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蘇紫影一聽,急忙站起身。

庄哲在蘇紫影的幫助下,他終於慢慢的清醒了,他和蘇紫影的動作幾乎一樣,也是扭頭四下尋找。

當他看到劉良的時候,庄哲鬆了口氣。

「這個傢伙……將他帶回去!」他說道。

「庄隊!這個人只剩一口氣。」手下彙報。

「馬上送醫院!絕不能讓他死了……他就是劉良,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庄哲吐了口氣。 然而就算是金寧這樣子的訴說,在小二和阿羅的心裏,都還是會覺得這就是一個藉口,一種掩飾他們被欺騙的藉口。這麼多年,就在今天才知道真相。他們之前一直以金寧有父母爲榮,現在卻發現,被父母丟棄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可恥的是像金寧這樣硬裝。

其嘴臉之醜陋,難以想象。

金寧讓人把我關在一個環境非常差的地方。我甚至都聽到了老齊吱吱尖叫的聲音。原來就算是同一個地方,好的與壞的,也是天差地別。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忽然被打開,從門外走進了金寧,大長老和二長老,卻唯獨不見三長老的蹤影。看來他們是知道三長老會手軟,所以就不叫上他一起來吧,也或者是,他知道,但是沒有勇氣來。

本身昏暗的房間,突然一下亮堂起來。我只覺得像處在另一個世界一樣。金寧把我從頭到腳的打量了個遍,最後一把執起我的手腕,對兩個長老說道:“大長老二長老,就在她的手腕上!果然有那把劍的標記,看來劍魂也就在她的身上了。”

我沒有想到,原來他們是在打劍魂的主意!我一直以爲他們在我身上,只不過是想得到那隻在我身上的蠱蟲而已。卻沒有想到他們想要的,原來是劍魂,是天天!

我一把甩開金寧的手,從心底感受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天天已經完全融合在我的身體裏,如果他們想要剝奪的是天天的話,那麼我會被怎麼樣?他們到底想要用什麼樣的辦法來奪走我身上的天天?

然而我根本忽略了金寧的力量有多大。她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手勁大得可怕,我不過剛纔甩開她的手,下一秒她的手又箍住我的手腕,並且攥的我生疼。

“你們都不正常,你快放開我!劍魂你們別想從我身上奪走,劍魂誰都不可以奪走!如果你們真的敢這樣做的話。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我又開始想蕭朗了,爲什麼,蕭朗你還不來救我!雖然我真的不想讓蕭朗來到這裏受傷。但是我也不想讓天天被他們奪走,然後做不好的事情啊。

我用意念告訴蕭朗,讓他來救我。但是蕭朗卻遲遲沒有回答我。或許是因爲距離太遠,所以蕭朗感受不到吧。可是我不要天天離開我。就算蕭朗不知道,不能來救我,那我就自救好了!

沒有辦法,我只好對天天說。

“天天你快走,他們現在想要的奪走你。我沒有關係。如果他們真的把你從我身體裏取出來,肯定會做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我不想讓你受到傷害。也不想讓他們用你去傷害別人,所以不管怎麼樣,你快離開我吧!不管用什麼方法。請你快點離開我!”我真的很焦急,如果天天再不這樣做的話,就來不及了!他們一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

天天回答了我,但是卻並不是我想要的回答。

“主人,算了吧,其實你知道嗎。在三個長老來找你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談論這件事情了,我也早就知道,我來到這裏就是這個結局。從很早之前他們就已經打着這個目的了,我能感受得到。他們在你身體裏下的蠱毒,也不過就是爲了吞噬掉我而已。但是因爲你吃了活靈芝,對蠱蟲造成了一定的損害,推遲的速度變慢了。所以他們纔會想要把你抓過來,不用蠱蟲緩慢吞噬,而是直接把我從你身體裏剝離出來。我知道這樣的結果對你來說很殘忍,但是我沒有辦法,我不希望你再受到傷害。你以前因爲我而受到的傷害已經太大了,所以我不想你這一次也因爲我受到傷害。對不起。這次你就讓我自私一下吧。”天天突然很憂傷的說道,我從他的眼裏看到了很久之前的悲傷,沉積了很長時間的感覺。

我根本沒有時間去細想天天話裏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實在安全。

“天天,你不要這樣想,我知道是我太笨,一直沒有發現他們的意圖。可是我不能沒有你啊,難道你忘記了嗎?你不是都已經答應過,當我的孩子的嗎?你現在又怎麼能出夠出爾反爾呢?”

