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臥槽!這麼狠?”

“誰說不是呢,林氏的獨棟別墅都被林五賣了。”

“賣給誰了?”

“財閥藍家。”

“……”

這林五太狠了,猶如蝗蟲過境一樣寸草不留啊,這是早有預謀吧。

衆人議論,有的是幸災樂禍,有的人是看樂子。

江陵市豪門林氏徹底垮臺,曾經的輝煌一去不復返。

“難怪王氏會上門求救,可能真是沒錢了吧。”

“這不是活該麼,林凡夫婦對他們二老多好,盡心盡力,誰讓這倆老傢伙不知好歹呢,處處偏心大兒子,結果大兒子被葉寧殺了,老二更是賤賣林氏資產捲款外逃,連孫子孫媳婦都跑了!”

“我聽醫院的人說,林老爺子知道林五揹着他賤賣林氏資產,包括那棟別墅後,氣的老爺子吐了三升血。”

“哈哈哈……”

“這下林老爺子估計撐不到年關咯。”

與此同時,一輛寶馬車停在了路邊。

葉寧和林淺雪到了。

“媽沒事吧?”

看到岳母沒事,葉寧總算放下心來。

“奶奶……她怎麼來了?”

看到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王氏,林淺雪目瞪口呆。

“你爺爺中毒了,好像是林五下的毒吧,還賤賣了林氏所有資產,包括那棟別墅都賣給財閥藍家。”

“老爺子知道後氣血攻心,已經在醫院搶救了。”

“林五跑了?”

葉寧故作驚訝。

他沒想到林五如此兇殘,把林氏所有的資產都賤賣了,連僅有的的別墅都賣給了財閥藍家。

“嗯,帶走了一千五百億,難怪老爺子會住院搶救。”

岳母淡淡的說道。

“淺雪,快救救你爺爺啊!”

看到孫女回來,王氏興奮直接蹦了起來,朝着林淺雪撲了過來。

不過卻被葉寧攔住了。

“林蒼淵的死關我們何事,你找錯了人吧?”

“放屁!”

王氏大叫,怒目圓睜,氣的身子都在哆嗦。


“上門女婿,都是你這個小畜生乾的好事,從你回到江陵市,林氏一天就沒變的好過,你這個掃把星,我要殺了你!”

王氏張牙舞爪的衝向葉寧。

啪!

葉寧擡手,一巴掌抽飛了王氏冷淡道:“別給臉不要,林氏走到今天這種地步都是活該,回去告訴林蒼淵,他的死活跟我們沒關係!”

“從現在起,江陵市只有一個林家!”


“你?!”

王氏大怒,氣的說不出話來,嘴脣哆嗦着。

葉寧可不慣着王氏,說動手就動手。

“好啊!”

王氏眼神惡毒,死死的咬着牙,頭髮凌亂,面色蒼白,像個瘋子一樣嚇人。

“你們不救,總有人會救的,我去求藍家!”

看着王氏離去的背影,李雪梅忍不住嘆息。

“百年韶華,不過是夢一場,王氏和林蒼淵的下場可悲可嘆。”

“媽別多想,不要有罪惡感,這都是林氏作死,和你跟爸沒關係。”

看到岳母情緒低落,知道她似乎是在自責。葉寧趕緊出言安慰。

晚上下班後,林凡滿臉愁容,都吃不下飯。

他已經聽說了上午的事情。

歸根結底,林凡還是心軟,但是這件事他不知道如何開口。

“爸,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關於老爺子的事情我沒意見,只不過我媽那一關你不好過。”

葉寧看向岳父,面帶微笑,猜透了他的心思。

他知道林凡孝順,做不出那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但一想到李雪梅嫁給自己這麼多年受的委屈,林凡又不知如何開口。

“葉寧,跟爸說實話,你恨老爺子麼?”

聞言,葉寧有些驚愕。

不明白岳父爲何這樣問,要說恨他肯定是有的,但是再葉寧眼裏這些不過是過眼雲煙。

如果葉寧真的有恨,可能早就殺了林蒼淵,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是顧及林淺雪,另外就是一直沒有確定林蒼淵的真實身份。

再葉寧眼中,林淺雪就是他的唯一。

“我對老爺子談不上恨,但也談不上喜歡,爸你也知道自己不是林蒼淵親生的,再加上林宇的死,就算你說服了媽接受老爺子,你覺得以後就真的沒有隔閡麼?”

