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見身邊的女孩兒一直在發獃,姬唯無奈地笑了笑,眼梢微微挑起。

阿黎微怔,思緒瞬間就被打斷了。

不等她開口說什麼,姬滿月譏誚地睇了她一眼,又可憐巴巴地咬了咬唇瓣,滿眼委屈地說道:「哥,我去外面等你們。」

說著,她立刻推開車門走出去。

聽到不輕不重的關門聲,阿黎大概能推測出來,姬滿月對姬唯這個哥哥很忌憚,不過,這都跟她沒什麼關係。

垂了垂眸,阿黎不動聲色地說道:「大師兄,不如趁這個時間,你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是姬唯?還有,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

姬唯無奈地嘆氣,早就想到會這樣一天,還好他早就想好說辭了。

「第一,小丫頭,我怎麼就不能是姬唯了?不就是化了個妝嗎?再說,你也從來沒問過我,你要是問我,我肯定會一五一十地告訴你。」

阿黎輕嗤一聲,沒好氣地翻了一個白眼,嘴上不滿地嘟囔了一句:「怪我咯!」

「嘿嘿!小丫頭,這事兒當然不能怪你,可也不能怪我!畢竟當時那種情況下,我要是跟你說了實話,你也未必會相信我,說不定還以為我冒充你的偶像,然後不問青紅皂白追著我暴打一頓。」

被姬唯這麼一說,阿黎頓時噎住了,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只覺得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被眼前這個老男人一眼就洞穿了。

她嘴巴張了張,「我……」

見身邊的女孩兒說不出半句話,姬唯不由得勾起唇,眼底閃過笑意,「小丫頭,你再仔細想一想,你身上有什麼是我可以圖謀的?」

阿黎微怔,小腦袋低垂著,目光的焦距落在自己白凈的手指上。

她絞盡腦汁兒在想。

忽然想起什麼,阿黎抬起頭,一雙剔透的深眸,直勾勾地盯著身邊男人,很認真地說道:「大師兄,我說過的,我對老男人不感興趣。」

姬唯噎住。

這丫頭的腦迴路,怎麼就這麼地讓人出乎意料呢!她不喜歡老男人,難不成他看起來就很像那種喜歡對小蘿莉下手的男人?

「小丫頭,有件事情我得澄清一下,我已經有心上人了,那個人肯定不是你。」

「真的?」

「千真萬確!」

阿黎瞬間眼前一亮,緩緩地吁了一口氣,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彎起,笑盈盈地說道:「那我就信你了。」

頓了頓,身為迷妹的阿黎又小聲地嘀咕了一句:「還好他已經有心上人了,不然的話,我還真擔心自己招架不住,畢竟,姬唯是比薄大哥還要優秀的存在。」

姬唯挑眉,嘴角勾起玩味兒,「這麼輕易就相信了?不怕我騙你?」

「我想了想,你騙我半點好處也沒有。」

「那你還不算傻。」

……

姬滿月站在車外,她對周圍景緻的變化,半點都不感興趣,更沒有注意到不遠處那輛越野車裡坐了人。她只目不轉睛地盯著車裡的情況,又擔心自己的舉動被發現,格外小心翼翼。

可,盯著瞧了半天,他們也沒有發生肢體接觸,只看到他們的嘴唇在動。

沒過幾分鐘,姬滿月就看到宋黎從車裡走出來。

與此同時,那輛越野車的車門也打開了,一個清潤如君子般的年輕男人從裡面走出來。

當他的目光觸及到姬滿月時,男人微不可見地勾了勾嘴角。

眨眼間的功夫,不等姬滿月察覺到他目光里的異樣,他又望向了笑顏燦爛如春日的阿黎,似是被感染了,他也不覺得地揚起唇角。

那一瞬間,姬滿月尷尬得用力攢緊手指,恨不得挖個深坑把自己給埋了。

賤人!

剛勾搭了姬唯,現在又想勾搭沈凡凱。

宋黎,就算本小姐不喜歡他,這個男人也不是你能勾搭的!

看著不遠處漸漸朝他們走近的男人,姬滿月的心臟突然漏跳了一拍,突突突的,如廝殺焦灼的戰場上,雙方不停響起的戰鼓。

猶豫了一下,姬滿月鎮定地走上前,故作羞澀地打了一聲招呼:「凡凱哥。」

沈凡凱輕輕嗯了一聲,幽黯的目光越過姬滿月的頭頂,不動聲色地落在後面阿黎的身上,嘴角邪魅地勾起,「宋黎,見到我你都不打招呼嗎?」

姬滿月臉色微變,嘴角的那一抹笑意硬生生僵住,攢緊耳朵手指越發用力。

kiss魔法愛物語 阿黎狠狠地閉了閉眼睛,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地呼出去,然後唉聲嘆氣地在心裡想著,好倒霉哦!這人肯定是故意這麼做的! 她雖然從來不怕事,但也不從來都想惹事,一直都是讓人省心的乖寶寶。

