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蒙圈過後,金不歡此時已經無暇顧及外物,雙眼死死盯向前方,精神狀態極度繃緊,恨不得趴在電視上看。

只見電視中先是緩慢出現海水波浪的畫面,接著是快節奏音樂響起,後面便一隻猴子出現在畫面中,騰雲駕霧。

「果然是鏡像法寶,竟然連音樂都配起,這一定是某位大神潛心製作,只是為何沒有直接把這些內容印在我識海,而是需要我去記?」

金不歡全神貫注盯著電視機,同時內心念頭也在瘋狂運轉。

這時西遊記的開場音樂開始變得密集而激蕩,金不歡只感覺神識格外通順舒暢,不自覺代入其中,把自己也當成那隻猴子,天地之大任我飛,我心自在天地游。

另一邊的顧沉,他看到金不歡這種表情,不覺露出早已料到的表情,西遊記對觀眾的吸引力在地球已經有幾代人證明,更別說是初次接觸電視的仙界子民。

再看金不歡,他已經如此如醉,臉色變化格外豐富,時而震驚,時而歡樂,時而又不敢相信,再時而又雙眼迷離。

不管是影像,音樂,還是電視上影片幕後人的文字介紹,金不歡全都儘力用記憶去記下,眼睛都不在眨一下,耳朵也早就豎起,短短一分鐘開場幕,讓他感覺彷彿打坐了三五年。

直到出現「猴王初問世」幾個大字時,這影像才慢慢變慢,趁著這個功夫,金不歡連忙看向顧沉,滿眼之中都複雜之色,自己身上也早已經沒有初來時那種銳氣。

「這才是開始了嗎?」

金不歡又回過頭盯起電視,他能感覺到心臟在砰砰劇烈跳動,血液也在沸騰。

至於正在播放的西遊記,屬於地球86年那款,也是公認最經典那款,這第一集正是「猴王初問世」,講述猴子從東海花果山海域上一塊石頭裡蹦出來,他的出世驚天動地,連高高在上的天庭都感受到。

「這是,這是天庭!所有修仙者的聖地」金不歡看到這一幕,神色頓時緊張,接著又是格外興奮,識海念頭快速飛起,「關於天庭的信息師傅說過一二,再往後,他自稱也不知。沒想到我竟然能看到,要是師傅知道,一定也會如我這般興奮。」

畫面繼續播放,石猴出世后,除了開始時天庭好奇一下,後面也就不在關注,金不歡看到這理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顧沉留意到他的這種表情變化,先是有點疑惑,隨後聯想到這是仙界,眾諸神國圍繞天庭運行,天庭可以說是仙界最高級存在,他們這些底層修仙者有此反應也是正常。

「只是等等這石猴大鬧天宮時。不知你是什麼表情?」顧沉面色平靜,心裡卻暗笑著。

西遊記繼續播放,石猴在山中結識一群猴子,這群猴子看石猴不同凡響,便慫恿他只要能進入一個有巨大水簾的山洞中便拜他為王。

金不歡看到那瀑布如此喘急,不禁為猴子捏一把汗,雖然他已經看出來這個影像法寶是以猴子為主線,很有可能就是這猴子後來修仙成道后製作,可是石猴此時沒有修為,面對巨流瀑布衝擊力真的能進去嗎?

可是下一刻,畫面中,猴子一躍直接跳入洞中。

絕品女王之驚宮 「好,誠不欺人」金不歡忍不住拍手稱快,「看來師傅說的很對,那些受天地靈氣致潤產生靈智的種族果然一出生便有天生神力,這是他們的優勢。」

虛數迷陣 畫面仍然滾動著,石猴成為山大王后,每日與眾猴山中遊樂好不愉快,金不歡看到此處也是咯咯做笑,可是這種愉快情景在一隻猴子死後猛然結束。

面對生死,石猴產生了恐懼,決定出門求仙問道。

「因為懼怕生死才修仙」

金不歡看到這一幕陷入沉默,他不覺思考自己是為何修仙?

好像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從出生到現在身邊的人都是如此,大家都在說只有好好修仙才能找一份好工作,只有好好修仙才能有個好前途。

可是因為畏懼生死才修仙,這句話好像才是真諦!

金不歡一時有點恍惚,不覺想起顧沉剛才說的逆天,關於逆天的說法師傅也說過,可是自己從來沒有細想過,此時才算明白逃脫生死才是逆天,修仙便是逃脫生死的一個過程。

「麻蛋,老子之前沒有想過逆天,剛才怎麼反駁不了對方,他招牌用定天二字才是……」

「才」字後面的話,金不歡看到旁邊的顧沉,突然打住不敢再去嘀咕。

僅僅只是這一個影像法寶,人家確實有狂的資本。

「算了,還是繼續看吧,等會給老闆道個歉,這個人惹不起。」 電視機里西遊記仍然在繼續播放,猴子面對生死恐懼,決定漂洋過海去求仙。

漂洋過海的畫面很短,可是金不歡卻聯想到很多。

他能腦補到一隻石猴帶著香蕉蘋果等水果,還帶著一些淡水,或許還有眾后給他編製的花籃。

可是這些有個卵用,茫茫大海,一隻猴,一木筏,面對的可不止溫飽,還有海水洶湧帶來的危險,還有迷路后的內心迷茫?以及一路上孤單寂寞冷!

