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蠻牛車的速度也開始變慢了起來,到了晚上,蠻牛的視力就會降低很多,無法看到遠方,它們心中就會產生膽怯,因為降低奔跑的速度,到最後完全不敢去跑動,便是走都需要鞭撻。

放佛應了一句天無絕人之路,就在陳伯越來越著急的時候,前面突然之間有著火光閃動,而且不是一簇,而是不少的火光,這樣的情況就表示著那裡有著一個營地,一個人數不少的營地,在曠古原野之中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那麼這樣的營地是最好的選擇。

驅使著蠻牛快速的到達那火光之前,在距離還有剩下不到二十米的時候,陳伯將蠻牛車停了下來,這個距離是一個安全的距離,也是一個不會讓兩方人產生誤會的距離。

「這是哪一家的營地?遠方路人想要借宿。」陳伯喊了起來,身邊的南星也是清醒了過來,蠻牛車雖然是比較平穩的車子,可是對於一個十歲的小孩來說還是有些顛簸。

這個營地似乎也是注意到了陳伯的這個距離,知道了對方沒有惡意,在這營地的四周都是用簡易的木頭紮起來的,這樣比較起什麼都沒有要強多了。

「在下紫熊商會的三隊隊長秦玉風,不知道閣下能不能通報姓名?」一個看起來是領頭的人站了出來,隔著木頭圍欄大聲喊了起來,南星看的很清楚,那是一個皮膚很白的青年人,穿的很是講究,起碼要比自己好了幾十倍。

陳伯似乎有些遲疑,不過聽到這裡是紫熊商會之後心理有些放心下來,紫熊商會在蛇聖城之中還有頗有口碑的,想來也是可以相信的,最重要的是陳伯看到了這營地上方懸挂的一桿旗幟,上面是一頭紫色的趴在紫嫣花之中的懶熊。

「在下東方家族的陳管家,這兩人都是我東方家族的人,」陳伯小小的撒了個謊,否則這營地會不會收留一個不知道來歷的小鬼還真的是一個問題,陳伯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一枚令牌,上面有著東方二字。

「原來是東方家族的,請進,」看到那令牌之後,秦玉風似乎是確定了,對著身邊一個侍從開口道「去準備一間帳篷。」

蠻牛車緩緩的走入營地之中,進入這營地之後楚南才發現這裡的人可有著不少,而且那裡還堆積著很多東西,被護衛在那裡守護,這才像是一個大商會的樣子嘛!哪裡像是南家經營的商會,每次都只有那麼幾個人,東西也就是一輛車子可以搞定,哪裡像這紫熊商會,足足有一個車隊才能拉完這些東西,難怪有如此多的護衛。

「這裡轉者的氣息怎麼才有三個。」南星感覺著這裡的氣息,發現除了所謂的武者的氣息,就只有三個轉者的氣息,不過都比自己強,而且都在修鍊,否則自己也發現不了這波動的轉氣,只不過這樣一個營地才有三個轉者,不應該啊!

「三個轉者,這支紫熊商會的三隊之中竟然有三個轉者嗎?」陳伯的眉頭不經意之間皺了起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事情一樣。

南星有些奇怪的看著陳伯開口問道「三個轉者很多嗎?」似乎南家就有不少轉者吧!和自己同一期的孩子之中也有著不在少數的轉者。

「能夠加入商隊之中的轉者都有著超越了轉士的實力,有可能是轉師,甚至是轉侯,這下你認為三個轉者的數量不差了吧!」陳伯開口道,南星點了點頭,這樣一說還真的是,陳伯也是奇怪,這樣的一個商隊便是有一個轉者都很好了,看來這一次紫熊想要運輸的貨物絕對是價值極高的了。

他們的蠻牛車被拉到了一邊的木樁之下,旁邊有著餵養蠻牛的食物,而在距離蠻牛車不是很遠的地方就有著一個不小的帳篷,一個商會的人帶著他們進了這帳篷之中,裡面有三張分開的床鋪,在這曠古原野之中這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這個時候南星才看到了這位東方家族的小姐,有十八九歲的樣子,看不到容貌,被一塊薄紗掩蓋著,不過依舊可以通過曼妙的身姿來確定這是一個美人,而且在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葯香,南星也不確定是自己的判斷錯誤還是其他的什麼。

