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要不說她猜到了開頭,沒能猜到結果呢,之前從煙塵中出來,已經搞的渾身髒兮兮的,現在更牛,全身上下掛滿了樹枝和樹葉,乍一看像極了茹毛飲血的遠古人。

「哇哇,這麼厲害!」秦少的注意力全在鎚子上,自動無視面前的「原始人」。

「原始人」嘴裡擠出類似從地底發出的聲音:「秦烽……」

「哎,晴雅你看到了吧,它果然很厲害呢,哥的運氣真好。」他這才抬起頭,馬上被嚇了一跳:「你是誰,哪裡跑出來的野人,又或者是何方妖孽……」

這不怪他,以「原始人」此刻的尊容,的確很難聯想到是晴雅。

「秦烽,你這個魂淡一定是故意的,對不對!」美女監察使喝道。

秦少一愣:「是你嗎頭兒,你怎麼變成這樣?」

「還不是拜你所賜!」晴雅就要衝上來暴揍他一頓,秦少趕緊把手一揮,憑空出現一股小風,將她身上的髒東西全都吹落下來。

嘴上還不忘為自己辯解:「頭兒,我不是故意的,我發誓。」

「我就站在大樹前面,你沒看到嗎?」

「沒有,是我請你過來的嗎?你什麼時候站到前面去了,我怎麼沒印象?」他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

這次輪到她一愣:「對啊,我什麼時候站過去的,我怎麼也沒有印象?」

秦少暴汗:「連你自己都搞不清楚,我就更不知道了。所以說這是個意外,不必太介意,等會兒換個衣服就行了,我保證絕對不偷看。對了頭兒,還有件事,你不是要在家裡休息一下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美女俏臉一紅,她當然不會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哼道:「我猜出你肯定會偷懶的,所以跟過來看一看,果不其然。」

「嘿嘿,是這樣啊,我感應到這裡的能量波動,所以來看看。」他十分光棍的揮了揮手裡的鎚子,笑嘻嘻的說:「結果是不虛此行,對嗎?哇……我的秘密都被你知道那麼多了,頭兒你慘了。」

「哼,你以為姑奶奶願意知道?」她白了他一眼,說:「不要轉移話題,你還沒解釋偷懶這件事呢。」

「頭兒,你想看看它變大之後會怎樣嗎?」他眨了眨眼睛。

晴雅握著拳頭,咬著牙說:「想……」

很明顯,說出這個字的時候,她心裡帶著強烈的不甘、憤怒,以及深深的自厭,怎麼就這麼經不起誘-惑呢。

但是沒辦法,她真的很想知道,這一點兒是不容置疑的。

秦少臉上露出一個頗有深意的笑容,心道妞兒啊,跟我斗你還差很多呢,哇哈哈。

兩人來到另一塊鋪滿石頭的區域,他將比上次多一倍的靈力輸送進昊天錘,然後隨手一丟,嘴裡喊道:「大,變大三倍!」

小錘馬上變成了大鎚,在空中畫出拋物線,鎚頭朝下砸在地面上。

轟……

隨時亂飛,地上留下深深的坑,就像高爆炸彈炸出來的彈坑似的。

「哇哈哈,回來!」他手一伸,昊天錘自動飛回,在過程中變回原來的大小。

美女監察使快羨慕壞了:「真的是法器,我敢斷定這就是昊天錘,一定不會錯的!秦烽你的運氣真好,連昊天大帝遺留在人間的武器都能找到。」

「哈,哥的運氣一直都很好。」他樂呵呵的說:「咱們再試一次,這回讓它變到最大,看看能出現什麼效果。」

「嗯嗯,快啊。」她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秦少不慌不忙,深吸一口氣后扔出鎚子:「變成最大!」

呼呼……

昊天錘在空中不斷的「長大」,兩倍、五倍、十倍……二十倍、四十倍……而且還在變大。

兩人做出的第一反應是相同的,那就是同時轉身朝後跑,因為剛才秦烽扔鎚子的力氣並不大,早晚得砸在自己頭上。

「魂淡,怎麼不扔遠一點?」晴雅不滿的語調。

「大姐,我怎麼可能知道它會變那麼大?等等我啊,拉我一把唄,我跑不快。」秦少的聲音。

「你被砸死才好呢。」

「放心,我就是死了,昊天錘也不會歸你。」 畫面有些詭異,天空中是不斷變大的一把鎚子,下面是兩個撒丫子快跑的人.

