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菲利普主教微微嘆了口氣,低聲說到。

雖說在這種大型戰爭當中,個人的力量顯得微不足道,但是韋魯斯這種至尊級的神射手卻是絕對不能忽視,在他的主導之下,諾克薩斯人的攻城器械被摧毀殆盡,這樣守護者們才勉強守住城牆,沒有別對方強行攻入。

如果那些投石器摧毀的慢些,或者衝車撞入城門,那麼在數量上處於絕對劣勢的防禦者們將會在短時間內被屠殺殆盡。

而現在,隨著預備隊的投入,安卡拉神廟的防禦體系變得穩定起來,獲得短暫喘息時間菲利普主教將目光轉向了諾克薩斯人出動的一支新部隊上。

「看吧,看那諾克薩斯人為我安卡拉神廟準備了些什麼東西!但不管是什麼東西,一定是強大異常!」

捏碎一張大型防禦捲軸,再次鞏固了安卡拉神廟的防禦魔法陣之後,菲利普主教拍了拍韋魯斯的肩膀:「不管來的是什麼,你和你的隊伍都必須將其阻攔下來!」 「諾克薩斯軍隊當中的陰暗感覺非常強烈,不過似乎還在蓄力,依舊沒到爆發的時候,然而另外一股氣息卻是越發明顯,已經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了。」

將目光遠眺,屏氣凝神片刻之後,韋魯斯的注意力放在了從諾克薩斯後方部隊中湧現出來的一支新隊伍。

戰鬥打到現在,雖說諾克薩斯後方部隊依舊還有不少人手,但一般來說派出的兵種部隊都是有一定規律可循,為的就是增強某個地方的攻擊性。

然而這支夾雜在幾個大隊當中的一個中隊,卻是沒有任何特點,但卻有著一股讓韋魯斯都覺得心悸的空洞感。

喝下一瓶補充體力的藥劑,韋魯斯撤回要塞後方做補給。

他奮力甩了甩手臂,將長時間戰鬥帶來的疲勞感微微驅散,隨手將射空的箭袋丟下,又從後備人員手上接過幾個充滿的箭袋,背在背上之後再次返回城牆。

重新出現在城牆之上已經是五分鐘之後的事情了,韋魯斯發現安卡拉神廟的城牆已經被破壞掉一截,不少諾克薩斯士兵正在趁著城牆被堵上之前的機會往裡沖,而守衛者們也在儘可能的將早就準備好的封堵物品往上堆,建立新的防線,雙方依舊在焦灼當中。

將注意力轉回外層,韋魯斯很快憑藉異樣的感覺找到了那支隊伍,此刻那支隊伍已經來到城牆外圍,其中一個如同眾星拱月一般,身穿紫袍的魔法師正在準備法術。

「對手已經出現,不管你是什麼來頭,都絕對無法幫助諾克薩斯人突破安卡拉神廟!」

韋魯斯第一時間就明白,自己的任務並非是跟那些普通士兵戰鬥,而是阻擋更強大的敵人。

例如,正在釋放法術的這個紫袍法師!

【穿刺之箭】!

將箭矢搭在長弓之上,韋魯斯輕喝一聲,猛的將長弓拉開,不斷蓄力之中,目標直指紫袍法師。

然而還沒等韋魯斯蓄力多久,介於他和紫袍法師之間的區域突然出現一片深紫色的空間破洞。

嗡!

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一面巨大的空間門被召喚出來,在經歷了不到一秒的空隙之後,突然從裡面竄出幾隻兇惡巨獸。

嗷嗚……

三個高達五六米,體重起碼有七八噸的龐然大物從傳送門被召喚出來之後,先是張嘴一聲大吼,隨後就把目光轉向了正在施法當中的紫袍法師。

虛空先知——瑪爾扎哈!

將幾個巨獸自傳送門召喚出來之後,瑪爾扎哈也沒停下手段,不斷低語著控制剛剛召喚出來的幾隻巨獸。

吼!!!

幾隻巨獸很快被瑪爾扎哈控制住,巨大的蹄子在地面上猛的蹬踏起來,轉瞬之間就朝著城牆缺口方向沖了過去。

以城牆缺口現在的破損程度,還有可能在預備隊的修復之下支撐下去,可一旦讓這幾個龐然大物衝進去肆虐一番,那麼城牆的口子將會呈幾何形的被破壞,守衛者的防禦天然優勢也將大打折扣!

「必須擋住它們!」

韋魯斯眼睛一凜,在心底一句之後,身體微微移動,將蓄力當中的箭矢目標微微調轉,對準沖在最前方的巨獸之後,鬆開弓弦。

嗡!

箭矢伴隨著破空的聲音疾馳而去,經過蓄力之後所帶來的巨大衝撞力將附近區域的空氣都點燃,形成一道火焰飛向巨獸群體。

鏘!