“況且媽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嫁給你這麼多年一直任勞任怨,從沒抱怨過一句,即便你出了車禍,甚至被林氏踢出集團都未曾埋怨過你,現在林氏垮臺,林五帶着林峯以及蕭真逃往東海省,林蒼淵和王氏的下場都是自己作的。”

“再者林宇的死和林蒼淵脫不了干係,你讓媽如何能接受林蒼淵,別看媽平時笑呵呵的,其實她心裏都明白。”

“一個女人最寶貴的青春都給了自己最愛的男人,她從一個校園女神變成了家庭主婦,一日三餐的照顧着你和淺雪,要論虧欠,爸你欠媽更多。”

“而且媽嫁給你時,不惜和孃家人翻臉來到江陵市,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這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做到。”

說到這裏葉寧頓了頓,態度和語氣也漸漸變的冷淡起來:“媽所記恨的是林氏,也心疼你這麼多年爲林氏鞠躬盡瘁的工作,結果到頭來還沒落到好,被老爺子各種嫌棄侮辱。”

“我……”

岳父神色猶豫,嘴巴動了動,看向葉寧。

“我知道你的意思,這些年雪梅跟了我吃了不少苦,至於老爺子的事情就隨緣吧。”

“嗯。”

葉寧默默點頭:“爸,這件事你想清楚就好,別讓媽失望。”

林凡知道,自己能有今天都是眼前這個女婿,如果沒有葉寧,可能自己到現在還是個殘廢。

也不會迴歸林氏集團,更不可能從新站起來。

甚至仍然被老爺子嫌棄。

經過葉寧的一番開導,岳父終於想通了這件事,從此以後也沒在飯桌上提過這個敏感話題。

林五捲款逃往東海省,賤賣林氏所有資產,這件事很快就被媒體報道了出來。

並且收購林氏資產的,竟然都是財閥藍家,八大家族的人也曾出手,但礙於財閥藍家的雄厚資金,只能放棄。

隨着豪門林氏垮臺,再江陵市引發不小的轟動,甚至都傳到了東海省。

一個屹立在江陵市二十年之久的豪門林氏一夜之間分崩離析,從天堂墜入地獄,當然這僅僅只是開始,一旦潘多拉魔盒打開,想要關閉是不可能的。

那一晚喬振海從蝴蝶酒吧回來後,就一直閉門不出,更下令禁止所有家族的人外出不要惹事。

七大家族的人更是聞風而動,勒令自家的人不要惹事生非,因爲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被滅族的是誰,這種未知的恐懼是最可怕的。

一時間江陵市變的無比平靜,實則是暗流洶涌。

轉眼已經到了金秋九月份,大夏一個最重要的節日就要到來。

中秋節。

晚上清水河畔別墅區,煙花璀璨,絢爛奪目,夜空上都是五彩繽紛,像是一顆一顆的流星雨劃過夜空。

廚房內傳出陣陣香味,李雪梅再忙裏忙外,做着可口的美味佳餚。

而林凡則坐在沙發上看着報紙,品着剛沏好的一壺碧螺春。

外面葉寧和林淺雪放着煙花。

嗖!


一根菸花被林淺雪點燃,頓時衝上了高空而後炸開,璀璨的光雨在綻放,無比的浪漫。

葉寧也放了一桶煙花。

嗖!

嗖嗖!!

接連十幾根菸花衝上夜空,而後砰砰炸開,煙花燦爛,最後形成了一個人的容貌,仔細看去郝然正是林淺雪的模樣。


“葉寧、淺雪快進屋吃飯了。”

這時屋子裏傳來李雪梅的催促聲。

“好的媽。”

葉寧握着林淺雪的手回到屋內,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餚,葉寧眼神冒着亮光,早已餓壞了。 “葉寧,快嚐嚐媽的手藝,這些都是你愛吃的。”

李雪梅招呼着葉寧坐下,給他夾了一塊焦黃的雞肉,又夾了一塊紅燒肉,看的林淺雪一陣羨慕嫉妒。

“媽你太偏心了,我纔是你的親生女兒啊,怎麼現在搞得我倒像是兒媳婦一樣,你也給我夾點菜。”

林淺雪嘟着嘴巴,端着碗筷伸到李雪梅面前。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