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藥王門孟小石和神醫門葉媚,並列第一。

中午休息之後,很快來到了最後的第五輪比賽:重症救治。

這一輪,代表衆人出手的全是各派門主。

藥王門程川、神醫門葉軒、靈丹宗萬重山、藥蠱宗苗鳳凰、杏林堂古存方、回春堂秦四平、萬壽堂龜先壽、同仁堂薛三桂、濟世堂孫尚文以及二天堂李富榮。

除了程川和葉軒是年輕人之外,其餘八大宗的宗主掌門全是中醫藥界的大咖,德高望重的前輩,仁術無雙的大國手。

不過衆人都知道,這一屆國醫大賽的冠軍,如果不出意外,只會在程川和葉軒兩人之中誕生,畢竟他們兩家的積分最高。

“萬老弟,看來我們不服老是不行咯,這程川和葉軒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萬壽堂的龜先壽看着兩個年輕人意氣風發的樣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當年。

“還是孟栢齡和葉德中兩個老傢伙聰明,早早把門主之位傳給了他們,自己則是躲在一旁看我們這幫老骨頭陪着他們唱戲。”

靈丹宗的萬重山看了看主席臺上觀戰的孟栢齡和葉德中,再看看自己的女兒萬綺雯,心中感慨萬千。

“哼,第五輪纔是重頭戲,這兩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未免太自信了,難道他們不知道中醫藥界,最不靠譜的就是年輕人。”

藥蠱宗的苗鳳凰語氣不善,似乎對程川和葉軒的囂張舉動頗有微詞。

秦四平則是微微笑着望向程川,程川的實力他可是見識過的。

當然,是指程川的修爲實力,至於程川的醫術實力,他也還未親自見狀。

杏林堂、同仁堂、濟世堂和二天堂乃是國內連鎖中醫藥機構中的四大豪門,自然不會輕易自降身份的去跟程川和葉軒一般見識。

不過他們也是徹底被藥王門和神醫門展示出來的實力震驚了,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終於,第五輪的比賽並非在會場進行,畢竟重症患者不能輕易移動。

