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莫晉北見小姑娘氣鼓鼓的樣子,十分可愛。

沒覺得她是在報復自己,反而覺得她是在調情和撒嬌。

被她牙齒咬住的手指不僅不疼,反而在她的口中輕輕動了動手指,撫弄她柔嫩的舌頭。

夏念念嚇得連忙鬆開,滿臉通紅。

她竟然敢和一個痴漢屬性的男人比無恥?

莫晉北笑笑:「今天是不是要去醫院檢查?我陪你一起去。」

夏念念點頭,準備換衣服。

她因為肚子有些大了,彎腰不方便,動作緩慢。

莫晉北想也不想的就彎腰幫她穿襪子。

這時候,傭人在門外敲門,低低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少爺,有一位沈雪小姐等在樓下,說是有一些項目上的事情要和少爺商量。」

莫晉北蹙眉,本想拒絕,看到夏念念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他心念一轉,淡淡說:「叫她進來。」

很快沈雪就在傭人的帶領下走進房中。

她今天穿了一身高雅雪白的香奈兒小洋裝,純白的顏色襯托出她無比清純的外表。

黑色的長發高高盤起,露出了雪白修長的玉脖,整個人看上去充滿了青春活力。

沈雪一進屋,就看到夏念念手扶著莫晉北的肩,讓他彎腰給自己穿襪子。

這個高貴英俊的男人,竟然會蹲在地上像是伺候女王一樣伺候他的妻子?

沈雪臉上的笑容在一瞬間僵硬。

那個被莫晉北小心翼翼伺候著的女孩,披散著長發,素顏,臉上沒有任何的化妝。

她有秀麗精緻的眉眼,溫柔恬靜的大家閨秀氣質,讓沈雪生出自慚形愧的感覺。

沈雪暗暗咬牙。

夏念念表面上看起來雖然和她有幾分相似,可夏念念的氣質卻是她完全不能匹敵的。

長得漂亮又怎麼樣?

看看她那寬大衣衫也遮不住的肚子。

莫晉北和她在一起,又不能碰她。

光看有什麼用?

又不能享受肉體的快樂!

何況自己還長得有幾分像夏念念,莫晉北怎麼可能不多看她幾眼?

只要他注意到她,她高超的床技一定可以征服他!

這麼一想,沈雪失去的信心又莫名其妙的自我恢復了。

她儀態萬千地走到了莫晉北和夏念念的面前。

「莫總,我一大早就過來,不會打擾到你吧?」

沈雪撩了撩額頭前的空氣劉海,臉上帶著羞怯和真誠,使得她整個人看上去更加的嬌柔秀美。

「因為這個項目是我第一個項目,我很想要做得棒棒噠,所以昨晚激動了一晚上都沒有睡好。莫總你看,人家都有了黑眼圈了呢!」

沈雪一邊說,一邊用玉蔥般的手指指著自己的眼睛,還非常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夏念念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推了莫晉北一把,從他懷裡掙脫開來。

「你還不去看看沈小姐的黑眼圈?」 秦洲到來,魏槐逃離,周圍變得安靜下來。

陳默趴在地上,費力的仰起頭,他還挂念著他的家人。

「……僵……僵呢……」

秦洲環視周圍一圈,這才注意到十幾具燒得焦黑的殭屍。

令他驚訝的是,這些殭屍雖然肢體受損嚴重,但腦部都保了下來。

「加以修整還可以驅用,陳默,你哪來的那麼多殭屍?」

陳默鬆了一口氣,露出了個苦澀的笑容。大概是祖先保佑,剛才的爐鼎竟然沒把他的家人煉化……是又給了他一次機會么?

