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蕭凌屈指一點,一道血光呼嘯而出,將凝炎的精血包裹住。

隨後,蕭凌雙手捏訣,一道道血色玄奧紋路浮現而出,化為一朵血色蝴蝶。

這是血引跟蹤!

作為蕭凌的手段,蕭凌很少使用,類似血脈咒殺一樣。

當然,用血脈咒殺的話,可以輕而易舉滅殺昭氏家族不少人,但是這樣做的話,未必能夠抹殺昭氏家族的頂尖強者。

更重要的是,昭氏家族身邊,應該還有其他強者跟隨著。

比如霸天手吳摩,還有陌毒藥帝這些人。

這些人都是蕭凌必殺之人,絕對不能放過一個!

「找到位置了,果然是萬林群山的方向。」

蕭凌把玩著血色蝴蝶,目光看向君流,道:「帶凝炎下去,準備一下,今天下午即刻啟程,前往萬林群山。」

「蕭宮主,你能上我嗎?」凝炎連忙問道。

「並不是不可以。」

蕭凌微微點頭,笑道:「趁著還有點時間的功夫,你應該可以通過弒天宮弟子的試煉。成為了真正的弒天宮弟子,我就帶你去。」

「好!我立馬去!」

凝炎連忙點了點頭。

隨後,君流帶著凝炎下去了。

龍碧君來到蕭凌身旁,望著初現勃勃生機的弒天宮,忍不住問道:「蕭凌,你要培養那孩子嗎?」

蕭凌不置可否,道:「那孩子有點天賦,體質頗為特殊,擁有神武煉體榜排名第六的九重陽體,好好培養的話,以後可以成為一方強者。更何況,那孩子的經歷,與小流有些相似,在小流眼裡,我看出來他的心思了。哪怕我不安排,他也會去安排的。」

「現在的弒天宮的確是需要不少人才。」

龍碧君微微點頭,道:「蕭凌,用不了多久,弒天宮就可以正常發展了。我覺得有必要排人去東海那邊,將岳父大人接過來。」

「我也正有此意。」

蕭凌摟著龍碧君,笑道:「這次我去征伐萬林群山後,你就著手安排一下,將我義父接過來。我估計著,我義父看著你現在肚子這麼大了,一定會笑得合不融嘴,等著抱孫子呢。」

「你這傢伙!」

龍碧君白了一眼蕭凌,輕聲道:「此行萬林群山,你要萬分小心點才行。」

「明白了。」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的實力還需要變強,僅僅是六星武帝的實力,還不足以讓弒天宮徹底在帝域紮根下去必須儘快到達九星武帝那等層次才行啊! 弒天宮,臨時大殿。

蕭凌站在這裡,此行前往萬林群山,君流已經替他聚集了不少好手。

此行,紅蓮武帝會隨同前往。

不僅如此,紅蓮武帝還叫來了百絕武帝,打算跟隨一起去。

丹塔那邊,塵井丹座來到這裡,負責鎮守一下。

至於刀劍霸宗那邊,劍朝歌帶領了刀劍霸宗的不少強者,打算一同前往,準備斬滅叛逆。

對於蕭凌在流螢天行域的遭遇,劍朝歌自然是知曉的。

既然邪劍帝和四大劍老與月刀武帝走的如此之近,劍朝歌就知曉這些人要幹什麼了。

劍朝歌絕對不會讓這些人毀了刀劍霸宗!

此行,他必殺這些人!

蕭凌這邊的話,也就蕭凌親自出手,他並不打算帶上君流他們,君流他們留在弒天宮大本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抽空收拾那些混賬的事情,就由蕭凌親手來做了。

報仇這種事情,還是親手做,才有快感。

紅蓮武帝道:「徒兒,如今大家準備妥當了,現在可以出發了。」

「等個人。」

蕭凌並不急,目光看向大殿門口。

「莫非是那個小子?」

紅蓮武帝摸了摸下巴,他口中的那個小子,自然是凝炎。

別人不知道,他卻是知道的。

凝炎此人,就是他跟隨君流一同找出來的。

凝炎身懷神武煉體榜排名第六的九重陽體,好好培養的話,以後定然是一個九星武帝強者。

「的確是那孩子。」

蕭凌微微點頭,道:「我讓他去參加弒天宮弟子的試煉了,想必這個時候,應該試煉通過了。」

「弒天宮駐紮帝域后,弒天宮對外招生考核越加嚴格苛刻了,不過以凝炎的天資,這些考驗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問題……」

