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蘇寒說:"曾助理,剛才聽你跟戚秘書的對話,戚秘書叫你去幹嗎呢?"

蘇寒的樣子,看起來漫不經心。

可是,沒有人知道,他的心裡,卻是分外在意的。

曾佐凡想了想,既然蘇寒問了,他就如實說道:"是這樣的,戚秘書今天下午一上班,就邀請我明天出去玩,我這個人,放假后,比較喜歡宅在家裡,可是,戚秘書不依不饒,已經纏了我兩個小時了!"

聽到曾佐凡的話,蘇寒猛地抬起頭,目光有點詫異。

戚薇薇會纏著一個人,兩個小時的功夫,就為了讓對方跟她一起出玩!

難不成,戚薇薇喜歡曾佐凡?

一想到這個可能,蘇寒的俊臉,立馬拉下來。

可是,他又想了想,如果戚薇薇喜歡曾佐凡的話,她早就表現出來了,也不可能一時之間爆發。

這樣推斷下來的話,戚薇薇應該是有事情求曾佐凡。

這樣還說的過去。

曾佐凡看見,蘇寒在聽到自己的話后,神情很是震驚,然後,又變化莫測。

最後,蘇寒對他說:"曾助理,是這樣的,前幾天我交給戚秘書的一個差事,弄得我們兩個人之間,產生了一點誤會,你能幫忙,幫我們消除誤會嗎?"

曾佐凡聽到蘇寒的話,眼神微轉:"總裁請說,您有什麼要求,可以直接跟我說,我一定盡全力幫你!"

蘇寒笑了笑:"是這樣的,戚秘書明天不是讓你出去玩嘛,你就答應她,並且告訴她,你明天要帶一個朋友過去!"

曾佐凡吃驚的看著蘇寒:"總裁說的這個朋友,是您?"

蘇寒點點頭:"對啊,是我,曾助理幫我提供一個跟戚秘書相處的機會,讓我能夠在公司之外的地方,跟她好好道歉,你覺得怎麼樣? 一婚二寶:帝少寵妻無節制

曾佐凡想了想,點點頭:"既然是總裁的請求,那佐凡一定盡心儘力的去做!"

蘇寒點了點頭,笑道:"曾助理,很好,你可以出去了!"

曾佐凡點點頭:"行,總裁,那我就先出去了!"

蘇寒"嗯"了一聲,可是,在曾佐凡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卻突然叫住了曾佐凡:"曾助理,你站住,記得不要跟戚秘書透露,你要帶的朋友是誰!"

曾佐凡認真的點點頭:"總裁,我記住了!"

曾佐凡說完,就轉身出門。

蘇寒看著曾佐凡的背影,沉吟了兩聲,便開始工作。

曾佐凡剛從蘇寒辦公室走出來,就看見戚薇薇迎面走過來。

我是半妖 雖然他答應了蘇寒,要答應戚薇薇的要求。

可是,看見戚薇薇這麼堅韌不拔,鍥而不捨的樣子,他還是頗為頭疼啊。

"戚秘書,你有有什麼事情啊?"曾佐凡沒好氣的說道。

戚薇薇笑眯眯的看著他:"還是原話,你能答應我,明天出去玩嘛?"

曾佐凡忍不住搖搖頭:"戚秘書,你這個纏人的功夫,真的是爐火純青了。看在你這麼認真的份上,那我就答應你,明天跟你一起出去,但是,我有個條件,我明天要帶上我朋友一起,你不是要介紹你朋友給我認識嗎?我一個人,未免有點不自在,你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

聽見曾佐凡終於答應了,戚薇薇都開心壞了。

她激動的拉著曾佐凡的胳膊:"好啊好啊,這個提議甚好,曾助理別說是帶一個朋友來,你就是帶十個八個的,那也沒有什麼問題的!"

曾佐凡不著痕迹的將胳膊從戚薇薇手裡抽出來。

戚薇薇尷尬的鬆開手,乾笑了一聲:"不好意思啊,剛才太激動了!"

曾佐凡看了一眼戚薇薇:"現在答應了,你能不能放過我,讓我去好好工作啊?"

