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血,流了一地。

顯得無比的凄慘。

自己……始終還是慢了那麼一瞬間。

差一點兒,差一點兒先逃走,就算是移開了要害,可劍氣還是進入了身體。吳淵臉上慘然,這樣的劍氣下,還有什麼人能夠活下來?

爸媽的魂魄。

在王偉那裡的小玉。

地獄空間的秘密,那個在背後策劃的人……

吳淵心中不甘到了極點。


地獄第二層之中,紅光也驟然冒起,這是生死存亡的時候,地獄空間才會出現的紅光。

李水明瞬間出現在了吳淵的身邊,他的面色大變,頓時抬起雙手,大量的白色氣息從他身體中散發出來,滲透進去吳淵的身體。

「不行……」

李水明臉色難看無比。

吳淵已經奄奄一息,自己救不了他……

這空間之中,要是死了宿主,會變成什麼樣子?

永久封閉?

李水明很果斷的做了決定。

他沒有再管吳淵,身上的氣息驟然爆發開來,朝著天上飛去!

地獄空間的紅光,變的更加的紅,刺眼。

「警告!攝青鬼李水明,將要叛逃!是否抹除其存在!」

吳淵的意識中,地獄空間的警惕提示炸響。

他也完全沒有料到,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李水明竟然要逃。

可吳淵的心裡頭,已經來不及厭惡,來不及懊惱了。

「抹除……」

意念傳遞出來這兩個字,地獄第二層的陰陽氣驟然變的狂暴無比,朝著李水明衝去!

李水明的身體,驟然分離成了兩份,形成了兩個身影。

其中一個完全和正常人的氣息無二。

已經不再像是鬼魂。

另一個,在攝青鬼的氣息之中,依舊帶著一些血腥氣。

就像是李水明將自己魂魄之中駁雜的部分完全分離了出來!

那一小半魂魄,直接鑽進了天空之中。

剩下的那一半,在陰陽之氣的圍剿之下,迅速的開始消散。

不過這幾分鐘的耽擱下來,當這一半魂魄被抹除之後,李水明已經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警告:攝青鬼李水明叛逃成功,其獲得地獄空間大量秘密,宿主需將其擊殺,否則將會留下隱患。」

吳淵身體搖晃,意識越發的模糊了。

殘破的身體,卻恢復了一絲。

那是極微小的一絲。

卻讓吳淵意識一顫,略微清醒了瞬間。

身體的恢復,是來自於剛才李水明叛逃之前所留下的一道純凈的陰陽之氣。那絲氣息,同這陰陽路上的略有不同,本質上還是陰陽路所產生。

心中的不甘,找到了一絲生機。

吳淵拖著殘破的身體,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屍花所生長的陰陽路最中心,產出陰陽之氣的地方了。

盤膝坐在屍花之下,開始引導身體勉強的吸收陰陽之氣。

吳淵所使用的辦法,就是之前杜乾教他的那一種。

也是那一次的吸收,讓他提前開啟了地獄第二層,並且完善。

大量的陰陽之氣,灌注進了吳淵的身體。

身體的傷勢,開始被修補。

只是身體實在殘破的太多,幾乎沒有一絲完好的經絡。

若非地獄空間的存在,若非易筋練氣式的加持,此刻吳淵早已經一命嗚呼。

此刻在陰陽之氣的滋養下,性命已經保住,沒有死亡的威脅。

吳淵的意識完全沉浸在吸收之中,並且運轉起來了周天。

若是李風雲還在這裡,必定會拼盡全力阻止吳淵!

因為此刻吳淵的傷勢修補,就等同於在破體重生!

甚至於是在陰陽之氣之中重生!