這一刻,金不歡徹底把自己帶入了石猴,並沒有因為對方不是人族而去排斥。

相反,他開始擔心石猴以後命運,擔心石猴能不能求到仙,求到仙后,仙人又願意不願意收他為徒?

還好,這一段畫面很短,鏡頭一轉再次吸引住金不歡注意力,石猴來到人間不會穿衣服,不會吃麵條,還被辣椒辣的直抓舌頭。

這些畫面看著很搞笑,可笑中卻也讓金不歡帶著心酸,只因為在仙界妖族求仙問道是眾所周知的不容易。

「美猴王,加油啊」金不歡暗暗為石猴祈禱,「你一定能找到仙人,不行來我們紅塔山,我求師傅收下你。」

似乎是金不歡祈禱起了作用,畫面轉了又轉,石猴在歌聲的引導下真的尋得一處山門,並且終於如願以償拜進山門,同時還獲得一個名字「孫悟空」

「好」

金不歡揮起拳頭大喊一聲,嚇得顧沉一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金不歡看到顧沉不滿的看向他,連忙道歉解釋:「看的太興奮了,還望見諒,還望見諒」

「沒事,你繼續」顧沉無奈笑笑。

畫面繼續播放,孫悟空在山門習武弄棒,再加上師門中其他師兄練武打坐,還配上愉快的音樂,這一段直看的金不歡眉飛色舞。

「哈哈,和我一樣,我剛進師門時也是天天如此。」

畫面再轉,鏡頭來到山門大廳中,一段深奧玄的聲音從孫悟空師傅口中傳出:

仙密緣通,悟道參禪

無生無滅,棄全神全

壽可齊天,潛性明煙

福空修滿,非佛既仙

這段話剛出第一個字便讓金不歡立馬正襟危坐,意識到可能是什麼功法,只是聽后感覺玄之又玄,還沒來得急記下,便看到孫悟空雙手亂舞,開心的在原地打轉。

師傅問:「悟空,你在班中因何癲狂歡舞?」

沖喜娘子會種田 悟空道:「弟子聽到妙處喜不自勝,望師傅恕罪。」

看到這一段,金不歡不覺苦笑,暗道:「看來我的悟性連只石猴都不如。石猴都懂,我卻還沒悟出個所以然。」

畫面繼續進行,當看到悟空在山門待了七年還沒有學到法術,金不歡暗暗唏噓聯想到自己,時間確實快,自己一轉眼也在紅塔山有七年了吧,好像也是沒有學到幾樣本事。

剛唏噓完,便看到悟空師傅詢問悟空想學什麼?

悟空恭敬道:「但憑師傅教我。只要有些道氣,弟子就學。」

「哈,這個石猴還挺會來事」金不歡微微一笑,暗道孫悟空聰明。

可是後面的影像卻又讓金不歡暗暗捉急。

「求仙問卜,驅邪避凶。這個好,哎,怎麼不學呢?學好這個很容易找到工作的!」

「念佛誦經,朝真降聖。這是佛家本領,不要學,還是學求仙問卜好。」

「參禪打坐,戒漁吃齋,這個沒意思,不推薦學。」

金不歡此時也把自己代入成孫悟空,一邊看,一邊評價。

顧沉在一旁看的直搖頭,不過並沒有干涉他。

「哎呀,你說你這不學那不學,師傅不打你才怪!」

金不歡看到新的畫面后一臉惋惜,為孫悟空錯過這個機會而捶胸頓足。

「這下好了,師傅生氣了,看你還挺聰明呢,怎麼這麼挑呢?」

顧沉在一旁聽到這話,臉上肌肉不覺微微動一下。

「麻蛋,剛才還在那瞎評論,現在又馬後炮。」

正當金不歡滿臉鬱悶,擔心孫悟空時,畫面又慢慢來到孫悟空深夜去師傅房間,這一段畫面只看到金不歡目瞪口呆,還能有這操作。

不過他後面又驚呼起。

「好,好一個七十二般變化」

看到這裡,金不歡一掃剛才悶氣之色,滿臉興奮,又帶有幾分羨慕之色。

同時,他再次正襟危坐,雙眼死盯屏幕,期望能從中學到什麼?

