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藍葉又一次的實話實說道。

「哈哈哈哈……你小子,果然是我藍圖博的兒子!」

聽了藍葉的回答后,藍圖博開心的哈哈大笑起來,「當年,我也用這種方式,從你爺爺那兒借來了這個通訊寶石的!好的,小葉子!我借你其中的兩塊通訊寶石。不過……你要記住了!這個通訊寶石,雖然……可以做到遠程對話。但是,等你回去戰車部落後。是不可能和這兒……沉藍部落的胡月,保持通話聯繫的哦。要知道……這個距離,畢竟是太遠了……」

「好的……老爸,你就放心吧……」

既然,藍圖博都已經答應,借自己通訊寶石一用了。

對於父親的要求,藍葉當然毫不猶豫的一一答應了。

「還有……一定要保護好通訊寶石!」

藍圖博最後的叮囑道,「小葉子,你要記住!我們整個藍木星球,一共就只有十塊這樣的通訊寶石。我們沉藍部落,有其中的三塊。我們的盟友……戰鬥部落,他們佔有了四塊通訊寶石。剩下的三塊通訊寶石,都在奧穆部落的掌控之下。」 ?當藍葉又一次出現在他小夥伴們的面前時,手裡拿著兩塊通訊寶石!

「耶!老大!你真帥!」

開心的江朔源,高興的跳了起來。

就連平時對於感情比較被動的胡月,此時也開心的摟著藍葉的脖子,在他的臉上重重的親了一口。

「喂、喂、喂!」

一旁的藍楷也看不過去了,「我說……胡月老大,這兒可是公眾場合啊!您老人家……也應該好好考慮一下……我們這些單身狗們的情緒啊!」

「切!」

這一刻,胡月沒有說話。

因為,此時的她已經含羞的漲紅了臉。

藍葉也沒有說話。

因為,他還沒來得及好好品味,剛才那一個突如其來的香吻呢。

倒是和他們倆毫不相關的陳開江,得意洋洋的拉著自己女朋友蘭芝的手,開心的說道,「所謂說……單身狗,沒人權!你們還好意思讓我們考慮你們的情緒?不給你們點動力,你們怎麼可能繼續不斷的進步……去尋找自己的心愛另一半呢?」

說完這些話后,陳開江又回頭,一本正經的對胡月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說……胡月老大啊!你也不要太主動了!免得一會兒……我們的小葉子老大,他太多激動了。 大唐地主爺 一弄不好,就不小心……磨槍擦火了!一會兒……半夜三更的,去哪找安全措施啊?可不要我像這樣……把我們家小芝芝的肚子,給弄大了!那可就麻煩了哦……」

「什麼?」

聽了陳開江的解釋后,蘭芝頓時火大了,「你怎麼……又提到這事了?我不是告訴你很多次了嗎?上一次,我說要吐了……只是和我們的葉子老大開開玩笑罷了!你怎麼有完沒完……有完沒完的……一直說說說說啊……」

「啊?」

胡月的臉更紅了。

只是,臉皮頗厚的藍葉,還是毫不在意的說道,「你就放心吧,開江兄弟!我和你大嫂……以前,也不是沒有磨槍擦火過啊!而且!哈哈哈哈……兄弟,你還不知道吧?我們早就已經訂婚了!雖然……現在生孩子……確實是挺早的!但是……也不至於……很麻煩吧?哈哈哈哈……這會兒,要擔心的還是你小子自己吧?到這麼久了,你到底有沒有陪小芝芝……去你丈母娘家拜訪過啊?看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考慮一下……自己的婚事了吧?」

「現在……就結婚……會不會,有點太早啊……」

現在的蘭芝,和胡月簡直一模一樣。

兩人都是一樣的,漲紅了臉。

「不早啊……一點都不早!」

藍葉繼續一本正經的說道,「人們常說——『成家立業』!就說是的……要先成家!后立業!我們藍木星球,男生只要到了十四周歲,就可以結婚了啊!你們看看你們自己?開江兄弟……今年你都已經有……十五周歲了吧?怎麼都還沒有訂婚呢?」