另外一邊,紫熊商會的總帳篷。

秦玉風並沒有去如何接見他們一伙人,安排了單獨的帳篷是他認為這蠻牛車內有著女眷,而且還有這孩子,所以才安排的,況且他們紫熊商會也不會畏懼東方家族,在蛇聖城大家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隊長,我們很有可能面對輕騎強盜團了,現在冒然讓別人加入,這。」一個看起來壯實的大漢開口,他穿著很堅實的鎧甲,神情之中有些不安。

「那面牌子不是偽作,真的是東方家族的牌子,我們紫熊和東方家族也算是頗有聯盟,自然不能讓他們在我們面前這樣離開。」秦玉風擺擺手道「況且這裡三個人之中有女眷和小孩,如果真的是輕騎強盜團,也不會派孩子和女人吧!」

「可是,」大漢秦強還是有點不放心。

「不要太過於擔心,我們還有三位大師轉者,就算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也沒有關係。」秦玉風自信的開口,他也確實很自信,雖然說他不是轉者,但是,他可是紫熊商會三隊的隊長啊!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隨著時間的慢慢過去,曠古原野算是真的黑了下來,那一輪明月都被國王的烏雲遮掩,這裡的一切都黑暗了下來,若是不點燈的話,都無法看到別人。

四周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無論是勞累了一天的拉車的轉獸,而是辛苦的商隊人員,周圍只有時不時傳來的轉獸的叫吼聲,所幸距離很遠。

南星所在的帳篷之中,很快他們就入住了進去,陳伯和東方香很快就將一個輕紗蚊帳搭在了這間帳篷之中,這也不是說東方香有多麼的嬌氣,而是帳篷之中畢竟還有著兩個人,南星和陳伯雖然一個小一個老,但是到底都是男人,兩人本來是準備去蠻牛車的,不過被東方香給攔了下來。

「哇!這麼說香香姐是一個醫師了。」南星睡在自己的床鋪之上,發出了讚歎,這可是真的讚歎,醫師可不是那麼容易當的,作為一個醫師要背誦很多藥材,還有脈搏,太多太多,不過醫師倒是一個相當被人尊敬的職業。

「到底是不如轉者,」東方香開口,也不知道是嘆息還是緬懷,說到底,不管是武者還是什麼,最被歡迎的職業還是轉者,只是轉者很難得,一些轉者甚至因為沒有獸書而被迫轉職,真的可以成為轉者的人還真的不是很多。

南星不著痕迹的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對於這話又是認同又是不認同,不過他終究是沒有說太多的話,想了想開口道「若是香香姐能夠轉職成為轉獸醫師的話,那就不同了。」

轉獸醫師,這個只在醫師前面加了轉獸兩個字的醫師,可是實際上和醫師有著天差地別,是一個被轉者都異常尊敬的職業,只不過想要達成轉獸醫師這需要一個很不簡單的條件,那就是獸書,需要一本完整的醫師型的獸書,這樣的獸書少之又少。

東方香笑了一聲,這笑容之中有些苦澀,也有些調笑,顯然她自己也相當清楚獸書的價值,這樣一本關於醫師的獸書可不是蛇聖城東方家族可以擁有的。

話題到了這裡也算是終止了這次的聊天,南星也是奔波了幾天,一直都沒有好好的休息,現在也是很快睡了過去,不一會便發出了輕微的鼾聲。東方香一個醫師的體質自然也是不好,也不知道一個醫師沒有幾個護衛,就這樣在曠古原野奔波,雖然在蠻牛車內,但是也只是支持了一會就睡著了。

在這黑黝黝的帳篷之中也只有陳伯瞪著一雙不甚明亮的眼睛在那裡保持著清醒,雖然這裡是紫熊商會的營地,但是陳伯還是有著最基本的防範之心。

幾隊人都在這周圍進行著守夜,每一隊的人不是很多,兩一組,這裡是曠古原野,不僅僅會有強盜,更多的是轉獸,若是一個轉獸族群現在突然出現襲擊而沒有人警示的話,這裡的人能夠生存下來的還真的不多。