女孩子的速度明顯比男孩快一些,而且臉上帶著喜悅,再看男的則是一臉悲催。(鳳舞文學網)

沒錯,正是秦烽和晴雅,昊天錘變大的速度太快,兩人雖然來不及抬頭看,但被鎚子遮住陽光造成的陰影,比他們的腳步要快得多。

轟……

一聲巨響,頓時煙塵滾滾。

咳咳咳……我呸……

秦大少慘兮兮的從煙塵中奔出,吐出嘴裡的灰土。

晴雅在一旁咯咯嬌笑:「差點兒被自己扔出去的鎚子砸到,你也算是修真界第一人了,本使有必要幫你宣揚一下。」

「對你有什麼好處嗎?」他白了美女監察使一眼,哼道:「還好意思說,見死不救,你要把這件事說出去我沒意見,不過得實話實說,行嗎?」

「切。」晴雅還給他一個白眼。

兩人回頭一看,我滴媽呀,昊天錘足有幾十米長,砸出的大坑堪比一個人工湖那麼大。

「這……太bt了吧……」她喃喃自語。

「哈哈哈,果然是好東西!」秦少高興的手舞足蹈,說:「下次在碰見魔族,哥根本不用近身纏鬥,只需要把鎚子扔過去,一下就能砸死一個,哇哈哈!」

他的目光突然被鎚頭和錘柄連接處閃出的微弱光芒所吸引,不假思索的蹦了過去。

走進一看,那是幾行拳頭大小的陰刻銘文,只是字體不屬於他熟知的任何一種,一個個比劃奇怪,看起來很像蝌蚪。

「頭兒,快過來看,這是什麼文字?」他回頭喊道。

「有文字?」晴雅先是一愣,然後快速奔來,頓時吃了一驚:「這是上古文字,比你們華夏文明中的甲骨文還要早數萬年。」

「上古文字?」

「對,叫蝌蚪文,也叫聖文。」她點頭說:「這是洪荒時期的文字,就連仙界也在很早之前,就棄之不用了。」

秦少白眼兒一翻,心道連仙界都不用了,那就是說沒人認識嘍?

「我對這類文字有過研究,這些字全都認識。」她語氣不慌不忙的說。

「太好了。」秦少這個激動啊,同時心裡還有一絲不滿,既然你認識不早說?畢竟是有求於人,他當然不能把不滿表現出來,笑呵呵的說:「頭兒真不愧是博古通今的人,厲害!能不能告訴我,這些字是什麼意思呢。」

美女監察使看他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高傲的把下巴一抬:「可以告訴你,但我只管告訴你這些字是什麼意思,至於斷句就不管了。」

「沒關係,我自己能搞定。」他笑嘻嘻的從納戒中喚出筆和紙。

你在終點等我 晴雅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念:「昊天……錘……法……第一……式……一錘破……天」

秦少記的飛快,他沒想到上面的字竟然是武功秘籍,這真是太好了,省的以後使用昊天錘的時候,只會扔出去砸人這一招兒。

文字的內容有些生澀,特別是到錘法真正內容的時候,怪不得晴雅一開始就把斷句的任務推出去呢。

估計這事兒還得請教侯寶,雖說他並不懂武功,但是在古文方面的研究,早就超過了那些傳說中的知名教授。

通篇一通三百二十四個字,錘法一共分為六式,第一式一錘破天,第二式迴轉狂天,第三式奔雷飛錘,第四式震天撼地,第五式地獄血槌,第六式無極大道。

「秦烽,你不會想要學這錘法吧?」晴雅見他激動不已,就問道。

「為什麼不學?」他抬起頭看著美女監察使,說。

「我覺得有點兒難。」她搖著頭說:「這三百多個字實在是太生澀了,跟現在文字、還有現代人的理解根本不是一回事兒,我勸你慎重一些。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畢竟這是昊天大帝留下的神兵,威力強大自然是不用多說,可一旦你練錯了方向,很容易被反噬。」