「可是……老大你不也十六周歲了嗎?怎麼都還沒有結婚呢?」

不服氣的陳開江,學著藍葉的語氣,反駁道。

「我們?我們應該快了吧?」

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這一次回答自己問題的人,居然不是藍葉自己。

而是一直都低著頭,不說話的胡月。

接著,她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看著藍葉的眼睛,問道,「小葉子,要不……今年……我們也結婚得了?就和你表哥一起,舉辦一次……集體婚禮?如何?」

「當然可以啦!」

突然,聽到自己的心愛女友,說要和他年底就結婚,藍葉當然很開心了。

不過,緊跟著,他轉念一想,「可是……今年年底,就辦婚禮的話……會不會,時間上有些太緊張了?」

「沒有啊!」

胡月毫不猶豫的回答道,「距離年底……還有十多個月的時間呢!等你回戰車部落後,我會安排我們父母一起吃一頓飯的。到時候……你也和你的乘風表哥,好好說說!大家都好好安排一下!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的吧?」

「哈哈哈哈……既然,我的美麗新娘都已經這麼說了,我又怎麼可以提出反對意見呢?咱們爸媽這兒……就要麻煩小月兒……你了。明天早上,我也會提前和爸媽說一聲的!」

說著,藍葉掏出了一個通訊寶石,送到了自己心愛女友的手中,「以後,這一顆通訊寶石,就交給你來保管了!只是……很可惜啊!當我回到戰車部落後,因為距離太長……就連如此神奇的通訊寶石,也會暫時失效的時候!不過還好……再過一個月,等我們一起去參加新一屆的中級魔武大賽時,這兩顆通訊寶石,就能派上用場了!」

「好啊!」

接著自己心愛男友送她的通訊寶石,胡月臉上的幸福表情,就連傻子都能一眼看出來。

「咳、咳、咳、咳……」

突然,黃頁開口說話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別再耽誤……小葉子他們兩口子辦正事了吧?」

說著,他就拉著江朔源和藍楷的手,準備離開。

只是,在臨走之前,還沒有忘記告訴藍葉一句,「小葉子,明天早上……我們會回來送你的!祝你……有一個美好的夜晚哦……」

「我們……是不是……也該走了啊?」

蘭芝拉著意猶未盡的陳開江,也準備開溜。

「小葉子……你們倆……是不是……真的……已經……那個……啥了?」

還是不肯死心的陳開江,貼著藍葉的胳膊,在他耳邊低聲問道。

「有啊!」

只是,這一次,他又鬱悶了。

因為,回答他這個問題的人,並不是自己的老大——藍葉。

而是,一直以來他最害怕的人——那一隻徹徹底底的瘋狂母老虎——胡月。

這一刻,胡月瞪著自己的眼睛,說道,「現在,你小子總算可以滿意的離開了吧?不過……今天這事,我和你沒完!等小葉子回戰車部落後,我會經常邀請你,一起去地下擂台場實戰演練的!為了我們這一次的中級魔武大賽,你也該好好努力努力了吧?別整天無所事事……就知道這些無聊的事情!!」

「好吧……」

一提到地下擂台場,和實戰演練,就毫無脾氣的陳開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最後,在蘭芝的催促下,一起回去自己的修鍊室,認真冥思去了。

「小月兒,我們也該好好修鍊了吧?」

見自己的小夥伴們都已經離開了,藍葉只能老老實實的安靜下來。

因為他很清楚,身為修鍊狂人的胡月,下一刻就會拉著自己,一起去進行冥思。

「切!明天,你小子,就要出遠門了!今晚,我們不好好大戰一場,你還想偷懶不成??」

胡月雖然紅著臉,但她還是緊緊拉著藍葉的手,閃電般的回到了自己的二人休息室中。 ?第二天早晨,從美夢中醒來,看著自己懷裡的可愛女人,藍葉有了一種十分的滿足感。

「這樣輕輕鬆鬆的日子,真的很幸福啊!」

他由衷的感慨道。

不過,很快,藍葉就想到了自己的沉藍部落,外有虎視眈眈的奧穆部落和赤黃部落,內有一直想反叛的赤氏家族,「哎……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藍葉輕輕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一大早……就這樣唉聲嘆氣的?」

