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葉雄想了一下,覺得有道理。

反正天罰不是他的對手,要殺,下次遇到再殺也行。

「好,我答應你。」葉雄點點頭,然後問:「冷血姑娘,你們是不是每個人服的毒都不一樣的?」

「是的,每個人都不一樣,解藥也不一樣。給我的解藥解不了我父親的毒。據我了解,整個三界,已經有很多修士被七毒散控制,就像土王沙英皇,就是因為被下毒,不得已投靠魔界的。藍月一直都在想辦法給火焚天下毒,但是火王身帶著一顆極品的銀針,連七毒散都驗得出來,所以,藍月一直都沒有辦法得手。」

葉雄聽了,倒吸一口寒色。

這麼說,整個三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裡已經成為魔界的傀儡了。

「七毒散的配方跟解藥,只有魔神王一個人知道嗎?」葉雄問。

「只有魔神王跟鬼仆知道,哪些人被控制,名單也有。」

「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七毒散的配方拿到手,把你身上的毒解開的。」葉雄鏗鏘道。

兩人再聊了片刻,正在這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叫喊。

「血兒,你在房間裡面嗎?」

是血酬的聲音。

冷血聽聞,嚇了一跳,連忙向葉雄打眼色。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化成一道流光,從窗戶離開。

……

第二天一早,葉雄剛起床,火焱就來找他。

「葉兄,咱們今天去見雙姝如何,她們昨晚可是盛情邀請咱們的。」火焱笑道。

做戲做足,葉雄很爽快地答應了。

兩人御空飛行,朝城東而去,很快就降落在一座大宅門口。

門口沒有守衛,大門緊閉著。

火焱上前敲門,很快門就開了,一名老者走了出來。

「兩位是?」

報復遊戲:綁來的女傭 「我們是皇城過來的,是阿詩跟阿畫小姐的朋友,應邀而來的。」火焱回道。

「原來是五王子跟葉先生,請進,兩位小姐已經在等了。」老者說道。

看得出來,雙姝早就吩咐過老者。

在他的帶領之後,兩個走進這府弟。

進去之後,葉雄目光在周圍打量著,發現這府弟的設計風格,堪稱一絕。

無論是假山,荷池還是涼亭,每一種地方都獨具匠心,有種處處都是風景,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府弟不大,但是,被布置得非常精緻,讓人住著很舒服的感覺。

「上次來過一次,這第二次過來,又有種不同的感受。」火焱讚歎。

「設計不錯,看得出來,很用心。」葉雄道。

兩人跟在老者後面,來到大廳之中。

「兩位小姐,五王子跟葉先生來了。」老者說道。

雙姝正站在裡面一張桌子上旁邊,似乎在議論什麼,見兩人進來,連忙走過來。

「兩位,你們來了,老吳,泡茶。」阿畫吩咐。

「是,小姐。」

葉雄目光落到兩女臉上,發現她們兩個容貌不俗,今天好像特別打扮過,更顯清秀。

兩女臉容差不多,年紀也差不多,應該是雙胞胎。

像這樣的絕色雙胞胎,葉雄還從來沒有見過,難怪兩女能讓那麼多的男人瘋狂。

昨夜宴會,他沒看清楚,不知道兩女這麼漂亮。

「阿詩阿畫,兩位姑娘在幹什麼?」火焱問。

看得出來,火焱對她們兩個非常的感興趣。

「我跟姐姐正在討論新城那邊的建築方案。」阿畫回道。 「昨夜我們跟藍妃娘娘聊了一會,她讓咱們抓緊時間設計,所以我跟姐姐連夜趕出來了。」阿詩道。

「兩位姑娘真是敬業,讓人佩服,能不能讓我看看你們的設計圖?」火焱問。

「當然沒問題,五王子請。」

火焱當下走了過去,葉雄跟在她後面,來到桌邊。

此時的桌上,擺著一張設計圖,是新城的。

皇宮準備擴建,因為面積不太夠,這張就是擴建圖。

「簡單的筆劃,就將新城繪製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這筆功,不愧是才女啊!」火焱讚歎。

「五王子過獎了,只是雕蟲小技而已。」阿畫笑道。

「我可不是胡說的,現在整個火雲城,誰不知道你們詩畫雙姝的大名。」火焱哈哈笑道。

葉雄在旁邊看著,默不作聲,眼睛看著那副圖。

「葉前輩,你有什麼高見?」阿畫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我對建築一竅不通,什麼也不懂,不過我看這圖,突然就有點想法。」

「什麼想法?」

葉雄繞著桌子走了一圈,這才說道:「新城是向西邊擴建的,是皇宮的延伸,但是這設計圖,會不會設計得太豪華,如果換在風水學上,這設計有點居心不良啊!」

雙姝臉色同時變了,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之後看到了震驚。

「對不起,我說話有點過,我不是說兩位姑娘居心不良,只是覺得這設計有點問題。」葉雄繼續說道。

「葉前輩,這圖的比例是比起皇宮這邊大一些,我們姐妹只是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才擴大的,事實上,這邊的建築風格,比起中間低檔得多,也低調得多,就是精緻一些,說不上先聲奪主。」阿畫解釋。

