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裡面有微微靈力,居然是修仙者用的法器,還有草藥。

只是東西稀少的很,四件低等法器擺在桌面上,顯的孤伶而又霸道。

草藥裝在盒子里,看著雜亂而枯萎,看著就沒有攻效。

還有巴掌大的盒子,裡面裝的是黑色的藥丸,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十一和冷雪在看到黑色藥丸時,雙眼放光,眼神不約而同朝潘偉望去。他們可是記得,潘偉就曾經給他們吃過種藥丸。

陳未來開啟他的大嘴巴,指著黑色藥丸說:「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續命丹藥,保底價一個億。無論你受多重的傷,只要吃一顆丹藥,你立馬就能活蹦亂跳。」

十一和冷雪嘴角抽抽,眉眼止不住的狂跳,這個丹藥一個億,那他們吃了多少個億?

而潘偉卻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沒有任何的表情。

「還有這個,來來來,看看這個,這可是修仙者們的法器,聽說隨手那麼一揮,便能讓手槍自動融化掉,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知道嗎?」

「還有這個,這是草藥,聽說是製作丹藥的草藥,聽說那種人被他們稱為煉丹師,一百萬個人之中,也難成就一個煉丹師。」

「看看吧,這才是你們不懂的世界。」陳未來感嘆,「人命是買不到的,可若是成為了修仙者,那你的壽命卻可以多活五百年,甚至於更多。」

冷雪掃了他一眼:「你說的再多,那也只是你的聽說,你也也沒見過他們?」

「不,我見過。」陳未來激動無比,「我就見過一個修仙者,他手掌就這麼一托,一道足球般大的火,便懸浮在他手掌心,對著敵人一甩。嘩的一下,敵人便化為火人,一秒之後,便化為灰燼,不見分毫。」

激動的陳未來,並沒有見到十一和冷雪,雙雙瞪大眼,朝潘偉望去。後者淡淡的朝他們望來,二者立馬低頭,不敢再看他。

心中卻驚淘駭浪。

剛才那一眼,不似以前看過來平靜無波的眼神,而是大哥的眼神中,好似裝著一個宇宙,又好似他的眼裡,裝著功將萬骨枯。

震的心臟亂顫,靈魂恐懼。

好可怕!

自顧說的陳未來說著,伸手朝潘偉扯去,十一和冷雪二人齊齊喊:「不要!」

兩人雙雙奔到潘偉身邊保護著他,領土感十足,嚇的陳未來大退一步:「你們,做什麼?」

「說話就說話,誰准允你臟手碰我大哥。」十一很不客氣的大吼,這可是他們的神,不容任何人觸碰。

冷雪更是冷意十足,大有誰敢碰一下潘偉,她就和對方拚命的架式。

看著這一切的暴龍,摸了摸寸頭,雙拳對碰:「對,若是敢碰我家大哥一根手指頭,我暴龍把他撕成碎片。」

陳未來見他們來真的,訕笑道:「好好好,說話就說話,咱不動手。先生,你看哦,我剛才介紹,這麼多修仙者的東西給你看,你就沒有一點動心?」

潘偉失笑,搞了半天,這個陳未來就是一個拉客來宰的跑腿員:「看在你嘴皮子都說幹了的份上,我買這幾株草藥。」

陳未來雙眼放光:「大哥就是大哥,一看就不同凡響,這樣吧,看在咱們有緣的份上,這株草藥我就收你個四千萬,這還是給你打折了的。」

潘偉搖頭:「四萬。」

陳未來垮臉了:「大哥啊,你開的這個價,我們連跑腿費都掙不回來。大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說的話,這真的是修仙者的東西,都是我們自昆崙山上找到的,這來回的路費都不夠。」

「如此,那這樣吧,十萬,這八株草藥我全要了。」潘偉指著桌面上的草藥,淡淡出聲。

還能這麼還價,陳未來整個人都傻眼了:「大哥,一株四萬,八株怎麼著也得三十二萬吧,怎麼變成了十萬。」

「你說價不實,我還價卻很實。」潘偉做勢轉身走人,「不賣就走了。」

「不不不,大哥,二十萬,這八株草藥全賣你。」

「十六萬。」

「十八萬。」

「十五萬,大哥,這樣吧,你留個電話,下次再有草藥,我再給你打折,怎麼樣?」

「看在咱們有緣的份上,這單生意成了。」潘偉很是為難,「就當交你這個朋友。十一,給電話。」

十一給電話號碼時,順便把十五萬給付了。

樂呵的陳未來看著轉進來的帳,笑眯了眼,把草藥包裝好遞給十一,向潘偉點頭哈腰:「大哥你慢走,大哥你走好,大哥歡迎你下次再來。」

待到潘偉四個走後,給他開門的男人,沖著陳未來豎大拇指:「還是你小子厲害,就這麼幾句,便把那些人忽悠的花了十幾萬,買了自昆崙山上挖來的野草,你厲害。」

陳未來一抹頭髮,得意的很:「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那幾個人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富家子弟,特好騙。」

