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要知道,這可是他老爹花了上億上品真靈石才給他買來的,即便他是太一劍宗的少主,他身上也一共才兩塊而已。

而且,這種寶物如果用得好,說不定還能陰死一名渡劫境強者。

所以,現在的張慕白內心有些搖晃不定起來。

「桀桀,玩火?」

鬍渣大漢陰冷地笑了一聲。

隨後,猙獰地笑道:「小子,有什麼手段儘快試出來,免得待會死到臨頭想要用都沒命用。」

很明顯,鬍渣大漢不相信張慕白能使出什麼逆天手段。

畢竟他若是有什麼逆天手段,早就使出來了,何必被他們這些人羞辱幾個時辰。

「六爺,您跟他廢什麼話,直接解決掉他不久行了!」

「說太多反而降低您的身份!」

劉佐霖在旁邊等得有些煩躁。

反正剛剛已經折磨過張慕白了,他什麼氣都出了。

所以,此時的他,只想要張慕白死。

「嗯,說的也對。」

鬍渣漢子聞言,點了點頭應道。

隨後,他再次朝著張慕白望去,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小子,你沒機會了,六爺我沒空陪你玩了!」

話音剛落,鬍渣大漢身上的威勢一放。

瞬間,一股強橫地氣息,鋪天蓋地的湧向張慕白。

「出竅境九重……」

張慕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頓時瞳孔猛縮。

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知道,眼前的鬍渣大漢根本不是什麼出竅境八重,而是真真切切的出竅境九重……

這是赤裸裸地在羞辱他啊!

三國之關平當老大 「小子,下輩子投胎做個普通人吧!」

鬍渣大漢暴喝一聲,看向張慕白的眼神,如同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去死的是你!」

感受到死亡的味道,張慕白雙眉一挑,手中一發力,想要捏碎爆靈符。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柄血紅的神劍從天而降,劍刃直接沒入鬍渣男子的頭顱,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劍柄露在頭頂上。

「莫莫……莫大哥!」

張慕白見到這一幕,瞬間驚呆了。

而周圍那些圍觀的海盜們,一個個呆若木雞地看著來者。

他們連反應都還沒反應過來,就在那麼半個呼吸之間,他們那如同是神人一般的老大,竟然就這樣被人宰了?

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出竅境一重的年輕小子……

剛剛,莫宇辰的速度非常地塊,當他發現鬍渣男子準備出手誅殺張慕白只是,他隔得老遠就以神御劍,直接使出一記太一劍訣。

以少年如今的實力,別說是出竅境九重的強者,就算是半步渡劫境也不敢隨便硬接她這一劍。

所以,鬍渣大漢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直接被莫宇辰秒殺了。

而等莫宇辰從天而降,擋在張慕白身前之時,在場的所有海盜才漸漸反應過來。

「六爺!」

「大表哥!」

「這不可能!!!」

……

在場的中衛海盜們的反應,各不相同。

他們唯一的相同點就是,全都被嚇了一大跳。

剛剛那一劍,實在是太快了。

在他們內心,戰無不勝的六爺,出竅境九重的超級強者,竟然就這般被人秒殺了。

就像是殺雞屠狗一般,一招解決,十分輕鬆。

「大表哥!」

劉佐霖又驚又怒地瞪著站立在原地的鬍渣大漢,臉色瞬間變得十分蒼白。

雖然說,劉佐霖的內心很討厭鬍渣大漢。

但是,他大表哥好歹也是他的靠山,而且還是他大表哥。

此時,就這麼輕而易舉,毫無徵兆地死在他面前,他實在是有點難以接受。

在他的認知中,他大表哥可是逆亂之海,無敵的人物啊……

「呵呵,原來真的是你在搞鬼!」

此時,莫宇辰的目光被劉佐霖的驚呼聲吸引了過去,這才發現他也在這裡。

當下,莫宇辰也就確認了自己的猜測了。

「小白,接下來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吧?」

「去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以來,到底有多大的長進。」

莫宇辰拍著張慕白的肩膀,嘴角微微一笑。

張慕白聞言,猛然一愣,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

隨後,他對著莫宇辰重重地點了下頭,滿臉陰冷地看向劉佐霖,冷笑道:「我看你這一次還怎麼逃!」

…… 「大家快走!」

劉佐霖感受到張慕白的殺意,神情一凜,轉身就跑。

而且,在跑的時候,他還不忘招呼身邊的海盜一起跑。

這不是他有多麼好心,而是想要趁機製造混亂,這樣好為自己地逃跑,增加點概率。

一時間,在場的眾多海盜,一個個都如同是蝗蟲一般,呼嘯而逃,場面空前混亂。

他們可不是白痴,就連他們的出竅境九重的老大,都被人一招秒殺了,這就可以說明來者的實力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抗衡的。