「原來如此,我就是個文盲,什麼都不懂。」葉雄呵呵笑道。

「葉兄,沒想到你也有尷尬的一天,哈哈。」

火焱不明原因,哈哈地笑了起來。

「我都說對建築一竅不同,你們現在相信了吧,算了,不看了,免得丟人。」

葉雄說完,走到那邊桌子邊坐了下來。

暗示已經發出,至於雙姝怎麼做,就看她們的造化。

如果她們還想對自己圖謀不詭,用美人計,或者下毒,他會毫不猶豫地殺了她們。

如果不是為了冷血,害怕冷血暴露,他可不會這麼容易跟她們說話,直接抓到藍月身邊,一起殺了便是。

雙姝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一直都在喬裝著。

接下來,果然雙姝不敢對他有任何的動作,不敢色誘,真不敢下毒。

葉雄跟火焱在她們府上呆了一陣子,兩人這才離開了。

……

他們剛剛離開,一道人影就出現在大廳之中,蒙著臉,正是藍月。

「主人,他好像發現咱們的計劃了。」阿詩道。

「怎麼可能,如果他知道,你們豈還有活路?」藍月震驚了。

阿畫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藍月滿頭霧水,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江南五葫蘆里到底賣什麼葯,會不是他只是隨口說說,根本就沒發現咱們的計謀?」阿詩問。

「有這種可能,江南王手狠手辣,對魔界的人,更是下手無情,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你們。」

「主人,咱們現在怎麼辦,還要繼續嗎?」阿畫問。

「先別輕舉妄動,我向上面請示一下,看看到時候怎麼做。」

藍月說完,急匆匆地離開了。

半個小時之後,一座平民房之中。

藍月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完之後,天罰眉頭皺了起來。

「魔尊大人,你說這江南王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他是不是真的知道我們的存在了?」藍月問。

「顯然他全都知道了,不然的話,他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

天罰嚴肅地說道。

「那咱們怎麼辦?」藍月問。

「馬上離開這裡,這地方不能呆了。」天罰當機立斷。

江南王是什麼實力,他非常清楚,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

「我們在此布局十年,就這麼離開,豈不是一無所獲?」藍月有些不甘心。

為了這次任務,她潛伏十年,就是希望能控制火焚天,因為做到的話,回去就可以領賞。

毒醫小狂妃 現在離開的話,她這十年的時間就白廢了。

被一個男人睡了十年,什麼都得不到,夠憋屈的。

「如果你再不離開,只有死路一條。」天罰厲聲說道。

藍月很不甘心,但還是點了點頭。

比起獎賞,小命更加重要。

當下,天罰將所有人的人調走。

血酬,冷血,藍月,連同雙姝,一併都帶走。

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魔界在火雲城的人員,全都調走了。

雖然這樣回去,很可能會受到處罰,但是,相比生命,處罰算得了什麼。

……

葉雄在皇城呆了一天,再也看不到藍月,就知道自己的暗示已經起了作用。

寵妃不見之後,火焚天非常著急,當葉雄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他之後,他非常震驚。

他甚至不敢相信,葉雄的話是真的。

「藍妃在我身邊呆了十年,她是魔界內奸,這可能嗎?」火焚天難以置信。

誘惑的溫柔 「無論你相不相信,這是事實。」

「既然你早就知道,為什麼要放她離開?」火焚天奇怪地問。

「她只不過是魔界一個小人物,她死了,還會繼續有人上來,再怎麼說,她跟火王你也有十年的感情,我又怎麼下得了手。」葉雄笑道。

火焚天嘆了口氣,道:「江南王,多謝你,換做是我,也下不了手殺她。」

「咱們現在應該談談,交易的事情了。」

經過一番商議,最後雙方達到共識,葉雄用《混沌歸元功》交換三層的《焚天功》。

雖然中間出現一點問題,但是,功法總算是完美到手。

接下來,葉雄跟火焱打了一下招呼,就急忙往修真界。

他已經迫不及待地回去了。

一年時間沒回去,不知道新城那邊建得怎麼樣了。

鳳凰跟何夢姬,知道自己沒死,還帶著丹藥回去,一定會很高興的。

還有孤月,也很久沒見的,有點想念了。

接下來,葉雄馬不停蹄,幾天之後就到了金山寺。

(本章完) 修真界。

冰宮,大殿。

北寒之地的冰宮,一直都非常寒冷,但是此刻,更加陰冷。

那是氣氛的冰寒。

此時大殿之上,兩幫人對峙著。

一邊是冰宮的人,為首的是冰宮現有的冰皇,蒙冰兒。

另一邊,為首的是北流之地,冰堡堡主,蒙奇。

蒙冰兒身後站著國師,左右皇衛,雪莉,這是冰宮現在的最強實力。

蒙奇身後,站著兩名心腹,一個白臉,一個黑臉,看氣息不俗,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人。

蒙冰兒的臉上,除了凝重之色之外,更多的是氣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