「陳哥,你真的見過修仙者?」男人好奇的問。

陳未來瞟了他一眼,卻了一聲:「我若是見過修仙者,還能在這裡騙人為生,你傻不傻?」

四人出了密室,冷雪迫不急待的問潘偉:「大哥,那草藥真的值十五萬?」

潘偉淡笑:「何止這個價,也是他把這草藥,當成野草賣了,不然能賣千金。」

三人都駭然不止,暴龍一摸寸頭:「大大哥,這野草真值錢?」

「昆崙山上的野草值錢。」潘偉把草藥拿出來,遞到他們面前,「這種的,要多少有多少,經過我手,就會變成這個。」

草藥收回,他的掌心中,躺著黑色藥丸,三人六眼瞪大,情不自禁的咽口水。剛才他們可聽陳未來說了,那藥丸價值一億,就算是賣不了一億,也定能賣個千兒八百的。

「一人一顆。」潘偉分發給三人,「若是我用這種草藥煉出來的丹藥,會是白色,那個藥力比這個強十倍不止。十一你的速度,會由百米十秒變成百米三秒。暴龍,你將會左右手千斤。冷雪的劍將快如閃電,殺個奔跑中的人,身子在跑,頭已掉。」

三人心中驚滔駭然,嘴張大合不上,激動而又緊張的直咽口水:「真的嗎?」

不是不相信,就是因為太相信了,才會問出口。

「那個陳未來,和他打好關係。」背手而走的男人,留下一句話,「貪錢的人,最好拉攏。走,還有一站。」 激動的三人,連走路都是飄的,踩在地上,就如踩在雲彩上頭一般,軟呼呼的。

潘偉心情略好,這八株草藥中,有兩株正是潘略治腿的草藥,他沒有想到,居然在這裡就買到了。

「收!」輕吟出聲,手上的盒子全部消失不見,飛進空間戒指里。

待到三人追上潘偉時,赫然發現他手中草藥,居然沒了。三人也不敢問話,只是對於潘偉,更加崇拜。

潘偉看到了管家,對方的綠豆眼正溜溜的轉著,當轉到潘偉身上時,他的眼睛停住,微眯起。

「那個男人不一般,留意他。」管家眯起的眼睛不見一分毫,在鬼市裡,淡定不急不燥,這種人很少。

而且,當他的眼睛掃向這裡來時,看似無意的眼眸,掃在身上時,卻如被針扎了的疼。

管家急急而走,來到密室打電話:「主子,有一個強者進來了。」

村上美奈子:「好,我去會會他。」

掛掉電話的村上美奈子,整了整裝,嬌笑著來到鬼市,銳利的雙眼,在眾客人中來回尋找。

突的,她的眸光和潘偉來了個對視,那雙眼睛,令美奈了一怔:「好熟悉的眼睛。」

村上美奈子扭著柳腰朝潘偉而去,走到他身邊時,一不小心就撞上潘偉,立馬道歉:「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

潘偉好笑的看著美奈子,微搖頭:「故意的也沒事。」

村上美奈子一愣,眨巴眨巴雙眼:「先生這話是什麼意思?」

潘偉淡淡的朝冷雪望去,後者接收到信號,冷著臉一把推開村上美奈子,冷喝:「哪來不要臉的狐狸精,穿的這麼清涼,是想勾、引哪個男人?」

「美女好個伶俐。」村上美奈子不怒反笑,無視冷雪,朝潘偉拋了個媚眼,「我不過就是撞了他一下,也道歉了,何故要把話說的那般難聽?」

冷雪冷哼:「做都做得出來,還怕別人說,怕別人說,那就不要做,滾開!」

村上美奈子怒了,卻強壓著怒氣,嬌笑道:「有男人護著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說完,沖著潘偉拋了個媚眼,走人。

看著村上美奈子離去的背影,潘偉淡笑:「怒氣很大,卻強行壓著,這個女人是個狠角色。」

冷雪收回目光:「你想做什麼?」

「接著做你沒做完的事。」

……

村上美奈子怒氣沖衝來到倉庫,咬牙切齒:「該死的女人,居然敢諷刺我,我一定殺了她。」

手槍撥出,上膛,眼裡殺氣騰騰:「進了我鬼市的人,我就不信,你還能自我手裡活著逃出去。」

「我想,她應該可以。」潘偉坐在橫樑上,打了個響指。

「誰?」村上美奈子尋聲找人,看到一個陌生男人坐在上方,全身警惕,「你是什麼人,滾下來!」

「滾,我倒是不會,不過我卻會飛。」

話落,潘偉身輕如燕飄下來,雙手背後站在她面前,淡笑道:「美女好狠的心,居然動不動就要殺人?」

「你是誰?」看著眼前的陌生人,村上美奈子手中槍,沒有離開潘偉。

摸摸自已的臉,男人笑道:「我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已很帥,卻是沒有想到,會帥到讓美女如此搭訕?怎麼,你們都這麼簡單粗暴?」

