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蕭陽似乎想要故意和對方開玩笑,繼續追問道。

「很想,每天沒刻,每時每秒!可是……你卻從來沒有給我打過電話!」

女孩子的聲音幽幽傳來,就好像是一個幽怨的小妻子,一直在家等待自己丈夫歸來,不分晝夜,從未改變。

蕭陽頓時就有些感動,「雪柔姐……對不起!」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然後輕聲問道,「今年……除夕你會回來嗎?」

蕭陽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自己已經有多少天沒有回家過年了。

「會的!今年我一定回家過年!」

聽到這個蕭陽的消息,即使是對方的情緒控制的再好,蕭陽依然能夠感覺到對方的變化。

惡魔總裁的千日契約一世情 「我等你!」

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那邊的女孩最後只說出了這三個字,實際上,這三個字已經將所有的情感全都包括進去了。

「嗯!」

蕭陽笑著點頭,似乎只要一聽到對方的話,自己的心情就變得好了起來。

女孩似乎猶豫了一下,然後才開口,「爸爸也在家,你要和他通話嗎?」

蕭陽一愣,思考了幾秒最後才輕輕嘆息了一聲,「不用了,我過年回家的時候就見面了,這次打電話主要是想聽聽你的聲音了。」

「嗯,好!你一個人在外照顧好自己!」

掛掉電話,一襲粉紅色棉質居家運動服的女孩望著手中的手機,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這一刻的傾國傾城,只可惜某人無緣見到。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女孩子手中的手機,竟然也是一塊和蕭陽手中使用的一模一樣的藍屏老式諾基亞的手機,兩部手機一模一樣。

雙手抱著手機輕輕的放到胸口,然後把手機裝進口袋中貼身攜帶,這才從陽台上走進了客廳中。

即使是在家中,一身居家的隨意裝扮,女孩子依然美的令人不敢正視,早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一身破爛衣衫,臉上帶著泥巴怯生生的小女孩。

此刻坐在大廳中的還有一個中年男人,身材健碩,即使是隨意的大咧咧的靠在沙發上,渾身上下所透露出來的氣息依然讓人不敢直視,這就是氣場,不同的是,這個人的氣場已經達到了令人望而止步的境界。

一身白色襯衣,領口的幾顆紐扣隨意鬆開,露出裡面粗獷的胸毛和若隱若現的幾道嚇人的傷疤,男人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手中拿著一份報紙隨意翻閱著。

蕭天傲,人送外號蕭太祖,是目前蕭家的掌門人,當然,他還有一個更加響亮的名頭,蕭閻羅。一個令無數人聽到這個名字就聞風喪膽的傳奇。

看到女孩打完了電話走進來,男人才緩緩合上報紙,露出一絲和他的氣場完全不相符的笑容。

「雪柔,是蕭陽那個臭小子打來的電話吧?」

「嗯,爸,蕭陽說他一切都好,讓您不要挂念。」

雪柔十分乖巧的笑道,即使是現在她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商業帝國的掌門人,但是在面對面前這個男人的時候,雪柔依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場鋪面而來,這不是對方的刻意為之,而是人身體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場,她也有,只不過只有在面對部下和商業對手的時候才會展露出來。

而面前的這個男人要更強,已經到了無形中散發出霸氣的地步。

「哼,他會說這樣的話,打死我我也不相信!」男人似乎十分了解自己的兒子,不禁一瞥嘴沉聲說道,「雪柔,你就不要老是幫他說話了。他若是說出這樣的話,就不是我蕭家的種了。」

雪柔無奈苦笑,這父子倆是一個比一個倔,都是倔牛。

「爸,蕭陽剛才在電話中說了,今年一定回家過年!」

聽到這句話,男人身體不著痕迹一顫,然後故作輕鬆的再次翻開報紙,靠回到沙發上閱讀了起來。

「哼,還有臉知道回來,有本事一輩子都在外面!」

雪柔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父子倆……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站起身來,不在打擾對方閱讀報紙,雪柔緩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大廳中,等到雪柔房間傳來關門的聲音,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才緩緩合上報紙,苦笑著搖了搖頭,兀自笑道,「臭小子!不愧是我的種,竟然說出去幾年就真的一次也沒回來。」