戚薇薇連連點頭:"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戚薇薇笑的合不攏嘴,曾佐凡無語的轉身回辦公室。

戚薇薇在曾佐凡身後大喊:"曾助理,下班之前,我把明天去玩的地址,告訴你啊!"

曾佐凡興緻缺缺的開口:"你隨意吧!"

曾佐凡的態度雖然冷淡,但是,戚薇薇還是很高興。

萬一他跟薛梓桐看對眼了呢,反正她是覺得,曾佐凡的性格,跟薛梓桐挺般配的。

戚薇薇終於說服了曾佐凡,她趕緊打電話給薛梓桐,問問她明天去玩的地方,究竟在哪裡!

電話一接通,戚薇薇就趕緊開口:"梓桐啊,你明天說的地兒在哪裡啊,我們到時候可以找個地方集合一下啊!"

薛梓桐這才想起來,自己答應了戚薇薇,明天出去玩的時候,跟她公司的同事一起。

她悶悶的說道:"我本來是打算去遊樂園玩來著,你看看你同事去不去?"

戚薇薇吃驚的張大嘴:"梓桐啊,你別告訴我,你明天本來是打算帶著蘇凜去遊樂園玩的!"

薛梓桐眨了眨眼睛:"怎麼了?不能去遊樂園玩嘛?"

戚薇薇想了想,說道:"雖然我沒有談過戀愛,但是,我覺得啊,男女還沒有在一起之前,先不要去太幼稚的地方,因為男生一般不怎麼喜歡去這些地方,他們只有在縱容自己女朋友的時候,才會滿足她的冤枉,帶著她去,所以,我們幾個人,明天還是別去遊樂園了,你看怎麼樣?" 東越迎娶南原舞陽公主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全國,百姓們都很好奇,從南原那個神秘小國迎回來的公主會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是否襯皇帝的心意?以前聽說皇帝還是楚王時,愛楚王妃愛進了骨子裡,如今當了皇帝,先是採選,現在又迎娶皇后,看來再長情的人,也敵不過歲月的痕迹。

南原女帝傾其所有替舞陽公主添妝,十里紅妝,浩浩蕩蕩,從河西走廊,一路往北,進東越境。公主坐的是花車,車身和車頂綴滿鮮花,車轅上掛著銀鈴和絲帶,送行的護衛穿著金色的袍子,一路都有人吹奏葫蘆絲和弦鼓,一派歡天喜地的模樣。

到了境線上,由李天行接手,除了公主隨行的宮女嬤嬤們,護衛們都要打道回府,剩下的路程將由東越的人護衛至京城臨安。

那一天,南原皇宮張燈結綵,女帝親自送出宮門,站在城牆上抹淚送別,但沒人知道,當天,從皇宮裡嫁出了兩位公主,一位是嫁往東越的舞陽公主,一位是下嫁給藍將軍的丹靈公主。

丹靈公主和藍將軍的婚事,民間早有耳聞,所以便是聽到也不足為奇,況且,舞陽公主嫁往東越,聲勢浩蕩,萬眾矚目,其他的消息不過是河面上的一點漣漪,很快便趨於平靜了。

花橋入夜才抬往將軍府,白千帆坐在搖搖晃晃的轎子里,心裡沒來由的發慌,好象前面是萬丈深淵,她只要再往前一步,便會墜入深淵,摔得粉身碎骨。

可她明明是去成親啊,嫁給青梅竹馬的愛人,這麼順理成章的事,為什麼給她這種感覺?

她晃得頭暈了起來,索性靠在圍子上閉目養神,可眼睛剛閉上,那個男人就出現了,他一聲不吭,滿目都是悲凄,就那麼看著她,深重的眼神似要與她告別。

她的心揪起來,問他,「你倒底是誰?為什麼總來糾纏我?」

男人還是不吭聲,低頭嘆了一口氣,她這才發現他手裡牽著一個小小的孩子,他有一雙特別烏黑清澈的大眼睛,他揚著小腦袋,甜甜的叫她娘親。

她的腦子轟的一炸,她還沒成親,怎麼有個孩子叫她做娘親?

