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葉塵則是將比較小巧的P90掛在背後,裝上三個備用**,再從車裏拿出了那把G36步槍,隨時準備射擊。

而約翰則是收上一把MP5K**還有一把M110連發狙,以及整整一揹包的**轉身離開了他們兩個:“我去制高點,有狙擊手的話我來對付,你們慢慢玩。”

“哎我去,你這夠輕鬆啊!”葉塵笑了笑, 噬日

前來刺殺的人羣越靠越近,眼看這些人就要從身上背後掏出傢伙,葉塵一聲令下:“伊森,開火!”

“砰砰砰!”一連番串的子彈就好像是這些傢伙的熟人一般,挨個挨個對着腦門上竄。

只不過被伊森打中的傢伙是比較慘,一發子彈穿過眉心的時候,整個頭也像一顆禮花彈一般爆炸開來,血雲噴灑,整條街道都瀰漫着一層半透明的紅色。

面對這般爆裂的攻擊,敵人們也都狂熱了起來,他們紛紛掏出長短各類槍械,邊衝就邊開槍。

要說這些人也絕不是什麼一般市民,他們可是查爾曼俱樂部的各色殺手,槍法弱的雖不能做到一發入魂,但是百米之外擊中人的胸口還是分分鐘的事情,而其中更加不乏一些神槍手,那打出來的子彈也似乎跟葉塵是多年失散的兄弟一般,就是照着他腦門上飛。

一連躲過了好幾發要命的攻擊,葉塵和伊森也尋找周圍的大理石花圃作爲掩體,不斷打翻前來進攻的敵人。

只是要說下面那幫衝鋒的還好,就是他們後面那些傢伙,自己的槍射程距離又不夠,特喵的還有幾個積極手蹲在遠處死活不出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讓葉塵高興的事情出現了,只見。元素極速飛來兩顆子彈,劃破天際直接命中了一名狙擊手的眉心。

一道黑色的身影從高樓上落下,葉塵看着正貨因,忽然又是幾顆子彈贏面飛來,幾乎貼着葉塵的皮膚,一下順掃而過,有以下打翻了好幾個手持高級步槍的殺手。

葉塵和伊森相互看了一眼,兩人奮力一點頭,跳出了掩體,對敵人盡情狂射擊,那子彈彷彿就像一張大網,鋪天蓋地而來。

而一公里之處,約翰再一次確認了地方的位置,用自己那把已經安裝好了穩定架的連發狙對那些敵人,樓頂上亦或者是街上奔跑的,幾道狂雷子九天下落。

隨着約翰一頓瘋狂的射擊,這些個傢伙都在頃刻間墮入了地獄。

站在槍林彈雨最前端的葉塵和伊森手裏的槍幾乎沒有停下過,槍管都已經熱得發紅了仍舊在持續射擊,兩千多顆子彈盡數打入了敵人身體中,正常交貨一共持續了接近三分鐘!

這一下,滿地的篩子讓人看着都感覺有些不舒服。

而葉塵則是扔下了手裏已經完全報廢的G36,站在原地好好喘了幾口氣。

伊森的兩把沁機槍也是一般,此時槍口的**都已經開花了,要是再使用下去,估計這兩把輕機槍也要因爲承受不住巨大的熱量和顫抖而粉身碎骨。

約翰看着這裏基本上已經搞定了,索性就把連狙留在了遠處,自己拿着手槍就去與葉塵等人匯合了。

“伊森,數了沒,多少個?”

伊森看着前面幾乎堆積成山的屍體,除了一些正在倉皇逃跑的平民,他說道:“一共二百零六人,隊長,比我們上次攻擊地下基地多了整整一百人。”

葉塵搖了搖頭,這些傢伙,爲什麼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呢?明明清楚約翰維克這種傢伙簡直就是無敵的,還要爲了點錢做這些事情。

況且自己和機器人站出來,宛如兩個死神一般收割敵人的時候,他們看着身邊的人倒下,難道內心一點波瀾都沒有嗎?