「嘿!張龍,你說我們天天這麼巡邏,就這麼過一輩子嗎?」一個守夜的護衛看著安安靜靜的營地,低聲的對自己身邊的人開口。

「不然還能怎麼樣?」身旁的王五一臉的無所謂,「既沒有轉者的天賦,也沒有成為其他職業的天賦,能夠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就算是死了也有隊長會照顧老娘,這樣也不錯了,只是這一點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是啊!只能怪我們的天賦太差啊!」開始那人一臉的落寞,誰沒有偉大的志向,可是面對這殘酷的現實以及這看起來子無須有的天賦,只能嘆息。

一陣狂風在這裡吹過,張龍忍不住就將手中的長刀抱得緊緊的。

「這股風有些不太對啊!」張龍看著周圍,旗幟什麼的都沒有動,就只有這一片有動靜,這不是正常的風,而是轉獸,在這裡守衛商隊也已經有了不少念頭,對於一些事情張龍也是比較了解,這風很有可能是來自轉獸。

呲!

一個爪子突然之間從風中伸出,瞬間就將這張龍的胸膛穿透,他轉過了身子,看了看身後,果然,這是一頭隱匿在風中的焰狗,一種可以隱藏在風中而且還可以使用火焰的轉獸,他的瞳孔開始慢慢的渙散,但是嘴角卻掛起了一絲滿足的笑容,死了,那麼隊長就會照顧自己的老娘,她的後半生可以安然度過了。

張龍閉上了眼睛,但是他身邊的人可沒有,看著張龍倒了下去,幾乎是本能的在那裡大喊了起來,撕心裂肺的聲音。

「敵襲。」在這黑夜之中,這聲音是那麼的突兀,整個營地幾乎實在一兩秒的時間,帳篷內的燭火出現,那些只是被掩蓋住的火焰堆也被再次點燃。

噗!

不過後面如何,張龍和他的同伴都已經看不到了,在喊出這樣一聲之後,他的身體同樣出現了一個窟窿,又是一隻爪子,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之中,捏碎了他的肝臟,整個人倒了下去,原來這就是死亡啊!

秦玉風快速的組織著自己的人,那裡守夜的隊伍已經開始匯聚,出現在了被殺的張龍幾人附近,那裡的風漸漸的停了下來,一頭頭猙獰可怖的火紅色的鬣狗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睛之中,這一群焰狗足足有幾百頭,都是從這一個方位而來。

「吼!」一頭全身都冒著火焰的焰狗對著出現的人吼叫,其他的焰狗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便撲了過來。

「盾手抵禦,」秦玉風大叫,立刻就有人提著厚實的盾牌出現在了前方,將這巨大的盾牌直接插到了地面之上,阻擋著這些焰狗的直接衝擊。

「呼喚來自虛空的轉獸,通過我的賜福而出現,降臨吧!」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穿著長袍,看起來有些乾癟的老頭出現,隨著他的呼叫,一隻巨大的蠻虎從天空之中砸了下來,頓時將一片焰狗震飛,隨著老頭手中出現的一道金光,這蠻虎再次發生變化,一對爪子變得巨大無比,一爪子便將一隻焰狗拍飛。

只不過此時這些焰狗已經開始從其他地方攻擊了,足足幾百隻焰狗可不是一頭蠻虎能夠攔住的。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呼喚來自虛空的轉獸,通過我的賜福而出現,降臨吧!」乾癟老頭再次誦讀,又是一個光圈出現,這次落下的不再是蠻虎,而是一隻張有翅膀的大鷹,老頭很快的攀爬在了上面,這大鷹帶著他飛了起來,這是用來保護自己不受危險的。

這是一個轉侯級別的高手,召喚了兩次之後,臉色也沒有什麼變化,若是轉師的話,召喚兩次轉獸絕對不會這麼的輕鬆。

轉侯都出手了,剩下的兩個轉師自然不敢躲在後面,召喚出了一隻大蛇和一頭健壯的黑狼在那裡戰鬥了起來。

這秦玉風卻是不怎麼慌張,這焰狗雖然可以隱藏在風中,但是當這風不足的時候,他們剩下的力量就只有爪子和火焰了,便是一般的武者在躲避了這些火焰之後都可以將焰狗擊殺,唯一讓人擔憂的是這些焰狗的數量比較多,而且現在已經開始在這營地之中擴散了。