掛掉雪柔姐的電話,蕭陽整個人的情緒頓時恢復了不少,現在是別指望夢萱和瀟瀟原諒自己了。

「唉,看來阿飛說的是對的,大家應該彼此冷靜一段時間!」

蕭陽幽幽的說道,坐在地上一個人夾著香煙吞雲吐霧。

於此同時,時間再回到五分鐘之前。凌瀟瀟一個人呆在家中,穿著一身卡通可愛的睡袍趴在床上,雙手支撐著腦袋,面前則是放著自己的手機。

「再打來一次,我就原諒你。」

可是一分鐘過去了,蕭陽始終沒有再打過來,凌瀟瀟臉色開始變得有些焦急了起來。

「你該不會只打一次電話吧?再給你一次機會,一分鐘之內不打過來,蕭陽我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

結果一分鐘過去了,電話還是沒有任何動靜,這一次,輪到凌瀟瀟變得有些驚慌了起來。

連忙一把拿起手機,檢查了一下,確認有手機信號之後,凌瀟瀟才長舒了一口氣。

抱著一個巨大的玩具熊,凌瀟瀟思考了一下,最終還是翻開手機,找到蕭陽的電話給他打了過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候再撥!sorry……」

聽到電話中傳來的提示音,凌瀟瀟整個人頓時呆住了,有些木訥的看了一眼手機,某一刻突然將手機扔到床上。雙手抱著玩具熊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死蕭陽,臭蕭陽,你乾脆去死吧,竟然敢這樣對我,難道你不知道女孩子都很矜持的嗎?再多打一次會死嗎?」

凌瀟瀟邊說便捶打著手中的玩具熊,完全把對方當作了蕭陽,恨不得直接將它大卸八塊。

……

當然,這時候蕭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在凌瀟瀟那邊犯了死罪,此刻他的視線正望著街對面的一群人,幾個小青年正在拉扯一個女孩子,女孩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扯爛了,領口的幾個紐扣也被扯掉了,露出裡面雪白肌膚。

一旁還有一個女孩子正在極力的拉扯幾個青年,可以看出,兩個女孩子穿著打扮十分暴露,現在都已經是深秋,夜晚的天氣很冷,但是兩個女孩子竟然只穿了一件牛仔短裙。

臉上更是濃妝艷抹,畫著很濃的眼睛,打扮的十分妖艷,但是看兩個人的身高和年齡,似乎並不算大。

說實話,蕭陽並不打算行俠仗義,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而且但看這兩個女孩子的裝扮,就知道並不是什麼大家閨秀,這麼晚竟然還敢出來廝混,就要有遭遇這種事情的覺悟。吃點虧說不定她們就變好了。

只是誰曾料到,蕭陽不打算招惹麻煩,對方反而自己跑了過來,直接四個青年拉扯著兩個女孩子穿過馬路朝著這邊走過來,在經過蕭陽的時候,看到蕭陽一臉好奇的盯著幾個人看,其中一個小青年沉聲喊道,「看個逼毛啊,趕緊滾開!」