比賽的規則是由十名選手先抽籤,選中病患,然後直接前往病患所在的醫院重症室,進行治療,評分的標準同樣是效果和時間。

程川抽到的京都第一人民醫院重症室的一名病患,特警,槍傷,一顆彈頭壓住了心臟薄膜之上,手術成功率0.1%。

葉軒抽到的同樣是京都第一人民醫院重症室的一名病患,富豪,心臟衰竭,瀕臨死亡。 其餘八人,另有三人抽中京都第一人民醫院重症室的病患。

分別是萬重山的難產大出血病患、秦四平的顱內大出血病患和苗鳳凰的腦瘤擴散重患。

至於另外五人,則是抽中了京都協和醫院重症室的病患,重症各有不同,但一樣的情勢危急。

因爲是國醫大賽的現場直播,所以衆人身邊都跟着一位攝影師。

程川跟葉軒在前往醫院的車上就約定好了,不允許使用丹藥,就以針法和醫術一決高下,賭注就是之前兩人約定過的三種針法的心法口訣。

程川很快見到了那位特警,他的胸口處有一個一指大的血洞。

因爲開槍的罪犯距離比較遠,所以這彈頭鑽穿了他的胸膛之後,又被胸骨擋了一下。

最終擦着胸骨卡在了他心臟的薄膜處,往心臟壁往下鑽入了1毫米深。

事實上,只要彈頭再往下行進一絲,這特警的心臟就會大出血,無力迴天。


因爲心臟薄膜已經被壓陷已久,不少細微血管已經破裂,開始滲血。

而且隨着心臟跳得的頻率越來越高,彈頭刺穿心臟的概率越來越大。

程川的治療方案很簡單,先是在他身上點了三指,讓病患進入了龜息狀態,先把心臟跳動的頻率降下來。

接着他拿出了藥王門的傳承九針,在針包上輕輕一拍,右手如同閃電般連連刺出。

起針章門,承針七針,終針選在了鳩尾。

然後十指飛快的在九根銀針之上輕彈,用的真是以氣顫針。

這個的作用主要是控制特警心臟表壁進行輕微的挪動,把那彈頭往外面稍微推開了一絲。

而後程川的右掌直接按在了那特警的胸膛之上,內力鑽入他的體內,包裹這那顆彈頭緩慢的往外面移動。

足足花了3分鐘之久,程川才把那顆彈頭從那特警的體內取了出來。

雙掌再次在他身體一拍,九根銀針如同九道銀芒遁出他的體內,程川凌空再取了三根,對着那特警的心臟刺入。

這一會,他使的是回春針,在回春針和他內力的滋養下,特警受損的心臟以極快的速度在復原。

僅僅過了2分鐘,便完全恢復了正常,而且因爲回春針的緣故,此刻他的心臟變得更加健康有力。

程川微微一笑,在他身上再次點了三指,那特警瞬間甦醒了過來。


一屁股了起來,而後翻身下地,做了一套熱身運動,跟沒事人一般。

“天啊,我竟然好了,醫生,你真是神醫啊,我任天野從來沒服過別人,這次,我算是徹底服了。“

那名特警原來叫任天野,此刻激動得拉着程川的手喋喋不休,如同一個老婦人。

程川連忙抽出來自的手,微笑示意不要客氣,他可沒有被一個大老爺們,緊緊拉着手不放的習慣。

藥王門,程川,用時6分鐘,病患完全康復,技驚四座。

葉軒速度其實也很快,4分鐘便完成了治療,只可惜他不懂回春針。

又不能使用丹藥,所以他的病患足足又過了3分鐘才甦醒過來,耗時總共是7分鐘。

對於這樣的結果,葉軒其實很不甘心,所以對於那個甦醒後一直對自己獻殷勤的富豪,他連正眼都沒瞧一下。

萬重山10分鐘,秦四平9分鐘,苗鳳凰10分鐘。

剩餘三人倒是勢均力敵,這讓程川對於苗鳳凰刮目相看,他是萬萬沒想到,藥蠱一脈,效果竟然如此奇特。

“或許此間事了,可以去西南學學藥蠱之術。“程川心中暗暗計劃道。


對於靈丹宗,他興趣不大,畢竟只要滄雲繼續升級,就能煉製更多跟回魂丹和延壽丹一樣神奇的丹藥出來,這才叫靈丹。

很快,京都協和醫院那邊的結果也出來了,龜先壽10分鐘,其餘四人都在12分鐘。

最終結果,程川6分鐘拔得頭魁,葉軒7分鐘區居第二,秦四平9分鐘位列第三。

對於這樣的結果,所有的參賽者和觀衆沒有任何意義。

程川和葉軒整個治療過程,如同行雲流水一般,看過去,簡直就如同欣賞藝術作品一般。

很多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中醫可以如此飄逸、奇效和儒雅。

再度回到會場,葉向天無奈的宣佈,此次國醫大賽的冠軍隊伍就是,藥王門。

頓時場中一片沸騰,孟栢齡兩眼通紅,差點老淚縱橫。

程川把發言的機會,留給了孟栢齡,然後拉着葉軒躲到了一邊,是時候收取戰利品了。

“這是手抄本,拿去吧,不過你記住,程川,終有一天,我會讓你嘗試敗在我手中的滋味,哼。“

葉軒倒算是個信人,無奈的丟給程川一般新抄的鬼門十三針心法之後,冷哼一聲離開了會場。

“叮,成功融合藥門祕籍殘本+1(3∕3),《九死回魂針》(完成),《回春針》(完成),《鬼門十三針》(完成)。”