「陳伯,」東方香一臉擔憂的看著周圍,早在聽到那一聲敵襲之後,他們就醒了過來,南星很是不滿,剛剛睡了還不到幾個小時,現在應該就是半夜的時候,這些原野的轉獸還真會挑時候。

「沒事,小姐,有我保護你,」陳伯帶著東方香快速來到蠻牛車的旁邊,他不僅要保護自己和東方香,還有蠻牛車,這是他們回到蛇聖城最重要的東西。

南星也連忙跟了上去,此時這周圍已經到處是火光了,這些帳篷雖然都是防水防火的,但是也還是會慢慢的燃燒。東方香站在蠻牛車上,楚南也被陳伯報上了蠻牛車,只有陳伯一人環繞下面,仔細的看著四周,時刻警惕著焰狗的出現。

南星有些不忍,突然想到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轉士而已,除了自己得到了獸書否認意外,其他的完全沒有必要隱瞞啊!

「呼喚來自虛空的轉獸,通過我的賜福而出現,降臨吧!」南星催動著自己的轉力,雖然並不是很多,但是,黃色的光圈從他的上方出現,靈明猴還是和之前一樣落了下來,勾勒在了楚南的肩膀之上,對著楚南吱吱的叫了起來。

「別鬧,這次是有事情的,一會就由你來保護我們了,」南星笑了起來,身邊的東方香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看著南星,他們都知道南星有轉獸,但是卻不知道是什麼,不過這一次看來是終於清楚了。

「靈明猴嗎?」陳伯看了一眼小傢伙,心中立刻就明了,不過心中對於這小猴子的出現完全沒有什麼想法,也沒有聽說過師級的靈明猴有著什麼強大的力量。

吼!

只是一小會的時間,就已經有焰狗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些焰狗的數量很多,雖然無法在正面突破那些盾武士的防禦,但是卻從四面八方沖入這裡,它們的智慧雖然不是很強,但是絕對不能說是差,此刻看到了人,焰狗的口中都已經開始留著口水了。

夜晚是真正的狩獵時刻。

啪!

陳伯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一併大鎚,一頭焰狗直接撲了過來,嘴巴之中還有著火焰,直接被陳伯一鎚子砸飛了出去,那嘴巴之中的火焰還沒有完全噴射出去就被砸飛,那火焰瞬間在焰狗的嘴巴之中燃燒,很快那焰狗便被自己的火焰焚燒,倒落在了那裡不再動彈。

這隻焰狗的慘狀並沒有讓其他的焰狗生出懼怕的意思,反而是激起了它們的凶性,剩下的三頭焰狗一副猙獰的瞪著他們,,在一點點逼近,其中一頭已經開始在環繞陳伯,目光看向了後面的東方香和南星,還有,靈明猴。

陳伯額頭上落下了汗水,他並不是多麼強大的武者,也沒有被什麼轉者賜予過獸書之中的力量,只不過是因為天生神力,不,只是天生蠻力,還達不到神力的程度,揮舞手中這柄二百一十八斤的玄冰錘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南星幾乎是沒有考慮的時間,獸書之中的力量瞬間被他使用出來,身上出現微弱的金光,落到了小傢伙的身上。

小傢伙顯得極為興奮,它知道這是什麼,這是讓自己變得強大的東西,它還自己的上一次在森林之中自己是如何救助自己的主人的。

披風,凝重的石塊,還有草冠,草裙,剛剛看起來還是那麼弱勢的小傢伙一瞬間變得強大起來,一下子從蠻牛車上跳了下去,向著剛才環繞陳伯的焰狗撲了過去,爪子捏成了拳頭,對著焰狗的腦袋便砸了下去,看來是深深得到了打架的真髓,就要往要害的部位打。

這一系列的事情的發展都是一瞬間的,當陳伯反應過來的時候,小傢伙已經是和那焰狗打在了一塊,而且明顯占著上風,那焰狗的爪子無法擊破小傢伙的護體岩石,而小傢伙充滿了岩石的拳頭打在他的頭上卻還是很沉重的。

陳伯雖然不是強大的武者,但是到底經歷了太多,看重機會,揮舞著自己的玄冰錘便是砸向了一頭焰狗,這焰狗頓時被擊飛,雖然沒有向上一頭那樣被火焰焚燒,但是短時間內是沒有再爬起來的可能了。