“他們本身就是查爾曼的犧牲品,不要在意了,咱們走吧,這些人的生死是他們自己決定的。”身後傳來了約翰冰冷的聲音。

的確如此,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自己選擇了命運,只不過自己的命運,有時並不能因爲自己的抉擇而改變什麼,可能這些人在決定當殺手的那一天開始,就註定會變成今天這樣。 葉塵搖了搖頭,查爾曼的確是一個非常懂得利用金錢來誘惑別人的地方,明明有一些人不適合當殺手,居然也出現在了殺手的世界中。

“約翰,你們曾經需要有什麼條件纔可以進入查爾曼嗎?”葉塵邊走邊問。

“噢,這個問題,以前加入查爾曼當殺手的,必須通過一場體能測試,並且執行三次沒有獎金的契約任務,不允許使用任何武器,只有完美暗殺了之後,纔有可能成爲查爾曼的殺手,現在不同了葉塵,現在的人,只要發條信息,輸入自己的資料,就可以成爲殺手。”

“那照你這麼說,我感覺現在的殺手,簡直就跟商品差不多呢。”

約翰停下了腳步,他看了看葉塵說道:“他們就是商品。”

要說這也是殺手界中的悲哀,曾經的地下世界,那真是一個俠客橫行,人人都相互尊重的時代,因爲那個時候的網絡並不發達,組織紀律非常嚴明,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功底,因此哪怕是契約到了自己的兄弟同事,這些殺手都會百分之百認真對待。

現在,一幫烏合之衆,連自己的實力都不知道是什麼,就跑出來殺人,這個查爾曼髒成這樣,約翰和葉塵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查爾曼基本上沒有什麼存在的必要了。

此時的亞西亞州,查爾曼俱樂部正在從各處彙集了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的神情也都萬分緊張。

這個俱樂部的形勢,其實是一家非常巨大的娛樂會所,一樓是豪華奢侈的前大廳,二道三樓都是住房,地下是一個十分大的酒吧。

而此時的查爾曼俱樂部,根本沒有誰想來這裏消費,一大羣的殺手自發聚集到這裏,躲進了每一個可以進人的房間,他們手裏全副武裝,就等待着約翰維克的到來。

黑人總管看着一旁的大堂經理:“你確定,那兩百多個人沒有一個活着?”

勁力點了點頭:“總管先生,恐怕是這樣的,咱們要不要讓公司派他們過來?”

黑人總管其實也很希望這麼做,但是考慮了一下他又搖了搖頭:“我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如果讓他們知道咱們的項目,恐怕查爾曼先生都會有危險,先拭目以待吧,在這兒咱們還有很多厲害的殺手,我不信他們能夠完整無缺的離開。”

說着,總管和經理也都拿上了手槍,收在腰間繼續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

一個小時之後,三個身影走進了這個會所。

“約翰先生,歡迎光臨,還有這位是…”

約翰笑了笑:“總管先生,這位就是聲名狼藉的前冥王。”

一聽到冥王這兩個字,黑人總管的腦袋都在嗡嗡作響,難怪他們幾個人,面對二百多個手持槍械的殺手都還能臨危不懼,並且將他們全部殺光,原來是有冥王在約翰身邊幫助他。

這個冥王可能別人不瞭解,黑人總管和一旁的大堂經理可是清楚得不得了,當初傭兵集團混戰,冥王的幾個兄弟慘遭別人的毒手,死在他的身前,一氣之下,這個冥王獨自一人出發,消滅了全世界當時最強悍的六大傭兵團,一個人,活活幹死了八千多人!

這傢伙要說名聲臭的程度,絕對不亞於約翰維克,或者說,他比約翰維克還要恐怖,簡直就是真正的鬼神,跟人類沒有半毛錢關係。

“冥王大人…歡迎光臨寒舍啊,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黑人總管有些膽怯了,現在兩個能夠讓全世界都活在戰慄中的死神就站在自己面前,那種無形的壓迫感,簡直令人窒息。

葉塵看着這個黑人總管,一眼就看到了他背後的手槍,他微笑着說道:“總管先生,還有經理先生,我們來做什麼的我想不需要贅述了,你們可以選擇抵抗,也可以繼續守在這兒,做自己分內的工作,事情處理完,我和約翰能保證不傷害你們。”

兩個人聽了,不知道要怎麼辦,只好暫時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葉塵看着一旁的約翰,兩人轉過身慢慢走上了樓,而伊森則是回頭看了一眼兩個人,十分詭異地敬了個禮。

他們不知道這個機器人爲什麼做出這麼奇怪的動作,相互看着,手下其實已經開始向查爾曼三世發送緊急求救信息了。

“隊長,你怎麼知道他們肯定會叫援兵啊?”