「混蛋!」此話令村上美奈子惱羞成怒,手扣動板機,只聽到砰一聲,子彈擦著潘偉耳朵,射進牆壁里。

那裡還有一個彈孔,是她上次射擊的,只不過那個男人,卻消失在她眼前。

後來,她找到蛇皮,嚴刑拷打,對方卻說他什麼都不知道,然後直接送了一槍給他。

如今,這個男人很帥,也很膽大,子彈射出去時,他的頭只是往旁一偏,子彈便擦著他耳朵飛過,人卻沒有消失。

眼前,這個男人並不是上次那個男人。

可惡!

「嘖嘖嘖!」潘偉嘴中嘖嘖的響著,「這麼美的女人,脾氣卻這麼爆,這可如何嫁得出去?」

「去死!」村上美奈子再次開槍。

這次,我看你還怎麼躲得開子彈,剛才那一槍,不過是我手抖罷了。

她嘴角掛著得逞的笑容,可是下一秒,她就怔住了,獃獃的看著一動不動的男人。

男人還是站在那個地方,他沒有躲,也沒有偏頭,他只是伸出一隻手,就如他想和你握手一般的伸手。

然後,子彈直接穿進他的手掌里……

嗬……

這個男人居然直接把子彈給接住了!

英俊挺撥的男人,臉上掛著的笑容,沒有絲毫變化,他攤開手掌,子彈赫然躺在他手心。

「你是誰?」村上美奈子驚滔駭浪,急速後退,手按在對講機上。

然而,下一秒她就後悔了,子彈射在她按在對講機的手上,刺骨疼痛。

「嘖嘖嘖,疼死了!」潘偉做了一個吃疼的表情,「女孩子家家的,動槍又喊人,很是不乖。」

「去死!」被激動的村上美奈子,槍對著潘偉連連開槍,怒吼,「混蛋,去死去死!」

看著子彈射進潘偉的身體里,村上美奈子瘋狂的笑了,敢和她對著干,那就只有死路一條,死吧,支那豬。

忽的,被子彈射成篩子的潘偉,在她眼前如塊玻璃一般,碎成一塊塊,再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股恐懼襲上心頭,村上美奈子驚恐的,看著眼前沒了的人,背靠著牆,警惕望向四周。

「其實,我對於投懷送抱的女人,一般都是拒絕的。」

身後想起熟悉的聲音,村上美奈子一動不敢動,臉色蒼白,額頭上的汗水滾滾而下。

一隻手自身後伸來,摸在村上美奈子手上,那把被握在手裡的槍,如塊巧克力一般,融化掉了。

村上美奈子瞳孔加大,全身緊繃,一動不敢動。

一聲似天邊,又似在耳邊的輕嘆聲傳來,村上美奈子突的發現,自已居然動不了!

帥氣的男人,自她身後緩緩走出來,標準的側頭殺,輕嘆:「哎,我這該死卻又無處安放的魅力啊,總會令女人送上自已最珍貴的寶貝。」

不能動的村上美奈子,看著男人含笑朝她緩緩走來,目光盯在她的胸口上,她全身陣陣發冷。

混蛋,你想幹嘛?

潘偉的手緩緩伸起,村上美奈子緊繃的心裡,狂燥大喊:放開,快滾快滾,不然本小姐切了你。

通!

潘偉的手撐在牆壁上,身體微微前傾,側頭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說的寶貝不是指你,而是指那些。」

他指的那些,堆放的古玩文物。

男人的話讓村上美奈子咬牙切齒,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憤怒著,難道本小姐還比不上那些死物?

八嘎!

潘偉勾嘴一笑,收回手朝著古玩而去,側對著古玩文物的村上美奈子,努力使眼睛往那邊移,可也只瞧見,男人在古玩文物面前走了幾步,然後甩了幾下手,就再次來到她面前。

「美女,後會有期!」

男人的笑容很帥,很迷人,可是此時卻笑的很欠揍,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離去。

一個時辰后,穴道自動解開的村上美奈子,第一時間扭頭看向古玩,驚的差點氣絕身亡。

本是填滿了半個倉庫的古玩文物,眼前居然空無一物。

「這,怎麼回事?」

……

做到了想做的事的潘偉,帶著三人離開鬼市,這一趟,可真是收穫不少。

被管家派來監視他們的保安隊,見著他們規規距距買東西沒惹事,也並未出聲阻攔,任由他們離去。

此時的他們,並不知道,潘偉已經把他們的家都給搬空了。 不是只有女生有黑暗系,男生們也有暗黑系,牛小尾就是黑暗系。

他扮的是西方吸鬼血,暴龍跟在他身後,一身吸血妝,露出尖尖的獠牙,倒也怪嚇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