蕭陽一愣,笑道,「的確,剛才我好像真的在看逼毛!」

幾個小青年一愣,「嘿,他在侮辱你!」

「媽的,先不用管了,正事要緊,先把這兩個娘們給我拖到一旁的巷子中。」一旁一個大一點的青年沉聲說道,然後伸手在其中那個衣服扯破的女孩子胸上抹了一把。

「嘿嘿,今天老子我倒要看看你們兩個還能怎麼跑!」幾個青年冷笑道,「今晚你們兩個最好伺候哥幾個舒服了,不然的話,就直接將你們脫光了扔到大街上。」

聽到兩個女孩子大聲尖叫,不斷呼救,一旁路邊上僅有的幾個行人也本著事不關己的態度悄悄的遠離了這裡。

蕭陽沒興趣招惹麻煩,緩緩地從地上站起來,輕輕拍打了幾下身上上的灰塵,準備離開。

「小子,勸你一句,不要招惹麻煩,最好趕緊滾蛋,不然的話,老子手中的這東西可不是吃素的!」

說完混混從腰間掏出一把尖銳的彈簧刀,這種刀子背面被切割成鋸齒狀,正面則是鋒利的刀鋒,若是一刀捅進肚子中,一拉一扯甚至能夠把對手的腸子給拉扯出來。

這種刀子早就已經被列為管制刀具,不允許隨身攜帶。

蕭陽聳聳肩,「放心吧,你們這些破事情我才沒興趣插手。」

說完之後,蕭陽便轉身準備離開。只是沒走出去幾步,就被一道聲音給喊住了。

「蕭陽?你是蕭陽對不對?救救我,姐夫,救救我!」

蕭陽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轉身看向身後的兩個女孩子,仔細盯著其中一個問道,「你認識我?」

女孩子此前濃妝淡抹,弄的十分非主流,但是現在早已經哭的梨花帶雨,臉上的妝容也早就哭花了,連七八糟的彷彿是一個女鬼一樣十分嚇人。

「姐夫,是我啊,我是凌雪,凌瀟瀟的妹妹,上次我們一起吃過飯啊!」女孩子看到蕭陽竟然不認識自己,頓時著急了。連忙大聲喊道。

蕭陽皺著眉頭打量了對方一會兒,然後才好像是突然幡悟,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你是凌瀟瀟二叔的女兒凌雪?」

「沒錯,是我,姐夫,救救我們,他們都是壞蛋。」凌雪大聲叫喊道,蕭陽現在已經成為了她們最後的希望,所以,她們是絕對不能夠放棄的。

聽到兩個人的對話,其中一個小青年舉著刀子對準蕭陽,「小子,奉勸你趕緊滾蛋,不然的話,老子可就要真動手了!」

蕭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對不起,這個女孩子我認識,看來我還得插手一下!」 蕭陽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一個熟人,要不是剛才凌雪給提示的話,蕭陽完全認不出眼前這個濃妝淡抹,化妝就和坐台小姐一樣的女孩竟然會是上次自己見到的那個凌瀟瀟的妹妹凌雪。

不過既然讓自己撞見了,他自然不可能在撒手不管。

「小子,我警告你最好趕緊滾蛋,老子的手上可是有好幾條人命,若是你想要充大頭,我不介意在你身上捅上幾個窟窿。」

一旁的青年看到蕭陽竟然轉身又倒轉回來,不禁舉起手中的匕首,在雙手劍來回交替。一臉冷酷囂張的表情。

「你們三個先帶這兩個小娘們走,我來解決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

既然老大下令,其餘幾個人立刻拖拽著兩個女孩子飛快的朝著一旁的巷子中跑去。

「嘿嘿,小子,看來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在道上我可是人送外號,人肉坦克車,今天你既然碰上了我,那就只能夠怨你倒霉了!」

小青年冷笑道,然後擼起袖子,給蕭陽展示了一下他身上並不算很發達的肱二頭肌。

蕭陽無奈搖了搖頭,直接邁步上前,朝著對方湊上去。

「哼!不知好歹!」

小青年冷哼一聲,舉起手中的匕首就朝著蕭陽捅去,就算是在沒有本事,常年打架他也早有了經驗,知道只要自己刺中對方這個地方,那麼蕭陽的一隻胳膊就會喪失行動能力,而切還不會丟掉性命。

可惜,這個傢伙預想的挺好,遇到的卻是蕭陽。

伸手一把抓住對方甩過來的手臂,然後蕭陽猛地用力向下一掰,咔吧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

這個傢伙剛剛張嘴哀嚎,卻被蕭陽一腳提在膝蓋上,然後嘭的一聲,整個人雙膝跪倒在地。

伸手拿下對方手中的匕首,然後一耳光扇過去,這個傢伙腦袋一偏,整個人摔倒在地,臉上表情痛苦。

蕭陽把玩了一下手中的匕首,在手中耍出一段花式,笑著說道,「號稱人肉坦克車對吧?忘記告訴你了,我號稱人肉壓榨機!對男人我會把他肢解,對女人我會把她榨乾。」

抬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小巷,蕭陽邁步追了上去,雖然自己和兩個女孩子沒什麼深交,但是其中一個畢竟是瀟瀟的妹妹,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自己也不好交代。