小孩子走過來,扯她的衣裳,伸著手要她抱,她彎腰抱起他,很熟練的樣子,孩子摟著她的脖子,小嘴在她臉上左一下右一下的親著,有股子奶腥味,但她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好,居然不捨得放手。她也親孩子,孩子怕癢,咯咯咯的笑,兩個人嘻嘻哈哈鬧成一團。

這時,那個男人終於開口,「千帆,你還不打算回來么,我和麟兒都在等你。」

她疑惑的抬頭,他知道她的名字,可麟兒是誰?為什麼她聽到這兩個字,心裡會刺痛?

孩子看出她的疑惑,歪著頭說,「娘親,我就是麟兒啊,我叫墨容麟,他是我爹楚王墨容澉,你是我娘楚王妃親白千帆,咱們是一家人啊!」

白千帆猛的睜開眼睛,如遭雷擊,她把紅蓋頭慢慢扯下來,露出慘白的一張臉。

她全都記起來了,她是楚王妃,她的夫君是楚王墨容澉,她有個孩子叫墨容麟?她和孩子被劫,後來被藍霽華所救,到了南原,再後來……。

她的頭有些疼,可後來發生了什麼,她的麟兒呢,她發誓不讓麟兒離開自己的,可麟兒呢,為什麼每天陪在她身邊的是一隻豹仔,應該是麟兒才對啊,麟兒,她的麟兒,她把麟兒弄丟了,怎麼有臉回去見墨容澉?

在山洞的時侯,她尚且能保護他,怎麼到了南原,她反而把他弄丟了,她還記得墨容麟滿周歲的時侯,披著金燦燦的小斗篷,模樣兒可愛極了。

她抓著紅蓋頭,用力閉上了眼睛,兩行淚水從眼角滑下來,麟兒,娘親對不起你,你好生等著,娘親會來找你的,娘親一定會找到你的,你一定要等著娘親啊……

藍文宇今日著盛裝,大紅的喜袍上綉著神鹿,金冠節節往上,邊上挑著一朵大紅的花,他面色如玉,唇紅齒白,狹長的鳳眼波光流轉,弄得那些來喝喜酒的貴婦小姐們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

藍文宇對她們的目光毫不在意,一雙眼睛不時望向外頭,聽到前門那邊放炮仗,立刻提起袍子疾步走過去。

飄泊了這麼多年,他終於成親了,娶了自己喜歡的女人,儘管這個女人曾經有過夫君,還生過孩子,可他不介意,在他看來,不管人還是物,有人搶才招人稀罕。

花橋落地,喜娘將新娘子扶出來,高挑的個頭,婀娜的身段,大紅蓋下底下只露出一個尖尖的下巴。

藍文宇滿心歡喜去牽她的手,到了今日,白千帆總不能不讓他碰了吧?

喜娘把新娘的小手放進了新郎的大掌里,說著喜慶的話,示意新郎領進去拜堂成親。

藍文宇握著那隻柔軟的小手,心裡一陣歡喜,可剛邁腳,就聽周圍的人驚呼一聲,接著,白千帆軟軟的倒下去。

嚇得他忙伸手接住,打橫抱在懷裡,焦急的問,「這是怎麼了?她怎麼了,囡囡,囡囡,你怎麼了……」

邊上的人七嘴八舌的出主意,「快放床上,叫大夫來瞧瞧。」

「新娘子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哎喲,病得可真不是時侯。」

「快,大家都散開些,讓她透口氣。」

藍文宇心裡很亂,也有些茫然,不知道大喜的日子怎麼就弄成這樣。他把白千帆抱進新房,叫了府里的醫官來看,翻了眼皮,探了脈,看了老半天,說是久郁成疾,大約是勞累過度。

藍文宇覺得不可思議,白千帆天天兒在平樂宮裡好吃好喝的呆著,婚事一點也沒讓她插手,她勞累了什麼?

醫官開了幾副安神的葯,說讓新娘子靜養了一會,也許很快就會醒來,藍文宇便把屋裡的人都趕出去,他一個人留在屋裡守著她。

屋裡點著大紅的喜燭,燭淚緩緩往下流淌著,藍文宇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白千帆,她的臉色確實慘白得可怕,連上了口脂的唇也失了血色,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羸弱,他握住她一隻手,心裡象有一根小針,冷不丁扎一下,冷不丁又扎一下……

——————-

三更已發,下午還得出去,我這勞苦的命。。。 薛梓桐聽到戚薇薇的話,她癟癟嘴:"那好吧,你說去哪裡呢?"