這時,藍葉感到懷裡的人兒,輕輕一動。

他低頭看去,剛好看到了胡月的那一雙美麗的眼睛。

「怎麼了?小葉子……你有什麼煩心事嗎?」

細心的胡月,低聲問道。

「是啊……哎……」

藍葉裝模作樣的又嘆了口氣,「我一想到……今天就要離開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去遙遠的戰車部落。心情就是相當的鬱悶。」

「嘿嘿……我還以為你是在擔心這一次的中級魔武大賽呢!」

聽了自己男友的煩惱后,胡月微微一笑,「放心吧,小葉子!一個月後,我們又會在中級魔武大賽的擂台場再度相會的!到時候,我們還有自己的法寶——通訊寶石呢!別擔心啊,以後的日子,大家都會越來越好的……」

「是的!」

藍葉依舊摟著自己的心愛女孩,堅定的點頭道。

「一會兒,你應該要先回家一趟吧?」

胡月輕輕的掙脫了藍葉的懷抱。

其實,她的心裡,並不想這麼快就離開那個溫暖的懷抱。

真的希望可以一輩子,都和藍葉這樣簡簡單單的恩愛下去。

只是胡月轉念一想,未來無論是自己,還是藍葉,都將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

如果,現在太多的去計較這些兒女私情的話,又怎麼能為了自己的家族,為了自己的部落,獻出一份力呢。

「是啊……小月兒,一會兒,我就要回家了。上午,表哥就會來家裡接我。到時候……我們也要等到一個多月後,才有機會……能夠再見面了啊……」

藍葉很是惆悵的說道。

「哈哈哈哈……我們家小葉子,還會有如此多愁善感的一面!」

胡月大笑著說道,「我愛你!藍葉!」

「啊?」

瞬間,藍葉傻眼了!

因為,他很清楚,這可是胡月第一次跟他說這三個字啊,「你說什麼?」

胡月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藍葉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小葉子,剛才我說的是……我!愛!你!永遠都只愛你!一個人!這輩子都只愛你!藍葉!一!個! 公主無虞 人!」

最後的幾個字,胡月幾乎就是歇斯底里的喊出來的。

「呦!好精彩啊!」

「哈哈哈哈!」

「兄弟!加油啊!!」

頓時,宿舍外傳來了魔武內堂各個學長學姐們的祝福加油聲!

「都怪你!都怪你!!」

面紅耳赤的胡月,躲在藍葉的懷裡半天不肯出來。

「哈哈……謝謝各位學長學姐們的祝賀!」

這時,從宿舍門外傳來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

「江朔源!」

藍葉和胡月異口同聲的說道。

「謝謝大家……對我們兩位老大的祝賀!」

這個聲音,毫無疑問,是黃頁的了。

「不會吧……這麼糗的事情,居然……他們也都聽到了……」

胡月的小臉更紅了。

「加油啊!我的堂弟、堂妹們!」

藍楷也在一旁起鬨道。

「加油!小葉子!加油!小月兒!」

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這個人的聲音……似乎,挺熟悉的!只是……一下子,我記不起來了?他應該……不是我們魔武內堂的人吧?」

胡月在低聲喃喃自語道。

「不會吧?」

藍葉倒是聽出了這個聲音主人的身份,「不可能啊?之前……都已經說好的了!堂哥……他不是應該去我家裡,等我的嗎?怎麼突然……到這兒來了?」

「你……堂哥??」

胡月傻眼了。

這一次,她終於有些後悔,剛才為什麼要喊的這麼響啊。

「小葉子,小月兒,要不……今年年底,我們來一個集體婚禮吧?」

那個低沉聲音的主人,又一次的開口說話了,「你放心,婚禮的現場,我們都會統一安排好的!原本,還只是戰車部落和羅曼部落之間的婚禮聯姻!還只是西部聯盟的內部慶典!不過,現在好了!有了小葉子、小月兒……你們倆的熱情加盟后!我們沉藍部落、戰車部落和羅曼部落……三個部落之間的統一集體婚禮!哈哈……這份兒,別提有多爽了!咦?小葉子,你小子還要在裡面躲多久啊?趕緊起來吧!一會兒,我們還要趕路去戰車部落呢!」

左等右等,都不見藍葉起來,為自己開門,乘風就有些著急了,「還是……昨晚,你們根本就沒有好好冥思修鍊啊!這麼快……都還沒進行婚禮,就已經洞房花燭了?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吧?」

「是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