伴隨著紅蓮武帝語音落下后,身穿弒天宮紅白交集服飾的凝炎出現在這裡。

「見過宮主,見過各位大人!」

凝炎神態頗為緊張,這麼多大佬在等他,他真的受寵若驚。

「出發。」

蕭凌袖袍一揮,眾人即刻啟程,來到弒天宮搭建的元晶傳送陣面前。

從橫空寶島抵達萬林群山邊緣,需要不少時間。

在此之前,弒天宮便搭建了元晶傳送陣,直接傳送到萬林群山外圍的天林城內。

蕭凌等人依靠元晶傳送陣后,來到了天林城。

來到天林城當中后,蕭凌一行人無疑是萬眾矚目的存在。

「刀劍霸宗宗主!紅蓮武帝還有百絕武帝,還有這麼多超級強者,竟然來天林城了!」

錯惹腹黑上司 「那走在最前面的年輕人,好像是弒天宮宮主蕭凌!」

「他們前往的方向,好像是萬林群山!他們究竟要幹什麼?」

看到蕭凌一行人直奔萬林群山的方向,眾人露出驚疑不定的目光,更有膽子大的武修,尾隨了上去。

對於這些尾隨的人,蕭凌並沒有驅趕,他們的速度極快,這些人未必能夠跟得上,哪怕能夠跟上的,也會拉開極遠的距離。

「跟著這它,就可以找到昭氏家族躲藏的地方了。」

蕭凌將血色蝴蝶放了出來,血色蝴蝶在前方急速飛舞,朝著萬林群山的深處飛去。

對於蕭凌的手段,眾人也沒有深究,只要找到昭氏家族的人就行了,若是還有其他人跟隨在昭氏家族身旁取暖,就順帶一起給解決了。

就比如月刀武帝手下的人,若是能夠和昭氏家族的人在一起,那就再好不過了。

萬林群山深處。

對於襲來的危機,昭氏家族等人並沒有察覺到。

昭華在拋棄昭氏府邸后,就帶著昭伏天等人躲藏在萬林群山深處,靜待時機。

除了昭伏天等人之外,霸天手吳摩等人也是聚集在這裡抱團取暖。

在流螢天行域圍剿蕭凌失敗后,他們便徹底得罪了不少頂尖超級強者,有的人,更是直接暴露了身份,不能回到原來的所屬勢力當中。

醫妃狠兇猛 他們在等待一個時機,等待天魔宗破封而出的時機!

只要天魔宗捲土重來,在帝域紮根后,他們就不用躲在萬林群山內,直接投靠天魔宗,有天魔宗這座大靠山在的話,他們就絲毫不懼蕭凌,還有蕭凌背後的強者了。

「爹!我們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破地方?」

昭伏天放下手中的乾糧,這些天他們躲在萬林群山深處,過著風餐露宿的生活,哪怕是離開這裡都不行,這讓他有些煩躁起來。

「距離天魔宗破封而出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再能耐片刻吧。」

昭華臉色陰沉,回想起在流螢天行域內,那麼多超級強者沒有留下蕭凌,他忍不住咬牙切齒。

這一切,都拜蕭凌所賜!

若非蕭凌活著離開流螢天行域,他們為何要狼狽逃離自己的老巢,來到萬林群山深處,過著野人般的生活?

「天魔宗破封而出,起碼還要等待兩個月之久呢!若是蕭凌找到這個地方,那我們就不妙了!」

霸天手吳摩走了過來,臉色很是不好看,道:「更何況,我們待在萬林群山的消息,如果被韓天武帝或者月刀武帝透露出去,我們就得完蛋!」

新時代導師 韓天武帝這些人,自然不用躲在萬林群山內。

也唯有他們孤家寡人,只能報團取暖躲在一起,免得被逐個擊破。

「不排除這個可能。」

一旁的陌毒藥帝沉聲道:「不過,萬林群山這麼大,哪怕是封號武帝要找到我們,也得找個一年半載。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可以不斷移動位置。」

「我同意陌毒藥帝的話!」

昭伏天點了點頭,道:「我們不可能一直躲在萬林群山一個地方,我們也可以換幾個地方躲著,帝域這麼大,我就不信蕭凌那些人能夠找到我們!」

聽著這話,昭華覺得頗有道理,目光看向那些神態疲倦的族人後,最終是下定了決心,道:「我們即可啟程,離開現在的位置,繼續深入萬林群山內。」

「你們不用啟程了,這裡挺適合當你們的葬身之地。」

一道平靜的聲音響徹開來,使得昭華等人全部炸開了鍋,他們皆是將目光看向天空,只見一襲紅袍的身影佇立在天空上,那道身影攤著手掌,在手掌上有一隻血紅蝴蝶翩翩起舞,顯得頗為妖嬈。