另外一邊的小傢伙看著陳伯解決掉一個,自己還在與這一個糾纏,頓時就是很不服氣,變得強壯的身體直接跳了起來,身體上面的石塊是越來越沉重,直接壓在了這焰狗的身上,還很解氣的扭了扭屁股,那焰狗直接被壓得吐血,趴在那裡想要起來卻實在沒有那個能力,慘叫了幾聲,終於也是沒有了聲息。

而那裡的陳伯也終於解決掉了另外一頭焰狗,整個營地的狗叫聲也終於慢慢的開始變得低小了起來,漸漸的開始消失,只有遠處還有幾聲狗叫,以及一兩聲其他轉獸的咆哮聲。

焰狗退了,來的時候幾百隻焰狗,氣勢洶洶,但是到了現在卻只剩下了不到一百隻焰狗狼狽的逃跑,這其中單單是那隻蠻虎就殺了幾十隻焰狗,難怪武者的地位沒有轉者高,這其中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整個營地之中漸漸的只剩下了火焰燃燒的聲音,秦玉風也在安排人準備將火焰撲滅,讓南星慶幸的是自己住的帳篷沒有被燃燒,他現在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將小傢伙收了起來,消耗了這麼多的轉力讓他更加的疲憊。

「就在這裡睡吧!」東方香開口道,將南星拉倒,將南星的頭放在自己的腿上,南星很不好意思,想要拒絕,但是看到東方香眼中的堅持,只好睡了下去,可能是轉力的消耗和這幾日沒有安穩睡覺的緣故,只是十幾秒的時間,南星便聞著東方香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沉沉的睡了過去。

「小姐,」陳伯看著東方香。

「沒有關係,」東方香摸了摸南星的腦袋,「這只是個孩子。」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上次的焰狗事情已經過去了兩天,再有一天的時間便可以到達蛇聖城,而那秦玉風也果然不是尋常人,當著所有人的面將戰死在這次的戰鬥種的武者屍體帶著,並且承諾了武者家裡若是有家眷的都會給與足夠的補償。

不得不說只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很多武者為紫熊商會賣命了,而南星也是起來之後尷尬了很久,自己竟然在香香姐的腿上睡了一晚上,真是尷尬無比。

還有一件事情是南星沒有想到的,那就是自己認為一張銀卡應該足夠自己生活,可是似乎這是錯誤的,自己銀卡最多支持自己一個月的生活,也就是說一個月吼自己就要喝西北風了,而且還是孤苦的沒有住處的喝西北風。

「小星來姐姐的醫館幫忙吧!」東方香看著南星在那裡思索著自己在蛇聖城該如何的度過,不由的便笑出了聲音來。

「香香姐都有自己獨立的醫館嗎?好厲害。」南星滿臉的崇拜,擁有自己醫館的一般都是七八十歲的老頭子,這麼年輕就有醫館的真的是太厲害了。

「只是醫館內只有姐姐和陳伯,所以你要加入姐姐的醫館嗎?」東方香笑了起來,只是嘴角有一絲苦澀,南星並沒有看到。

「當然願意,」南星眼睛頓時一亮,自己在蛇聖城之中無依無靠的,如果有這樣一份工作,自己平時再將轉力修鍊,如果能夠在一定的時間突破成為轉師的話,那麼自己就可以去更大的城市,這個帝國的帝都,據說那裡的轉者學院智慧招收二十歲以下的轉師,自己一定要努力,如果能夠進入那個學院的話。

東方香也笑了起來,摸了摸南星的腦袋,軟軟的,南星的頭髮出其的蓬鬆,並不是很長,而且很多都豎立著,黑色的頭髮摸起來好像是一團柔軟的棉花。

由陳伯負責,很快他們就告別了這紫熊商隊,秦玉風也沒有去刻意的將他們留下,似乎他們還有著更加重要的事情,不過這就不是他們的事情了,南星也是發現這陳伯的實力其實並不是很高,不過揮舞起這玄冰錘的話,就是轉師都不見得會是他的對手,而陳伯最拿手也不是這個而是交涉的能力。