箭矢成功命中巨獸,轉瞬之間就給最前方的巨獸腦袋破開一個大洞,巨獸瞬間死亡,巨大的身體由於慣性向前方倒去,壓死幾個未能來及躲避的諾克薩斯士兵。

命中第一隻巨獸之後,箭矢剩餘力道依舊洞穿了第二個巨獸,終於在最後那個巨獸身體上被完全擋了下來。

嗷!

伴隨著一聲怒吼,最後的這隻巨獸又是一個加速,朝著城牆之處沖了過去,而韋魯斯輕哼一聲,伸手又抓起一隻箭矢,以最高的攻擊速度朝它射擊起來。

「有趣,再試探一次,如果還被擋下,那也只能試試大傢伙了!」

看著親手召喚出來的虛空巨獸被城牆上的韋魯斯輕鬆擊殺,藏於紫色法袍之下蒙著面的的瑪爾扎哈眼睛微微一眯,悠悠的低語道。

驅動殘餘法力,隨手在一個守衛者身上釋放出一個【煞星幻象】,瑪爾扎哈雙臂一震,對準城牆缺口內部又釋放出來另外一個技能【虛無盲區】!

一時間,整片區域的地面及上空都處於腐蝕狀態,正準備衝上去封堵缺口的守衛者在一瞬間倒了大片,少數實力稍強的英雄和召喚師好不容易才撤離下來,卻發現城牆缺口位置已經被諾克薩斯人佔領。

看著這一戰況,韋魯斯知道自己遇到了強敵——只一出手,就幫諾克薩斯軍隊將缺口再次撕開一截,他知道自己決不能再讓對手有所作為。

只不過,韋魯斯從戰鬥打響之時就一直在城牆上從未收手,他的所有技能——包括普通攻擊的方式都已經被作為重點調查對象清楚的觀察到,可以說已經沒有什麼後手了。

而瑪爾扎哈也是一個相當聰明的角色,他所選擇的施法位置正好在韋魯斯的有效普通攻擊距離之外。

作為一個至尊級的法師,瑪爾扎哈有的是遠程攻擊的辦法,根本不虛城牆上的韋魯斯。

看著【煞星幻象】在【虛無盲區】的配合之下不斷擊殺守衛者,給自己恢復著剛剛消耗掉的法力,瑪爾扎哈輕哼一聲,再度施法,召喚出一個傳送門。

「那個紫袍法師很明智,選擇在我有效攻擊距離之外釋放法術,除了【穿刺之箭】我就那他沒辦法,而現在的戰鬥狀況也不可能衝出去跟他戰鬥……」

箭矢自背後取出,韋魯斯輕輕吸了口灼熱的空氣,一邊思索對策,一邊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召喚物。

嘶嗷!

這次伴隨著傳送門出現的,是兩頭高達十餘米,體重超過二十噸的巨獸。

這一次,紫袍法師瑪爾扎哈控制兩頭巨獸的時間有所增長,顯然想要控制它們,也是需要花費一定功夫的。

但三四秒鐘之後,兩頭巨獸晃了晃腦袋,還是按照指令朝著城牆缺口方向沖了過去。

迎接他們的,則是韋魯斯早已準備好的一擊長箭。

鏘!

長箭正中前方巨獸眉心,但卻如同撞在金鐵上一般發出刺耳的摩擦之聲,隨後被完全彈飛。

當然,這次攻擊也不是完全沒有效果,前方的巨獸衝擊力大減,被後方巨獸撞了一下,攤在地上半天沒能起來。

但韋魯斯臉色卻變得難看起來。

一個巨獸尚且難以擊殺,後面那個沒怎麼受傷的巨獸,又該怎麼處置? 不得不說,瑪爾扎哈的算盤打的很響,兩頭召喚巨獸前面的那頭雖然被韋魯斯成功擊殺,但後面的那頭卻給本就破損的城牆帶來了一次極具破壞性的打擊。

整個東南角,機會被毀!

即使菲利普主教調動了臨時組建的第17、18預備隊進行封堵,依舊看看將巨獸斬殺,但已經損壞的城牆部分已經無法重建,整片區域被放棄,所有守衛者撤入安卡拉神廟的內牆當中進行抵抗。

相比較擁有大型魔法陣防禦的外層城牆,內牆的防禦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好在諾克薩斯人的損失也相當大,被破壞掉的城牆東北角也難以讓過多的士兵同時經過,這才讓局面稍微穩定下來。

只不過,韋魯斯的臉色卻變得很是難看,因為他發現,那名紫袍法師正在準備一個更大的空間傳送門。

他的吟唱時間已經長達三十秒,這對於一個至尊階的英雄來說相當難得,而即將到來的魔法也絕對是超乎想象的。

儘管韋魯斯利用【穿刺之箭】多次進行騷擾,但無奈對方生命護盾也相當堅厚,旁邊的小隊也能提供治療效果,這使得韋魯斯的攻擊最終都被無效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施法。