可,很多的時候躺著也能中槍,就比如現在,她的存在在姬滿月的眼裡就是一種錯愕,而且,還是那種不可饒恕的錯誤。

阿黎撇撇嘴,索性揚起了唇角,一抹明艷的笑容從她眼底漫開,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很認真地說道:「二師兄新年好!給你拜年了。」

與此同時,她眼巴巴地把手伸了出去,「二師兄,你會給我發紅包的吧?」

眼前的女孩兒半揚起一張俏麗的小臉,她的眼睛很亮,盛滿了這個季節溫暖的陽光,灼灼的,讓人怎麼都不敢直視。

看著阿黎伸出來的小手,一時之間,沈凡凱愣住了,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料到,阿黎會跟他要紅包,而且還要得這麼理直氣壯的。

他臉上的神情有些尷尬。

作為從來只讓別人尷尬的野狼雇傭兵的隊長,這絕對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姬唯垂了垂眸,笑得格外開心,百年難遇一次沈凡凱吃癟!

姬滿月在心裡冷笑一聲,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果然是有媽生沒爹教的小雜種么!她越發鄙視宋黎了,更是打定了主意不讓她嫁入姬家。

斂了斂心神,姬滿月故作嬌嗔地瞪了一眼阿黎,似是責備,又似玩笑地說道:「阿黎,你怎麼這樣!哪有主動伸手問人要新年紅包的?」

阿黎聞言,面色瞬間就冷了下來。

她邪氣地勾起唇,偏過頭,似笑非笑地瞧著出言教訓她的姬滿月。

迎上那一雙幽黯的深眸,姬滿月只覺得心頭一跳,身體不由得緊緊繃住,甚至不敢繼續跟她對視,只得落荒而逃般地挪開目光。

「姬滿月同學,我知道你跟沈凡凱有婚約,但,也僅限於婚約而已,你還不是他的妻子,我跟他開一個無傷大雅玩笑,你好像管不著吧!」

說完,阿黎又望向笑得漫不經心的沈凡凱,她歪著小腦袋,一雙漂亮的杏眸似是朧了一層薄霧,讓人看不清楚眼底深處。

「二師兄,你想當護花使者么?」

她說的那支「花」自然是指姬滿月。

沈凡凱果然沒有讓她失望,鏡片下的那一雙鳳眸波光流轉,直勾勾地瞧著她,嗓音也莫名地變得低沉:「丫頭,那支花是你嗎?」

阿黎頓時就噎住了。

此時此刻的她,心裡有無數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人,果然從來都不按常理出牌!明擺著的,他就是故意坑她。

而且從來都不會提前商量一句。

想到這裡,她偷偷瞧了一眼旁邊的姬滿月,這女人呢! 寵婚天成 有一種很奇怪的心理,她可以不喜歡這個男人,但絕對不允許這個男人喜歡她討厭的女人。

就比如姬滿月。

隔著兩三步的距離,阿黎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怨念。

事實上,姬滿月是被氣到了,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未婚夫,等她高考結束,他們就要正式舉行訂婚儀式,可,可他剛才說什麼……

阿黎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乾咳兩聲,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呵呵!二師兄,你眼睛斜視嗎?明明是我身邊這位小姐姐。」