秦少眼眉一挑:「你的意思是,走火入魔?」

「對!」她點頭說:「昊天大帝何等人物,當年他收了很多門徒,但沒有一個人能供使用他的昊天錘,這已經說明了問題。」

他思索幾秒鐘,說:「放心,在沒能完全搞清楚秘笈之前,我是不會冒然修鍊的。」

「嗯,小心一些為好。」晴雅難得流露出關心他的樣子。

他嘿嘿一笑:「頭兒,你也看到了,剛才我的飛劍不明不白的被毀掉,現在連最基本的御劍飛行都不能滿足,是不是送給我一把呢……我這絕不是趁火打劫,沒了飛劍我怎麼執行您之前交代的任務啊,嘿嘿。」

晴雅大眼睛一瞪:「你這個傢伙,竹杠竟然都敲到姑奶奶頭上了,難道你不知道我……」

「我知道,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他順嘴把實情說了出來。

「什麼,你說我是鐵公雞?」美女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好啊,原來在你心裡,我是這麼一個人。本來還想著送你一把不錯的飛劍呢,既然你這麼說,就不給了。」

啊?秦少傻眼了,難道是哥理解錯了?

他趕緊笑著說:「跟你開玩笑呢,頭兒你這麼大度,怎麼可能是鐵公雞呢,玩笑,玩笑而已。」

「可我當真了。」美女監察使一本正經的說。

「呃!」他真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但仔細想想好像真的不怪自己,你本來就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哥沒說錯啊,什麼時候改性子了,怎麼不提前打個招呼呢。

飛劍啊,哥的飛劍。

他厚著臉皮,笑著說:「真是開玩笑,你怎麼能是鐵公雞呢。」

「那誰是?」晴雅馬上問道。

他心一橫,用大拇指指著自己說:「我是,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說說你為什麼是鐵公雞,說的好呢我就送你飛劍,說的不好……毛都沒有。」

秦少死的心都有了,哥很大度很大方的好不好,但為了得到飛劍,他只能訕訕的說:「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只不過送給你幾千棵藥材幼苗,外加幾十瓶極品丹藥而已……這還不算鐵公雞嗎?」

「嘿嘿,這麼說來,你有更好的東西沒給我?」

「呃!」

怎麼感覺,好像是上當了。 天空中,秦烽腳踩一把造型古樸的飛劍,朝著西南方飛去。

這把飛劍一看就不是凡品,可他臉上卻沒有任何的喜悅,事實再一次證明:晴雅是個從不吃虧的人。

作為一毛不拔的典範,能拿出這麼好的飛劍送人,自然不是白送的。

秦少為此付出的代價是,一百瓶極品療傷丹藥,二十瓶凝神聚氣丹,外加二十瓶高等級的駐顏丹。

前面的一百二十瓶好理解,用作療傷和修鍊,要駐顏丹幹嘛?

為此,他很不客氣的問了一句:「頭兒,我有點兒懷疑你的年齡,你到底是姐姐、是阿姨、大媽或者奶奶呢?」

其實,這已經算是給面子了,才猜到奶奶而已,老妖婆三個字他一直憋著,沒好意思說出口。

晴雅的回答是:「隨你怎麼想,姑奶奶不在乎!實話告訴你吧,駐顏丹不是我用的,而是留作以後賄賂天界的仙女,畢竟本時已經是元聖期巔峰了,隨時都有飛升的機會。」

柳亭英雄傳 賄賂仙女?

得到這個答案的時候,他那雙賊眼不由自主的亮了!這麼說來,號稱高高在上的天界,竟然也缺駐顏丹這類東西,那太好了,等到哥飛升的時候,豈不就可以用丹藥來勾引仙女嘛?