果然跑進巷子后,蕭陽就聽到了兩個女孩子尖銳的喊救命的聲音,伴隨著幾聲男人猥瑣的笑聲,在夜色下分外的刺耳。

看到蕭陽竟然走進來,幾個青年頓時慌了神。

「陽哥呢?你把陽哥怎麼了?」

蕭陽一愣,「我就是陽哥啊,你們找我嗎?」

「媽的,這個傢伙故意的,大家一起上!」

三個人從腰間掏出刀子,然後一臉冷笑道的朝著蕭陽湊上來。

蕭陽的表情自然是讓三人更加憤怒,一個人率先朝著蕭陽衝過來。

砰!

毫無懸念的一腳踢出,蕭陽這一腳踢在了對方的下身,這哥們剛才還在嘶吼著衝上來,結果頓時啞炮了,整個人雙手捂著襠部跪了下去。臉色變成了豬肝色。

剩下的兩個人互相對視一眼,突然同時從兩側朝著蕭陽衝過來。

蕭陽一左一右,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腕,劈手奪過對方的匕首,然後反手向下一插,猛地將匕首插進了這個傢伙的大腿中。

「啊……」

蕭陽不理會這個傢伙的嚎叫,轉身準備對付另外一個傢伙的時候,卻發現那個傢伙竟然被凌雪給解決了。

好像是從蕭陽的招式中獲得了靈感,凌雪趁著對方不注意,從身後摸上去,然後用手中的磚頭猛地砸在那個傢伙的腦袋上。

砰!

一聲巨響,青年明顯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想要襲擊自己,摸著腦袋愣愣的轉過身。

等到對方剛剛轉過身,凌雪突然飛起一腳,朝著這個傢伙的襠部踹去,動作幾乎和蕭陽的動作一模一樣,簡直是模仿了一個十足。

高門萌妻:葉少心尖寵 噗!

這一次,這個傢伙一個字也沒有喊出來,然後整個人軟趴趴的跪倒在地上,臉色也成了豬肝色。

「好功夫!」蕭陽拍拍手笑著說道。

凌雪笑著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個傢伙,然後走上前去再次踹了對方兩腳。

「叫你欺負姑奶奶,叫你欺負姑奶奶,從今以後,你們最好給我看清楚,再敢招惹老娘我,下次踢得就不是蛋蛋這麼簡單了!」

說完之後,凌雪還不忘做一個用剪刀剪東西的動作,看的一旁的蕭陽一個哆嗦。

現在的小女孩子,簡直是太猛了。

和凌雪一塊的女孩子也興奮走上前朝著躺在地上的三個人一陣猛踹,口中各種粗話念念有詞,由於動作太大,原本就已經撕裂的t恤早就掉了下來,露出裡面的風光,可人家絲毫不在乎。

隨著女孩子跑前跑后,每踢一腳,上身的兩個半球就要跟著顫振一下,彷彿是注滿了水的氣球,波動幅度實在是太大,看的蕭陽一陣熱血沸騰,鼻血狂涌。

「媽的,怪不得會被人劫持,這樣的規模就是我也把持不住啊!」蕭陽在心中惡趣味的想到。

看到自己再不制止,幾個傢伙就要被這兩個女人給踹死了,長達近十厘米的高跟鞋可就是那麼直接那裡踹啊,蕭陽光是看著就感到一陣肉疼加蛋疼。

「好了好了,不要再踢了,再踢的話這幾個人就真的要被你們給踢死了!」

蕭陽連忙出聲制止這兩個瘋狂的女孩。

凌雪停下腳下的動作,狠狠地朝著地上的幾個男人吐了一口口水。

「媽的,想吃老娘的豆腐,去死吧!」

一抬頭看到蕭陽正一臉錯愕的盯著自己,凌雪連忙露出一絲笑意。

「姐夫,沒有想到你竟然在這裡啊!」

蕭陽無語,「你這變臉速度挺快啊!」

「嘻嘻,其實人家平時很淑女的。」

凌雪頓時換了一張臉譜,完全不和剛才被抓的時候一個樣了。

「停!不要裝了!」蕭陽趕緊抬手阻止對方表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