到現在南星都是暗暗讚歎他們的大膽,沒有如何強大的實力竟然就敢在曠古原野出現,南星完全忘了自己一個十歲的小孩單獨出現在原野更加的惹人懷疑的這一事實。

蠻牛車又在快速的奔跑,向著蛇聖城的方向,南星依舊是和陳伯坐在駕駛位置,雖然東方香已經同意了,但是南星自認一個男孩子還是不要隨意和女人單獨相處的好。

在將近是傍晚的時候,他們終於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現在視線之中,高高的城牆已經達到了二十米的高度,上面充滿了肅殺的氣息,在面對這樣一片充滿了神秘卻又危險的曠古原野,蛇聖城不得不將自己的力量也提高,據說這裡可是有轉聖坐鎮的,不過這消息的準確度就不知道了。

在陳伯的帶領下,他們通過了城門口的檢查,進入了城內,這也是南星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城市,繁榮非常,不像是之前的風蛇鎮,雖然也有一些商鋪,但是和現在看到的蛇聖城比起來差距實在是太大,就算是說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都無法比。

看著南星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東方香和陳伯也是笑了起來,這小子看起來比同齡人成熟一些,現在看起來才像是一個孩子。

東方家族。

在蛇聖城之中佔據不小的面積,在一間書房之中,一個人正在那裡半跪著,他的面前是一個批著公文的中年男人,男人看起來很有氣質,或者說有種特別的氣質,來自於一個人天生的氣質,一個屬於上位者的氣勢。

「家主,小姐回來了。」地面之上的人恭敬的開口。

「小姐回來了?去了那個小藥鋪嗎?」男人正是東方家族的族長,也是現在的家主東方森,雖然不是一個轉者,可是身上的氣勢絲毫不弱,這是一個強大的武者。

「是。」

「香兒如何才能為父的苦心啊!」東方森嘆了口氣。

對於東方香的做法很是無奈,奈何自己的女人自己如何不了解,這次自己剛剛提了提要和仲家結親,便直接離開家,什麼高手都沒有帶,在那曠古原野待了半月之久,他可想象若是自己再提的話絕對不僅僅是半個月,而且女兒外柔內剛,逼急了說不準會做出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事情,這也讓東方森沒有半點脾氣。

「家主,小姐這次歸來還帶回來一個孩子,只有十歲左右,而且還是一個轉者。」地面上還半跪的人又將自己看到的知道的消息說了出來。

東方森眉頭微微一皺,手指在桌子之上有節奏的敲了起來,手下人不再說一句話,這個時候的家主是不喜歡別人打擾他的,

「派人去查一下,一定要清楚。」東方森最後終於開口,很是嚴肅,「這件事情不要告訴別人,還有,通知下去,以後都不許去小姐那個醫館惹是生非,要是讓我知道了,直接家法處置,明白了嗎?」說到了後面已經不僅僅是嚴肅了,隱隱之間都有股殺氣在震蕩。

下面的人心中微微一緊,知道家主這一次是動了真格的,立馬就知道該如何做了,當下恭敬的立下軍令狀之後躬身退了出去。

「香兒啊!」久久的在書房之中傳出這樣一身嘆息。

……

再說東方香帶著南星,穿過最熱鬧的大街,到了另外一條街,這條街也是很熱鬧,只是比較起之前的那條街就差了一些,剛才那條街可是花紅柳綠什麼都有,南星瞪大了眼睛,大飽了眼福,這條街相對就冷清了不少。

「小姐,我們到了,」陳伯的聲音傳來,南星也在好奇的張望,這是一個不是很大的小院子,外面是醫館,相連的後方就是小院了,他們現在就是從小院的後門進入,陳伯先下去將後門的鎖打開,將蠻牛車趕了進去。

「這裡就是我的醫館了,叫做寶芝林。」東方香從車上走了下來,很是開心和南星說著。

南星一個趔趄,差點沒有摔倒,寶芝林,這名字實在是太,南星頭上出現了黑線,小心翼翼的開口道「那這裡有沒有誰叫黃飛鴻啊!」

「黃飛鴻?沒有,」東方香搖了搖頭,「不過,陳伯的名字就是陳飛鴻,倒是和你說的黃飛鴻有些像,對了黃飛鴻是誰啊?」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寶芝林又開始開業了,只不過每天來到這裡看病的人實在是不多,而且多數都是陳伯在那裡為別人看病,這讓南星一陣驚奇,沒有想到這個揮舞著二百多斤的大鎚的陳伯還是一個醫師,說起來,說是南星在這裡打工生活,實際上有些吃白食。