「那就沒興趣了。」

沈凡凱說得很隨意,絲毫不在意姬滿月會有什麼想法,甚至都不瞧她一眼。

阿黎:「……」她竟然無言以對。

姬唯很清楚沈凡凱的性子,可也沒想到他這麼「不拘小節」。姬唯嘴巴張了張,想說點什麼,至少表達一下自己的不滿。

即使,他並沒有什麼不滿,對姬滿月,他只有濃濃的失望。

沈凡凱立刻就察覺到姬唯的意圖,率先朝著大門口走去,頭也不回地很傲嬌地說了一句:「人是你帶來的,你看著辦!」

這言外之意再明顯不過了,你明知道正主兒就在我們眼前,還非要帶個冒牌貨來充數,出了什麼事兒,自然是你一個人兜著……

似是想起什麼,沈凡凱拿起手機,一邊走一邊擺弄著,很快,又把手機收了起來。

緊接著,阿黎的手機響起來,新消息的提示音。

她遲疑了一下,也一邊走一邊掏出手機。

當阿黎點開對話框的那一刻,她嘴角狠狠一抽,一雙漂亮的杏眸睜得大大的,嘴裡喃喃地念著:「個,十,百,千萬……」

五個數字9。

【出門沒帶現金,也沒有帶紅包,只能這麼給你發紅包了。】

【阿黎,我不喜歡姬滿月,我也不會跟她訂婚。】

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握著手機的手指忍不住抖了兩下,差點沒掉在地上。

她默默地閉上眼睛,強壓下心裡想要爆粗口的衝動,不動聲色地回復了他。

【其實,你挺好的,各方面也都很優秀,長得也不賴,可我覺得我更優秀,長得也更好看,你根本就配不上我,所以你還是放棄吧!】

【不怕打擊你,你這輩子也不可能追上我的,因為我比你年輕。】

點擊發送之後,阿黎將手機放回了隨身的小包里,又得意地揚了揚唇角,心情變得格外的舒暢,忍不住哼起了歡快的小曲。

姬滿月恨得直咬牙,卻絲毫不敢流露在臉上,只能拚命地忍住。

至於姬唯,已經後悔帶上姬滿月了。

手機又響了一下,阿黎沒好氣地鼓起腮幫子,小眉頭輕輕蹙了蹙,怎麼又是他!是看不懂漢字嗎?真的是沒完沒了了。

【臉皮真厚!】

逆天庶妃 猶豫,然後拉黑!

三秒鐘!

沈凡凱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收到回復,倒是看到阿黎毫無壓力從他身邊走過,連招呼也不打,儼然一副熟門熟路的樣子。

這丫頭,該不會又把我拉黑了?

隨手發了一個表情過去,對話框立刻顯示一句話,也就是說,別拉黑了!黑了!黑了!沈凡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不就是誇她臉皮厚嗎?

……

幾人一起見了白染,拜完年,更是人手一個厚厚的超大紅包,阿黎跟個財迷似的,開心得眉眼都彎了,連忙將紅包塞進自己包里。

阿黎剛把紅包收好,放在包里的手機突然焦躁地響起來,她連忙掏出來,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稱呼,心裡莫名湧出一股不詳的預兆。 阿黎連忙按下接聽鍵,不等她開口說什麼,手機聽筒里立刻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阿黎小姐,您現在能回老宅一趟嗎?」

阿黎心頭一跳,下意識地問道:「是不是薄大哥出什麼事了?」

「不是少爺,少爺跟之前一樣還是昏迷不醒,是薄家在緬甸的玉石礦被人搶了,而且還出現了人員傷亡。阿黎小姐,現在少爺昏迷不醒,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也只能跟您商量了。」

聽著易胥說了一大堆,一時之間,阿黎有些回不過神來。

她單手按著胸口,又緩了一口氣,冷靜地問道:「你再跟我說一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是這樣的,剛才我接到緬甸打過來的電話,說是薄家在緬甸的玉石礦被人搶了,一死一傷,那邊希望我們儘快派人過去。」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趕回來。」

……

掛了線,阿黎握著手機的手指漸漸收緊,她狠狠地閉上眼睛,然後緩緩睜開,一雙剔透的深眸,迸射出一抹冷銳的光芒。

阿黎半點考慮的時間都沒有,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回薄家老宅。

她自己沒有開車過來,只好厚著臉皮找到姬唯。

阿黎只是有急事要趕回去,至於其他的,她半句都沒有提起。

好在姬唯什麼都沒有問,立刻拿了車鑰匙送阿黎離開,又讓姬滿月留了下來。

姬唯沒有忘記姬滿月來這裡的目的,自然要留給她跟沈凡凱單獨相處的機會,至於後續會發生什麼,就不是他能考慮的。

一路上,阿黎心急如焚。

她心裡很清楚,如果不是很嚴重的事情,易胥絕對不會打電話給她。

甚至,還讓她儘快趕回去,這次的事情說不定很棘手。

強壓下心裡的不安,可,越是這樣,她心裡的那一股不安就越是濃烈,就好像煮沸的水不停逸散的霧氣,不管怎麼樣都壓不住。

「很擔心?」

似是察覺到身邊女孩兒的情緒,姬唯不動聲色地問了一句。

阿黎微怔,面色微不可見地變了變,旋即尷尬地撓了撓後腦勺,呵呵笑著說道:「也不是很擔心,就是……謝謝關心,我沒事的。」

明擺著不願意說出口,姬唯無奈地嘆了口氣,也就沒有追問下去。

一個小時之後。

姬唯將車穩穩地停在薄家老宅門口。

阿黎立刻伸手開車門,甚至忘記跟姬唯說一聲,她剛準備把腳伸出去,一個熟悉溫暖的聲音驀然在她耳邊響起:「小丫頭,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女孩兒微怔,濃密的長睫微不可見地輕顫了一下,旋即她扭過頭,半眯起眸子微笑。

「大師兄,謝謝你,記住了。」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下去,很快就消失在那一扇鐵門後面。

姬唯沒有著急離開,而是安靜地坐在車裡等。

Leave a comment