戚薇薇想了想:"我們來個兩日一夜的自駕游,你覺得怎麼樣?你以前不是一直想跟我出去自駕游嗎?"

"可是,兩天的時間,會不會太短了?"薛梓桐說。

戚薇薇搖搖頭:"應該不會,我們不要用導航,漫無目的的開唄,走到哪裡是哪裡,你覺得怎麼樣? 村孤

薛梓桐聽到戚薇薇的話,終於來了點興緻:"好啊,那就這麼說定了,你負責告訴你的同事,我們明天一早,就在你家門口集合吧!"

戚薇薇點點頭:"行,那我現在就去告訴他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你可不許反悔哦!"

薛梓桐點點頭:"你放心吧,我才沒有那麼幼稚呢!"

戚薇薇笑了笑:"你不幼稚,那最好了,我先掛了!"

戚薇薇掛了電話,就去找曾佐凡。

曾佐凡看見推門進來的人是戚薇薇的時候,他忍不住頭疼。

"怎麼又是你啊,戚秘書,我不是都答應你的要求了嗎?"曾佐凡沒好氣的說道。

戚薇薇笑吟吟的開口:"是啊,你是答應我的要求了,可是,你根本不知道,我們明天要去哪裡啊,這不快下班了嘛,我就趕緊過來給你說一聲!"

曾佐凡無語的看著戚薇薇:"好吧,你說吧,我聽著呢!"

戚薇薇笑著說:"是這樣的,我們想來一個兩日一夜的自駕游,我們不用手機導航,直接走,走到哪裡是哪裡,隨遇而安,你覺得怎麼樣?"

曾佐凡聽到戚薇薇的意見,來了一點興趣。

戚薇薇的想法,聽起來倒是不錯的。

而且,他也已經答應了蘇寒。

他點了點頭:"那行吧,我沒有意見,我相信,我朋友也沒有意見!"

戚薇薇一聽曾佐凡同意了,頓時喜出望外:"那行,我們明天早上,在我家門口集合,我把地址給你發一下!"

"嗯,你發吧!"曾佐凡說道。

戚薇薇笑著低頭在手機上,把地址發給曾佐凡。

從曾佐凡的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戚薇薇整個人渾身都是輕鬆的。

她笑眯眯的走向自己辦公室。

這件事情,終於搞定了!

第二天一早,戚薇薇早早起床,收拾好東西,就開始等其他的幾個人了。

按照戚薇薇的想法,曾佐凡跟他朋友,應該一起來,薛梓桐又會單獨出現。

所以,她一大早就在樓下,邊玩手機,邊等人了。

戚薇薇給薛梓桐打電話的時候,她剛出門。

薛梓桐一邊跟戚薇薇說話,一邊上了車。

她單手打方向盤,結果,一不小心,跟旁邊的車蹭在一起了。

雖然只是輕微的蹭了一下,可是,對方的車,還是一大片漆沒了。

薛梓桐趕緊給戚薇薇說了兩句:"我馬上就來,我先掛了!"

她說完,就掛了電話。

坐在車裡,她都能看到旁邊車子上被刮到的那一片,她要命的閉上眼睛,今天這是走的什麼運啊!

怎麼這麼背!

就在薛梓桐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先走,還是給對方留下電話號碼,讓他有事找自己的時候。

對方的車燈突然亮了。

緊接著,薛梓桐就看見,一個帥帥的男人,向著車子走來。

薛梓桐頓時緊張起來,連看帥哥的慾望都沒了。

對方該不會是找她來算賬了吧!

看著帥哥走向車,看著車上被蹭掉的一大片,眉頭下意識的皺起來。

薛梓桐頓時做賊心虛。

她坐在車裡,內心掙扎了好久,最後,她打開車門,下車,緩緩走向男人。

薛梓桐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樣:"對不起,是我弄壞了你的車,要怎麼賠償,你說,我肯定不會耍賴皮的!"

對面的男人,定定的看著薛梓桐:"你要給我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