「蕭凌!」

昭伏天失聲大叫起來,眼中滿是驚懼之色。 「蕭凌!雖然不知道你一個人如何找到這裡的!但是你一個人趕來,我們有足夠的把握將你留在這裡!」

昭華看到蕭凌的身影后,眼中露出震撼之色,蕭凌這麼快找到他們,他也是始料未及,想到蕭凌在流螢天行域施展出的逆天手段,他到現在還心有餘悸呢。

「不好意思,我不是一個人來的!」

蕭凌笑了笑,目光俯視著昭華等人,眼中殺機沒有絲毫遮掩。

在流螢天行域圍剿過他的人,他可沒有打算讓這些人繼續活在神武大陸上。

咻!咻!咻!

一道道破風聲響徹開來,紅蓮武帝等人先後來到蕭凌身邊,將昭華等人的周圍全部包圍住了。

「什麼!」

看到紅蓮武帝和百絕武帝后,還有劍朝歌等超級強者在此,原本眼中還有著一些戰意的昭華,他此刻眼中露出絕望之色,腳步都忍不住後退了數步。

不僅是昭華眼中露出絕望,昭氏家族的全部族人,還有霸天手吳摩等人,他們真的是絕望無比了。

若是蕭凌一個人的話,那還好說。

可是,紅蓮武帝等人在此,他們根本沒有一線生機!

這分明就是壓倒性的陣容!

當初流螢天行域內,他們就擁有這種壓倒性的陣容面對蕭凌。

現在,風水輪流轉,蕭凌帶領著壓倒性的陣容將他們包圍,他們可不覺得自己如同蕭凌那般怪胎,擁有逆天手段扭轉敗局。

「可惜邪劍帝他們並不在這裡!」

劍朝歌目光掃過昭華等人後,沒有找到自己要必殺的存在,他眉頭緊皺,心中顯然是有點不愉快,這樣他還得繼續跑幾趟,將邪劍帝等人徹底抹除才行。

「邪劍帝那些人,肯定跟隨在月刀武帝身邊。」

紅蓮武帝道:「就如同韓天武帝和暗魅武帝,他們都是封號武帝級別的存在,自然不用像昭氏家族這些人躲藏起來。」

「也對。」

劍朝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看來此行過後,我還得去月刀武帝的老巢走上一遭。」

「行了,可以出手了吧。」

百絕武帝雙手抱胸,目光淡淡掃過昭華等人,道:「這些人不足為慮,一盞茶的時間,足夠將這些人全部滅殺了!」

說到這裡,百絕武帝等人將目光看向蕭凌。

這次行動的發動者是蕭凌,他們自然要聽取一下蕭凌的建議。

「昭氏家族的老弱病殘!你們都給我聽著!」

蕭凌一步踏出,高聲道:「流螢天行域內,昭華一行人圍剿過我,我此番出手,無非是要讓昭華一行人血債血還!不過,冤有頭債有主,無辜的人,自行離開脫離他們!我弒天宮宮主,從不殺無辜之人!」

聽著蕭凌這番話,昭華臉色難看到極點,他望著不少蠢蠢欲動的族人後,忍不住破口大罵道:「蕭凌小兒,休要信口雌黃!我們昭氏家族的凝聚力,豈容你想象?」

「昭華老狗!你有什麼資格讓無辜的人陪你一起去送死?」

凝炎站了出來,雙眼充血,目光死死盯著昭華,正如他兒時的記憶一樣,昭華的這副德行是一點都沒有變化,自己犯了錯誤,就要讓無辜的人陪著自己一起搭進去,就是因為這樣,他娘親才被昭華害死了。

「黃毛小子,你是何人?」

昭華看著凝炎后,雙眼微微眯起,他感受到凝炎體內流淌著昭氏家族的血脈,這讓他有些疑惑不已。

凝炎咆哮道:「我叫凝炎!昭華老狗,你害死我娘親的事情,你就忘記了?」

「凝炎?原來你是那賤婢的兒子!」

昭華緩過神來,已經想到了前因後果,他當初行事隨心所欲,但才安全措施做的極好,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不料讓自己高貴的血脈外流了,隨後他安排殺手去處理,自認為處理得當,卻沒有想到還有活口。

「不許你侮辱我娘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