可是,這一段讓他失望了。

七十二般變化並沒有詳細說明,鏡頭一直在快速前進,石猴一會變樹,一會變花,等到畫面慢下時,孫悟空已經學成。

「哎,看來這一段太過重要,應該是悟空大神故意省略過去」

畫面仍然繼續,當金不歡看到孫悟空學到筋頭雲,一個筋頭能去十萬八千里,雙眼更是狂熱和羨慕。

只是他也知道,這個功法肯定也不會有詳細說明,只能心痒痒。

畫面再走,猴子功法大成,忍不住在同門面前炫耀,結果讓師傅撞個正著。

「哎呀,要壞事」

金不歡看到悟空師傅神色后,立馬知道不妙,暗暗嘀咕起。

這本來就是給你開小灶,怎能人前賣弄呢?這不是讓師傅在其他弟子面前留下詬病嗎?

果然,懲罰來了。

只是這懲罰讓金不歡有點難受,怎麼能趕走悟空呢?

試想一個石猴歷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學道大成,他要去賣弄一下,想去獲得一些誇獎和稱讚,雖然是有點虛榮,可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怎麼可以趕走?

金不歡急得滿頭大汗哇哇大叫,看的顧沉不覺捂眼。

不過,再如何給孫悟空抱不平,還是不能改變孫悟空離開師門的命運。

「哎……」

金不歡眼看結果無法更改,只能長嘆,轉而開始擔心起猴子後面命運。

正準備往後面看,卻發現畫面突然跳轉。

新的畫面中,夕陽下猴子好像拿著兵器走在前面,後面還跟著一個騎馬的僧人,再後面好像還有一個豬妖……

另外畫面中也傳出了歌聲:「你挑著擔,我牽著馬……」

「這是?」

金不歡面對這種情景頓時愣住,連忙盯著畫面去看向其他人,想找答案。

可是顧沉已經不給他機會,「啪」的一聲關閉了電視。

「這是結尾曲,第一集結束」 「咦,怎麼沒有了?」金不歡猛然站起來,著急看向顧沉,「老闆,怎麼沒有了?」

「結束了」顧沉含笑著往外面走去,「第一集結束了,請跟我到前台付賬。」

「什麼第一集結束了,還有付什麼賬?」金不歡連忙跟上顧沉,有點惱羞成怒,可是又有點忌憚顧沉。

顧沉停下腳步,回身看向金不歡,幾秒后認真道:「首先我要糾正你個錯誤,你剛才看到的並不是什麼影像法寶,它叫做電視。」

「其次,你剛才看的影像名字叫西遊記,是電視劇,還有幾十集長,你只才看到第一集。」

「最後,看片是要付錢的,一集5靈石,請給錢。」

說完,顧沉伸出手,等著收錢。

金不歡聽完顧沉的話,顯然沒有反應過來,先是沉思幾秒,接著看向顧沉,實在不敢相信對方只是個商人,而且還拿出影像法寶做生意,不過這一會沉思,他也大概明白顧沉說的意思,這影像法寶名字叫電視,只要有錢便可觀看。

他這邊在沉思,顧沉卻不覺聯想到對方剛才的表現,暗道莫非不想給錢,頓時臉一黑:「趕緊給錢,不給錢將列入本店黑名單,以後本店拒絕為黑名單顧客服務。」

「啊?」金不歡回過神聽到這話嚇得連忙掏錢,一邊掏錢還一邊道:「老闆,你是說只要我付錢,後面的內容還可以觀看?」

「是的,只要你有錢,天天可以來看。」顧沉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裡掏出一張卡片,「給,你是第一個顧客,這是送你的會員卡,以後憑卡可以優先觀看。」

「會員卡?優先觀看!」

金不歡看到對方拿一出一張不知什麼材質的卡片,先是一愣,隨後立馬接過,暗道:「這可是好東西啊,等到這裡傳開,肯定人滿為患,有了這張會員卡,我肯定不用排隊。」

金不歡接過會員卡貼身藏好后,連忙又掏出一袋子靈石,道:「給,這是一百塊靈石,我要看二十集的。」

「額」

顧沉看看面前的錢袋,有點無語。

經過這幾天研究,顧沉已經知道靈石是仙界通用貨幣,這一塊靈石相當於商城裡的一點卷,看到對方拿出100靈石,兌換后也就是100點卷,雖然他很想要,但是還是要忍住,不然一口氣讓你看完,我還玩什麼飢餓營銷!

「對不起,每人每天暫時只能看兩集。」

「我出雙倍價格,不,十倍」金不歡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倒出一堆靈石。

靈石落地叮叮之響,顧沉看著一堆閃晶晶的錢,喉結咕咚一聲,雙眼只冒小星星,暗道自己是不是定價太低了,不然為啥看起來這靈石這麼廉價。

不過,一番掙扎后,他還是拒絕:「不行。」

「那我現在看第二集」金不歡顯然不甘心,面色十分迫切。

「不行」顧沉再次拒絕,同時指指櫃檯後面牆上,「這上面是放映時間表,第二集晚上才會播。」

金不歡順著顧沉手指方向去看,只見牆上掛著一個牌子,牌子上寫著:

巳時(9-11)第一場:西遊記第一集

未時(13-15)第二場:西遊記第一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