……

錦城,市第三人民醫院。

王偉懶洋洋的躺在病床上。

旁邊的病床旁,小玉背對著他坐著,看著窗戶外面。

楚佩佩也疑惑不安的看著小玉,不自然的說了句:「小玉……你怎麼哭了?」

小玉滿臉都是淚痕,整個人都顯得獃滯無比。

她剛才本來在和楚佩佩說話,卻突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心悸,緊跟著就是淚流滿面,就像是即將失去最重要的東西一樣。

「主人……主人出事了。」

小玉猛的從窗戶旁邊站起來,咬著牙,身體顫抖至極的看著王偉,聲音沙啞的說:「王道長……主人,出事兒了……」

王偉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說:「小玉,你別多想了,吳淵的命,可比你想的硬多了,這錦城裡頭能殺他的人,還真的沒幾個。」

小玉用力的搖了搖頭,臉色格外的蒼白,說:「主人真的出事了。」

「我感覺得到,他很痛苦,並且我和他那種相連的感覺,正在消失……」

抬起雙手,小玉的表情慌張至極。

「我身上的血,是主人的血,它們很驚慌,還在慢慢的失去主人的氣息……」

王偉的表情,也逐漸變的凝重了起來。

他皺起眉頭,說:「那就是真的遇到麻煩了。」

「可他去找他爸媽的魂魄了,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找他的人?」

小玉哭的傷心至極,王偉也心慌了起來。

「放心,吳淵的命硬的很,現在我們就想辦法去找他,草,這小子走的時候,也沒留下來什麼信息。」

抬起頭,小玉的聲音顫抖無比:「我知道。」

「主人和杜乾說到了失落的古城,還說到了一個人,叫做陰夫子,還說陰夫子是找到主人爸媽魂魄的關鍵人物。」

王偉眉頭皺起,說:「我要回去一趟道場,找觀主一趟,小玉還有什麼你知道的事情,快全部告訴我。」

小玉立刻開始回憶當時吳淵和杜乾的對話,並且將其完全複述給了王偉。

……

失落的古城,或者說,雲隱城。

一個巨大的院落中,三三兩兩,一共有約二十餘人。

這些人分別分成了兩個派系一般。


「李風雲,你擅自離隊,帶著小師妹外出,萬一小師妹出了什麼事情,你擔得起責任么!」

黑色的長發之中,夾雜著一絲白色。

一個面容冷硬的男人,懷中抱著一把長劍。

「你身上竟然還有傷,傷到了魂魄?若是宗主此次交代的事情有所閃失,就是因為你不跟隊伍!」

「君莫師叔,你就不要怪大師兄了,他也是覺得我太無聊了,才會帶我出去走走。」若乾嘟著嘴,拉著那男人,撒嬌似的說道。

李風雲笑了笑,說:「師叔,你完全可以放心,有我在,沒有人可以傷害到小師妹,我會拿命保護她的。」

那男人目光依舊冰冷,說:「拿命?這雲隱城中的危險,就算是我的命,都不夠看,更何況你的命?你死了不要緊,若是若乾出了事情,就是把你挫骨揚灰,都無法給宗主交代。」

「你的魂魄受傷了,那就是這附近,還有其他人?」

李風雲面色平靜,說道:「之前有,現在一個死,一個在我們的手中。」

話音落下的同時,李風雲點了點頭。

若乾一揮手,杜乾的身體出現在了面前。

那叫做君莫的中年男人,眼中頓時爆發出來一陣精光!

「活屍鬼?不,並不是簡單的活屍鬼,其中有攝青鬼的氣息,還有凡人天師的氣息,這活屍鬼,是你們抓獲的?」

若乾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說:「對啊,這個活屍鬼的主人,比較難對付,不過他也不是大師兄的對手,大師兄還說了,給我煉製一具傀儡呢。」

君莫的臉上,稍微緩和了一些,接著又說道:「既然如此,李風雲,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你確定你殺的那個人是個獨行客,否則的話,能夠有這樣的活屍鬼作為奴僕,恐怕背景不小,會給我們帶來麻煩。」

此刻李風雲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劍氣被引動,並且完全揮發了出來。

那個人,絕無倖免的可能。

李風雲的臉上出現一絲恭敬之色,說:「師叔放心便是,那人,已經被我斬殺在劍下。」

君莫走到了杜乾的近前,抬起手,按住了杜乾的眉心。

他眉頭微皺:「你已經搜魂了?魂魄凌亂無比,煉製出來的傀儡,都要有幾分折扣了。先收起來吧,等離開雲隱城之後,找宗主幫忙煉製,不要浪費了這上好的材料。」

杜乾的眼中,已經完全是空洞,他的表情,卻固定了一股蒼涼,無比的蒼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