秦洲目光冷冷,長劍指向陳默咽喉。

「陳默,有些事你得好好解釋一下了。偷偷圈養這麼多殭屍,還主動給魏槐打開了城西鬼門,我沒冤枉你吧?」

陳默望著灰濛濛的天空,一動不動。他現在連點頭搖頭的力氣都沒有。

拚命掩藏的秘密終被撞破……不過發現的人是秦洲,也不見得十分糟糕。

魏槐已經得到了一半的本草經,也知道了另一半就在他的魂魄里,後續隨時都有可能來找上他。憑他自己,是沒辦法再抵禦下去了。

「你到底還隱瞞著什麼,你跟魏槐……」

「……本草經。」

「你說什麼?」秦洲一怔。

「我身上……本草經……」

秦洲表情更加嚴肅了。他當然知道本草經的重要性。

本草經是陳家家傳秘籍,傳聞如果運用得當,可以達到陰陽互化,能使白骨生肉起死回生,也能瞬間奪取千萬生命。

如果本草經在陳默身上,確實能解釋剛才出現的那巨大靈力波動現象。那麼魏槐找上陳默,就不僅僅是為了打開城西鬼門這一件事了。

「我失職……要殺要剮隨……處置……」陳默吊著一口氣斷斷續續的說完,昏了過去。

秦洲緩緩收起長劍,給陳默喂下一顆固魂丹,確認其性命無大礙。

城西鬼門已開,雖是陳默配合著魏槐所為,但肯定另有隱情。目前格局完全動不得,其他家族大概已經知道了這事,矛頭很快就會指向陳家。

看著那些七零八落的殭屍,秦洲意識到他們跟陳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當年陳家滅門的真相和失落的本草經原委,似乎都可以得到答案了。

秦洲決定暫時保下陳默。

沒幾天就是四大家族的溝通會議。如果有必要,他會跟城北薛家和城南葉家說明利害性,讓大家不要輕舉妄動。

情到深處是爲安 「家主!」在附近的秦家子弟遠遠奔過來。

「把人和殭屍都帶走。」秦洲下令。

……

遙遠的另一邊,在地脈中探索的胡彪、秦淵等人小分隊感到一陣劇烈震蕩。

震中位置源於地脈的心臟區域。

就在陳默解開城西鬼門的瞬間,地氣陰陽瞬間失衡,順著地脈經絡影響到了這裡。

秦淵心裡暗覺不妙。外面發生了什麼不言而喻,他們這些人正身處地脈,一點風吹草動都將受到直接的衝擊。

隨著轟隆隆的巨響和晃動,通路前方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門。

這扇門表面光滑,通體暗紅,透著煞氣,在正中間部位上有個凹陷的古怪形狀。

胡彪心思一動,掏出刀疤劉交出的那塊玉佩對照著那凹陷形狀一看,果然一樣。

「……找到鑰匙匹配的門了。」胡彪說。

「嚴格的說應該是門找上我們吧。」秦淵大膽猜測,「因為我們拿著鑰匙,這個門才會顯現在我們面前。而它顯現的條件是——等『心臟』區域那邊出事。」

「『心臟』區域又被開了一扇鬼門嗎?」胡彪感知力沒有秦淵高強,聽到這大吃一驚。

「恐怕是的。」秦淵皺起眉頭。發生的這些,很大可能跟魏槐有關係。

他讓人安排了刀疤劉帶著門鑰匙進入地脈,同時在進行著破壞鬼門封印的活動,兩者相互影響,促成他的計劃……

秦淵趴在牆邊貼耳感應。

門裡面沒什麼動靜,也沒有其他氣息。看來,這道門也是個密不透風的強力封印。

「這門開不得,我們繼續……」

胡彪雖然亦十分好奇,但知道門后鐵定凶多吉少。他正催促秦淵繼續前進,突然後腦一麻,整個人撲通載倒下去。

秦淵聽到動靜,扭頭正看到王妍和石毅從胡彪手上奪下玉佩,吃了一驚。

他們是胡彪的徒弟,卻在此時偷襲了師父!

王妍甩出一把黑霧,秦淵有結界護身擋住攻擊,只見空中噼啪掉下不少詭異的小蟲。

秦淵亮出驅魔長劍,刺向王妍,卻被石毅喊停。

「你再動一下,我就殺了他!」石毅擰著胡彪的脖子,要挾道。

「你們這是幹什麼!他不是你們的師父嗎?」秦淵好不惱火。

「師父?師父能當飯吃嗎?」石毅奸笑,「他老是對我們管三管四的,斷我們財路,早想對付他了!」

「……你們被魏槐收買了?!」

「魏槐?誰啊,不認得。」王妍拿著玉佩走到門邊,準備把它鑲到凹槽內。

「住手!你們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後果?呵呵,有人讓我們做這件事,事成之後給一千萬。」