葉塵笑了笑沒有說話,一旁的約翰解釋道:“小朋友,只要是一個超過十人的殺手組織,或者任何地下組織,遇到這種事情,不可能不找援兵的哦。”

伊森一臉茫然,隨後說道:“那好吧,等他們援兵來了咱們也可以繼續戰鬥。”

幾人一走到客房區,就看見走廊中站着一個身穿風衣的大個頭,他手裏拿着一把湯姆森***,嘴裏還叼着一支雪茄。

“喲約翰,很久不見了啊,最近過得還好嗎?”那大個頭開口說道。

約翰笑了笑,走到一旁的長凳上坐了下來:“我過得很不錯,你呢傑森,貸款還清楚了嗎?”

“噢約翰,你說話還是這麼直來直去呢,我的貸款啊,還差兩個億就還清了,要不然,借你的命給我先還着?”

話音剛落,空氣瞬間就進入了凝固的狀態,傑森手裏的***還沒有拿起來,而約翰則是拿出了香菸,準備掏打火機點上。

命師 好啊!”

“噠噠噠!”剛一開口,那傑森拿着衝鋒想就開始瘋狂地掃射起來,葉塵看着眼前的場景,幾乎連躲都沒有躲,只是站在原地,自己也點上了一支菸。

“砰!”清脆的機槍聲中,十分明顯的傳來了一陣悶響,約翰超強的格鬥技巧,在傑森舉起槍的同時就已經閃到了他的身前,用手中的大口徑手槍,對着這貨的下巴扣下扳機。

天花板的白熾燈下,青煙徐徐升起,燈泡一旁還散落着一大片血跡,只見傑森雙腿挺直,就這麼倒了下去,永遠沉睡在了自己老友的槍下。

“唉,老朋友,你的貸款我來幫你還吧…”約翰嘆了口氣。 要說這個傑森也是當年自己的好朋友之一,之所以會明目張膽站在自己面前刺殺自己,也已經算是給足了面子,也許是迫於兩個億的貸款是在是翻不起身,所以沒有辦法這纔來找約翰,讓他幫忙還錢,其實約翰在下手的時候就知道了,傑森根本沒有打算要殺死自己。

“兩個億,約翰,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葉塵看着約翰低着頭的模樣,自己多少也有些擔憂。

只不過約翰拿出手機,隨便在暗網用自己的身份取了一筆錢,當場就將兩億美刀還到了地下銀行的賬上:“這幾乎算是我全部的財產了,葉塵兄弟,以後我要是問你借錢,你可不能吝嗇啊。”

葉塵笑了笑:“幽冥的錢還是不在話下的,約翰你要用就儘管拿,只要不超過十個億就行。”

兩人相互望着笑了笑,而一旁的伊森則是明顯緊張了起來:“不好意思二位,你們要是想交流感情的話,我建議可以等會兒在進行,現在好像…有超過五百把槍,都已經對準了我們…”

葉塵看了看伊森,又開啓全息掃描儀感知了一下週圍,好傢伙,每個房間裏都待着至少十個人,全部用槍對準了自己的位置,樓上也是這個情況。

“那麼,開始吧!”約翰一個轉身就掏出了雙槍,對準兩旁的門板毫不猶豫扣下扳機。

“砰!噠噠噠!砰砰!”

樓上傳來了一連番串的槍響,玻璃碎裂,還有痛哼之聲,時不時還有一兩顆***透過二樓的地面,從大廳的天花板上竄下來。

就在上邊交火正凶時,門口緩緩停下了一輛勞斯萊斯汽車,一名身穿黑衣,頭戴黑色蠶絲的貴婦人領着兩位光頭走進了會所。

她似乎毫不在意樓上的情況,就連射擊下來的子彈也沒有讓她露出半點恐懼,黑人總管和經理也都連忙湊上去問候道:“您好,尊貴的佩特里夫人,十分感謝您對咱們生意上的照顧。”說着,給人總管就遞上了一張金黃色的銀行卡。

“記住了,這是租金,可別把這倆給我用壞了,我還得留着回去好好享受呢。”佩特里夫人笑着抽了一口細長的菸嘴,兩支手指夾着金色卡片,滿帶風韻地離開了大廳,到達門口時,她轉身說道:“你們這兒也太舊了,正好鬧騰一下,改明兒好好裝修裝修,下次幫我順便把專用的房間也換換樣式,那張天鵝絨的牀我不喜歡,下次換成蠶絲的。”

“是,是,佩特里夫人,您慢走。”

經理和總管都十分給面子地將她送上了車,轉身回到大廳,兩個光頭正站在原地:“現在出手嗎?”