天天忽然變成一個小孩子,出現在我面前,對我說道:“主人對不起,其實那次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罷了。因爲我知道會是這樣子的後果和下場。所以主人,真的對不起。”

我早就應該想到,金寧抓我的目的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之前她不過只是爲了在我身上養鬼蠱。之後他們只是想奪走我身上的天天。爲什麼,爲什麼他們要這樣對待我?!就因爲我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嗎?還是說這是老天故意在作弄我,我不甘心啊!如果只是奪走我的生命也就算了,爲什麼他們要奪走我身邊的人,之前是晴兒,現在是天天!

我突然感覺到身體內有一股熱流傳遍了我的全身,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些破碎的畫面。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是覺得腦袋忽然一陣的眩暈,眼前的天天和金寧他們。都開始模糊起來。我不知道爲什麼身體突然開始變得無力起來。

“主人,你怎麼啦?”看到我突然一下子變得不對勁,天天開始焦急起來。

是啊,痛苦,但我的意識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清楚,意識模糊的說道:“身體突然好難受,頭好暈,天天我這是怎麼啦?”

還不等天天回答,我便暈倒了過去。

大長老注意到我的不對勁,最後看到我昏倒之後,生怕我出什麼差錯,趕緊對金寧說道:“金寧你快去看看情況,到底怎麼回事。這丫頭不會身上有什麼毛病吧,我們等一下可是要把劍魂從她身體裏剝離出來,她可不能出什麼問題啊。”

金寧應了一聲,然後走到我身邊在我脖子上摸了一下,然後轉頭對大長老說道:“她沒事,還沒死,只不過是暈倒了而已。至於身體有沒有什麼問題,還是請個醫生過來給她看看吧。” 系統專職男配一萬年 這個時候如果我出了什麼問題,他們所有的準備就全部都白費了。 警察馬上將劉良送走了。

「老樂呢?」庄哲看著蘇紫影。

「我姐夫不見了……」蘇紫影搖搖頭。

庄哲一愣。

「馬上派人去找樂天!」他急忙吩咐。

「庄隊!整棟別墅我們已經找過了,沒有發現樂天顧問!不過在別墅的牆上被人挖出了一個大洞……」手下回答。

庄哲驚訝的看著蘇紫影,兩個人連忙去被打破的牆壁處看了看。

「這是……我姐夫的銅匕首挖出來的。」蘇紫影驚聲說道。

「樂天獨自離開了?」庄哲眉頭緊鎖。

他第一時間就想到樂天殺人的那一幕……

「你們怎麼來了?」庄哲看著幾個手下。

「有人報了警……說在這棟別墅出了命案!」手下回答。

庄哲馬上就想到是樂天。

「馬上通知技術部,將這個打電話的人給我找出來!別墅內的東西全部給我封存,任何人都不要動!所有的屍體都帶回去……採集能採集到的所有痕迹!」他吩咐道。

蘇紫影像是六神無主的樣子,她一個人在別墅裡面轉來轉去,姐夫失蹤了……

這可怎麼辦?

東海市警局內,局長眉頭緊鎖的看著庄哲。

「你確定山海市警局的顧問樂天殺了人?老莊……這句話可不是可以亂說的,你知道樂天這個顧問對於山海市警局意味著什麼嗎?你知道這個山海市人對我們東海市做過什麼幫助嗎?」他沉聲問道。

庄哲沉默不語。

的確,樂天在山海市是什麼地位他不是太清楚,但是這個人對於東海市的幫助可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沒有他,上一次那上百個受害女子就是一個無法解決的難題。

「可是……他的確殺了人!」庄哲看著局長。

海賊之我是大佬 「紫影……你怎麼看?」局長看著蘇紫影。

「我不信我姐夫殺了人!就算是那個女人因為我姐夫而死,我姐夫也不會是殺死她的兇手!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我要馬上解剖那幾個人的屍體!」蘇紫影看著局長。

局長點點頭,示意蘇紫影可以現在就去。

蘇紫影馬上離開了。

「這件事暫時不要對外界發布,你可以將實情和山海市警局做一個通報!看看那邊是什麼反應。」局長看著庄哲。

庄哲點點頭。

「老莊!你是十幾年的老警察了,做事應該知道分寸!」局長看著他。

庄哲再次點頭。

山海市警局,蘇紫萱剛剛處理完手頭上的事。

「蘇隊,局長讓你過去一下。」內勤的過來通知。

蘇紫萱應了一聲,將手頭上的東西收拾好就去了局長辦公室。

「紫萱,我和你說一件事,你不要太激動。」局長看著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什麼事?」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他。