更讓韋魯斯擔憂的,是那股在戰鬥之前就已經開始醞釀的黑暗之力,似乎已經完全成熟,正夾雜在諾克薩斯士兵當中來到了城牆腳下。

韋魯斯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辨認出了對方的位置——事實上,整個戰場當中,最為詭異的區域就是那裡。

與熱火朝天的戰鬥區域不同,那片區域死氣沉沉,除了最中間那個黑袍人還有一絲生機,陪同在附近的千餘人都籠罩在黑色霧氣當中,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來了來了,她終於來了,哈哈哈哈……」

伴隨著一陣狂笑,黑袍人雙眼猛的明亮起來,而他所看著的方向,正是安卡拉神廟後方突然湧現起的一片星光。

星靈之子——索拉卡登場!

……

「星靈之子來了?那我可得加把力,不能讓所有風頭都被你搶去……」

聽到黑髮霍尊的大笑,紫袍法師瑪爾扎哈低吟一句,再度朝著醞釀當中的傳送門注入一股能量。

【虛空召喚】!

經過三十多秒的吟唱,一個碩大的空間傳送門終於被召喚出來,與此同時一個虛空靈體浮現在瑪爾扎哈身旁,蹲伏著身子等待調遣。

與之前兩次傳送門不同的是,這次的傳送門不僅更加巨大,而且還有些不穩定,似乎是能量過高,超出了施法者的控制界限。

深紫色的傳送門在戰場之中閃耀,一時間成為了戰場上大多數人關注的目標,但在下一刻,一道星光從半空呼嘯而下,其聲勢瞬間完全碾壓這個巨型傳送門。

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戰場上諾克薩斯士兵最密集的區域瞬間被星光帶來的焰火引燃,而安卡拉神廟上的防禦魔法陣則光芒大做,為守衛者們帶來的加成大幅度提升。

「我引領著星光的降臨!」

伴隨著一道空靈的聲音,星靈之子——索拉卡終於登場!

「這星光,是索拉卡大人!」

「天哪,星靈之子來了!」

「眾神保佑安卡拉神廟!」

只一瞬間,安卡拉神廟防禦者的氣勢瞬間大增,原本幾乎被衝散的城牆缺口一時間竟然又被兇猛的防禦者們堵了回去。


反觀諾克薩斯軍方,在看到索拉卡到來的時候,幾乎所有士兵和英雄們的動作都有一些停滯。

僅有少數例外……

「哈哈,索拉卡,你終於來了,來的正好!」

站立於黑色霧氣中心的黑暗法師霍尊一聲狂笑,開始凝聚魔力。

不過在霍尊完成準備工作之前,紫袍法師瑪爾扎哈大笑一聲,原本就碩大無比的紫色傳送門又增大了幾分,片刻之後裡面終於蹦出一個數十米高的巨大魔物。

吼!

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嘶吼,巨大魔物用那一人多高的眼睛環視戰場,突然嘴巴一張,一口紫色的酸液噴涌而出,灑向整個戰場。


紫色酸液被噴出,在半空中迅速擴散並籠罩在整個戰場上,而其主攻方向則選在了人數最為擁擠,拼殺最為激烈的安卡拉神廟城牆處。

酸液帶有極強的腐蝕效果,被命中的目標在一瞬間被腐蝕甚至直接溶解,普通士兵一觸即死,就連召喚師和英雄也無法支撐多久,在遭受酸液之後全部尋找地方躲避。

一時間,城牆被酸液腐蝕掉大片區域,原本被諾克薩斯人沖開的口子反倒成了無人區,那酸液腐蝕物品之後形成的濃鬱氣息似乎也帶有殺傷效果,短時間根本無人能夠接近。

魔物一出,無論諾克薩斯人還是守衛者都遭受重創,雙方均守在城牆缺口處,等待酸液稀釋並平靜之後再度上前作戰。


發現自己的戰果不錯,巨型魔物興奮的大吼一聲,似乎又想發作,紫袍法師瑪爾扎哈調動精神想要控制其行動,但卻發現對方的實力並不弱於自己,根本無法將其控制。

感受到瑪爾扎哈的控制意念,巨型魔物兩眼一瞪,張嘴就要往對方身上噴吐,然而此刻半空中卻傳來星靈之子的怒喝聲。


「孽畜,還不受死!」

發現僅僅一次出手就讓整個戰場陷入混亂,同時還將安卡拉神廟城牆毀掉一截,知道神廟當中隱藏著什麼的索拉卡自然不會再讓巨型魔物放肆。

左手指向天空接引星辰之力,右手揮舞法杖傳導魔力,索拉卡全身籠罩在一層濃郁的金色光輝之下,猶如神靈下凡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