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華夏國有句古話,叫做「說曹操,曹操到。」就在林洛剛想完這個問題的時候,周媽和李媽就推開了客廳的大門走了進來,兩人的手裡面都提著幾個大袋子。

看到客廳裡面林洛和兩個不認識的年輕男子,周媽和李媽對著三人笑了笑,然後周媽看著林洛問道:「林兄弟和弟媳婦呢?「

聽到周媽的話,林洛愣了愣,這才意識到周媽是在問自己的爸爸媽媽,於是他看著周媽笑著說道:『兩人和萌萌去水上樂園玩了。」

聽到林洛的話,李媽笑著說道:「今天我們姐妹兩人可是去給他們買了好多東西,差一點把我們累壞。」

聽到李媽的話,黃毛急忙走到了她的身邊,把她手裡面提的袋子接了過來。

魔幻科技工業 齙牙看到黃毛的動作,也急忙走到了周媽的身邊,把她手裡面提的袋子也接了過來。

李媽和周媽相互看了一眼,然後看著黃毛說道:「這個孩子真的很有眼色,你們把東西提到樓上來吧。」說完話,李媽和周媽兩人上了樓。

看著黃毛和齙牙兩人也跟在周媽和李媽的身後上了樓,林洛笑了笑,坐在沙發上,又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黃毛和齙牙下樓以後,看到林洛的表情,沒有打擾他,坐在他的身邊靜靜的開著他。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這一次林洛坐在那裡的時間增加了很多,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才再一次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看到林洛已經恢復的神采奕奕的樣子,黃毛和齙牙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以後我會給你們教授這些的。」看著兩人的表情,林洛笑著說道。

黃毛和齙牙的臉上同時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就在這時候,一陣吵鬧聲傳到了客廳裡面,接著慕佩佩就推開了客廳的門,蹦蹦跳跳的進來了,接著林國兵和周冬梅還有方萌萌以及吳磊幾人也進到了客廳裡面,一時間,客廳裡面變得熱鬧了起來。

在和林國兵幾人打過招呼以後,黃毛和齙牙就告辭走了。

林洛沒有挽留兩人,他知道,兩人都在這裡守著,那邊的兄弟們就沒有了主心骨了。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

就在這個城市一個普通的賓館裡面,百合和自己帶著的四個女子聚集在一間房間裡面。

百合盤腿坐在床上,眼睛緊閉著,她的臉上浮現出來一陣不正常的紅暈。

其餘的四女只有一個坐在沙發上,警惕的注視著四周,而另外的三女也是盤腿坐在地毯上,眼睛緊閉著,四女的姿勢倒是很相像。

突然間,百合睜開了眼睛,接著她張開了嘴巴,一口鮮血從她的嘴裡面噴了出來,把床單的一片染得嫣紅。

坐在地毯上的三女同時睜開了眼睛看著百合,而那個坐在沙發上的女子急忙站了起來,走到了百合的身邊,扶住她,關切的問道:「師姐,你沒有事情吧?」

百合對著那個女子搖了搖頭,然後低聲的問道:「丹王宗的人還沒有了來嗎?」

那個女子聽到百合的話,對著她點了點頭。

「這次任務失敗,不知道師尊會咋樣處理我們。」一個坐在地毯上的女子看著坐在床上的百合擔心的說道。

「沒有什麼,所有的過錯我會承擔,但是我現在想不明白的是,一個暗勁後期的人怎麼會對付我們的『天魔銷魂舞』呢?」百合喘了一口氣,有低聲地說道。

聽到百合的話,房間裡面所有的人都沒有在說話,看她們的表情,也在思索這件事情。

就在這時候,一陣輕微的敲門聲傳了進來。

「他們來了。」那個扶著百合的女子說著話,放開了自己扶著百合的手,走到門口開了門。

門外面站著一個女子,她的後面站著一個臉色陰沉的中年男子。

開門的女子沒有說話,這幾的讓開了位置,讓兩人進來了,然後她急忙又關上了房間門。

那個中年男子正是丹王宗在蓉城分部的堂主聶七,他身後的是丹王宗蓉城分部的副堂主上官琪琪。

看到進來的兩人,百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慘淡的笑容。

「你們究竟是怎麼回事情?如果不行,就不要再耽誤我的時間了,我可是耽誤不起了。」聶七一走到百合的身邊,就看著她說道。

聽到聶七的話,百合和她的四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羞愧的神色,作為殺手,最讓人家看不起的就是接了任務完成不了了。

「好了,聶堂主,先不說這些了。」上官琪琪看到百合幾人的臉色,笑著走到了聶七的身邊看著他說道。

聽到上官琪琪的話,聶七沒有再說什麼,但是他的臉色看上去十分的不爽。

上官琪琪走到了百合的床前面,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個藥瓶,遞給了百合,然後看著她說道:「你們么這一次雖然沒有殺掉林洛,但是據我們所知,他已經受了重傷,做的還不錯,這些療傷的葯,是我們丹王宗這次額外的獎品,不會收你們的一分錢。」