黑人總管笑了笑:“不急,先讓他們耗一下,你倆也準備準備,把裝備都弄清楚,房間在前臺後面,自己去吧。”

他們點了點頭,走進了前臺後門的裝備間。

“總管,我說,他倆怎麼長得一模一樣啊?”經歷有些好奇地問道:“那個項目不是…”

“你不要說了,這些人的長相其實根本沒有多大區別,重點就在於他們的技術水平,你可要小心,這些傢伙可不是什麼正常人類,你注意好自己的言辭,否則被他們認定你應該被清除,你就真的會被清除掉。”黑人主管神色緊張,這回過來的傢伙,那簡直是比他們查爾曼現在的冠軍還要強大的人物。

經理也是畏畏縮縮走到了一旁,儘量站的筆挺,讓自己看上去沒有那麼害怕。

“砰!砰砰!”

樓上傳來了最後兩道槍聲,距離挺遠,看起來應該是到了三樓,此時兩個光頭也走了出來,他們面無神情,手上的槍也正在扭緊消聲器。

“上去吧,一共是兩個人類,一臺機器人。”

聽見黑人總管的話,兩個光頭刺客點了點頭,隨即走上了樓梯。

剛到達二樓的時候,眼前的場景簡直就跟地獄沒有一點區別,地上,牆上,天花板上全都是鮮血和彈孔,每個房間裏躺着橫七豎八的屍體,他們的胸口,腦袋,基本都被打開了花,走廊中也是如此,甚至是連一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

到了樓梯口,兩條人類和一個機械的足跡踩着鮮血一路眼神到了三樓,這回,兩個光頭刺客這才進入了警覺,他們肩並着肩,紛紛掏出匕首墊在手槍下面,儘量讓自己的攻擊變得更高效而致命。

“又是光頭?”一道聲音從其中一人的左後方傳來,那光頭下意識就伸出手對着聲音傳來的方向連續開了五槍,可是不同於正常人的是,他開槍其實就是爲了試探,因此他的視線是兼顧整個右邊的,要換做正常人,肯定會整個身體都轉過去,盯着聲音源的方向一通亂打。

可見這倆傢伙的戰鬥素質非常之高。

就連葉塵都嚇了一跳,剛纔要不是自己反應快,往下蹲,可能那五顆子彈就要兼顧自己的胸口和腦袋了,盲打都這麼準,難不成是之前那種光頭的升級版?

而另外一頭,左邊的光頭剛走過一個門縫旁,他甚至都還沒有往左看,就直接一個俯身蹲在地上。


而就在他俯身的同時,“砰!”一陣沉悶的槍響就在他耳邊傳來,火光和子彈剛好沿着他光溜溜的腦袋飛了過去,絲毫沒有傷到他一分。

而這個殺手在下蹲的同時就已經用左手甩出了鋒利的匕首,那匕首飛行的速度也如同子彈一般,根本不像是人類能丟出來的。

“啪!”匕首一下切開了門板,朝着約翰的膝蓋飛刺上去,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約翰根本來不及擡腿,只好往旁邊稍稍偏斜,那鋒利的刀刃雖說沒有要了他這條腿,也在瞬間起開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儘管這種感覺是鑽心的疼,可是約翰連一聲都沒有吭,他往後雙腳一蹬,拿穩手槍連續扣動扳機。

只是這個光頭已經往前滾動,讓約翰撲了個空,看見左邊的隊友被火力壓制,另外一個刺客下意識想要提供攻擊協助,爭取在最快時間內先處理掉一個敵人。 “好戰術!”空氣中傳來了伊森的聲音,只不過這傢伙的行蹤更加詭異,其實他就站在走廊裏開着光學迷彩,步走進根本看不到他,加上他是機器人,殺意是不會外露的,兩個刺客也對他絲毫沒有察覺。

“咚!”伊森一拳就將右邊的刺客錘飛進了葉塵埋伏好的房間,旋轉的同時擡腿一踢,剛好把左邊的光頭刺客也踢進了約翰事先埋伏好的房間。


“這條走廊就由我伊森來把風啦,我倒要看看還有那個不長眼的敢來挑戰我隊長?”說着,伊森雙手一推,在機械的手腕下變出了兩把小口徑的火神炮。他就這麼死死守住了樓梯口。

“你就是人造人?”葉塵看着眼前這個長得跟之前殺死的57號刺客有幾分相似的光頭,頗有興致地問了一句。

“哼,是不是人造人,你試試就知道了,先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