哇哈哈,各位仙女,你們想青春永駐嗎,小弟這裡有極品的駐顏丹,不要錢的,只要滾一次床單就能得到。

西南某國,這裡成了真正的不設防地域,從高高在上的總統,到最底層的屁民,全都戰戰兢兢的躲在陰暗的角落裡,生怕魔族一個不高興,就把他們給滅了。

他們才是欺軟怕硬的典範,以前有美國人背後撐腰,頻頻在國際社會上找華夏國的麻煩,現在老實的跟鵪鶉一樣。

躲進防空洞之前,總統低三下四的請求華夏國援助,一改之前醜惡的嘴臉,恨不得給華夏人跪下來叫爺爺。

華夏國一些沾沾自喜的軍政高層差點兒就答應了,最後是魏擎天一句話,徹底斷了他們的念想。

魏老爺子的原話是:「現在才想起來抱華夏國的大腿,晚了!」

總統心裡那個憋屈啊,有趕緊轉而求助於美國主子,結果得到的答覆讓他差點兒吐血,美國人是這麼說的:「我們的士兵在歐洲損失慘重,所以國會決定本國軍隊只對自己的國家負責,暫不向任何國家和地區提供援助。再說了我們不是魔族的對手,還是去找華夏人吧,只有他們才能對付魔族。」

秦烽之前有些想不明白,為毛眉莉不對這個國家打開殺戒呢,畢竟在華夏人那邊吃了虧,總的找個撒氣的倒霉蛋吧?

但他馬上就想明白了,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毀掉這個國家容易,但結果是自己也跟著沒了棲身之所。

要不說最危險的地方,也最安全呢。

只不過,身處在這個國家的人,好像想不明白這一點,他們覺得只有遠離和躲起來,才是最安全的。

所以幾天之內,上千萬的人口銳減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也都躲在防空洞或者是地下室里,這根膽子大小無關。

以至於就連最熱鬧的首都,號稱東南亞最大的旅遊城市,現在成了名符其實的鬼城,白天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人影,只有到了晚上,才有膽子大的人上街。

飛躍這座首都的時候,秦烽搖搖頭自語道:「既然身為主人都不想要這裡了,眉莉你就該滿足他們的願望,把這裡毀了才是。」

他臉上泛起招牌壞笑,決定推波助瀾一把。

很快,他來到魔族的「老巢」附近,經過一番簡單的易容,確定不會被人看出來之後,才放出隱藏了許久的氣息。

「有修真者出現。」眉莉是第一個感應到入侵者的人,她掙開眼睛,朝著左邊兩條龍鯊使了個眼色。

龍鯊會意,同時調轉方向,帶著四隻飛天蟑螂一起離開。

秦少放出的是比較弱的氣息,眉莉以為來的人只是普通修真者,自然不用親自出面。再說了,她的傷還未痊癒,不宜跟人動手。

幾分鐘后,她清楚的感覺到入侵者落荒而逃,果然只是個偵察兵。

但偵察兵也不能放過,得讓修真者從根本上認識到,我大魔族不是好欺負的,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派人過來刺探情報。

這是殺雞給猴看的一場戲,所以必須唱好。

龍鯊和飛天蟑螂得到的是絕殺令,它們追趕秦少而去。

要說現在眉莉最恨的是誰,已經不是檢查司司長雷風大叔了,而是秦烽。上回只是一個很小的疏忽,她就著了那小子的道兒,被小型核彈接連炸了好幾次,不但沒有還手之力,反而還受了傷,到現在都沒能好利索。

閉目療傷之前,她恨聲自語道:「姓秦的小子你給我等著,下次老娘可不會對你客氣了,而且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死掉,我要先把你打的體無完膚,然後再痛下殺手。」

兩條龍鯊和四隻飛天蟑螂,並不知道已經中了秦少的圈套,傻乎乎的跟著他來到首都。

一直都落荒而逃的他,突然停了下來,腳踩飛劍懸停在半空中,臉上帶著笑意。

吼……

一條龍鯊發出怒吼的時候,和它的同伴們順利的將敵人圍了起來,六個醜陋的傢伙一起發起進攻。

八枚能量球同時飛向秦烽,他不慌不忙的躲進小鼎,能量球失去攻擊目標,自行亂飛直起來,將方圓一公里內的建築物夷為平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