南星心理很是過意不去,他發現寶芝林的錢似乎不多,很不符合東方家族小姐的樣子,心中參測是和家中鬧翻了,南星便將自己的銀卡拿了出來,雖然不多,但是卻意外的是整個醫館目前能拿的出來的銀兩的一半之多了。

東方香頗有些過意不去,說好的自己來照顧這個如同自己小弟弟一般的南星,但是沒有想到南星還未醫館提供了一張銀卡,這讓東方香很是不好意思,所以她決定交自己這個小弟弟一點醫術,這也是自己唯一擁有的了。

南星現在還記得那是一個陽光很不錯的白天,香香姐一臉微笑的走了過來,問自己是否要學習醫術,自己當時候似乎是什麼都沒有想,便直接同意了,現在想想全部都是淚啊!醫術實在不是自己這個講故事也只有轉獸能聽的下去的人可以隨便學習的,雖然說自己也確實是學到了,但是這經歷。

醫術,可不是那麼簡單的,首先是要知道人體的穴道,還有血管啊!脈搏啊!當然這些都還不是南星現在要學習的,想要學習醫術首要的是對於藥材的掌握,當自己的香香姐笑眯眯的把足足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藥材類型的書籍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時候,南星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雖然說自己能夠認識字,但是這不是理由,之間也沒有必然關係啊!

「香香姐,這個,」南星一臉苦哈哈的樣子,好像是受了什麼委屈的小媳婦一樣。

「這可是學習醫術的必要前提,」東方香理直氣壯,站直了身體,挺胸抬頭。

「那香香姐你自己全部都背下來了嗎?」南星一臉懷疑的看著東方香,這麼多的藥材書,而且他可是看到在自己房間之中還有這麼一摞和這相當的藥材書,這要是全部記住了,那可就是把所有的藥材都記住了,為什麼就沒有藥材類的獸書,只要一傳授就可以全部學會。

東方香臉色頓時一紅,故作鎮定道「自然,你香香姐可是把這些全部看完了。」

南星無語,他自然是看出了問題,香香姐估計也只是看了一兩本,只是現在不知道該怎麼交自己所以才這樣做吧!

別說,南星還真的沒有猜錯,東方香還真的是不知道到底該怎麼交自己,她也是突然之間想起要交南星醫術,可是真的到了這個時候卻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怎麼交,一下子為難住了,只好先拿出這些藥材書讓南星看著,事實上他自己也不過是看了兩本而已,這些書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可沒有那麼好記憶,而且很多東西實際上用不到,這些藥材書籍並不是有多珍貴,除了一些太過於特別的,其他的可以說都在這其中。

看著東方香蹬蹬蹬的走了出去,望著這些藥材書籍,南星只能是無辜加無語,不過好在他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否則也不會對著一個猴子講故事講那麼久了。

「龍香草,出自龍涎之氣,有龍香,具有醫治毒傷,毒瘡,毒藥等奇效,還適合用來煉製奇香丹等丹藥。」南星只好將靈明猴召喚出來,自己繼續講著《西遊記》,反正一會才一個字,就當磨鍊轉氣好了,而手中則拿著一本藥材書看了起來。

咦?這還是和煉丹師有著關係的嗎?那自己可要慢慢的看了。

想到這裡南星就這樣繼續慢慢的看著,這樣的日子一直過了足足有三天,南星將一整本術消化在了腦袋之中,就好像是儲存起來了一樣。

晚飯的時候,因為只有三個人,他們三個就直接坐在一起來吃飯,每次到了這個時候陳伯還會討教,或者說是教導一些東方香的醫術。

「小姐,今日有一個病人是中了火毒,然而火毒卻隱藏在肺下,這要怎麼辦?」陳伯開口道,這也是他今日看的最為嚴重的病人。

「火毒用百靈草,隱藏肺下,可以試試將紅梗花加進去。」南星幾乎是順口而出,這些都是這三天自己看的書中有記載的東西,很神奇的一點,記在腦海之中的東西很難忘記,南星經常回想自己就是傳說之中過目不忘的人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