「樂天失蹤了。」局長說道。

蘇紫萱鬆了口氣,嚇了她一跳。

「沒事的,樂天可能有一些自己要辦的事。」她說道。

局長看了看蘇紫萱。

「你仔細聽我的話了嗎?樂天失蹤了……根據東海市警局發過來的消息,他殺了人!目前屬於潛逃狀態。」他沉聲說道。

「什麼?」

蘇紫萱的眼睛瞬間瞪大。

「這樣!你馬上去一趟東海市,配合東海市的警方將樂天找出來!現在就出發。」局長看著蘇紫萱。

自己的這個侄女他是清楚的,東海市她必須要去,自己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好!我馬上走。」蘇紫萱點點頭。

「紫萱!記住了……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一個警察,不要感情用事。」局長看著他。

蘇紫萱沉默了一小會。

「叔叔!失蹤的人是我的男人,您告訴我……我的丈夫殺了人,我該怎麼做?」她反問。

局長吐了口氣。

「我……我只希望你能記住你是一個警察。」

蘇紫萱點點頭。

「我記住了。」

局長看這蘇紫萱急急忙忙離開的背影,他吐了口氣。

顧小冷驚訝的看著蘇紫萱。

「你要幹嘛紫萱姐?」

「我要去東海市一段時間,家裡的事你來照應……樂包和小晗你要照顧好。」蘇紫萱看著她。

「哦,我知道了。」顧小冷點點頭。

蘇紫萱離開了。

顧小冷莫名其妙,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樂天哥出了事?

她急急忙忙的去找樂包了。

樂包奇怪的看著顧小冷。

「小冷姐你幹嘛?」

「包子,你趕緊把你的屎盆子拿出來看一看,看看是不是樂天哥出了事!紫萱姐突然要去東海市,我感覺她的情緒不太對。」顧小冷催促。

樂包無語,自己那是聚寶盆!

「那我們要回家啊!」他無奈的說道。

這東西自己來醫院是從來不帶的。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馬上回家。」顧小冷說道。

以她現在在醫院的身份,這話絕對有分量,就算是徐老怪都不能命令顧小冷,那可是將來的副院長啊。

海邊別墅,蘇紫萱連家都沒回就離開了。

樂包和顧小冷回到了別墅,包子火急火燎的拿出了聚寶盆。

「千里黃泉水!萬事因緣現!」

他低喝一聲,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進去。

「小冷姐你不能看!你看了會迷失的。」樂包提醒道。

顧小冷點點頭。

樂包看了幾眼,他的眼前也是一陣迷糊,他也不能多看。

「怎麼了?」顧小冷連忙問道。

「樂天哥沒事!」樂包回答。

顧小冷鬆了口氣。

「不過樂天哥好像出了什麼問題,他的人雖然沒事,但是他的命數卻被隱藏了,即使我動用了黃泉也看不到!只能看到一點點痕迹,而且還弄得我頭很暈。」樂包看著顧小冷說道。

「也就是樂天哥的人是沒事的?」顧小冷又確認了一句。

「沒錯!」樂包點點頭。

「呼……人沒事就好,其他的都無所謂。」顧小冷鬆了口氣。

對她來說,也真的是這樣,以她父親顧建的身份,就算是天大的事,他幾乎都能扛下來!

蘇紫萱快速地開著車,她的目光突然看到了路邊站著的一個姑娘,她急忙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

「小秋?你怎麼在這?」她奇怪的問。

「紫萱姐,我在等你。」高小秋回答。 高小秋幾乎毫不猶豫的就上了蘇紫萱車,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高小秋。

「你要幹嘛?」她問。

「我要去東海市!樂天出事了……」高小秋的聲音也讓有些急促。

「你怎麼知道樂天出事了?」

蘇紫萱奇怪的問。

「紫萱姐,我以前在樂天的身上留過一些痕迹,可是這些痕迹都消失了,這說明樂天一定出現了一些無法逆轉的大事,否則他不會這個樣子的,我們快點去東海市!」高小秋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想了想,樂天早就說過高小秋的神秘,現在看來,樂天的擔心也不是全無道理。

這個姑娘的確是神秘的很。

車子再次啟動,飛快的趕往東海市。

三個小時的路程,蘇紫萱只用了兩個多小時就到了,庄哲親自接待了蘇紫萱。

「到底怎麼回事?」蘇紫萱沉聲問道。

「我和樂天顧問破獲了一個進行人體改造實驗的案子,可是對方的人體改造技術已經成熟了,我們遇到了一些非常詭異的情況……」

庄哲還是將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不過這都是他的視角,和事實的真相差距較大。

蘇紫萱眉頭緊鎖,高小秋的臉上卻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紫影呢?」蘇紫萱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