「……誰指使你們的,是王總還是周老闆?」

「都不是。」

看著王妍已經把玉佩嵌入凹槽,石毅露出得意的笑容。

「秦小公子,就算不提咱們之前的恩恩怨怨,事到如今也不好留你了。既然你這麼想知道仇人是誰,咱不妨就都告訴你,也免得你一會兒死不瞑目——肖梅,你認得嗎?」

肖梅……這個名字,秦淵覺得很耳熟。他確實聽過,而且就在最近。

「……是肖翠的堂姐,碧落村十年前逃出去的那個肖梅嗎?」

「沒錯。她現在是周江海的情人,她讓我們盯著落實這個計劃。如果刀疤劉失敗,我們就要負責把它貫徹下去。」石毅說。

秦淵終於明白了怎麼回事。

沈笑瀾在玫瑰旅館會被虹蟲鑽入眼睛,是王妍搗的鬼。她之所以會有碧落村特有的虹蟲,也是因為肖梅的緣故。

不過肖梅若是個普通人的話,怎麼會知道虹蟲的真相和用法?

這個肖梅,應該也只不過是個被利用的人吧。

善於做這些動作的幕後黑手……應該就是他。

秦淵想著,腦海中浮現出魏槐詭異的雙瞳來。 肖梅本身就是魏槐安排主動接近周江海的人。這一點連周江海並不知道。

他只認為是緣分讓他們再次相遇,而肖梅能服服帖帖跟著自己,是因為有了錢。

錢是好東西。這段時間以來,靠著蜈蚣邪神的能力加持,周江海切切實實體會到了這點。

他知道蜈蚣邪神的本體還被封印著,但僅僅只是這樣的一點殘影就能讓他獲利那麼多,要是完全解放了邪神,他又將得到什麼?

魏槐讓周江海接近王總,參投礦坑,攛掇王總買下玉璧,又從玉璧上悄悄挖去了玉佩……這一切都是為了在地脈中打開那扇「門」。即便魏槐沒有告訴他裡面會是什麼,但蠢蠢欲動的蜈蚣邪神已經讓他差不多知道了答案。

轟——

隨著王妍旋扭玉佩鑰匙,牆上的那扇紅門緩緩打開。

一股腥熱之風撲面而來,飛沙走石吹得附近幾人完全睜不開眼。

一道赤紅色的長影在風沙中若隱若現,百餘對步足隆隆遊走盤踞一圈,顯現在眾人面前——竟然是一隻十數米長的巨型蜈蚣!

「吾乃邪神……自由……了……」蜈蚣開口,聲音如同蜂群嗡鳴,而它強大的威壓更是讓人令人站不住腳跟!

石毅和王妍嚇得面如土色。

他們倒是想過,門後面會是什麼?價值一千萬的任務,要冒多大的風險?但他們完全沒料到,打開這道門,出現的竟然是個邪神!

這哪是他們這種嘍啰能對付的?

石毅臨時改變了把胡彪和秦淵滅口的想法,朝著王妍使了個眼色。

王妍掌控蠱蟲,可以趁人不備使些陰招,但是面對邪神,這些陰招基本無用,他們要在第一時間逃走。

秦淵仍在震驚中,卻見石毅把昏迷的胡彪扔向自己,忙伸手接住胡彪。

胡彪頭頸部粘著一些亮亮的鱗片物,但這並不是他昏迷的原因。秦淵來不及細想,蜈蚣邪神已經盯上了他倆,欺身壓下來!

秦淵抱著胡彪就地一滾,好不容易躲開,然而一大團火息立即噴到面門,燒得他哇啊直叫。

要不是他張開了結界抵擋了大部分的火勢,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餓……血……肉!」

蜈蚣邪神齶牙震動,流下數滴涎液,飛濺到胡彪褲子上,瞬間燒了個窟窿。

秦淵心驚膽戰,忍痛帶著胡彪貼著牆邊移動,蜈蚣邪神從他們上方移動,百足鏗鏗擦擊而過,似乎是在玩弄著嘴邊的食物。

石毅和王妍早已不見人影,看樣子是趁機逃走了。

而胡彪遭受這樣摔打還不醒,遭暗算中毒頗深!

秦淵頓感絕望,他不知道頂著結界強撐還能堅持多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