演就是上次《紅狐》的導演,上次她也在那個劇組待過,導演認識她,而且我也擺脫過導演照顧她。」

「那她怎麼了,奇奇怪怪的。」

「應該是累著了吧,你有事見記得多跟她聯繫,我最近比較忙,等我閑下來了請你們吃飯。」

掛斷電話,周孜月猶豫了半天,隨後發了條消息給吳夢。

【我被人欺負了,你都不來慰問我一下嗎?】

那邊的人估計是守著電話呢,消息剛發出去沒一會就收到了回復。

吳夢:【視頻和熱門我都看了,你才不會被人欺負呢,凱瑞董事長的乾女兒!】

周孜月看著她發來的話忍不住笑了一下,【改天帶你去我乾媽那,隨便挑。】

吳夢:【那我肯定挑最貴的!】

*

北希去拍戲了,這次他拍戲的地點是M國。

之前他還問過周孜月要不要演這部戲的女主角,周孜月一口就拒絕了,後來知道他是去M國拍戲之後她悔的腸子都青了,可是那時候人家劇組的演員都已經到位了,別說是女主角,就是個女五女六的位子也沒有了。

半個月後吳夢從劇組回來了,薛蘭帶周孜月去公司商量參加之前說好的那個真人秀。

周孜月之所以答應參加,是因為這個節目也是要去M國,薛蘭之前答應過周孜月帶吳夢一起去,吳夢到現在都沒有經紀人,薛蘭說她可以在這次節目中一個人帶兩個藝人。

她都這麼說了,肖天成當然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不需要多派人手還能給公司賺雙份的錢。

「那就辛苦蘭姐了。」肖天成答應的很痛快。

薛蘭說:「節目組後天出發,你們兩個回家收拾一下,明天晚上九點集合。」

吳夢看著周孜月抿著嘴笑了一下,「謝謝蘭姐。」

周孜月走之前跟吳夢說了幾句話,兩人之間明顯還有些隔閡,就連說話時站的距離都有點遠,像是兩個陌生人一樣。

這一幕被粱筱殷看見了,知道她們兩個要去參加節目,不過這也不是什麼收視率極高的節目,而且真人秀還累人,她一點都不羨慕。

*

元秋山聽說她要去M國,再次張羅著要跟著一起去,上次沒去成總歸是遺憾,他已經六年沒回去了。

庄禕一晚上都沒怎麼說話,看樣子好像不太高興。

晚上大家都睡了,周孜月來到庄禕房門前敲了敲門。

「進來吧。」

周孜月把門推開一條縫,伸著頭進去看他,「老爸。」

庄禕看到是她,淡淡的嘆了口氣,「有事?」

周孜月走進來,「你今天都沒怎麼理我,我過來看看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沒事。」

周孜月笑了笑,「你是不是不捨得我走?」

庄禕沒說話。

「我只是去參加節目,一個星期就回來了。」

聞言,庄禕看了她一眼,「你會回來?」

「哦。你是擔心我一去不回就待在M國了,所以才不理我的呀?」

庄禕也是一把年紀了,這種小家子氣的事說出來有點丟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