“叮,藥門3殘本融合完畢,獎勵藥門鎮派祕技,陰陽一元針。“

程川頓時感到腦海中多了許多玄妙的法決,原來這陰陽一元針,即可救人,亦可殺人,那是一種超越天級的針法。

藥王門得到了冠軍,又獲得了陰陽一元針,程川心情大好。

誰料就在此時,程川接到了肖秋石的電話。

“川子,快來,有幾個黑衣人要闖入地下密室……“ “黑衣人?保安他們攔不住?”程川問道。

“他們實力很強,而且京都飯店外圍已經被一幫人圍住了。”肖秋石的聲音有點焦急。

“這樣,石頭,你不要急,你想羅剎和蘿拉先幫忙擋一下,她們也是高手來的,然後馬上秦方打電話。”

程川梳理了一下頭緒,安排道。

“羅剎和蘿拉?她們兩個小姑娘行嗎?她們還在玩遊戲呢。”肖秋石不相信兩個大美女有多強。

“嘿嘿,十個你都不夠她們其中一個打,讓她們先擋一下,我馬上趕回去。”

程川說完,馬上掛斷了電話,跟孟栢齡打了個招呼,閃電般的衝出了會場。

不到十五分鐘,程川便殺回了京都飯店。

果然,京都飯店門口外圍被身穿青衫的人圍住了,那些人看到程川過來,連忙舉手想要攔住,但程川一踩腳下的油門,直接衝了過去。

“嘭……”隨着一陣玻璃掉落的巨響,程川駕車直接衝入了京都飯店的大門,直奔地下密室的那部專用電梯。

羅剎和蘿拉已經跟四個黑衣人戰做了一團,而且看樣子,羅剎和蘿拉處於下風。

羅剎嘴角有明顯的血跡,而蘿拉身上的衣服也有破損,肖秋石則是站在專用電梯之前,眼神緊張的看着衆人。

“哼,放肆。”程川駕車直接撞向了其中兩個黑衣人,那兩個黑衣人連忙閃開,程川的庫裏南直接一頭撞在了一堵牆上。

“嘭……”隨着程川重重的關上車門,他兩腳一沉,往前一躍,兩指點出,直奔左側圍攻蘿拉的兩名黑衣人。

“來者何人?”其中一名黑衣人冷冷喝道,手中鐵掌對着程川一拍。

“轟……”程川全力的一指,竟然沒有奏效。

“臭小子,不要擋我的路,不然取你性命。”那名黑衣人沒有想到自己的一掌也沒有效果,口中暴喝一聲。

程川心中一沉,這些黑衣人都是地級高階以上的實力,沒想到羅剎和蘿拉竟然能堅持這麼久。

看來應該是蘿拉的毒讓他們有所顧忌,不然他們也不會圍而不攻。

“我倒要問問,你們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光明正大的來我京都飯店行兇。”

程川放慢了手中的攻勢,反問道,他必須拖延一下時間,等秦方他們帶人趕到。

“主人,你可以用異能槍和定身炮。”辛靈的聲音突然傳入程川的腦海。

程川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有外星黑科技武器。

心念一動,定身炮出現在程川的手中,沒有絲毫的猶豫,程川直接扣動了扳機。

“轟……”一道灰色的氣彈在四名黑衣人中間炸開,那四名黑衣人瞬間被定在了原地。

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着程川,不明白自己的身體爲何會無法動彈。


“哼……”程川抓緊時機,身形快速晃動,直接欺身而上,手中噬星指連連點出,瞬間封住了四位黑衣人的穴道。

“果然都是地級高階,到底是哪方勢力?竟然有如此多的高手?”

程川心中微沉,這幫人的目的,直奔地下密室,估計是發現了祖龍脈的一絲氣息,真是來者不善。

手持定身炮,程川衝出了京都飯店,對着外面用來的一衆青衫人連連擊出定身炮,把那幫人全部定住。

旋即連連點出噬星指,鎖住了這幫人的穴道,最後才折返回來,走到了四名黑衣人的面前。

“我問一句,你們打一句,否則,下場不是你們所能想象的。”程川心念一動,那把黑紅色的長刀非豔出現在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