即便他們聯合起來也是一樣,全都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此時,他們心裡都是懷著僥倖的心裡,覺得莫宇辰與張慕白只有兩人而已。

只要他們分散逃走,對方總不可能把他們全都殺光。

實際上,他們的想法也沒錯,將近十萬人四散逃跑,漫天遍野都是海盜。

不過,莫宇辰依然沒有放過那些修為比較強大的海盜。

特別是像那些出竅境五重以上的海盜,全都被莫宇辰的神念鎖定住。

以他如今足以媲美雷電的速度,這些人根本就休想他的手掌心。

很快,那些實力較為強橫的海盜被莫宇辰屠戮一空,並且還搶了他們乾坤戒里的寶物。

與此同時,莫宇辰朝著那些飛行法器停靠的位置殺去。

上面還有不少海盜,他正好可以多殺一些,多掙一些真靈石。

如今,莫宇辰最缺的就是上品真靈石。

而賺取上品真靈石的辦法,還有什麼比打劫來得更快呢?

尤其是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海盜,莫宇辰洗劫起來,心裡連一點負擔都沒有。

因為他們這些人,本來就該死。

然而,在莫宇辰四處劫殺海盜的同時,張慕白也沒有閑著。

他帶著滿腔的怒火,獨自一人追上劉佐霖。

這一次,在場的海盜都在各自逃命,沒有任何人能幫助他對付張慕白了。

而且,張慕白如今的實力,也絕非他們第一次遇見的時候可比。

只見他一記太一劍訣斬出,輕輕鬆鬆地將劉佐霖轟得半死。

現在,他們兩人只見,更加不在同一個層次上面了。

「哥哥哥……你別殺我,我知道錯了!」

劉佐霖捂著胸口,臉上布滿了驚恐。

他看到周圍四散逃竄的海盜們,內滿充滿著絕望。

此時此刻他知道,沒有任何會來救他。

在以前,他大表哥沒死的時候,他去到哪裡都是前呼後擁,那些海盜都不敢惹他不痛快。

可是如今,他大表哥都死了,周圍這些平時跟他稱兄道弟的海盜們,都只是忙於逃命,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死活。

「知道錯了?」

「告訴我,你錯在哪裡?」

張慕白嘴角上揚,緩步前進,朝著劉佐霖走去。

劉佐霖見狀,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自己活命機會來了,就連腦筋里都開始在思考著要怎麼逃走。

但是,就在此時,張慕白冷不丁地揮出一劍,將劉佐霖的一條大腿齊根切斷。

「呃啊!~」

伴隨著一聲無比凄厲的慘呼聲,以及那血涌如泉的鮮血噴出。

張慕白提著沾滿鮮血的利劍,傲然站立在劉佐霖的面前。

「我的腿,你居然砍了我的腿!」

劉佐霖捂住自己短腿的傷口處,滿腔怨恨地瞪著張慕白。

他實在沒想到,像張慕白這樣的奶油小生,竟然會如此果斷的動手,切了他一條腿,讓他徹徹底底地失去了逃命的機會。

重生小地 「哼,對付你這樣劣跡斑斑的海盜,還是先弄殘你比較好。」

張慕白甩開手中劍上的鮮血,冷聲笑道。

很明顯,他如今已經不再是哪個剛剛出來歷練的小白少主了。

在莫宇辰的引導下,張慕白已經開始朝著一個強者的方向邁進。

「說吧,有什麼遺言要交代?」

張慕白臉上滿帶著戲謔之色,玩味地看著劉佐霖。

對著這個讓自己成長的海盜,他心中的恨意衝天,想要狠狠地折磨他一下。

此刻,劉佐霖也害怕了,他雙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後退,滿臉蒼白與恐懼地說道:「大哥,你聽我說。」

「只要你饒了我,我什麼都能答應你。」

「真的,您別殺我,就算是做牛做馬我也願意。」

「不不不,您就讓我做狗吧,一條忠心不二的狗,好不好!」

逆亂之海的海盜,他們跟御劍海域的散修區別很大。

對於這些海盜來說,這要能活命,什麼無下限的事情都能做。

哪怕是讓他們背叛家庭,出賣自己的兄弟姐妹、父母雙親,他們都在所不惜。

這就是海盜,一群自私自利,殘暴不仁的渣滓。

他們一路修為是為了奸淫擄掠,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尊嚴以及保護身邊的家人。

「呵呵,做我的狗?」

張慕白聞言,森然一笑,冷冷的說道:「像你這樣的雜碎,還是別侮辱狗了。」

「好了,既然你沒有什麼一眼,那本少主便送你去見大表哥吧!」

張慕白緩緩舉起手中的利劍,直至到高懸頭頂為止。

他覺得,自己心中的惡氣已經出了,是時候解決掉劉佐霖了。

「別別別……住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