聽到上官琪琪的話,百合接過了她遞過來的藥瓶子,打開看了看,一股葯香飄到了她的鼻子裡面。

百合把藥瓶又蓋上,然後還給了上官琪琪說道:「這次我們沒有完成任務,不能接受你們這麼貴重的禮物,我只需要一些普通的藥丸就夠了。」

「好了,給你你就趕快拿上,這是為了你儘快能夠養好傷把林洛除掉,給上官無畏一個警告!」聽到百合的話,聶七站了起來,不耐煩的說道。

上官琪琪看了一眼聶七,沒有再說話。

百合的臉色這時候變了變,但是她張了張嘴巴,沒有再說什麼話。

「好了,你不要太見怪了,我們堂主的脾氣就是這樣。」說著話,上官琪琪又把手裡面的藥瓶子遞給了百合,然後有從自己的懷裡面掏出了一個儲存卡,遞給了百合,說道:「這是一些關於林洛的資料,你們仔細的看看,希望對你們有用。」

百合接過了儲存卡,對著上官琪琪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感激的神情。

「好了,我們走吧。」看到上官琪琪做完了這些事情,聶七對著她又說道,說完他就轉身向著門口走去。

上官琪琪對著百合笑了笑,站了起來,跟在了聶七的身後,兩人相跟著出了房間,然後房間門被重重的關上了。

看著聶七和上官琪琪出了房間,百合的臉上露出了一股落寞的神色。

「師姐,你就不要想那麼多了,還是好好的養傷吧。」那個開門的女子見到百合坐在床上發愣,於是走了過來,從她的手裡面拿過了那一個藥瓶,打開倒出了一粒藥丸,放到了她的嘴邊。

百合無意識的張開了嘴巴,把那粒藥丸吃了進去,然後她閉上了眼睛。

看到百合的動作,房間裡面的四個女子都是不約而同的出了一口長氣。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中,天已經黑了下來。

周媽已經做好了晚飯擺在桌子上,林洛一家人和方萌萌還有吳磊都坐在餐桌旁準備吃飯了。

這時候,林洛的手機響了起來。

林洛拿出了手機看了看,是賀為民打來的。

林洛接通了電話,賀為民只是告訴他,讓他在他的別墅門口等著,他派去的車馬上就要到了。 林洛聽到賀為民的話,歉意的看了看餐桌邊坐著的幾人,告訴他們自己顧不上吃飯了,有事情要去辦。

聽到林洛的話,方萌萌快速的給他盛了一碗湯,讓他趕快喝下去。

喝完了湯,林洛就直接的來到了自己別墅的大門口。

在大門口沒有幾分鐘,一輛小車就開了過來,在林洛的身前停了下來。

看了看這輛普通的桑塔納轎車,林洛打開了車前門門,坐到了裡面。

開車的竟然是牛成軍。

看到林洛驚異的神色,牛成軍笑著說道:「這是賀省長專門為我安排的任務,我說兄弟,你現在可是了不得了,我這個局長都要給你開車了。」

聽到牛成軍的話,林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了,今天情況特殊,只能讓你做這個車了。」牛成軍說著話,開動了車子,然後車子就向著蓉城郊區的路上急馳而去。

一路上,牛成軍和林洛嘻嘻哈哈的聊著天,但是林洛沒有問牛成軍這次是去見誰,牛成軍也沒有告訴他什麼。

車子行駛了大約半個多小時,來到了一處鄉村公路上。

林洛不由得看了一眼牛成軍。

牛成軍看到林洛疑惑的眼神,嘿嘿嘿的笑了幾聲,然後就沒有再和林洛說話,自顧自的開著車。

車子又向前行駛了幾里遠的地方,林洛就看見公路兩側有人在那裡出沒。

車子的速度這時候慢了下來。

有人在路邊拿著強光手電筒朝著車子的牌照照了照,然後很快的把手電筒關掉了。

這時候,牛成軍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開著車,慢慢的在路上走著。

這時候,林洛通過車窗朝外面看去,只見外面隱隱綽綽的都是人影在晃動。車子又走了十幾分鐘,在路邊停了下來。

牛成軍朝著林洛看了一眼,笑著說道:「林兄弟,我們到了。」

說完話,牛成軍打開了車門,下了車。

林洛也打開了車門,下了車。

兩人剛一下車,就有幾人圍了上來,然後一人看著牛成軍說道:「通行證。」

牛成軍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個銀行卡大小的卡片,遞給了那個人。

那個人接過了那張卡片,然後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儀器,把卡片放在了儀器上。

儀器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嘀」的一聲,接著它上面的一個綠燈亮了起來。

那個人把手裡面的卡片還給了牛成軍,然後看著他身邊的林洛說道:「他的卡片呢?」

「這就是老爺子邀請的那位貴客。」牛成軍看著那個人說道。

聽到牛成軍的話,那個人突然站直了身體,朝著林洛敬了一個軍禮,然後一揮手,帶著幾個人消失在了夜色中。

牛成軍帶著林洛繼續往裡面走著,走了大概一百米遠的地方,牛成軍停住了腳步,看著林洛說道:「到了,你自己過去吧。:

林洛聽到牛成軍的話,點了點頭。

這裡是一處小湖,在湖的邊緣,一堆篝火正熊熊燃燒著,篝火上面放著一個木頭架子,木頭架子的中間放著一個瓦罐,瓦罐裡面不知道煮著什麼,這時候正冒著熱氣,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兩個人坐在篝火的旁邊,不知道說著什麼。

林洛的腳步聲驚動了正在說話的兩人,兩人同時抬起了頭。

接著篝火的亮光,林洛看到這兩人正是黎老和賀為民。

看到林洛,黎老笑呵呵的說道:「小林來了,快點,坐下。」說著話,他還指了指身邊的一個小凳子。

林洛和黎老以及賀為民打了個招呼,然後坐到了那把小凳子上。

「小林,今天我們來一次野餐,這個瓦罐裡面燉著我釣的魚,這裡的這兩瓶白酒可是我在家裡自己釀製的。放了有三十年了。」

聽完黎老的話,林洛拿過了放在黎老身邊的兩瓶白酒,仔細的看了看,然後看著黎老驚訝的問道:「你老人家還會釀酒?」

聽到林洛的話,黎老豪爽的笑了起來。

「小林,你還不知道吧,林洛釀造的白酒現在的總書記都要專門登門才能夠喝到,你呀,今天可是真的有口福呀。」賀為民等到黎老停住了笑聲,看著他說道。

林洛聽完賀為民的話,笑著對黎老說道:「看樣子我今天真的是有口福了。」

黎老沒有回答林洛的話,而是用沉重的語氣說道:「小林,我釀造這酒的時候,當時國家正處於動亂的時候,那時候我每天除了勞動改造,就是在住的地方釀酒,現在想一想,那時候自己的心情真的是難受。」

林洛和賀為民聽完黎老的話,都沒有再說什麼,都用說不出來的神色看著這個老人。

黎老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拿過了身邊的酒瓶,打開了,順手遞給了林洛。

一股酒香味飄到了林洛的鼻子裡面。

林洛深深的吸了一口酒香,然後看了看賀為民。

賀為民笑著從自己的身邊拿過來了三個酒杯,遞給了林洛。

林洛把三個酒杯裡面倒滿了酒,然後把其中的一個端了起來,雙手送到了黎老的面前。

黎老接過了酒杯,笑著說道:「我就是這一杯,剩餘的你們兩人把它消滅掉。」

賀為民自己端起了一杯酒,也笑著對黎老說道:「好,今天我就和小林一醉方休。」

林洛看了看兩人,也端起了酒杯,看著黎老說道:「這杯酒,我就祝願黎老的身體健康。」

聽完林洛的話,黎老又笑了起來,笑完后,他看著林洛說道:「好,我就借你的吉言,再活上幾十年。」

說完話,黎老把自己的酒杯和賀為民以及林洛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後一口把酒杯裡面的酒喝完了。

賀為民和林洛也一口把自己酒杯裡面的酒喝完了。

黎老喝完了酒,然後看著賀為民和林洛說道:「其實今天我來這裡就是想和你們兩位好好的聊一聊。」

聽完黎老的話,賀為民和林洛都看著他,誰也沒有說話。

「最近關於倭國的事情你們都知道吧。」黎老看著兩人又繼續說道。

賀為民對著黎老點了點頭,林洛卻是有點茫然的看著林洛。

「其實這也不算是秘密了,不過小林你竟然不知道,這可就有點奇怪了。」黎老的眼神是多麼的厲害,他自然看出來了賀為民和林洛的心裡。

林洛聽到黎老的話,點了點頭說道:「最近我的事情有點多,關於倭國的事情就沒有太注意。」

黎老聽完林洛的話,又笑了笑,然後說道:「小賀,你先給小林講一講吧。」

聽到黎老的話,賀為民給林洛講了起來。

林洛聽完黎老的話,急忙站了起來,走到了黎老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在黎老的肩膀上輕輕的捶打了起來。

黎老停住了自己的話,看了一眼林洛,笑著說道:「沒有事情,小林,你先坐下,人老了,有點事情就容易激動了。」

林洛聽到黎老的話,微笑著說道:「你老人家可是要保重自己的身體,不要太讓自己激動了。」

「好,我聽醫生的。」黎老說著話,又笑了起來。

林洛這才又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這時候,賀為民從自己身邊的一個包裡面拿出來了三副碗筷和一把小鐵勺子,看著林洛說道:「黎老親自燉的魚好了,小林,就麻煩你給我們盛上來了。」

林洛笑了笑,對著賀為民點了點頭,然後拿過了小鐵勺子,把瓦罐裡面的魚湯盛到了三個碗裡面。

黎老接過了林洛端過來的魚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真的好鮮呀,有好多年沒有聞到這麼鮮的魚湯味道了。」 林洛端著魚湯喝了一口,然後不由自主的發出了讚歎聲。

「味道怎麼樣?」看著林洛,黎老的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色,看樣子他對於這一瓦罐自己做的魚湯的味道很是在意。

」味道好極了。」林洛說著話,又喝了一大口魚湯,但是他被魚湯燙的在那裡連聲的搖著頭。

看著林洛的樣子,黎老和賀為民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